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55章 第55章

第55章 第55章


她修道万年都未曾体会过这般心如刀割身如地狱的处境,终于支撑不住崩溃的大声嘶吼道:“宣迦!你出来!”

        一道白色人影缓缓出现在光牢外,燕沉月哭的红肿的双眸望向她,绝望又愤怒道:“你们便是用这种方式来逼我的?”

        宣迦怜悯的看着这位昔日的天人,如今像被逼到绝境的小兽,嘶吼着质问她。

        摇了摇头宣迦无奈道:“她已走上问心桥,无从更改,此桥的威势我不能出手阻止!”

        燕沉月趴在光牢上,癫狂的恳求道:“你破了这光牢,我去救她,不要你出手!”

        “你如今□□凡胎承受不住的。”宣迦看着她这般卑微的模样,心仿佛被重重一击,万万年的心境似在这一刻破裂。

        “便是我救不了她与她死在一起也好过安坐在此被你们凌迟!”

        燕沉月一拳捶在光牢上,心急如焚的喝道:“宣迦!”

        周身光牢猛地消失,燕沉月迅疾的身影直冲窄桥。

        踏上窄桥的那一刻,额间印记猛然一亮,深渊透出的妖异火光照耀着她坚定的面容,右手湛蓝斩星剑出,她倒替斩星剑,双瞳微微一缩,猛然刺向桥面。

        “吾名忘楼!吾剑斩星!”

        久违的昊天境出现,燕沉月整个人的气势霎时变得凛冽,她拔出长剑那座窄桥便由剑痕处开始碎裂,身形微微一动人已落在琼玉身旁,她一把将她抱在怀中,飞出窄桥悬停空中,冷凝的目光巡视着这座山谷,找寻那自太虚天而来的天罡星。

        片刻之后她收回目光,湛蓝长剑轻轻一挥,顷刻间整座山谷在这随意一剑中溃塌成一片细沙。

        以灵气探查琼玉身体,竟无一处完好之处,凛冽的双眸霎时布满泪水,她竟凭着自己的意志坚持着不肯倒下去。

        “无论你是谁,今日之事我必会报复!”

        狠狠落下一句话,燕沉月一剑掷出,那把湛蓝长剑如蓝色流光直奔离尘宗内的某处而去。

        强大的威势击碎门扉,蓝色流光直射而来,谢长生不可置信的看向穿胸而过的湛蓝长剑,燕沉月冷漠的声音遥遥传来:“谢长生,我说过,我必还你一剑!”

        “此子究竟是何……”瞬间苍老的声音未来得及将口中的疑问说完,便轰然倒地。

        燕沉月抱着琼玉回到圣加帝国,以她如今昊天境的力量加上太古炼制的丹药辅助,险险救回琼玉一条命。

        自她刚离开离尘宗,那被燕沉月一剑斩成细沙的地方缓缓显露一个人影,宣迦看着他,缓缓叹了一息:“天剑星性情刚烈,灭世之时我们都曾亲眼见过,为何你要用如此极端的方式逼迫她,如今再让她归位怕是绝无可能了!”

        一张刚毅冷峻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处燕沉月离开的方向,伸开手掌露出一颗血红的珠子,道:“未必!”

        司职三十六天罡之一的天杀星,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那颗可窥天机的鲲目,缓缓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表情:“没有命格,有趣!”

        “没有命格?”宣迦困惑的看着那颗鲲目,不知他说的是谁,问道:“那女子?”

        原本他只是好奇究竟什么样的女子能引得同为女子的天剑星云忘楼流连人间不归,得知她身上携带鲲目便拿来一看,意外的发现人间界竟还有命格不在命盘中的人,冷峭一笑,将鲲目递给宣迦,天杀星玄翎淡淡道:“你自己看吧!”

        宣迦接过鲲目,心中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万古洪荒之中命格不归命盘的,只有那陨落之后却复又亮起一瞬的前任天剑星,若那女子真是她,那她与燕沉月的命格必然成两相争斗不死不休的格局。

        “这……”她一时竟语塞,不知该喜该忧。

        拿起鲲目一观,果然见太虚天命盘出现在其中,而那颗天剑星自命盘暗淡,一道浅淡微不可见的光点落入人间界,在岁月中化作人类,又因灭世死去,沧海桑田万载轮回,每一世都活不长久,今世以琼玉身份被谢长生带回离尘宗培养成一代大宗宗主,今世是她活的最久的一次。

        算起来,命盘中她星光亮起那一瞬便是她化作人类之时,还未来得及修行便死去了,而今世顶替她的云忘楼为她不归太虚天,命盘就算没有她的命格也该有云忘楼的命格,难怪众位神君在命盘中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竟是因为她并不在命盘之中,连着云忘楼的命格都无法被太虚天预测。

        宣迦叹息一声:“两代天剑星竟是以如此境况相遇,命运果然令人叹息。”

        将那颗鲲目收起来,她问道:“你要我以此事令她们分开,让天剑星归位?”

