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49章 第49章

第49章 第49章


沈润秋歪着头想了想道:“爹说我们接天门以前有七十二座山峰可雄伟壮观啦,后来因为什么原因毁了,只剩下十三座山峰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呢,爹说的我听不明白,便忘了。”

        燕沉月心中惊诧,十三座山峰已然如此雄伟,七十二座山峰该是何种景象,又惊骇什么样的原因能毁掉那么多座山峰,她问道:“那你见过鲲吗?”

        “见过啊”沈润秋随口答道:“那个家伙三天两头搅得南海翻腾不休,因为它爹都不让我跟哥出去。”

        “在哪里见的?”燕沉月忙追问道。

        沈润秋遥指远处道:“海里呀,它那么大老远就能看见了,它脾气不太好,爹说它在找一个人。”

        燕沉月眉梢拢起诧异道:“找一个人?”

        沈润秋翻了个身靠在铁索上,发丝被吹得遮了眼睛,她撩开一缕头发,似乎有些不满燕沉月一直问她问题:“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带你去洞明峰,那里是我接天门的典籍库,爹知道的也都是在那里看的。”

        将沈润秋身子转过来,乱发被海风一吹露出那张可爱的小脸,燕沉月哄小孩似的一笑:“那你带我去吧。”

        “好吧”看了燕沉月半会,见她笑的像朵花,人畜无害的,沈润秋牵着她的手道:“走吧,这会爹肯定在阳明峰训斥哥呢,不会发现我带你去看典籍的。”

        洞明峰为接天门第八峰,就在隐元峰旁边,过了索道便就到了。

        接天门远离尘世,门派中人丁稀少,从沈润秋的口中得知只有一百余人,洞明峰为典籍库所在,平时便没什么人前来,沈润秋带着她入了存放典籍的大殿。

        每座书架上都有标注此书架存放什么种类的典籍,燕沉月在殿中转了一会,看到个记载妖兽的典籍,她拿起那本典籍翻阅起来。

        沈润秋见她看典籍,便觉得无聊,顺着梯子爬到二层,翻找有趣的东西去了。

        [鲲!天地之物,蛟首鱼身,长有六足,翅展可遮万里,其目可窥往事天机!]

        果然有鲲的记载,太古说鲲目能炼丹,可她在深海中见过那眼睛大如山岳,便是长生之鼎再变化也不可能将那只鲲目装进去,顿时有些怀疑太古说的到底是不是鲲目。

        这书上说鲲目可窥往事天机,并没有说能炼制破镜坤灵的丹药。

        燕沉月往后翻了翻,见没有了,便将典籍放了回去。

        这接天门距离鲲如此之近都只有寥寥数语,那般悍然强大的巨兽,她要如何才能取的它的眼睛。

        在殿中转了转,看了些关于接天门的记载,典籍并不显古旧,应当是后人重新编写记载的。

        沈润秋似乎是终于耗尽了耐心,从楼上无精打采走下来,语气蔫蔫的:“你看完了没有嘛,这里太无聊了。”

        燕沉月将典籍放回去,道:“走吧,去别处看看。”

        少女眼睛一亮,快步跑过来自然的牵起她的手:“我们去看云海。”

        燕沉月还没见过云海,一时有些感兴趣,便由着她拉着自己向峰顶去。

        登上峰顶,便见万里云海,层层叠叠,劲风一吹那些云层如绵软的浪涛翻涌而去,壮观无比。

        燕沉月沉浸在这壮阔的景色中,那绵软的云层忽的从底下伸出一面巨大的黑色翅膀来,强横的将那片云层切成两半。

        身旁的沈润秋惊呼一声:“是它”。

        燕沉月陡然一惊:“是鲲!”牵着她的手便向下疾行。

        刚看见隐元峰殿门,整座山峰忽然被什么巨大的物体撞击一般,猛烈的摇晃了一下。

        沈润秋惊慌道:“它往日也不会这样啊,今日怎么攻击起我们来了。”

        燕沉月没空多想,只拉着她一路穿过索道朝另一座山峰逃去。

        接天门的的众人也被这动静影响,纷纷跑出来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那只鲲仿佛有目标似的,燕沉月跑到哪座峰,那座峰便被撞击的一阵晃动。

