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琼玉并不懂邃古时期的事,燕沉月刚刚以传承的方式让她学会了天阶功法,而她对邃古时期的了解源自传承似乎也说的过去,便信以为真。

        温姝又捧着一片贝壳递过来,她方才在不远处见燕沉月传承功法给琼玉,感知到她体内灵气流失,便不知从哪里又拿出几颗丹药来送给她。

        燕沉月从贝壳中捏起几粒丹药送入口中,朝琼玉道:“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叫温姝。”

        又朝温姝道:“这个是我师尊。”

        温姝便学着她唤道:“师尊”

        燕沉月一笑,有些得意道:“我教她说话,她学的很快,如今只要我说一遍她便能重复出来。”

        温姝磕巴的声音传来:“忘楼很好!”

        燕沉月回道:“是,忘楼最好!”

        她见身旁的琼玉困惑,便解释道:“她将我认成云忘楼,我也不忍心一直纠正她。”

        琼玉看着湖中的人鱼们,温柔道:“她们是心性单纯的妖兽,幸好你遇到她们修复了经脉,若是出去了不要与人说此处的情况,难保不会被有心之人找到这里。”

        燕沉月郑重点头,这里的事她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说起来那七位封王境的高手为何在蜃海楼中追杀她,等出去了一定要查清楚,同门之仇势必要加倍奉还。

        在古遗迹中已经过去了许久,是时候该出去查查了。

        她道:“既然我的经脉已经好了,我们也该出去查查那些人到底是谁!”

        人鱼将她们送出水域,二人循着来时的路返回了蜃海楼沙漠,琼玉修好那座传送阵直接将两人传送出蜃海楼。

        回到离尘宗之后才得知,半月前蜃海楼中忽然出现一只强大的翼龙妖兽,四位人皇境高手一起入内合力才将其斩杀,燕沉月心想或许因为她触碰了那颗球,开启了某种禁止才让那只翼龙飞到蜃海楼试炼之地去了。

        帝国中人皇境高手就那么几位,但是封王境却有许多,燕沉月与琼玉并没有清晰的线索,故而询问王城,最后得到的答复也是试炼弟子都是持有战令进入的,此次除了燕沉月并没有封王境的人进去。

        一一核实之后,那七人就仿佛凭空出现一般,竟查不到半点线索。

        此事只能慢慢查探,但是离尘宗上下对王城都不那么待见了,有想找凌枢麻烦的弟子去了才发现,这位十三王子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开了离尘宗。

        后来才发现,大典当日便没见过他了,而王城半月前将司马道衡请进去,说是有弟子在蜃海楼中受了伤请他前去炼制一些丹药。

        司马道衡本就在离尘宗挂名,他的去留向来是自由的,除了这些插曲之外,倒也没有发生别的事。

        一切似乎又回到平淡的日子,燕沉月将那株从古遗迹摘来的花交给太古,太古说自己也没见过这东西,但是看这株花的样子以及它生长的方式倒确实如蜃妖所说不是凡品。

        至于这花到底有什么用,只能让太古自己去研究,此番回来她便想着让太古炼制一些化形丹,下次入蜃海楼给温姝,若是她能化形便不必再受不能离开水的束缚了。

        太古答应的爽快,离尘宗炼制化形丹的材料虽然珍贵,但是对于这位高阶丹师而言还是任她随意拿取。

        回到离尘宗之后琼玉便想着燕沉月的身世,她在这世上无亲无故,但是既然拜入了离尘宗,便该将欠她的拜师大典补上。

        燕沉月作为如今帝国最年轻的封王境,未来的潜力何其无限,诸位长老听过她的想法之后自然一口答应,离尘宗刚失去几位弟子,若是现在举行拜师大典也能冲散一些宗门中的消沉情绪。

        琼玉在峰顶的的石台唤来燕沉月,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意外的看到燕沉月沉默了。

        而燕沉月的脑中正响起蜃妖的声音:“拜师大典一旦举行就是昭告天地,此后你与她便永远只能做师徒,以你这宗主的古板性格,你对她的心思怕是再无可能了。”

        “如此严重?”暗道一声,燕沉月望着琼玉凝重道:“师尊,我还有些事没想明白,容我考虑几日!”

