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一道白影身形矫健自林间穿梭,身后三丈远一道青影紧随其后,前方那一只肋生双翼的妖兽被这两人快速的追赶着朝深处逃去。

        忽然那白影一个急停落在枝干上,青影未防她忽然停下,撞了上去被白影拥了个满怀。

        燕沉月狡黠一笑“抓妖兽多没意思,抓师尊才有意思!”。

        琼玉嗔她一眼“你身体有异,莫要整日来欺负这些妖兽了!”

        燕沉月看了看露在外面的小臂上那一道怪异的伤痕,这东西自与琼玉成婚后不久便莫名的出现在小臂上,初时还感觉有些痛,但仿佛有时间段似的,隔一段时间便有消失的迹象,又隔一段时间复又重新出现,偶尔有蔓延的趋势,她只当自己现如今一缕神魂化身,这异样因着这个原因才出现,毕竟在她之前还未有过神魂化身的先例。

        “没事的,这都三年了,它时而消失时而出现的,也不影响。”燕沉月无所谓的挑挑眉,将琼玉拥紧凑上去便要去亲她。

        琼玉手掌抵在她额头上,淡然道:“有人在呢!”

        燕沉月低下头去,见几只妖兽在不远处好奇张望,她出声威吓,那几只妖兽受到惊吓霎时拔腿奔逃,回过头对着琼玉又是一脸的嬉笑“现在没啦!”

        琼玉不松手,侧头示意后方,燕沉月自她肩头看去,便见一人狼狈逃来,她蹙了蹙眉,这里已经是雪峰山脉深处,若非人皇境也没人敢轻易深入,而底下这人的气息分明是个斩将境界。

        她拥着琼玉立在枝干上,待那人跑的进了,才一道气劲射出将她身后追赶的妖兽击退,底下的人察觉,抬头看来,是位面容清丽的女子。

        “敢问可是燕沉月道友!”

        那女子躬身行了个恭恭敬敬的礼来。

        “你是何人?”燕沉月没有回答她,她自认搜遍记忆也没见过这女子!

        “我叫秋谷,来自池夏帝国,受人所托来寻道友相助!”

        叫秋谷的女子见她就是燕沉月,霎时松了一口气,毫不隐瞒将此行目的说出。

        “哦?”燕沉月诧异道:“何人?”

        秋谷双膝跪地,恳求道:“我家兄长沈逆,他乃是池夏的王子,如今被人逼进玉嶂遗迹中生死未卜,他临行前托我来云滕帝国求助道友,还望道友看在昔日情分上帮我兄长渡过此劫!”

        身形一动,燕沉月携琼玉飘然落地,将她扶起来:“你是沈逆兄长的妹妹?”

        秋谷摇摇头:“我是殿下府中婢女,承蒙殿下不弃与我兄妹相称!”

        这随性与人称兄道弟的性子还真像是沈逆,不过没想到沈逆会是池夏的王子,燕沉月从未深究过沈逆的身份,却也没料到他不是云滕帝国的人。

        秋谷见她思索,恐她不答应,一急又跪倒在地:“求道友救救殿下,那玉嶂遗迹危险重重,我陛下被大祭师与二殿下蛊惑,以玉嶂考验为名令殿下进入玉嶂历练,可那里面这几年但凡进去的人无一生还,殿下进去两月生死未卜,我一路从池夏赶来多方打听,这才找到道友,还请道友出手相助!”说罢重重叩了三首!

        没想到沈逆的境况竟是如此危急,燕沉月将秋谷拉起来,看向琼玉,琼玉见她眸中浓浓的担忧,以往也从燕沉月口中听说过她与沈逆的经历,当下点点头。

        池夏帝国毗邻北海,城池多建立在水域之上,玉嶂遗迹在北海的一座孤岛之上,因为此地危险难测,尤其这三年进去的人无一生还,对比以前还能在边缘徘徊的情况,都在猜测里面生出了强大的妖兽,故而已经没有人愿意进去。

        整个玉嶂仿若被云雾包裹,浓厚的云雾让人看不清楚内里的一切,奇峰耸入云霄,几乎看不到轮廓,御空便没了任何优势,燕沉月一行落在两峰之间的狭路上朝里走去。

        穿越浓雾进到里面,参天古树如穹盖一般遮挡了光线,内里阴森幽暗,脚下的杂草肆意生长蔓延,寻不到丝毫路径的痕迹。

        一路前行,秋谷将来龙去脉一一说了出来“殿下性子洒脱,惯来爱游历诸国,陛下病重才将他从云滕召了回来,二殿下恐陛下将王位传与殿下,与大祭师合谋以考验为名将他逼入这玉嶂中。”

        燕沉月皱了皱眉,“同为手足兄弟,若要王位公平竞争就是,何必出这种阴损计策。”

        她二人说话间,琼玉以灵识探查了方圆百里,无一生物的气息,心中觉得诡异,这种有天然屏障庇护的山林最是适合妖兽修行,更何况是遗迹,对比古遗迹蜃海楼中的妖兽数量,这里显得太干净了。

        一直深入探查,直到两日后才发现一处异样的地方,无数妖兽尸骸堆在一起,看起来十分渗人,而在那尸骸不远处有座阵法亮着幽光,阵法中央一座平整的台子上,安静的躺着个人。

        “殿下!”