        直到跑到几座山峰之间的阳明峰看到沈润冬。

        沈润冬身旁站着位威严的中年男子,沈润秋放开燕沉月的手,恭恭敬敬的叫了声:“爹爹。”

        中年男子见她无恙,脸色稍稍缓和,目光只在燕沉月身上停留一瞬,便又皱眉望着那被鲲撞击的方向。

        接天门与此物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几日这巨物为何如此狂躁。

        燕沉月拱手行了个礼,沈玄鹤淡淡点点头,而后吩咐道:“润冬,叫大家到阳明峰来避一避,莫要出什么差错。”

        沈润冬恭谨的应了一声,沈玄鹤这才看向沈润秋,眼神柔软:“吓到没有?”

        沈润秋搂着他胳膊撒娇道:“没有。”

        沈玄鹤爱怜的摸摸她的头:“有朋友来了怎么不告诉爹。”

        燕沉月拱手一礼:“小辈燕沉月,误闯贵宗还望尊驾见谅。”

        沈润秋晃着沈玄鹤的胳膊道:“爹爹,她是我在外面认识的朋友,昨日坠海被冲到咱们接天门的。”

        沈玄鹤拂着长髯若有所思道:“是嘛,老夫接天门门主沈玄鹤,道友既来了接天门,便在此先住下吧。”

        燕沉月躬身一礼:“多谢沈门主。”

        沈润秋撒开沈玄鹤欢快的蹦跶到燕沉月身边,自然的搂着她的胳膊开心道:“太好了。”

        沈玄鹤眼神宠溺的看着她,哄道:“去看看你哥哥吧,爹爹跟燕道友说说话。”

        沈润秋噘着嘴,悻悻的“哦”了一声。

        见爱女离开此处只余他们二人,沈玄鹤道:“燕道友究竟是怎么找到我接天门的?”

        燕沉月如实讲了自己如何看到海市蜃楼以及那诡异的迷雾和鲲的攻击。

        沈玄鹤思索了片刻,沉吟道:“你说你看到了人鱼迁徙?”

        见她点头,沈玄鹤转身朝洞明峰走去:“你随我来!”

        燕沉月便跟着他又入了典籍库。

        沈玄鹤登上二楼,一番寻找之后拿出一卷卷轴来,展开之后他朝燕沉月招招手,燕沉月便上前观看。

        却是熟悉的一幕,正是人鱼迁徙的景象。

        她诧异的看向沈玄鹤:“这?”

        沈玄鹤拂着长髯问道:“燕道友可知人鱼为何迁徙?”

        燕沉月思考,她只知道云忘楼曾自南海救过人鱼,却不知人鱼迁徙与云忘楼有没有关系,遂答道:“不知。”

        沈玄鹤露出钦慕的表情向往道:“曾有一人一剑斩海,斩出一道深渊来,人鱼便顺着深渊逃离了南海,那一剑直接将鲲的一目斩瞎。”

        能有如此能力的非云忘楼莫属了,原来人鱼是这样被她救回古遗迹蜃海楼的。

        燕沉月问道:“沈门主为何与我说这些?”

        沈玄鹤看着她,沉吟道:“鲲被那一剑重伤,潜入深海,这么多年来常搅得海域翻腾不休,却从不犯我接天门,燕道友刚到接天门,那鲲便发了疯似的攻击,这其中的联系让老夫不得不怀疑啊。”

        “怀疑?”燕沉月皱了皱眉:“沈门主此言是说与我有关?”

        “你等老夫一下。”沈玄鹤并未回她,转过身去走到一座书架前,按下一处机关,便见暗格翻出呈上一只狭长的木盒来。

        沈玄鹤托着木盒走到燕沉月面前:“打开看看。”

        燕沉月打开木盒,只见中间静静地躺着一把湛蓝透亮的长剑。

        眉心印记忽然亮起,无数记忆充斥在脑中,一剑斩海波涛翻涌,她失神般呢喃道:“吾名忘楼,吾剑斩星!

        属于云忘楼的斩星剑,可劈山斩海的神兵!

