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50章 第50章

第50章 第50章


记忆中的鲲沸腾南海之水不知害死了多少生灵,云忘楼当年没将它杀死,今日便由她来!

        “天耀!定乾坤!”

        海水翻卷着退却,露出鲲栖身的大片海底,四周海水如四面厚墙般将它困在里面,随着燕沉月斩星剑指向,四面水墙里骤然疾射出无数道水链将那庞然的身体层层捆缚住。

        燕沉月沉下身子,悬立在它那巨大的瞳孔前方,长剑指向它,声音威严凛冽:“听说你在找我?”

        那庞大的身躯被水链束缚,任它如何挣扎都不为所动。

        冷笑一声,长剑刺出,燕沉月缓缓道:“便让我看一看你这可窥天机的眼眸中究竟有什么!”

        剑尖刺破那颗血红的眼眸,大片红色漫开。

        记忆如开闸泄洪的水般汹涌而来。

        浩然虚空之中,大若穹顶的宇宙命盘上,无数晨星般的光华在其上缓缓流转闪耀,看到这方宇宙命盘世间生灵就仿若尘埃般渺小,三十六道璀璨星光围着那仿佛包揽着宇宙运行轨迹的命盘缓缓流转,就好似在推衍运行宇宙万物从古至今的变化。

        一道迅疾的流光自那宇宙命盘而出,三十六道璀璨星光乍然暗淡一颗。

        “我太虚天已有三十六天罡,若人界再有破天门而入者必要陨落一颗。”

        “天剑星陨落虚空,你今破天门入我太虚天,这空下的一位便由你顶替!”

        一道璀璨流光猛地嵌入那三十五道璀璨星光中。

        “太虚天格局已成。”

        “忘楼,今命你下界斩杀有能力破天门而入者,万物顺应命盘而行,从今以后天门永闭,三十六天罡再无陨落!”

        虚空之中有万千颜色组成的人影递给她一把金色长弓:“若你完成此事可引日月之光朝来路射去,天门自会为你打开,迎你归来!”

        她是来人间猎杀像她一样有能力穿过天门的人,让人界修行停滞万世。

        “忘楼,你既入太虚天便应无悲无喜无情无欲,万物顺应宇宙命盘轨迹运行,你之行为便是顺应命盘轨迹运行,违逆命盘运转可招致天地倾覆世界毁灭。”

        什么召至天地倾覆世界毁灭,燕沉月心寒无比,天人便是如此对待下界生灵的,将一切威胁统统先行除去,不过是怕命盘乱了运转轨迹,为了命盘安然便能冷漠的夺去这人间界修行者百年千年的修行。

        云忘楼不忍人界修行千万载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并未杀害他们,只将人间界高阶修行功法一一毁去,灭世之灾降临,她承载无数生灵的意志逆天而行,终在天门外不敌殒身,却因为她身为三十六天罡之一,太虚天将她神魂封印在人间界,给她再一次选择的机会。

        原来,吾名云忘楼!

        那可窥天机的眼眸中,有道虚影缓缓出现,悲悯众生的语气似叹惋似怅然:“忘楼,今日你借鲲目窥得前世种种,却仍不醒悟,若万载轮回再至,你又要重来一次么!”

        “宣迦!”

        燕沉月看着面前的虚影,缓和却冷漠道:“缘何骗我,只毁去人间功法典籍便可令其修行万载停滞,缘何要灭世?”

        “你我自人界破天门入太虚天,便该知道人界最是有变数,你携众生意志逆天已乱了命盘轨迹,太古无界碑困你万年,才将轨迹修正,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三十六天罡仍有你的位置!”

        不带半分感情的声音,仿若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呵呵”燕沉月冷笑:“修行的终点竟是成为你们这样的天人,这世间的生灵真是可怜啊!”

        “忘楼!醒悟吧!”

        那声音终于带了感情,似恳求,似劝诫。

        缓缓摇了摇头,燕沉月决然道:“若太虚天终将以万载轮回覆灭这人间界,我仍会携众生意志与你们再战一场,便是再过万载万万载,我也诀不改此意。”

        “唉~”悲悯的一声叹息之后,身前的虚影渐渐消失。

        四面水墙溃塌,燕沉月在翻涌的海水中沉浮,找回记忆的她仿佛解开多年的困惑,一时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失望。

        那颗被她一剑刺穿的鲲目化作一颗红色的珠子漂浮在她身旁,她一捞便将那颗珠子捞在手中。

        身旁水流翻卷,有人影在水中穿梭而来,一把拉起她凌空而起落在洞明峰上。

        “沉月!”

        燕沉月痴然的望着手中的珠子,沈润秋唤了她两声不见她回应。

        “哥,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受伤了。”

        沈润冬以灵气逼干衣衫,闻言看了看燕沉月,摇头道:“只是体内灵气有些翻涌,没受什么伤。”

        沈润秋牵起燕沉月的手,关切道:“沉月,你怎么了?”

        燕沉月回神,安抚似的一笑:“没事,被海水冲击了一下。”

        “那鲲呢?”沈润秋朝海中看去。

        “死了!”

        “啊!”沈润秋惊讶道:“那大家伙真被你杀了?”

