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境之上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她和太古不敢离得太近,唯恐被感知到。

        催动衣服上的铭文隐藏了自身的气息,又将脸遮起来,这才向那边看去。

        只见大约有四五人的样子,正在战斗,而最明显的是其中两位封王境的修行者。

        剩下的几人有不臣有斩将,到还看不出那方占了优势。

        “你看他们后面?”

        太古忽然出声道。

        燕沉月向他们后面看去,只见一道悬崖正在几人身后。

        “难道这下面是焚海之地?”

        太古道:“不错不错。”

        看了看那群人,燕沉月皱眉:“他们在入口打架,我们若是过去势必要被牵连,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驮着你,我们直接飞下悬崖,料他们也想不到。”

        燕沉月点点头,太古从她肩上跳下,瞬间变大身形,燕沉月跳上它的背。

        太古猛地一个冲刺,霎时冲到悬崖。

        那两方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只妖兽落入悬崖,顿时停了下来。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谁先反应过来问了一句。

        “他娘的,有人先下去了,你我两派在这里守着谁也不让先下去,让别人抢了先。”

        当下两方达成一致,封王境的两人同时向下出手。

        燕沉月仰头看去,只见两道流光朝着她们迅捷而来,不禁催促道:“快点快点,他们追来了!”

        太古奋力飞行,悬崖底下怪石林立,它驮着燕沉月在一堆石峰中左右躲避。

        不知飞了多久,直到太古觉得乏力了,才在一处熔岩上停了下来。

        燕沉月掏出丹药给它,助它恢复灵气和体力。

        自己则去四周看了看:“应当是甩掉他们了。”

        顿时松了一口气,问道:“这下面这么大,到哪里去找长生之鼎?”

        太古将燕沉月给的丹药吃了下去,左右看了看:“长生之鼎能吸食火焰,应当在此不远处。”

        说罢又变小身形跳上燕沉月的肩膀,指挥道:“那右边的岩石似乎像一道门,去那边!”

        燕沉月穿过那道岩石门,又往前走了一段,忽然耳中听到几道人声。

        面前重重岩石遮挡,倒是不怕被人发现,她便朝那人声之处寻去。

        人声渐渐清晰起来,她躲在一处岩石后面朝那边望去,见有不少人站在一处,正在与前方的人说什么,听那语气,似乎不怎么友善。

        她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些人的脚竟然像鸟爪。

        一时有些迷茫,“这是妖兽吗?”

        肩上的太古摇了摇头:“这是羽族,都是古时的鸟类一族在修行中褪去了兽身,渐渐化形为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并未完全化形!”

        忽然那边传出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以您族中目前的丹道造诣还无法使用此鼎,若是您将鼎交于在下,在下承诺定会助您族中脱去这兽身形态彻底化形成人。”

        有个苍老的声音不屑道:“这是我族守护的至宝,怎么能这般轻易就交给你们,你说的条件虽然很不错,但是我族守护此鼎数百年,不会交于旁人的。”

        “可您族中久居焚海之地,如此一方炼丹的宝鼎不被使用,岂不是失了它存在的意义。”

        “阁下不用在多费口舌了,老朽说过,此鼎绝对不会交于外人。”

        “您……”

        那个熟悉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力。

        燕沉月不由得好奇的探了头去看。

        “司马道衡!”燕沉月下意识叫出来!

        肩上的太古来了兴趣:“你认识?”

        燕沉月点点头:“一面之缘。”

        “好了!”那位长者仿佛耐性耗尽了:“诸位还请回吧!”

        司马道衡看向左边的琼玉:“宗主!”

        这一声听起来很是不甘心。

        琼玉作为离尘宗的宗主,若是对方需要,她会尽可能的满足对方的要求换取长生之鼎,但是对方明显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她一时也犯了难,便沉默不语。

        却见司马道衡道:“既然阁下执意不肯借鼎,那在下只好无礼了!”

