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58章 第58章

第58章 第58章


琼玉在外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有些发苦,她一世云忘楼是太虚天天人的身份,自万载修行入太虚天时便已断绝人间界的亲缘,二世燕沉月落在这人间界孤草飘零,更无亲缘,即使再生为宁从心,双亲健在待她极好,却也无法让她生出孺慕之情,她这一世独为自己而来,却不知用的什么办法离开的太虚天,又吃了什么苦。

        一弹指一道灵气弹出,宁从心窗外的柳树枝忽然无风自动起来,根根枝条摇摆,仿若在跳舞一般,少女顿时回过神来,朝着那伸过来的枝条伸出手去,以手指相碰,那枝条仿佛有意识般绕上她手指,与她手指缠绵,虽然心思早成,但毕竟稚童天性,见到这等有趣的事还是有些玩心的。

        见她与自己操纵的柳枝嬉闹,琼玉露出笑来,她与她分别二十三年了,相见第一次打招呼,竟是借的这柳枝。

        若是这一幕被太古等人瞧见,怕是少不了一顿目瞪口呆之后的嘲笑,堂堂离尘宗宗主与太虚天燕沉月竟在这里玩起柳枝来了。

        正在二人欢闹之时,前院传来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琼玉皱起秀致的眉,难得好时光,谁人如此煞风景。

        宁从心也听到动静,抛下柳枝朝前院走去。

        一贯尚算安宁淳朴的小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匪寇,在街上肆意掳掠。

        连接后院的门被人从外面紧锁,宁从心一阶凡人少女的力道推了许久也没将门推开,琼玉一道气劲弹出将门破开,宁从心踏进前院便见到自家铺子里被打砸的一片狼藉,街上惊呼求救声不断传来。

        而宁氏夫妇不见踪迹,想来是为了保护女儿所以才将她锁在后院,宁从心忽然觉得很不好,她跑到街上去看,恐父母被人掳走,却见一匹快马疾驰而来,上面坐着的人侧身一捞便将她架在马上。

        琼玉见她被掳,一道剑气打出将那马上的人击落,腾身一跃落在马上,将宁从心自身前扶起护在怀中。

        她生在帝都养在离尘宗,从未见过人间界不能修行的地方凡人还有这等惨状,当下秀眉一皱一道猛烈的功法施展出来,将那些在街上作恶的匪徒尽皆斩落马下。

        那些躲避的人偷偷看了看,见那群匪寇全都被琼玉杀了,纷纷出来拜倒在地,感激道:“多谢仙人救命!”

        琼玉看着这些没有修为的凡人,心中十分可怜他们,怀中的少女生活在这种地方,无她相护怎么能放心得下,不自觉又冷下脸来,问道:“这些作恶的都是什么人?”

        有大着胆子的老者回话道:“是附近海上的一伙流寇,他们停在哪里便在哪里抢了物资又回到海上,我年轻时也曾参加过去剿灭他们的行动,只是找不到踪迹,之后三十余年未曾出现过,没想到今日又来了。”

        周围的人纷纷叩首恳求道:“仙人,您法力无边,求您帮帮我们这些老百姓罢!”

        宁从心看着身后这位气质拔俗仙子般的女子,出声道:“仙子姐姐,您能帮帮他们吗?”

        她用的是他们,并非我们,似乎是从一开始便未将自己当成这里的人。

        “从心!从心!”

        两道急声呼唤从街上传来,宁氏夫妇引开匪徒回去,只见院门打开爱女不见了踪迹,当时便吓得魂飞魄散,不顾危险匆匆上街来寻。

        宁从心从马上跳下,朝她们招手:“父亲,母亲,我在这里!”

        宁氏夫妇见她安然无恙,直将她揽在怀中朝马上的琼玉俯身拜谢:“多谢仙人救我爱女!”

        琼玉看着他们如此相护宁从心,心中也是很感激他们替她照顾宁从心这么多年,浅浅颔首道:“这伙匪寇我便帮你们除去,”就当是感谢此地养育她这么多年。

        “仙子姐姐,你要去除海寇能带我一起吗?”

        不知为何,她看到这仙子便想跟着她。

        宁氏夫妇见她说话,赶紧制止道:“莫要胡说,你去了不是给仙人添乱嘛。”

        琼玉表情微微一动,她也不放心将她留在此地,既然宁从心开口,到省的她找借口,当下道:“二位放心,我自会保护她。”

        宁从心见她答应,高兴道:“父亲,你看仙子姐姐都答应了。”

        宁孟平见仙人开口,便不再制止,连声道:“辛苦仙人了!”