        燕沉月沉浸在记忆里,听不到外界半分声音,那些记忆残酷壮烈,无边无际的南海仿佛被煮沸的水翻腾不休,无数生灵被卷上高空爆裂成血雨,百余丈的巨浪一层一层似要毁灭般,几十座山峰顷刻间陷入海底,浪潮卷着数不清的生灵与人的尸身在海水中沉浮。

        这般威势中,人如沧海蜉蝣,不堪一击。

        灭世之灾由南海先起,她脑中记忆虽不全,可那悲壮的心情却如此真实,到底为何天地要覆灭人世,她又为何做了天地的使者,这些她统统不记得,只有这一刻,看到这把斩星剑的那一刻,她才觉得她可能真的是云忘楼。

        沈玄鹤见她眉间印记异样的绯色光华,骤然激动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燕沉月还未从回忆中抽离出来,迷惘着眼睛低问道:“是什么?”

        沈玄鹤原本只是怀疑,拿剑一试,没想到这一试便有了反应,他哽咽道:“当年先祖一念之差助纣为虐,令我接天门被困南海,等我先祖醒悟之时只寻回了这把剑,却再无人能持此剑斩鲲,鲲若不死,我接天门永无出南海之日。”

        燕沉月听得有些困惑,她问道:“为何出不了南海,润秋不是出去了吗?”

        沈玄鹤摇头叹息:“当年那人施展屏障将鲲与我接天门都困在这南海的屏障里,这里的时间与外界不同,即便能出去,寿数也只有常人的十之一二。”

        “还有这等怪事?”这已经超出了燕沉月的认知,令她更加困惑了。

        沈玄鹤沉重道:“我接天门人入世间一日便如过三月,这是惩罚啊!”

        难怪她觉得沈润秋好像长大了一些,竟不是错觉,燕沉月问道:“斩了鲲便可以解这屏障么?”

        沈玄鹤重重点头,希冀道:“若燕道友愿意持此剑一试,接天门必全力相助。”

        原本她也是要取鲲目的,既然有人帮忙那再好不过,况且她觉得这接天门的人也实在可怜,飘零在这南海之中,要见世间繁华便要舍去寿命,着实让人叹惋。

        “好,实不相瞒,我此行也是为了找鲲的踪迹。”

        “那太好了!”沈玄鹤见二人目标一致,忙不迭点头。

        “既然它在此,省的我去找了,便先试试这把斩星剑的威势是否还如当年!”

        燕沉月提剑而出,那只巨兽还在撞击山峰,她携剑凌空而起飞出山峰。

        深海中的黑影追着她的身影,在海中一个翻腾,一面可遮天地的翅膀扇将过来。

        燕沉月秀眉轻蹙,双手持剑,眉心印记处的力量骤然传入身体各处之后汇聚在她手中。

        “斩!”随着她冷冷吐出一个斩字,没有丝毫花哨的剑气干净利落的斩上那面翅膀,

        剑锋撕裂血肉的触感由剑上传来,一阵猩红血雨洒落海面。

        燕沉月携剑而立,冷凝的面容肃穆威严,淡淡看向那迅速潜入深海的鲲。

        “你是在找我吗?”冷冷问出,燕沉月斜挑长剑,猛地劈将下去,翻腾的海水骤然被劈开一道深渊露出一只巨大血红的瞳孔来。

        “今日,我便要取你的眼睛看一看这前世今生的天机!”

        长剑回势猛地朝那血红的瞳孔刺去,整个人如坠落的晨星般直冲而下。

        那只血红色的瞳孔在看到到湛蓝的剑光时陡然闪过一抹惊慌来。

        燕沉月看了看手中的斩星剑,缓缓勾起唇角露出个讥诮的笑来:“果然你还是怕它的。”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4018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em id='Lein'><strike></strike></em><sub id='uJ'><kbd></kbd></sub>
    <address id='hZagsOZ'><bdo></bdo></address><dfn id='acfV'><comment></comment></dfn>
      <em></em>
          <q id='iRBNwZI'><thead></thead></q>
            <cite></cite><person></person><person id='XNBpTXS'><nobr></nobr></person><option id='Dso'><listing></listing></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