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周重山望着手中三颗六阶凝灵丹受宠若惊:“在下在下多谢道友。”

        燕沉月在台下遥遥说道:“周道友,我们还有事就此别过。”

        说罢带着太古栖云几人朝高岗山脉的方向走去。

        台下还有人叫价:“我出五万灵石买道友手中三颗六阶凝灵丹!”

        周重山捧着丹药,心中感激万分,他道:“诸位不要争了,这几颗丹药我不卖,若是诸位需要四阶凝灵丹,便请移步风之城丹药阁,那里有我丹门炼制的四阶凝灵丹与回灵丹。”

        底下众人一阵失望,又听还有四阶丹药,便觉得买不到六阶,四阶也行,能练出六阶凝灵丹那四阶丹药想必也是不差的。

        轻车熟路的来到羽族,见栖云回来,羽族众人激动不已,燕沉月与羽族的仇怨早在栖云化形之后便向诸人解释清楚了。

        火烈长老见她这次陪栖云一起回来,愧疚道:“老夫当日担忧族长,伤了道友,还望道友能原谅老夫。”

        燕沉月本就不记恨他们,笑道:“当日我无法向你证明,你只是尽心守护栖云并未做错什么。”

        火烈朝她深深行了一礼:“道友救我族长,羽族上下感激不尽,若是以后有用得上我羽族的地方,羽族必然为道友尽全力。”

        燕沉月扶起他道:“我与栖云是好友,栖云的族人便是我的族人,当日误会一场如今既然误会解开,还请长老不要再记挂了。”

        “好,道友宽容大度,令老夫钦佩”火烈站起身,朝闻讯赶来的羽族众人道:“族长带贵客回来,今日举族同庆,传信红隼他们回来为族长接风!”

        “得令!”传信的人高高兴兴去通知驻守在外的红隼等人。

        转眼间已经四年了,想当初她和太古闯羽族还险些被羽族镇杀在高岗山脉,再回来已经是羽族的贵客了,真是世事无常啊。

        栖云见到族人也很开心,几人讲着当初的事,既惊险又刺激。

        太古感叹道:“想当初沉月才不臣境,便带着我在羽族抢鼎又抢栖云的,气得火烈长老布下巨杀阵要杀我们。”

        栖云笑道:“火烈长老性情如火,他们敬我为族长,待我确实极好,幸亏你们逃掉了,不然成了一桩冤事了。”

        燕沉月唏嘘道:“他那时候可凶了,带着一大帮子人直将我追到高岗山脉深处,那时候险些以为吾命休矣。”

        “哈哈哈哈”

        三人一阵放声大笑。

        难得此处宁静没有外界的纷扰,当初琼玉也来过这里,若是现在她在便更好了。

        想到琼玉,燕沉月眉梢眼角都是悦色。

        太古见她一幅思春的样子,心知她定是想起琼玉了,捅了捅栖云道:“你知道当初我和沉月来时,谁还在这里?”

        “谁?”栖云听她的语气,似乎这人她也认识。

        “琼玉宗主呗。”

        燕沉月听她说起琼玉,朝栖云解释道:“师尊受司马先生所托,来羽族换取长生之鼎,被我和太古搅和,与火烈长老起了误会。”

        “原来如此。”栖云恍然:“看来我羽族与你们师徒还真是有缘分。”

        太古意有所指道:“那可不,这缘分可真是难以捉摸,他日是仇敌今日便是贵宾,他日是师徒来日指不定是什么。”

        燕沉月挑眉:“你想说什么便说罢。”

        太古仿佛得了赦免一般:“可怜我这些时日都快憋死了,栖云你知道她与琼玉她们”

        结巴了半晌也没找到了合适的词来表达。

        燕沉月道:“我喜欢师尊。”

        栖云毫不意外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有太古这个粗枝大叶的性子看不出来。”

        莫名其妙被栖云嫌弃了,太古拉下脸嗔怪道:“那你不早告诉我,亏我还想着告诉你。”

        栖云语气轻柔的哄道:“这是沉月的事,我们虽为她挚友也不能如此不顾她的想法随意乱说。”

        “哦。”太古悻悻低头。

        燕沉月摸着她低垂的脑袋,笑道:“这点事就打击到了,不像你啊。”

        “好了不说这个了。”太古抬头,将一杯酒递给燕沉月道:“纪念我们逝去的青春!”

        “噗!”燕沉月不妨被她逗乐:“你的青春早过去不知多少年了。”

        “那更要好好纪念纪念。”太古仰头一饮而尽。

        燕沉月莞尔一笑,太古这性子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豁达的很。

        “那我们就依太古一回,纪念纪念那逝去不复再来的美好时光”

        与栖云杯盏相触同时一饮而尽。

        羽族众人在远处见三人欢笑痛饮,都不约而同的举杯遥敬她们。

        一席酒喝的诸人七摇八晃的,太古喝的最多,口齿不清的一直嘟囔着栖云,沉月。

        栖云和燕沉月见她喝迷糊了,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和笑意。

        一夜好眠,天蒙蒙亮时,外面传来吵杂的声音,燕沉月揉了揉眉心,掏出个丹药吃下缓解宿醉引起的不适。

        走出去,发现几位羽族抓了个人,那人衣衫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有数道伤痕,看起来有些凄惨。

        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羽族几人先是向她拱手行礼,然后道:“我们今日在崖底见到此人,正想向族长禀告。”

        “道友!”那凄惨分辨不出模样的人忽然朝燕沉月叫道。

        燕沉月听这声音熟悉,眉梢一拢诧异道:“周重山?”

