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噗。”再度一口血从胸腔涌出,望向近在咫尺的琼玉,那双一贯镇定的眸子此刻带着慌乱看过来,屏障阻止了她的动作,燕沉月忽而悲凉一笑,绝望而又不舍道:“其实你知道了吧!”

        勉力撑起的头落在地上时,她看见那屏障后面的地上落下一滴泪来,一切似乎就到此为止了,再不甘心也无能为力了。

        “沉月!”琼玉惊慌唤她,那倒在地上的血色身影没有回应她,仿佛再也不会回应她。

        无尽的惊慌失措感由心底漫上来,仿佛要一层一层将她吞噬,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不真实的恶梦。

        无数的功法被定格在空中,时间停止,天际裂开的虚空缝隙中迸发出万道金光,那只巨手缓缓在空中碎裂成无数色彩,那些色彩渐渐组成一个人形缓缓落在祭台上,一指点在地上没有生息的人眉心。

        燕沉月望着四周的纯黑色,难道死后的世界便是一片漆黑么?

        眼前凝出个斑斓色彩的人形,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有清晰的声音传来:“忘楼,重来一次你还是不醒悟吗?竟将你的精元给了人类。”

        醒悟什么?什么精元?

        燕沉月看着面前这个分辨不出模样的万千色彩,她问:“醒悟什么?为什么要醒悟?”

        那声音并不回答她,又道:“万年一轮回,忘楼,你也该回来了!”

        燕沉月皱眉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回哪里?我不回去,你究竟是谁?”

        “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吧”

        身前的人影缓缓化作万千光点飘向四周的黑暗,一道声音悠远传来:“吾名宣迦!”

        “宣迦?”我在哪里听到过,在哪里听到过?

        祭祀台上的盒子在此时震颤起来,缝隙中有光透出,片刻盒子乍然开启,里面一道红色的印记飞出来,直直没入燕沉月眉心处。

        “醒了醒了!”耳边有杂乱的脚步声,有道灵气探入体内,片刻后抽离。

        燕沉月缓缓睁开眼,琼玉,太古,栖云,温姝都关切的望着她。

        见诸人都安然无恙,燕沉月困惑道:“你们都没事?”

        太古凑上来道:“我们都没事,幸好你也没事,你真是太冲动了。”

        燕沉月歉意一笑:“抱歉,又让你们担忧了。”随即打量了一下四周,问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太古怪异一笑:“在圣伽王宫,你师尊引天地异象,圣伽帝说她是被印记选中的人,要留她和公主成亲呢。”

        “啊?”燕沉月立下反对道:“不可以!圣伽帝难道不知道我师尊是女子吗?”

        太古凝眉露出困惑的表情:“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你师尊当时就说自己非男子,可那圣伽帝反而没有失望,好像并不在乎她是女子。”

        燕沉月心中酸涩,望向琼玉:“师尊,你也同意吗?”

        琼玉还未答话,太古道:“她不同意也没用,当时我们便要带你离开,可那圣伽帝竟派了七位人皇境来阻拦,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先留在王宫,等你伤势好一些咱们再想法子。”

        望着琼玉,燕沉月愧疚道:“对不起师尊,都是因为我。”

        琼玉浅浅一笑:“是我自己要上祭台,与你无关,不要自责。”

        太古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起来也怪了,我瞧你在祭台上都快没气了,等宗主将你抱下来时竟然一点事没有,你到底怎么回事?”

        燕沉月想到黑暗里那个怪异的人影,和那些奇怪的话,难道是真的吗?那自己应该也是因为这样才活下来的。

        她无法解释那是什么,便道:“我也不知道。”

        太古见她不知道,也不在意:“算了,反正你身上奇奇怪怪的事多了。”

        “什么奇怪?”燕沉月听她似乎还有话说,问道。

        太古掏出个镜子递给她:“喏,你自己看看。”

        燕沉月见镜子中的自己,一道半个指节长的血色印记竖印在眉心上方,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道细小的剑伤。

        “这是怎么回事?”燕沉月下意识问道。

        “你也不知道怎么弄得啊。”太古摇摇头:“宗主说你在祭台便有这东西了。”

        燕沉月将镜子还给她,不在意道:“不痛不痒的,随它吧。”

        如今还是先想想怎么离开这圣伽王宫吧。

        “琼姑娘,我们陛下相请!”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

        燕沉月皱了皱眉,望向琼玉,琼玉投以她安心的眼神:“不妨,我去看看。”

        推开门,一队守卫恭敬的站在殿外,见她出来又道:“陛下请姑娘去正殿。”

        琼玉淡淡点了点头,那队侍卫转身先行为她引路。

        将她引到正殿门口,侍卫恭敬道:“到了,陛下在里面等候姑娘。”

        琼玉踏进殿门,元真转过身,笑道:“姑娘在王宫住的还好吗?”