        玄翎冷峭的眉眼不带半分表情,他道:“命盘只有一位天剑星,而陨落的天剑星是敌不过她的命格,她不归位,那位必死。”

        宣迦吸了口凉气,似惊似忧,以燕沉月之性格,若是知道此事必然为保那女子性命归位,问心桥上的一幕又浮现眼前,那般义无反顾的感情,连她都觉得动容。

        再生恻隐之心也无用,太虚天不能一直没有天剑星,她身形消失原地已去了圣伽王城。

        燕沉月日日以灵气为琼玉洗筏身体,那被问心桥所伤的伤势渐渐好转,她的心情也在琼玉的伤势中好转起来。

        她周身气势大变,众人只当她因为琼玉的伤势,并不知晓她问心桥上唤回了遗失许久的昊天境。

        额间印记已尽数被她吸纳,燕沉月夜观天际,那颗代表她的天剑星璀璨如旧,她知道这是因为昊天境回到她身体,代表她的那颗星感知到了。

        身旁一道白影显出,宣迦出现在她身侧,同她一起观望天际,许久之后,寂静的夜空下,宣迦拿出那颗血色鲲目还给她,缓缓道:“你可知你倾心的那女子是什么身份?”

        将本就属于自己的鲲目拿回,燕沉月毫不在意她话中的言外之意,笃定道:“她是我所深爱之人。”

        宣迦忽略心头那抹惋惜的感觉,说道:“她便是那颗陨落的天剑星!”

        燕沉月表情一变,只一刹那便归于平静,毫不在意道:“那又如何?”

        见她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宣迦有些替她着急:“命盘只能有一颗天剑星,你若不归位,命格便会与她相争,而她是争不过你的,我自鲲目看过她万载轮回都死于少年时,那万载轮回便是你在人间界的时候,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是因为你她的命运才如此坎坷,原本她也可以在人间界做个有正常寿命的修士!”

        燕沉月这时才无法镇定,心中霎时慌了,宣迦不会用这种事来骗她,她问道:“有化解的办法么?”

        “你回归太虚天,她可安享今世,日后轮回也不会再有差异。”宣迦将化解的办法告知她,却见她眸中蓄了大片湿意,这二人早已将对方性命看的比自己还要重要,如此深情却无法相守,顿时觉得说出真相的自己有些残忍。

        闭了闭眼将眸中泪意逼回,佯装镇定不死心道:“那我便永远不能再见她了么?”

        宣迦叹息一声,缓缓摇头:“不能!”

        悲凉一笑,琼玉为她走问心桥险些死去,是为了不让她回到太虚天,现在她有能力保护她了,可却不得不回到太虚天,逼回的泪意漫出眼角顺着侧脸滑落,许久的静默之后,她低声道:“容我与她道别!”

        推开门,琼玉熟悉的味道传来,燕沉月鼻子一酸心中升起一股被逼无奈的委屈来,她走到琼玉床前俯下身,额头贴着她的,将脑□□法尽数传授给她,末了在那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无限眷恋道:“师尊,你等着我!”

        两道流光自圣伽王城升起,最终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沉月”琼玉似有感知般呢喃唤她,猛地惊醒,脑中那些天阶功法霎时浮现,她瞳孔惊然放大急急起身,推开门去,天星如缀,夜安静的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走到燕沉月房前,心中的恐慌让她抬起的手久久不敢扣下去,怕无人应她。

        一直便就这样站到天光熹微,天光大亮,直到太古出来见到她,朝她打招呼:“宗主,找沉月啊!”说着就走过来,“砰砰砰”的敲了两声,不见回应,她诧异道:“她惯来早起,今日竟起的比我还晚。”

        一把推开门,房中空无一人,太古低问一声:“咦,人呢?”

        琼玉忽然觉得心中漫上无边无际的空虚,仿佛黑暗一般将她整个包裹在里面透不过气来,她霎时失力顺着门框滑坐在地。

        “哎哟,怎么了?”疾呼一声,太古忙来搀扶她,这宗主伤势还没好,可别恶化了。

        “她回去了。”似在告诉太古,又似在告诉自己。

        “谁?沉月啊,你都在这里她能去哪儿,一会儿就回来了。”太古搀扶她,却怎么都无法将她搀扶起来,这宗主今日像失了魂似的,心中又埋怨沉月:“大清早跑哪儿去了。”

        琼玉抬眸看向天际,低声道:“回太虚天了。”

        “太虚天?”太古惊诧的重复一声,忽然一怔,惊道:“她她真的走了!”