        琼玉困惑的望着她,即使不举行拜师大典燕沉月也是她的弟子,不解她为何不愿意举行这个拜师大典。

        “好。”想了想琼玉将想要问她的想法压下。

        “若是师尊没有别的事,弟子就先回去了。”

        以往燕沉月对她都是一幅小心翼翼的状态,生怕惹了她不高兴,现在忽然这幅不愿意与她多待一会的样子让琼玉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做了什么令她不高兴的事吗?

        “嗯”轻轻应了一声,琼玉望着她飘然而去的身影陷入沉思。

        燕沉月回到房中,唤出蜃妖,问道:“我早就拜了她为师,举不举行大典真的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大典昭告天地你与她的师徒关系,日后你若是想把这关系变成别的,你是无所谓,但你那宗主师尊定然是不愿意的。”

        燕沉月皱了眉头,心里一阵苦恼,琼玉既然能向她提起那必然是做了决定的,她拖过这几日之后又能以什么理由拒绝她呢,而她最初的目的就是拜她为师,到如今一切如愿时心境却跟以往相反了。

        “不然你就直说罢!整天藏着掖着的看着都难受。”

        “不行,”燕沉月果断拒绝道:“她对我没有心思,我若说了怕是立下她便闭关去了,如今宗门诸事皆交由师姐,她更不知道要闭关多少年,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难办,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她,你若是喜欢我为我找一具新的身体来,我立马与你长相厮守整日缠绵!”

        燕沉月听她娇媚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嫌弃道:“你快闭嘴罢,你真是为了骗我给你找新的身体无所不用其极了!”

        蜃妖见她不上当,哀叹道:“唉,可怜我为你出谋划策,竟得不到半分回报!”

        燕沉月不理会她卖惨的语气,怀念道:“还是遗迹中好啊,哪有这些烦心的事。”

        忽然她脑中冒出个想法:“不如就去古遗迹,太古应当练好化形丹了,正好去看看温姝。”

        “诶?”蜃妖不妨她思绪变化这么快,惊诧道:“刚回来又要去?”

        燕沉月无奈道:“出去躲一躲也好,希望我回来之后她们已经忘了拜师大典这个事。”

        蜃妖鄙视道:“你也跟你那宗主师尊学会逃避了。”

        燕沉月不搭理她,抬脚便去找太古。

        太古听说古遗迹中有人鱼,也是好奇的很,燕沉月说不好三个人一起从离尘宗失踪,便又不带她,让太古郁闷不已,这离尘宗上上下下都被她玩遍了,丝毫没有新意,难得有个地方能让她感兴趣,燕沉月又不带她,说的理由还让她无法拒绝。

        “唉!”长叹一声,太古一脸的沮丧:“真是儿大不由娘啊,好不容易将你从问心湖盼出来,三天两头往外跑,也不可怜可怜我在这离尘宗都快无聊疯了。”

        燕沉月安抚道:“不是才给你一株花么,你好好研究研究。”

        “别提了,想起来就来气。”想到那株诡异的花,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太古道:“那花闻着怪香的,谁知道竟然有乱人心智的作用,害的我昨日在栖云面前出了丑!”

        “什么丑?”往日太古看她热闹的时候生怕错过一丝一毫,如今见她终于有难堪的时候,怎么能不让燕沉月好奇呢。

        太古白了燕沉月一眼:“胡言乱语呗,栖云都被我气跑了!”

        燕沉月巡视一眼,果然不见栖云,她问道:“那你还不去找?”

