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第38章


挣扎一番未果,身体被一股力道锁着难有动作,燕沉月气馁,这境界低果然如此被动。

        等到人声渐少她心知已经远离人群了,那遮住眼睛的手离开,她发现那股钳制她的力道也随之消失,这才看见一张有些熟悉的脸,正是那客战中前来搭讪的兄妹。

        燕沉月不解这二人抓她做什么,便问道:“二位以这种方式请我到这里来有何事?”

        沈润秋开门见山道:“你又不可能参加招婿的盛典,便随我回家去吧。”

        这话说的好奇怪,燕沉月道:“我认识你吗?”

        沈润秋摇摇头:“不认识。”

        “那我跟你回去干什么!”燕沉月诧异不已,这姑娘到底想做什么?

        沈润秋一跺脚:“哎呀,当然是成亲呀,我爹说我到了年纪就得嫁人,我又不想嫁给那些我不喜欢的,我瞧你还算顺眼,你便随我回去,待我长大了便嫁给你。”

        燕沉月惊呆了,这是什么逻辑,她道:“你不想嫁你不喜欢的,我也不想娶我不喜欢的。”

        沈润秋惊讶道:“我都愿意喜欢你了,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这姑娘看起来是被家里人骄纵长大的,燕沉月头疼道:“不是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的,况且你将我弄来这里,我那些同伴要着急了。”

        沈润秋忽闪着一双大眼睛,水光盈盈的,朝着身旁的沈润冬委屈道:“哥,她不喜欢我!”

        沈润冬扶额无奈道:“早跟你说了这么做没用,如今人也给你抢来了,你到哭起来了。”

        燕沉月见她们没有恶意,耐心道:“成亲这种事讲究两情相悦,光是你喜欢是不够的,得对方也喜欢你。”

        沈润秋偏过头去一扬下巴嗔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了,你走吧!”

        燕沉月道了声告辞便连忙转身,这一转身霎时一愣,对面站着的四位可不就是琼玉等人么,皆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看样子似乎来了有一会儿了。

        见她无恙众人都放下心来,又听到这姑娘要将燕沉月抢回去成亲,个个含笑望着她。

        燕沉月一阵尴尬,快步走向她们,招呼道:“快走快走,”这事可真是闹了好大个乌龙。

        太古笑的古怪,说道:“哟,没想到我们之中最先被抢去的不是温姝,竟然是你,那姑娘竟然追着你追到了这里。”

        燕沉月瞪她一眼:“闭嘴!”

        琼玉忽然在燕沉月心口拍了一下,将一道追踪气劲送到她体内,燕沉月察觉抬眸望向她,只见她一脸平淡道:“还是小心些。”

        燕沉月点点头,想来她这被掳走的经历还是让琼玉她们担心了。

        她们在城中找了好几家客栈都是人满了,最后燕沉月想到元若雪的那块令牌,便亮了出来道:“这个能换两间房吗?”

        小二看到令牌一惊,忙拱手道:“原来是元王府的人,小的这便为诸位大人腾出两间房来。”

        “元王府?”诸人皆是不解,这元王府是什么地方,这帝国的帝王姓元,元若雪也姓元,难道是圣伽王城的人?看这小二的反应似乎是大有来头。

        无论是什么,总算是有地方住了。

        不得不说这元王府的名头还真好用,为她们腾出的这两间房着实宽敞明亮,夜里从窗户看出去,万家灯火齐亮,一派繁荣景象。

        燕沉月将自己沉在浴池中闭目享受池水包裹身体的温柔触感,敲门声响起,琼玉起身打开门,见是温姝便将她让了进来。

        温姝在屋中找寻一番没看到燕沉月,琼玉看着雾纱后那氤氲的水池道:“她在沐浴。”

        温姝心思单纯,也不了解人间界那句非礼勿视的话,她毫不避讳掀开雾纱便走了进去。

        琼玉嘴刚一动,便见在缓慢落下的雾纱缝隙里,燕沉月背对着她露出一大片的雪背,墨色的长发逶迤飘散在水中,听到声响,两肩一旋燕沉月转过身来,眸中带着惊诧,身子向下一沉便将那骨相分明的肩颈沉在水中,雾纱随即落下。

        将未出口的话咽下,琼玉缓缓走到床边看向窗外的夜景。

        水声一响,温姝走入池中。

        “啊!”燕沉月一声惊呼,接着诧异道:“温姝?”