        秋谷惊呼一声便要冲过去,刚至阵法边缘,那幽暗的阵线在顷刻间绽放出冲天而起的光华。

        “危险!”琼玉一声急呼,手□□法使出将她拉了回来,只见秋谷随风飘起的衣角擦过阵法光华霎时被削成碎片。

        “沉月?”

        身后有人悄声唤她,燕沉月一怔,这声音好似沈逆,回头看去果然是他,躲在一棵老树后朝她急急招手。

        三人走近他,沈逆双手并用一把将几人拉到树后隐蔽身形,做了个悄声的手势,又伸出头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这才舒了口气将几人带离。

        待远离了那诡异的阵法之后,他才道:“那阵法的主人凶残无比,这玉嶂中的妖兽大多都是被她所杀,好像在吸取那些妖兽的灵力,我入这玉嶂半月便碰见了,幸好躲避的快没被发现,方才见到你们,恐出声被她察觉这才悄悄跟着你们。”

        “这里有人屠杀妖兽吸取灵力?”这等修行的方法自古也有,但因为吸取妖兽灵力所得到的修为与自身修炼所得的相比起来,属于极其不稳定的修为,一般人甚少有人会这么做,主要还是因为这种吸纳妖兽灵力的事须得自身修为足够高才能做到,那便说明这屠杀妖兽的人修行至少在坤灵境或者以上,而已经修行到这种境界了,又怎么会有人舍得用妖兽灵力去破坏自身的修行。

        “是啊!”沈逆摇了摇头,面露惧色:“这里面的妖兽无论境界高低,只要被她抓住了,都会沦为白骨一堆,还有那石台上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她抓来的!”

        燕沉月看向琼玉,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困惑,她提议道:“要不看看?”

        琼玉点了点头,沈逆见她要去冒险,阻止道:“不可,那人境界不知多高,手段又如此残忍,还是不要以身犯险了!”

        燕沉月笑了笑:“沈大哥放心,我师尊怎么说也是坤灵境的高手,就算打不过逃也是逃得掉的!”

        “坤灵境!”沈逆惊望琼玉,满脸的不可置信:“如此年轻的坤灵境高手!”

        燕沉月拍了拍他的肩:“所以沈大哥可以放心了!”

        沈逆还在惊愕中,只怔怔的点了点头,燕沉月朝秋谷道:“劳烦秋谷姑娘和沈大哥在此等候,我和师尊去看看。”

        二人都走出去数十丈远了,沈逆才缓过神来,喃喃道:“大陆上竟有如此年轻的坤灵境高手!”

        沈逆安然无恙,秋谷一路紧绷的心绪也放松下来,看着她二人离开的身影,眸中露出艳羡:“没想到殿下在云滕认识了这么了不得的人物!”

        燕沉月当初没说师承何人,沈逆也不知道她的来历,他向来性情洒脱,燕沉月与他投缘,便从未深究过,却没想到她的师尊是这大陆上凤毛麟角般存在的坤灵境高手,心中的担忧慢慢退却,一拉秋谷与她安安静静坐在原地等着她二人回来。

        即使琼玉速度已经足够快,秋谷触动阵法的动静仍是被它的主人察觉,等燕沉月和琼玉再回来时,一道白影速度极快掠入阵中,一抬手,四周阵线霎时怒放,夺目的光华冲天而起,直逼得两人眯了眼睛。

        燕沉月在抬手遮蔽强烈光华的缝隙中看到,那白影眼睛上覆了一层白纱,周身气势威严凛冽,随着白影再度抬手,似有无边金光自她手中散开,她心中陡然一惊:“太虚天神光!”

        一拉琼玉急退,不敢让琼玉硬接,在惊骇退却中,她努力看向那白影,一身庄严白衣,白衣上面金色的符印呈暗淡之势,这是这是本源金身的符印!

        惊望那白衣人影,心中一时复杂至极,太虚天哪位天罡星下界,在这玉璋遗迹中逞妖魔行径?