        太古慢腾腾的挪着步子,口中叮嘱道:“那我去了,你去古遗迹小心点,别又搞的一身伤,记得再带点奇花异草给我。”

        “好!”燕沉月见她这么快就忘了被那株花坑害的结果,还想要古遗迹中的花草,顿时有些莞尔。

        太古因为研究那株花罢工了好几天,现在只练出两颗化形丹,燕沉月想着两颗就两颗,先让温姝化形,到时候带她出古遗迹,让她见识见识如今的世界,至于其它人鱼日后请太古再炼制化形丹便是。

        古遗迹蜃海楼开启之法向来是王城所有,但是沉月体内可是有个对古遗迹比王城还要了解的蜃妖存在,她借着燕沉月的身体开启了古遗迹蜃海楼。

        以往两次来蜃海楼,都不是她主动的,如今再次踏入蜃海楼的沙漠,燕沉月竟有恍然归来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里面有期待见到的朋友吧。

        温姝将她认作故人云忘楼,她也被温姝的执念和善良感动,说起来她在这大陆上感情最好的竟然是几只妖兽,无论太古栖云还是温姝,都是待她很好的妖兽,想到能马上让温姝化形,燕沉月的心情也轻快了起来。

        轻车熟路的飞到岛上,燕沉月开心唤道:“温姝,我来啦!”

        出乎意料的没有得到丝毫回应,燕沉月不知为何心中漫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来。

        疾飞到湖边,一股血腥之气弥漫,原本清澈的湖水如今被血色染红,脑中人鱼手捧血色鳞片的画面骤然出现与现在所见的景象重叠,那股悲怆的感觉逐渐化作急怒,她惊慌唤道:“温姝!温姝!”

        一只人鱼小心从湖中冒出头,在看清是她之后缓缓向她游过来。

        燕沉月见还有人鱼在,心中稍显安慰,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有妖兽闯进来了吗?”

        那只人鱼摇摇头,手脚并用的比划起来,燕沉月看不懂她的手势,急道:“我看不懂,不是妖兽难道是人?”

        见那只人鱼点头,燕沉月又问:“能将你们打伤的一定是厉害的人,是谁?”

        那只人鱼指了指湖的四周,燕沉月看过去,果然见到残留的灵气,是阵法,她认出来这是强大修士所画的阵法残留下来的灵气。

        人鱼在此处不知安宁了多少年,怎么偏偏她来过之后便有修士发现了她们,与她有关,她忽然十分肯定,想到是她给人鱼带来的灾难,愧疚和愤怒霎时逼红了燕沉月的双眼。

        一只人鱼游过来,缓缓吐出一只水泡来,水泡上有画面显出,正是几位修士合力攻击人鱼的景象,但见人鱼被阵法困住,无数功法打在她们身上,鲜血渐渐染红池水,拼死抵御的温姝奄奄一息被那几人抓走。

        她认出那张熟悉的脸,咬牙切齿道:“凌煦!”

        燕沉月红着眼睛看向她们,见她们身上各有轻重不同的伤,痛道:“我知道是谁,你们先在此养伤,待我去找他算账!”

        将乾坤袋中的丹药留给人鱼,燕沉月转身便出了古遗迹。

        感觉到她心中的愤怒,蜃妖道:“那可是人皇九重,差一步便要坤灵境的高手,你如今只是封王境,即使有天阶功法在身上也不是他的对手!”

        燕沉月怒道:“那又如何!”

        蜃妖见劝不动她便不在出声。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4127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ig id='qbADpQHI'><font></font></big>
<q></q>
<code id='FifG'><font></font></code>
<ol></ol>
<em id='QVlkuFrM'><dfn></dfn></em>
    <blink></blink>
    <person id='tqyyb'><bgsound></bgsound></person>
      <bgsound id='ewVj'><kbd></kbd></bgsound>
        <bgsound id='bAo'><label></label></bgsound>
        <l></l><optgroup id='mpruGe'><center></center></optgroup><bdo id='Wof'><cite></cite></bdo><big id='ONW'><del></del></big><pre id='PT'><caption></caption></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