        温姝笑盈盈的靠近她,伸出手,手中正是那片找回的护心麟。

        燕沉月也知道她不懂得避讳,便回以一笑,看着她将手伸向自己胸前,只轻轻一按,那片护心麟便贴在她胸口,眨眼间便消失无踪。

        “这?”

        温姝温柔道:“护你!”

        原来她是来做这个的,见她看到护心麟消失在胸口的开心,燕沉月也温柔一笑。

        听到水池中传来的笑声,琼玉秀致的眉缓缓一拢,不自觉的将眼睛看向那片雾纱。

        燕沉月透过雾纱看到窗边安坐的那道朦胧身影,瞬间感觉心中有一股莫名的羞愧来,霎时没了与温姝嬉闹的兴致,将衣衫穿好,哄着温姝回去之后,她才唤道:“师尊。”

        琼玉淡淡应道:“嗯?”

        燕沉月局促的站在她三步之外,颇有些做了对不起琼玉的事的不安来。

        “你要不要沐浴,我叫人来给你换一池水吧?”

        琼玉依旧语气淡淡的:“不用。”

        “哦!”燕沉月听她语气淡漠,似是并不想闲聊,便道:“师尊心情不好么?”

        仿佛被戳穿心事般,琼玉回过头来,脸上挂着往日的清冷,道:“为何说我心情不好?”

        燕沉月道:“就是感觉师尊好像从方才坐在窗前开始便不开心了。”

        “没有”琼玉回了一句,又道:“早些睡吧。”

        燕沉月见她终于回头,便笑了笑,道:“好。”

        将自己扔到床上,她看着琼玉,琼玉望着窗外,吸引琼玉的美景是什么燕沉月并不感兴趣,但燕沉月知道吸引她的美景就坐在窗前,她坐在哪里,哪里便是她眼中的美景。

        睡意朦胧时,身旁忽然陷下去,浅淡氤氲的香气萦绕在鼻息间,她侧头望去,便见一双沾着水汽的眸子,霎时睡意全无,心忽然漏跳一拍,接着开始一声盖过一声的狂乱心跳在耳中“咚咚咚”的响起。

        她在被子里捂住心口,脑中不住重复:“停下来!停下来!”

        一只冰凉的手放在她额头上,琼玉关切的声音传来:“又不舒服了?”

        燕沉月在这冰凉的触感下脑子一阵恍惚,所有的意识都集中在那冰凉的触感上,她看着那双水汽朦胧的双瞳,有些痴,声音低沉嘶哑道:“没有。”

        那冰凉的触感离开了额头,琼玉翻过身去在身旁翻找一会又转了过来,燕沉月感觉那冰凉的触感摸上了她的唇,一枚丹药已被琼玉送入她口中。

        “睡吧”

        燕沉月凌乱的思绪还未来得及整理,琼玉已经在她身旁闭目,她望着那张清隽的眉眼,心中忽然无限柔软。

        梦中似乎又回到了雪峰山脉的那道山缝,她与琼玉在冰冷坚硬的石洞中在微弱的火光下缠绵,那些落在颈间胸口的吻似水般温柔,让她沉醉深陷其中。

        “红玉”

        琼玉听到这饱含缱绻柔情的一声呼唤骤然睁开双眼,暗夜里那双清冷的眸光微微一动,眸中神色转为复杂,一时间难辨喜怒,整个身体僵在原处,连呼吸都似乎变得小心起来。

        禁忌一般的情感丝丝缕缕萦绕在心头,让这位向来身居高位清冷淡漠的人第一次体会到了惊慌失措的感觉。

        燕沉月醒来时琼玉坐在窗边,似乎已经坐了很久,她恬然一笑唤道:“师尊。”