        三年前的太虚天——

        宣迦照例看护修补云忘楼的本源金身,一道流光迅疾而来,在她身边落定,玄翎惯来冷漠的眉眼,带着一丝嘲弄看向那被无数细沙般光芒修补的本源金身,语调冷漠至极:“身为三十六天罡,不惜借命盘之力坏了命格也要下界,她怎配这天剑星一位!”

        宣迦在心中叹息一声,自她助云忘楼以一缕神魂下界,众位天罡星多有责问,尤其玄翎,他冷漠古板,以命盘为毕生使命,容不得半点变数,云忘楼以命盘之力坏了自己的命格,本就是不符合规则,故而他时常来责问,宣迦只能视而不见。

        见她不语,玄翎冷峭的眉峰一抖,手中青色的剑芒现出。

        “你要做什么?”宣迦惊诧的望着他:“你该知晓除非陨落,三十六天罡绝不会死去!”

        讥笑一声,玄翎冷漠道:“她这般样子如何行使职责,不若毁去,打开天门,万年之后自有新的天剑星来与我等共守命盘!”

        见他神态不像在说气话,宣迦展臂拦在他与云忘楼本源金身之间,斥道:“你如今这般行径才是在违逆命盘运转,这世间存在的一切物什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她既已下界便是有存在这天地间的道理!”

        冷峭锋锐的面容露出失望的神色:“宣迦!你与她不过相处百年,道心便被她污染至此!”

        青芒划破空间直逼而来,宣迦面色一肃,广袖抚开那一道青芒,手腕一翻一把湛蓝长剑便落在她掌中。

        “斩星?”

        玄翎冷峭的眉峰一挑:“你可知命盘诞生宇宙,其中有许多太虚天都不知道的能力,云忘楼能借命盘之力坏了命格,我也能借命盘之力毁去她本源金身里和神魂,令她永生再无踏足太虚天的能力!”

        宣迦忌惮的朝他青色长剑看了一眼,上面裹挟着一层濛濛金光,似金浪流淌,悚然抬首,睁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你竟打的这个主意!”

        玄翎唇角微弯,露出一抹冷酷至极的笑:“你若不让开,伤了你可休要怪我!”

        命盘有重塑本源金身之力,反之也一定有毁灭的能力,云忘楼借名盘之力坏了自己命格,也让所有人知道了命盘的能力不止于此,这不是个好消息,让所有天人都有了弱点!

        长剑防卫,宣迦冷冷道:“三十六天罡从无仇怨,你今日为一己私念对我挥剑,可要想清楚后果!”

        “我是为了命盘,自她出现在太虚天命盘异样频出,你我守卫命盘万万年可曾见过这般多的异象!”

        仿佛被拆穿了心思,玄翎面上划过一抹羞恼,剑锋带着诡异的光芒朝着宣迦袭来。

        命盘赋予的护身金印在那剑芒划过时骤然一亮,宣迦惊骇的望着衣衫上那被一剑划出痕迹的金印,一时惊慌万分,他果然找到了方法!

        一剑挥出,气势逼退玄翎,宣迦拉起那漂浮在空中属于云忘楼的本源金身,朝星宫退去!

        “宣迦!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战斗中被激发的杀气在周身漫开,玄翎身形一动化作流光追去。

        同为太虚天天人,修为上原本相差无几,直到被人找到弱点,顷刻间便会落败。

        看着那被击伤的女子,与他万万年相处共同守卫命盘的天佑星,玄翎面上没有丝毫动容之色,冷酷的仿若一块寒冰,带着濛濛金光的剑尖指向宣迦面门“你眼中的道已不复往日纯粹,它被污染了!”

        话落,寒锋划开血肉,宣迦只看到一片血色在眼中漫开,接着整个世界在这时化作一片黑暗,没有时间去在意痛不痛苦,她知道这位天杀星被执念逼得发了疯,几乎是毫不犹豫盲挥一剑,衣衫上金印的守护之力在一刹那间被她吸取在手中,随着长剑挥出,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气劲,将二人同时击退数十丈远。

        朝身侧一拉,将云忘楼本源金身抓在手中,一俯身如辰星坠落朝人间界落下!

        “把她留下!”

        急追而来的玄翎怒喝一声,青色剑身上剑芒暴涨,疾射而去,擦过云忘楼本源金身,在空中留下一片血迹!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38548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abel id='MDHi'><strong></strong></label><marquee></marquee>
    <acronym id='eaicxQ'><em></em></acronym>
    <u id='XlbN'><font></font></u><sub id='Rl'><fieldset></fieldset></sub><address id='iQ'><legend></legend></address>
      <ins id='wkPO'><marquee></marquee></ins><dfn id='MArCdEQT'><tt></tt></dfn>
      <del></del>
        <ol id='Xkls'><sub></sub></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