        琼玉跳下马来,将少女抱起凌空一跃浮于空中,朝那片海域飞去。

        底下众人见她飞走果真仙人风姿,对着她远去的身影又是一拜,高呼:“我们有救了。”

        海寇入城其船只必在附近,飞近了便能看到那数十只大船停在海边,琼玉心道:“好大一伙海寇,至少有几百人之多,难怪能流窜这么多年未被清剿。”

        原本凡人自有命数,她不出手也无妨,但是既然招惹到宁从心生活的地方,又被她遇到那只能怪这伙人太不凑巧,撞在她剑上,触她逆鳞,便是没活路可说。

        不知从何时起燕沉月已成她逆鳞,触之即死,想她最初时避燕沉月如洪水猛兽,如今竟一日都不舍得她离开自己目光,命运果然是令太虚天都无法捕捉窥探的奇妙。

        “仙子姐姐。”

        一直在惊叹中未出声的宁从心忽然唤了她一声,琼玉垂下眼眸温柔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少女指着下面的船道:“他们好像有许多人,你要怎么除去他们。”

        琼玉温柔一笑:“自然借天地之力。”

        她话落长剑出手,几道气劲击在海面,将海水搅的沸腾起来,几丈高的海浪骤然出现,如屏障一般裹着那数十只大船将它们拖入深海。

        少女惊叹的看着面前这一幕,记忆里仿佛有一道模糊的青色身影,也曾似这般气势,她细细打量了一遍琼玉忽然道:“我好像见过你,应该是认识你的!”

        心神猛然一颤,琼玉只觉得一股暖热在眼眶汇聚,定定看着怀中的少女问道:“你真的认识我?”

        少女看着她的眼睛,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来将她眼角即将落下的泪拭去,拧着眉道:“你别哭,你一哭我心里可难受了!”

        琼玉喜极而泣,即使她忘了不记得了,可还是见不得自己难过,她小心翼翼问道:“那你要不要跟我走?”

        未免被她当成拐卖少女的人贩子,琼玉又温声解释道:“我可以教你修行,到时候你可以似我这般御空而行,天地间都任你来去!”

        似被她的描述所惑,少女露出恍然的表情,忽然说了句:“我想到了,我就是要去修行的。”

        感受少女替她擦去泪水的那抹细致柔嫩的触感,二十三年的守望终于在这一刻终结,琼玉缓缓一笑:“我带你回去,回你本该回去的地方。”

        回到城中,不须琼玉开口,宁从心将要去修行之事说给宁氏夫妇,他们二人十分不舍,可也知道能被仙人看中对宁从心来说是极大的机缘,琼玉的风姿全城有目共睹,即使再不舍,也点头答应了。

        宁从心没有半点留恋的牵起琼玉的手:“那这便走罢!”

        宣迦自她们离开的位置出现,叹息一声:“啧啧,人间界父母好歹养你十三年,果然你除了这个女人什么都不在意。”

        琼玉抱着她御空而行,少女看着脚下景象,只觉得无比熟悉,仿佛在很久以前,亦或是梦中,她也曾遨游于天际。

        琼玉偏头看她,便见那双少女莹润的黑色双瞳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我真认识你,就是想不起来了!”

        琼玉温柔一笑:“无妨,我会等着你想起来的那一天!”

        少女又拧着山峰似的眉,歪着头用力的搜索着脑中潜藏的记忆,良久叹了口气:“我分明觉得跟你很熟悉,偏偏就是想不起来!”

        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琼玉带她落在离尘宗。

        少女方一落地,只浅浅扫视一圈又道:“这里我好像也来过!”

        琼玉笑道:“日后你会明白的,今日你休息,明日我便教你修行。”她相信她会想起来的。

        将宁从心带到她身为燕沉月时所居住的院子,守着小小的少女睡熟之后,她来到院中,这几日压抑住的情绪不敢在少女面前泄露,这时才得以释放,二十三年太久了,久到她如今还在恍惚中,生怕是个梦。

        便就在院中静立,感受那房中属于燕沉月的气息。

        少女缓缓睁开眼,她这一觉直睡到鸡鸣时分,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她看了看房中摆设,哪一处都极为顺眼,那一直困扰她而想不通的事,在这地方似乎都减去了不少。

        推开门,星夜寂静,有道纤瘦的身影自树影处走入月光下,一袭青衣,一双美眸漾着无限柔情深深看来,她呼吸骤然一滞,心口处仿佛裂开了一道缝隙,有什么东西挣扎着爬出来。

        懵懂的少女不懂情愫初起时的感觉,只觉得面前这人似天上而来的仙人,有些痴楞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那青衣仙女走近她,双手温柔的捧起她两颊,低眸看下来,声音饱含久别重逢的眷恋,似要向她诉尽这漫长岁月里的孤寂和思念:“我叫琼玉,莫要再忘了!”