        那道背影微微抖了一下,尔后轻轻回到:“醒了。”

        “嗯”燕沉月微微诧异,今日的师尊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仿佛有心事般。

        “那走吧”琼玉站起身,一眼未看燕沉月,径直走出房门。

        燕沉月跟着她,绕过回廊走到大堂,如今刚至卯正堂中人少,她们捡了个临窗的角落坐下,叫了几个吃食,等着小二上菜的空隙,燕沉月看向对面的琼玉,她自方才起便一直看着窗外,未曾看她一眼,心中不禁疑惑,师尊究竟有什么心事?

        “沉月!这么早啊!”

        太古走入大堂,老远便看到她和琼玉,唤了一声便向她快步走来。

        燕沉月笑了笑,见温姝栖云在她身后,便朝里让了让。

        太古在她身侧坐下,似是想起昨晚的事,新奇道:“昨日温姝怎么一身湿漉漉的回来了,你欺负她啦?”

        燕沉月想到昨日忘记替温姝换套衣衫便将她哄回去了,一时有些恼自己大意,回道:“她昨日在我池中玩闹了一会。”

        “哦?”太古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来:“你们一起沐的浴啊!”

        燕沉月见她表情古怪,分明是不怀好意,瞥她一眼道:“那又怎么样!”

        “哟~”太古笑道:“你怎么一副被踩了尾巴的样子。”

        燕沉月气恼,怎么今日的太古如此碍眼,她道:“我可没有尾巴,倒是你有一条。”

        “哼,本姑娘化形人身早就没有尾巴了。”太古见她说起自己,反驳道。

        燕沉月白她一眼懒得理会,见菜上桌了,夹了一筷子塞进她嘴里:“快吃饭吧你!”

        太古被美食诱惑当下也不说话了,含糊不清的招呼栖云和温姝:“快吃,这里的菜也好吃。”

        温姝栖云被她这幅样子逗得一笑,便各自拿起筷子品尝起来。

        琼玉始终望着窗外不曾回头理会这桌上的热闹,久了之后连太古都察觉了,她奇怪道:“宗主怎么不吃东西?”

        琼玉听到太古问她,这才缓缓转头:“我不饿,你们吃便是。”

        燕沉月见她面无表情,心中觉得一阵难受,师尊如此黯然的样子,莫不是想离尘宗了,那里是她生长的地方,与离尘宗决裂都是因自己而起,难道师尊后悔了?

        她夹了一筷子放在琼玉面前,劝道:“师尊吃些吧。”

        琼玉定定望着那放在自己面前的菜,未有动作。

        燕沉月忽然害怕起来,万一琼玉真的因为离开离尘宗而神伤,那她该如何决断,是洒然让她离开,还是不顾一切让她留下。

        “宗主好像心情不好。”太古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

        琼玉忽然拿起筷子,缓缓一笑道:“没有,只是在想那场盛典是什么样子。”

        燕沉月见她分明是安慰众人的勉强一笑,霎时心痛,便是琼玉真想回离尘宗,那便洒然放她回去,只要她开心,一切都不重要。

        见气氛不对,太古也不敢在过于吵闹。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41272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var id='RjhN'><tt></tt></var><l id='pJ'><legend></legend></l><l id='aKlBx'><pre></pre></l>
<basefont></basefont>
      <s id='pISZ'><tt></tt></s><pre id='Gp'><s></s></pre>
      <cite></cite><marquee id='sALaG'><marquee></marquee></marquee><blockquote id='LwKxfvg'><abbr></abbr></blockquote><thead id='PvvHtAS'><address></address></thead><span id='lpcXjt'><big></big></span><thead id='FYiltZGY'><font></font></thead>
      <bgsound></bgsound>
        <l id='OstbQhU'><sup></sup></l><strong id='TgLXGnmX'><pre></pre></strong><caption id='gvCwT'><acronym></acronym></ca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