        周重山连忙点头:“是我!”

        “你跟着我们做什么?”燕沉月有些不悦。

        周重山恳求道:“在下想拜那位姑娘为师。”

        见燕沉月表情似是不快,周重山又道:“当日道友们走的急,我怕再见不知是何年月了,这才一路追寻过来。”

        燕沉月见他这一路似乎受了很多苦,也不知道他怎么下的这崖底,心中微微一动道:“太古还在睡觉,等她醒了你自己同她讲吧,收不收也看她。”

        说罢递给他几颗丹药让他服下,又吩咐羽族给他找一处休息的地方送些吃食给他。

        周重山朝她拱手拜了拜,燕沉月便不再理会,在羽族中闲逛起来。

        羽族建在深渊底部,四周有熔岩阻挡,地下流淌岩浆,是个天然屏障,若非封王境及以上的高手,其它人要想闯进来并不容易,周重山能活着下来还真是命大。

        正在思考间,几个羽族匆匆忙忙朝她们所在的地方去了,神态焦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

        燕沉月当下转身回了屋子,见火烈长老和栖云都在,面色都不太好。

        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栖云沉下脸:“那根凰羽昨日被盗了!”

        “啊!”燕沉月惊诧:“被盗了?”

        今日栖云醒了便想着向火烈要回凰羽,谁知道等她去时,凰羽已不知所踪,火烈将栖云的凰羽当做羽族圣物,每日都要去祭拜,今日栖云找他说明之后他便去取凰羽,谁知凰羽不翼而飞,昨日还在的东西,今日便没了,只能是昨夜众人纵酒高歌时被人盗去。

        燕沉月眉峰蹙起,缘何这么巧?

        想到周重山,燕沉月找到他,冷声道:“常人难以下到这深渊来,你怎么下来的?”

        周重山见她整个人的气场都变的冷漠,不敢隐瞒忙道:“昨日我跟着你们进了山脉,这崖底我却无法下来,只能在上面一直守着,直到晚上时,才看到有一人飞来,他看到我便将我抓下这深渊,丢到一块熔岩上,我费了些功夫才爬下来,便被巡逻的几人抓来此处了。”

        “你可认识那人?”燕沉月思索,能御空飞行的至少是封王境,羽族中封王境也不少,虽说昨日族中守卫松散,却也不至于任人来去自如,最大可能便是人皇境。

        周重山认真回想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认识,但看他衣衫有些像王城的高手。”

        “王城?”燕沉月双瞳一眯,嘴角轻轻勾起露出抹讥诮的笑来:“若真是王城,也只能是凌煦,他人皇境九重不知多少年了,如今只怕也是为了破镜坤灵做准备。”

        栖云担忧道:“他是人皇境高手,你如今修为不够,加上太古与我也不一定能撼动他。”

        燕沉月道:“岂止,王城还有另外四位人皇境。”

        “还有四位!”栖云惊诧道:“那该怎么办?”

        燕沉月冷漠道:“我师尊的东西岂是他能动的。”

        她安抚道:“我自有办法,这次凌煦新仇旧怨便给我一起了结了!”

        将太古唤醒,告知始末之后,几人就要去王城寻仇。

        周重山追在后面大喊:“道友,那我怎么办?”

        燕沉月见他锲而不舍,此番也多亏他跟过来才能让众人得知是谁盗的凰羽,当下道:“你便就在羽族待上几日,那人不杀你想来也是想将这盗凰羽的事嫁祸与你,却没想到我们在族中,待我们回来你再求问太古愿不愿意收你为徒。”

        周重山见她们事急,不好多做纠缠,便答应下来。

        一路飞至王城,燕沉月凌空一掌将城门轰塌,额间印记绯色光华亮起,她与太古栖云走入王城。

        周遭侍卫迅速围过来,数把长矛对准她们,燕沉月挑眉冷声喝道:“让凌煦老贼出来。”

        一道人影飞落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没想到燕小友竟然还敢来我王城撒野,这次便叫你有来无回!”

        一道功法不带丝毫犹豫果断攻向燕沉月。

        燕沉月额间印记光华一闪,她右手伸出朝虚空一握,便见那块气流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凝聚在她掌中,以灵气催动,那抹气流渐渐染上金色,竟是凝出一把剑来。

        长剑一挥,一道金色气劲飞出,轻易将那道袭来的功法击散。

        凌煦矍铄的眼神动了动,分明感知她境界出凡,使出的招式威力却能与他人皇境抗衡,这女子当真诡异。

        四周风声轻响,那四位黑袍人皇境已落在她们周围。

        燕沉月轻漫的打量了几人一眼,口气狂傲:“都到了啊,今日便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天耀!神屠!”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40180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i id='bQHJXsoh'><i></i></i>
<acronym id='hDfLqfX'><q></q></acronym><span id='WeUK'><thead></thead></span><blockquote id='cvnt'><dfn></dfn></blockquote>
<kbd id='WjLaZTmk'><q></q></kbd><basefont id='UXMspS'><basefont></basefont></basefont>
    <span id='yqSeI'><fieldset></fieldset></span>
    <base></base><q></q>
    <fieldset id='WqpPBf'><l></l></fieldset><nobr id='NiQ'><bgsound></bgsound></nobr>
    <center id='DLf'><ins></ins></center><big id='FIGWgxQu'><span></span></big><option id='XYiMn'><kbd></kbd></option>
      <font id='IHPEEgD'><ins></ins></font><thead id='BsU'><dfn></dfn></thead>
        <ol id='wyRFqcqT'><samp></samp></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