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斗转星移,十年已过,羽族众人到化形期的都已化形,太古的丹门日益壮大,如今已有上万名弟子,而琼玉早在七年前就已破镜坤灵。

        这日三人分别收到了来自圣伽帝国的请帖,原来竟是元枫眠发来的,她要继任圣伽帝国的女帝了!

        秦明璎飞上石峰,将请帖递给琼玉,那在漫长等待中渐渐变得更为沉静的双眸才忽然有了一丝波动。

        琼玉冷静不带半分情绪的声音传来:“明日我便启程去圣伽帝国,你掌管宗门十年我自是不担心,若王城再来招惹,你以符信传唤我便是!”

        秦明璎看着这位自小尊敬的师尊,不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十年中只在这石台上修行,万事万物都丝毫无法让她有半分情绪,以往她虽清冷却是有温度的,如今……

        她不敢妄议下去,只在心中长叹一声,这十年里她也想问师尊,师妹燕沉月去了哪里,又恐此问不该问,毕竟琼玉曾为燕沉月离开宗门,又与她居住圣伽王城,这般情谊不该十年都不曾出现,她去请琼玉时,未曾见到燕沉月,这十年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而师尊也不曾提起她,心中想着师尊的如今的样子,或许与燕沉月有关。

        “是!”拱手行了一礼,秦明璎道:“王城自被师尊一剑伤了两位人皇境,这么多年安分不少,近来老帝王死了他们忙着商量让谁继位,不敢来的!”

        “嗯”琼玉淡淡点了点头,尔后望向天际,十年了,你在太虚天还好么,昔日故人今日都有变化,你可曾有变化?

        无边无际的太虚天里,两道星光迎面直对,一道星光拐了个弧让出道来,一道星光朝旁一移将它拦住。

        “天剑星?”冷峭刚毅的脸上似有愠色。

        “玄翎神君!”那白衣女子不卑不亢挑衅般唤了一声!

        刀锋般的眉梢微微一抬,毫无感情道:“你拦我何意?”

        燕沉月纤眉一挑,似冷漠似讥诮:“我方才知晓那日下界的是你,那日我说过,这仇我记着了!”

        “三十六天罡从无仇怨,忘楼神君人间界待久了,忘了么?”

        似要将面前的人激怒般,燕沉月轻慢道:“说起来,我在人间界待的时间比太虚天更久,自是忘了!”

        “你!”那双冷漠的双瞳微微一缩,有了怒意:“你今日故意激我是为何?”

        嘴角缓缓勾起,右手蓝光一闪,燕沉月露出一抹轻慢的笑来:“自是来试试玄翎神君的神威!”

        湛蓝剑光如一道闪电直奔而来,玄翎蹙起眉头一伸手闪出一道青光“叮”一声响挡住了那把斩星。

        忽然被攻击,那冷峭的眉眼染上一抹杀气,天人之威霎时在周身漫开。

        湛蓝剑光如一面蛛网自身前而来,只一个呼吸的时间燕沉月已挥出数十剑。

        “好!今日便来领教忘楼神君归位后的神威!”青光如闪电窜动,霎时化解了那湛蓝剑光。

        天人之间的战斗不比修为,因为境界同等,故而比的是最朴素无华的剑术。

        燕沉月看向他手中的青色长剑,眸光微微一动,她道:“我师尊惯爱穿青衣,与你这青剑倒是极配!”

        身姿挺拔的威严天人嗤之以鼻道:“三十六天罡自入太虚天起便是无情无欲亲缘尽断,你留恋人间界怎配这天剑星一位!”

        “你瞧不起我,我也瞧不起这天剑星的位置,可你们威逼利诱将我弄回来,我也很烦恼啊!”燕沉月点着头,似是很认同他说的话。

        将斩星剑收回,知道与这位天杀星相斗,便是斗个百年千年也分不出胜负,她道:“不如你想个法子将我这天剑星弄下去,我日日在下界给你烧香供奉歌功颂德!”

        青光在掌中消失,玄翎看着她这般模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态,冷冷道:“三十六天罡命格归于命盘,便是你现在下界还是会累及那位女子!”

        “有没有什么办法把我这命格改一改?”燕沉月收起锐气虚心向他求教起来。

        “哼!”玄翎冷哼一声便化作一道流光自虚空而去,并不想回答她,又似在嘲笑她痴人说梦。

        “难道真没有办法?”燕沉月低问一句,看着那道流光飞走的方向,不死心道:“我便不信了!”

        命盘自宇宙诞生便存在,比这世间所有物什都要古老久远,三十六天罡也有陨落之时,怎会只能入不能出!

        这十年中元枫眠成长不少,元真将帝王之位传与她也能安心修行了,故人再聚首已是十载春秋之后,太古与栖云还算见过几面,可琼玉她们却是十年之后第一次见。

        一人一袭青衣,乘风而来,待她落地之后众人才看清她那张似寒霜冰雪染就的清冷面容,和那双淡漠到几乎没有情绪的双眼。

        如此大的气质变化,看的太古栖云心中又是一酸,自燕沉月走后她们便再未见过这位以往虽然清冷却仍带有红尘气息的宗主,再见她如今模样,虽气质不俗却让人产生生人勿进的冰冷感觉来。

        太古面露微笑,招呼道:“宗主!”

        琼玉眸光望向她,眼底有细微波动,只一瞬令人来不及捕捉便消失了:“太古!”

        简短浅淡的一声,如她现在给人的感觉一样,透着一股无情无爱的淡漠。

        太古在心中哀叹一声,好不容易被燕沉月捂热的人,自她走后竟封闭自己至此!