        那老者往回走的身形一顿,回过身看了看司马道衡身边那位蒙面人,法仗杵地,发出一道灵气波动:“纵然你们之中有人皇境在,但是我羽族也并非软弱可欺。”

        话落,不知他画了个什么阵法来,顿时四周开始有响动。

        太古在肩上提醒道:“这老头叫人了,我们还是避一避!”

        燕沉月转了转眼睛道:“既然他们两方争斗,我们不如坐收渔翁之利!”

        太古眼睛一亮:“妙啊!”

        当下一人一兽悄然退去。

        “你说这羽族会将长生之鼎藏在哪里?”

        太古四下打量了一下:“看那老头急忙回去的样子,想来是藏在他身后的某处地方。”

        两人刚躲好,便见四面八方的羽族都赶了过来,其中不乏封王境的。

        “这么大阵仗,想来他们族中高手大多来了此地,现下不正是我们的好机会?”

        燕沉月刚说完这句,肩上的太古不住点头:“走走走,绕过他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入口。”

        趁两方起冲突的时候,燕沉月和太古便绕到那老头身后的建筑里,应当是高阶修士都被那老头召集走了,门口的守卫只有一小队斩将境界的人。

        二人掩藏气息趁着那队人马分神的功夫悄悄潜了进去,而这羽族栖息的地方确实不小,二人在里面转悠许久也没找到长生之鼎的丝毫踪迹。

        无奈之下燕沉月只好问太古:“这里这么大,长生之鼎到底长什么样子,能藏到哪里?”

        太古皱着那张兽脸朝四周嗅了嗅:“奇怪,我似乎闻到一丝长生之鼎的气息,只是太微弱了,不能确定方位。”

        燕沉月摊手:“那可怎么办,等下他们打完了就该发现我们了!”

        太古道:“这里面没有守卫,应当是有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你再往前走走。”

        燕沉月只好再向里面走去,如太古所言,此地确实没有其他人,想来确实有厉害的机关暗道才能如此自信。

        走着走着,只听到一声“咔嚓”声,燕沉月一皱眉,低下头一看,只见她脚下踩得那块地板向下陷进去几分,肩上的太古闻声惊喜道:“有机关!”

        燕沉月没好气道:“你高兴什么,踩到机关我们有麻烦了!”

        话落便见四周原本光滑的墙壁上石板翻转露出里面的符阵来,八处符阵同时启动霎时在燕沉月脚下形成一座青色法阵来。

        同时远在外面的羽族老者感觉到族中的异样,一双矍铄的眼睛马上回看向燕沉月他们的方位,顿时恼怒道:“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卑鄙,明抢不过改为偷!”

        司马道衡与琼玉几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解释道:“我等五人皆在此处,并无人闯入你族!”

        羽族老者并不相信,转头吩咐一位封王境的女子道:“银凤,你去看看!”

        “是!”被点名的羽族银凤道了声是,身形拔高瞬间飞向燕沉月的方向。

        羽族长老见银凤进了族中转头朝琼玉道:“纵然你有人皇境在,可我羽族在此的十二位斩将合力也能将你们留在这里!”

        只见他周身护卫的十几位斩将同时亮出武器道:“我等皆听火烈长老调遣!”

        琼玉一看这架势微微皱眉,看向旁边的司马道衡道:“司马先生,以我人皇三重的境界最多能应对他们七人,剩下五人也很难应对!”

        司马道衡望着对面那一排斩将境界的羽族,眼中满是不甘,摇着头道:“看来此行失败了!”

        他旁边一位封王境的男修道:“司马大哥,你寻这鼎不知多少年了,如今就在眼前,有了这鼎炼制的丹药你的修为也能提升,如今怎么能甘心!”

        司马道衡叹了口气,认命般道:“请你们来帮忙并非让你们白白搭上性命,如今这形势真的战斗起来与我们不利,罢了!”

        “怎么就罢了!”那位男修愤愤道:“千里迢迢而来怎么能空着手回去,我先去试试他们的虚实,看看是不是徒有其名!”

        言罢他祭出长刀,一个腾飞便朝着那当中的羽族长老火烈攻去!

        “淳于渊!”司马道衡惊呼:“不要冲动!”