        宁从心看着那双温柔双瞳,心头的裂缝似乎在这一眼中扩成了深渊,她伸出两条手臂环住那人的腰,将头埋在她胸口,不知为何就是想抱着她,似乎很久便想这样做了。

        她声音压在琼玉胸口处,听着有些瓮声瓮气的:“你别嫌我没礼数,以往夫子也教过我们要知礼,可我心里想着抱你,我叫从心,我总得顺从自己的心才是,不能让这名白叫了!”

        琼玉听着她这诡辩的解释,莞尔一笑心头一阵柔软,她低柔宠溺道:“你从心便是,在这里你不用讲礼数。”

        将手臂收紧,久久不肯放开,少女一动都不舍得动,只有那瓮声瓮气的声音由心口处传来:“琼玉,你待我真好,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不然我怎么一看到你便觉得心里满满的。”

        琼玉摸着少女发顶,似在回忆过往的美好:“我们很早便相识了,只是你忘记了!”

        少女顿时有些自责,琼玉这般仙资温柔的人,她怎么能忘了呢。

        见她不再说话了,琼玉拍了拍她的背,似在无声安抚。

        也许是琼玉温柔的动作太过舒适,少女缓缓打了个哈欠,在这困意中不自觉的滑下身子。

        感觉到她站立不住,琼玉将她抱回房中放在床上,少女睁开迷蒙的双眼不舍道:“你要走了吗?”

        琼玉摇了摇头,温柔道:“我不走,便就在这里陪你。”

        得到承诺的少女浅浅一笑,复又闭上双眼渐渐睡去。

        这一觉睡了两个时辰,直到天光大亮,睁开眼那熟悉的身影便安静守在她床边,她一笑唤道:“琼玉!”

        “醒了!”依旧是那般好听的温柔声音。

        琼玉替她整了整衣衫,牵起她的手道:“带你去吃些东西。”

        少女摸了摸肚子,似乎确实有些饿了,她乖巧的由她牵着走过层峦叠起的殿阁楼宇,直到在一处巍峨的大殿前被一位颇为飒爽的女子拦住去路。

        她看见那女子恭敬的行了个礼,叫身旁的琼玉为师尊,而后将探究的目光投向她。

        想了想,秦明璎斟酌问道:“师尊,这小姑娘是您新收的弟子吗?”

        “不是!”琼玉眸中似有暖意,只道:“是位分别许久的故人!”

        故人,秦明璎思索这这句话,能被师尊称为故人的无非是那已然名动大陆的太古丹师,和圣伽帝国的女帝元枫眠,帝后温姝,以及高岗山脉焚海之地的羽族族长栖云,她们哪一位都堪称大陆上的传奇人物,眼前这小姑娘分明不过十二三岁,能被师尊称之为故人,她有些困惑的将目光落在那才及琼玉肩头的少女。

        却见少女朝她甜甜一笑,秦明璎一阵恍惚,竟觉这笑无比熟悉。

        “难道她是……”她心中刚冒出个猜想便惊问出口。

        琼玉威严的目光看向她,语气骤然冷下来:“你既猜到便不要说出去,她如今不过凡人之躯心思单纯,我再容不得她再出半点差池!”

        “是!”拱手一礼,秦明璎忙道:“弟子不会说出去,只是师妹她她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此事不便与你细说。”

        见她方才温暖神色退去又恢复往日淡漠模样,秦明璎便不敢再追问,行了个礼道:“弟子告退!”

        秦明璎走后,少女问道:“琼玉,她为何说我是师妹。”

        琼玉眸光柔软看着她:“因为她曾是你师姐啊!”

        只是曾是,谁人敢做天人的师姐,在她回归太虚天后,这世间便无人配做她师尊,配做她同门。

        以功法改换她容貌,琼玉带着从心来到帝都最繁华的酒楼,满桌佳肴霎时让她花了眼,惊叹道:“这些东西做的也太精致了!”

        她在那边远小城何曾见过这等阵仗,拿着一双筷子不知先从哪里下手。

        琼玉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中,笑道:“都尝一遍,看看喜欢哪个。”

        从心便将碗中菜夹起来送入口中,一双眸子霎时一亮,口齿含糊道:“好吃!”

        一顿饭吃下来,撑得小肚皮圆滚滚的,满嘴是油,琼玉耐心的替她一一擦拭干净。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38666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person id='rj'><em></em></person><var id='fyxIpMdI'><span></span></var><optgroup id='Guou'><l></l></optgroup>
    <l id='nNU'><abbr></abbr></l><blockquote id='mpm'><xmp></xmp></blockquote><tt id='jE'><b></b></tt>
    <listing id='DVMeFkK'><comment></comment></listing>
    <tt id='bopHwGg'><code></code></tt><strike id='hCWCZnxs'><var></var></strike>
      <cite id='KNwKrJ'><samp></samp></cite><ol id='MBqXieO'><small></smal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