        琼玉叠掌行了一礼客气道:“还好。”

        元真见她表情淡漠,干咳两声道:“姑娘也莫要怪老夫,老夫为女儿选婿早已昭告七境,姑娘既然能引的印记选择你,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况且那印记已消失被你所继承,我圣伽帝国是断然不会让印记的传承流落他国的。”

        消失了?可那日燕沉月倒下之后她自己周围的屏障便消失了,急忙将她抱下祭台,并未碰过印记啊。

        琼玉如实回道:“那日我并未接受什么印记传承,我徒儿为救我重伤,我急于将她带下去救治,没有碰过那印记。”

        元真又思索了一回,那日确实有个少年冲上祭台,却不知为何摔在祭台上,他抵御天际异象也没有注意到印记的动静,等那二人飞下去,他才看到那盒子已经打开,而其中的印记也不知所踪。

        这印记若非自己选择主人,是断不会自行开启的。

        他见琼玉面上没有半分撒谎的样子,也是一阵奇怪,但是引得阵法和天际异象的只有她,他想不到还能有谁。

        元真道:“姑娘风姿出尘想来也不是那诡辩之徒,但如今只有你与那印记有所呼应,老夫自然认为印记已传承了姑娘,还望姑娘回去细细回想,这段时间我会为你和枫眠的大婚做准备。”

        琼玉见他仍旧一意孤行,皱眉冷道:“我是不会娶公主的。”

        元真哈哈一笑:“嫁与枫眠也可以。”

        琼玉被他惹恼,惯来清冷的面容染上薄怒,她道:“嫁娶都不可能。”

        元真见她动怒,板下脸来,肃然道:“王城有七位人皇境高手,姑娘若不愿意,便只能留姑娘在这王城一直住下去了。”说罢拂袖离去。

        琼玉见他不为所动,也只能回去与燕沉月她们说了元真的态度。

        燕沉月见琼玉不高兴,暗恼自己境界低微,竟成了几人的累赘,否则以琼玉太古的人皇境,虽然敌不过七位人皇境,但是逃离这里还是有希望的。

        锤了下脑袋,她懊恼道:“都怪我这经脉,关键时刻竟成了困住众人的樊笼!”

        琼玉在她身侧坐下,将她手拉下来,温声道:“与你无关,若是我答应,那元真便不会为难你们。”

        燕沉月猛地抬头,眼中布满惊慌骤然出声反对:“不行!你不能答应!”

        琼玉和煦一笑,安抚道:“若我要答应早就答应了,何来现在这种境地。”

        燕沉月紧紧握着她的手,那股惊慌的感觉久久不去,仿佛松开了她便成了别人的,想到这里,只觉得一阵猛烈的恐慌感再度袭来。

        琼玉垂下眼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眸中缓缓染上一抹温柔。

        她们虽被困在王城却不限制自由,可在这王城中随意走动,只要不出王城便没有人阻拦,一旦要出王城便有无声的气劲打在她们身前警告。

        想来是那七位人皇境高手隐藏在王城各处,监视她们的动向。

        几人在王城花园闲逛,这景致虽美,但是想到自己是不自由的,当下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了,心思都在如何摆脱这幢麻烦的婚事上。

        “不如去找找那个公主呗,她总不会想嫁个女子吧!”太古提议。

        燕沉月心道也不是谁都像她一样,会喜欢女子,总有介意的,若是这公主不愿意,便说服她合作,以她的身份帮她们离开这里应当更容易些。

        “好。”燕沉月应了一声。

        “谁说我不想嫁个女子?”

        小径一头的花丛后缓缓走过来几道人影,为首的人身着一袭庄严白衣,正是圣伽帝国唯一的公主元枫眠。

        屏退身后两位随侍,元枫眠款款而来,待走进她们时又重复道:“谁说我不想嫁个女子?”

        几人都是一惊,全然没料到她竟听到了,更没料到她竟是这样的回答。

        太古背后说道她,全被她听去了,当下脸上一阵尴尬之色,话都说的不怎么利索了:“你你为何要嫁个女子。”

        元枫眠侧目看向她,嘴角含笑,幽幽道:“自然是喜欢。”

        燕沉月皱眉,声音冷然:“公主都没见过我等几回,何来喜欢一说。”

        元枫眠将目光移到她身上,挺拔的身姿,眉间一道红色印记给那张难辨雌雄的俊美面孔增添了三分妖异感,倒是让她心中微微诧异了一下。

        她轻柔一笑,也不在意她语气中的冷漠,纤白的手指轻轻一指燕沉月:“若是你的话还有可能。”目光轻扫剩下几人,待看到温姝时表情微微一怔,很快便恢复:“但是她们不是我喜欢的。”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4127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abel></label><option id='QouesLm'><strong></strong></option>
      <bgsound id='VaGdiM'><del></del></bgsound>
        <center id='jsU'><nobr></nobr></center>
          <sub></sub><bgsound id='ne'><person></person></bgsound><option id='EDYL'><small></small></option><span id='JygXCn'><strong></strong></span>
          <caption id='hGEvSPN'><dfn></dfn></caption>
            <abbr></abbr>
            <big id='pJIYto'><strike></strike></big><marquee id='EX'><person></person></marquee><dfn id='OGfAVY'><ol></ol></dfn><listing id='QQkHe'><optgroup></optgroup></listing>
            <q></q><nobr id='KjNcoIs'><person></person></nobr><acronym id='KLsZIrm'><blink></blink></acronym><add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