        燕沉月长叹一息,祸害南海千万年的巨兽在宣迦消失时便也一同消失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不愿多说。

        众人见她心情似乎不好,也不再多问,沈玄鹤躬身深深一礼,万千谢意尽在这一礼中。

        沈润秋将她带回隐元峰,燕沉月便闭门不出。

        前世种种仿若静水起怒涛,心中无限波澜,此刻她非常想念琼玉,想念太古,栖云,温姝。

        要回去了,就现在。

        沈润秋不舍燕沉月离开,她还没陪她在接天门玩几天,便要走了,被沈玄鹤威严的眼神恫吓,便依依不舍的放开燕沉月。

        燕沉月将斩星剑抛出,那把剑稳稳悬停在地面一尺的位置,她跳上长剑,即将见到琼玉的心情将心头的波澜逐渐压下,眸中也有了笑意。

        “润秋姑娘,咱们大陆上再见。”

        湛蓝色的长剑在海面如一道流光朝圣伽帝国飞去。

        燕沉月回到圣伽王城,琼玉仍在闭关之中,她在琼玉门口坐了一会,又飞向羽族,将太古栖云接回圣伽王城。

        不过出去三月,竟好似与她们离别了千百年之久。

        找元枫眠讨了两壶酒,三人坐在亭中饮酒,太古讲述周重山的丹道造诣一塌糊涂,栖云与她便静静听着。

        往常她还会笑两下,此番却沉静了许多,太古与栖云察觉,也不多问,她二人一向惯着燕沉月,她不说,她们只陪她饮酒。

        燕沉月一口酒入喉,忽然问道:“人修道究竟是为什么?”

        太古答道:“人修道自是为了追寻大道,有一天可以与天比肩。”

        燕沉月不认同的摇摇头,叹息道:“天人,也没什么好的。”

        栖云道:“若是我们一直如此倒也没什么不好。”

        燕沉月闭了闭眼睛,嘴角缓缓露出一丝悲凉的笑:“我也觉得现在就很好,修行再高最终也是无用功。”

        她掏出那颗鲲目在手中随意转动:“此物,我却不想给她用了,人若嫉妒你要害你,你可以打可以杀,可天若嫉妒你,你无能为力,所谓天妒英才便是如此罢。”

        “你此去南海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终栖云还是问了出来,实在是燕沉月的状态与以往相差太大了,定然是遇到了什么大事。

        燕沉月看向栖云,最终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我是云忘楼!那位邃古时期逆天引得天人降下灭世灾难的云忘楼!”

        太古惊骇了半天,才喃喃道:“原来温姝说的都是真的。”

        燕沉月垂下眸子,看着杯中清酒,万载轮回或许即将来临,那三十五位天人因为她,不会再派谁下人间了,只会悍然推翻现在的世界再重现建立一个,然后再推翻再重建,那时她是云忘楼,还能借众生意志与天相争,如今她只是个人间修行者,除了那始终不离不弃的天阶功法,就连昊天境的力量也久久不曾垂帘她了。

        “是真的!”

        一饮而尽杯中酒,燕沉月将那颗鲲目交给太古:“我在古遗迹中寻到的那株花便是龙脉草,这颗鲲目我也拿回来了,练乾元丹罢。”

        身为三十六天罡时也无法预测太虚天,现在还不如放开了,宣迦说人是最容易起变数的,那便看一看人所在的人间界究竟会不会有变数。

        太古慎重的接过那颗绯红的鲲目,小心收了起来。

        “好了,我去看看师尊。”

        将酒杯放在桌上,燕沉月起身,将衣衫上的褶皱抚平,就如抚平心中的烦忧,她洒然一笑朝琼玉房间走去。

        太古与栖云在她这极快的转变中还来不及反应,她已走出去数十步远了。

        燕沉月来到琼玉门前,也不敲门,就静静地站着,只有靠她最近,她的心才是安静的。

        上次燕沉月在琼玉门前静坐时,琼玉便察觉了,还未来得及唤她,她便走了。

        缓缓睁开眼,琼玉推开门,眉目间尽是温柔之色:“回来了?”

        “嗯。”

        燕沉月看着她,满目情深,直到身体不由自主般缓缓走近将她轻轻拥入怀中,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有她在。

        感觉到她今日分外粘人,琼玉缓缓弯了嘴角,在燕沉月看不见的地方露出宠溺的笑来。

        “可是被人欺负了。”

        “嗯。”

        琼玉温柔宠溺的语气让适才潇洒的人瞬间鼻子一酸。

        “我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不好的事。”

        “那便不要想了。”

        琼玉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像在哄着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师尊。”

        “嗯。”

        “我以前做了一些不好的事,等我想弥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至少你努力了。”

        燕沉月加重两分力道,将怀中人拥的更紧一些。

        “好了”

        琼玉拍了拍她的背:“你进不进来?”

        燕沉月松开她,琼玉便牵着她进了屋子。

        “说说吧,到底怎么了?”琼玉仿佛洞察了一切的眸光落在她眼里。

        “我此去南海,在鲲目中看到了前世,我确实是云忘楼。”

        那双温柔的眸光微微诧异,只片刻便恢复平静。

        “这样啊,你解开了疑惑为何如此失落?”

        摇了摇头,似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缓了半晌燕沉月才道:“师尊可知七境大陆之上还有一处太虚天,太虚天有三十六天罡看管宇宙命盘,这世间所有生灵的命运都在那命盘中,云忘楼便是自人界破天门而入太虚天,司职三十六天罡之一的天剑星。”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39343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lockquote id='Tm'><thead></thead></blockquote>
      <legend id='EF'><l></l></legend>
      <s></s><thead id='HH'><label></label></thead>
      <dir id='LI'><xmp></xmp></dir><nobr id='lkr'><i></i></nobr>
        <cite id='pySj'><caption></caption></cite><bgsound id='WHs'><strong></strong></bgsound><ol id='CY'><strike></strike></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