        火烈一看对方出手了,立马道:“金雕,迎战!”

        这方司马道衡见情势已不受控制,又恐淳于渊有失也祭出武器冲飞出去。

        其它几人亦祭出武器一起迎战。

        司马道衡是离尘宗挂名的炼丹师,在帝国中属于炼丹师最为难得,况且他还是帝国唯一一位七阶炼丹师,琼玉自然不容他有闪失,当下也祭出长剑飞了出去。

        这方燕沉月在太古的指挥下破了三处激活阵法的机关,而银凤已经看见那被阵法困在原地的燕沉月,当下长/枪掷出阻止燕沉月破坏第四处机关。

        “小心!”

        得太古提醒,燕沉月堪堪躲过,银凤已近前接住长/枪又是一记突刺。

        燕沉月闪身挥剑,干净利落。

        银凤轻蔑道:“区区不臣亦敢来我羽族偷盗,今日便留在这里罢!”

        燕沉月谨慎的看着她手中长/枪一眼,道:“不过是来拿回我好友之物,若论偷盗也是你们在先!”

        银凤一眯细长的眼睛,长/枪一抖便又攻了过来:“宵小之辈,偷盗也能说得如此义正言辞!”

        燕沉月不敢硬接封王境的攻击,只能艰难躲闪。

        如此长久下去并不是办法,她急道:“太古,你再不出手我就要被这疯女人打死了!”

        太古懒懒道:“你这小姑娘难得有封王境给你练手,本兽这是用心良苦的锻炼你!”

        燕沉月恼道:“我要是被这疯女人打死了,谁还帮你取长生之鼎!”

        银凤一听燕沉月说长生之鼎,瞬间大怒:“还说不是来偷我族至宝的!”

        眼见银凤攻势越发猛烈,燕沉月骂道:“你这只牛马,还有闲心看我挨打!”

        太古这才变大落地,四肢猛地在地上一踩,只见底板被震碎,从中冒出许多尖利的石刺来!

        周围尘沙飞扬,太古道:“我来对付这个女人,你抓紧时间破阵!”

        “破千军!”

        燕沉月大喝一声,一道风刃从剑身飞出,直朝那墙壁上的机关而去!

        银凤见她又破一道机关,长/枪飞舞逼退太古,又朝燕沉月攻来。

        焚天!炽狱千重!

        耀眼的火牢自空中落下,银凤面露不屑,长/枪带着银色气劲向上一刺,那座火牢的颜色便稀薄许多,银凤微一诧异,便只觉周身一阵炎热,那座火牢已将她困在原地!

        同时燕沉月道:“我只能困住她一时,以她封王境的实力马上就要破牢而出,快来帮我一起破阵!”

        即使天阶功法以燕沉月目前的境界也只能困住封王境几个呼吸的时间!

        当下二人抓紧时间破阵,最后一道风刃刚刚挥出便听银凤大怒道:“你们今天必须死!”

        只见她手中长/枪冒出一阵刺目的银光之后化作无数银色羽毛,万箭齐发般冲着二人疾射过来。

        燕沉月凝眉,四周早已被这银色羽毛的路径覆盖,她并无可避的地方。

        太古难得正色道:“这女人发疯了,只能震碎这底板落到下方躲避了。”

        说话间猛地一踩底板,一人一兽随着底板碎裂向下落去,途中燕沉月只觉得肩头一下剧痛,抬眸望向上方,只见银凤站在洞口处向她们怒目看来。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161603/241315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trong id='jDQUkF'><ol></ol></strong>
<em id='LQGDL'><option></option></em><fieldset id='gAfDlnSy'><marquee></marquee></fieldset><listing id='gsCIcZ'><blink></blink></listing><sup id='CtBQ'><strike></strike></sup>
<kbd id='kqXhtH'><blockquote></blockquote></kbd>
<dir id='ihjPEwK'><l></l></dir>
    <blockquote></blockquote>
    <thead id='Wq'><abbr></abbr></thead><dir id='avB'><basefont></basefont></dir><strong id='Jyan'><comment></comment></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