        在简短的寒暄之后,今日的主角元枫眠着一袭繁复的滚金边白色帝王服饰登场,在继位仪式开始之前她忽然神秘道:“待继位大典结束后,还望诸位多作停留,今日还有一件大事!”

        “还有一件大事,能大的过继位大典吗?”太古问道。

        元枫眠一笑:“在我看来是大的过的。”

        这鬼精公主都马上当帝王的人了,还卖关子,太古好奇心被勾起,抻着脖子朝四下看去,想看出点眉目来。

        忽然她奇怪道:“怎么不见温姝?”

        元枫眠神秘一笑也不回她,转身走向属于圣伽帝国统治者的宝座。

        一番繁琐的仪式之后,司仪高声呼道:“请王后!”

        “什么?”太古睁大了一双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谁是王后?”她看向栖云求证道:“不会是温姝吧!”

        似在回应她,与元枫眠同款华服的温姝被人拱卫着从殿门缓缓走进来。

        殿中不知响起了谁的抽气声,只听得一声:“好美的人!”

        元枫眠起身朝她走去,携着她的手步入王座,满脸春风得意的笑,朝众人道:“今日是我继帝位之日,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也是我迎娶王后的日子!”

        反应快的人马上恭贺道:“恭喜王上!”

        时间过的真快,太古反应过来,小小感慨一声,赶忙道贺,心中却道:“沉月,你再不回来你身边的人都被人抢走了。”

        琼玉看着她二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压抑的那抹寂寥又涌了出来,眸中露出羡慕之色来。

        夜宴的喧哗热闹似与她无关,她独自离席步入那座她们曾经共同居住过的宫殿,拾阶缓缓而上直到走到燕沉月房前才停下,靠着那扇紧锁的门扉,仰头遥望天际。

        今日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你何时回来嫁我。

        燕沉月没有头绪,便日日赖在宣迦的星宫,宣迦见她这般颓遢的无赖样子,无语的很,似乎她不拿出个想法来,这人便不走了。

        “已过万年,你便是住在我这星宫,我也无从说起啊!”

        宣迦看着那斜倚在阶上的无赖,无奈道。

        “不急不急,你慢慢想,”燕沉月露出谄媚讨好的笑,循循善诱道:“你便先想一想她陨落时可有什么异象。”

        宣迦蹙眉,便是她再好性情也叫燕沉月这段时日快折腾没了:“星辰陨落只在须臾之间,若有异象也并不一定会被发现,你这是为难我啊!”

        “你们久居太虚天都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这就奇怪了,她是后来的,这些比她早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人,怎么可能没发现异常。

        “忘楼!”宣迦无奈的瞥她一眼,道:“星辰交替之事亘古便有,虽然三十六天罡陨落少有,但是既然天门永闭,太虚天还研究它做什么!”

        “可陨落之后入了人间界轮回的事不正常吧!”燕沉月不死心的问道:“这种事以前没有过吧!”

        似乎被她问住了,宣迦思索了片刻回道:“确实没有。”

        “那事出反常必有异象也没错吧!”

        “嗯。”

        忽然反应过来,宣迦道:“你休要误导我,那时命盘的小星辰每日不知陨落多少颗,若这也算异象,便只有这一件了!”

        星辰更替,陨落便会有新的飞升修士入命盘补上,似她这样万年修行入太虚天的在人间界被称为通天大能,才有资格做这三十六天罡之一,那时候的人间界何等辉煌。

        她脑中灵光一闪,下意识问道:“既然我不能入人间界,若是她入天门,那命格自会改变归于命盘!”

        感觉到她在打什么可怕的主意,宣迦骤然出声制止:“不可,命盘才以正轨运行不过万年,你便要以命盘去改她命格,会乱了轨迹!”

        “轨迹又不是没乱过,”燕沉月撇撇嘴,不置可否:“便是又乱一次又如何?”

        “那这太虚便又要忙死了,这万年间每位神君都要顶替你去命盘司职,若是你在搞出点事来,便是我都要生气了!”

        宣迦望着她恳求道:“忘楼!莫要胡来!”

        “好好好!”燕沉月见她目光盈盈楚楚可怜的,赶忙答应下来,她还从未见过宣迦有过这样的目光,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这一日之后燕沉月似变了个人,日日待在星盘中,没有她的叨扰,宣迦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心中感叹她终于是想通不再折腾了。

        若是她知道燕沉月日日在命盘中的小星辰中穿梭,试探着能把那颗星踹下去,把琼玉弄上来,怕是要气得拆了她的星宫。

        一番找寻无从下手,不得已作罢,又回到星宫日日饮着那从人间界带回来的美酒,只能借醉酒梦一梦琼玉了!

        太虚天众人见她如今模样,尽皆哀叹一声。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3909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ol id='wkfdZ'><acronym></acronym></ol><legend id='gdn'><label></label></legend><var id='yGQ'><span></span></var>
      <strike id='EJqkPXB'><ins></ins></strike><base id='woj'><b></b></base><tt id='ZPVClgyN'><tt></tt></tt><xmp id='dpGMMwC'><bgsound></bgsound></xmp>
      <i id='vv'><optgroup></optgroup></i><xmp id='ZfjoM'><blink></blink></xmp><bgsound></bgsound>
      <del id='VWUO'><cite></cite></del>
        <option id='rGaJqTCQ'><option></option></option><base id='eZwwLg'><s></s></base><s id='mc'><blink></blink></s>
          <nobr id='QkIfYy'><abbr></abbr></nobr>
          <center id='cx'><blockquote></blockquote></center><center id='STp'><dir></dir></center>
            <nobr id='Dy'><var></var></nobr><abbr id='PlmGwA'><xmp></xmp></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