        此时天光大亮半点星光都看不到,眼泪从脸颊滑落,琼玉定定的看着天际,似不看到那颗星便不罢休一般。

        太古扶在琼玉肩上的手霎时停顿,她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分明昨日还在忧心琼玉的伤势人,今日竟能一走了之,定是有什么事,她喃喃道:“对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后来栖云温姝包括元枫眠都知道燕沉月离开了,整座殿中的气氛霎时变得沉重悲伤起来,若燕沉月没告知琼玉归期,那便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来,能不能回来。

        几人轮番劝慰琼玉,劝着劝着自己到更难受了,便由着她在燕沉月门口看着天际。

        燕沉月回到太虚天属于自己的星宫,万年不见的星宫在星辰之光照彻下永如白昼,她看着这空旷冷清的星宫,如她现在的心一般,只余无边寂寥,她想念琼玉。

        宣迦在旁看她这失魂落魄的模样,喟叹一声,道:“既回来了,便入命盘重塑你本源金身罢。”

        缓缓点点头,燕沉月将自己投入命盘,无限虚空中的命盘中,星辰之力朝她汇聚,人间界的衣衫在盛放的金光中渐渐褪去,金光漫布她身体的每一片肌肤,渐渐在她身上化作一件布满金色符印的白衣。

        睁开眼,一道濛濛金光在她眸中一闪而过,属于天人的双眼带着通晓古今的睿智及豁达。

        夜晚微风习习,撩过琼玉散在脸颊的发丝,似在安慰她,遥远的天际一道星光骤然盛放,她双眼忽然有了光华,身躯一颤低声唤道:“沉月!”

        “天剑星归位!”宣迦高声宣布:“自此三十六天罡各司其职,共同守卫命盘,令这宇宙万物循着命盘轨迹运行!”

        转眼三月已过,逝去的时间并未带走这座大殿里众人的悲伤。

        离尘宗失去了谢长生这位坤灵境高手的镇守,王城的报复便开始了,少宗主秦明璎带领众位弟子长老拼力抵抗,弟子们修行的大殿广场被毁,一度将众人逼至云台,最后不知谁提起宗主琼玉,秦明璎便星夜赶往圣伽帝国请回琼玉。

        事关离尘宗存亡,琼玉才有了几分精神,与秦明璎一起回到离尘宗。

        一代大宗山门被毁,大殿广场被毁,这景象便是谁也未曾想过有一日会出现在离尘宗。

        看着曾经辉煌的离尘宗如今这般惨状,琼玉心酸不已,谢长生一死,令王城毫无顾忌,势必要让这个一直与自己齐名的大宗在这世间消失。

        接过秦明璎递上的宗主佩剑,承担起身为一宗之主的责任,众位弟子仿佛有了保护神一般,顿时无惧。

        即将破镜坤灵的实力加上燕沉月给与的天阶功法,连斩王城三十位封王,逼得守卫王城的四位人皇境一齐出手都奈何不了她。

        向来清冷的琼玉似变了个人般,将战斗当成掩盖痛苦的工具。

        伤了两位人皇境之后,王城终于知道这女子的可怕,与离尘宗休战。

        几日的战斗,让伤心三月的琼玉体会到了酣畅淋漓的感觉,心中燕沉月离去的悲伤被她收在心底,她便在这离尘宗等着她,等着她有一日归来。

        将破坏的山门和广场修复好,琼玉回到那座她曾带燕沉月来过的山峰,便就在石台盘坐,就着漫天的星光开始破镜!

        自琼玉离开之后,这座大殿越发清冷,栖云与太古都不愿再待下去了,温姝被元枫眠留在圣伽帝国,太古与栖云知道单纯善良的温姝有她保护自然更好,便安心离开。

        栖云回到了羽族,太古回到风之城的丹门,开始用心教授周重山丹道。

        似乎所有与燕沉月有关的人在她离开后都各自忙碌起来。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3909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pan></span>
    <del id='XpnPvD'><samp></samp></del>
    <pre></pre>
      <tt id='nGDq'><optgroup></optgroup></tt><ins id='BT'><legend></legend></ins><code id='bRxdUd'><marquee></marquee></code>
        <tt id='iapwv'><abbr></abbr></tt>
        <blink></blink>
        <ol id='MER'><i></i></ol><l id='SSP'><strong></strong></l>
            <marquee id='PbAfNnTw'><comment></comment></marqu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