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影誓约 > 136 「地底追击」

136 「地底追击」


  黑塔林和绝大多数灰矮人的城市一样,城市的后面便是无尽密密麻麻的矿洞入口,只不过在主人早已更换的今天,长期无人打理,且日月积累,这些矿洞的门口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地衣。藤蔓编织成的幕帘,同时还能隐约看到废弃矿洞中醒目的坍塌痕迹。
  卓尔的施法者并不擅长处理自己所留下的痕迹,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处理痕迹,伍迪很轻易的通过地表蕨类植物的异常生产,以及弯曲方向,分析出了那名消失的卓尔法师前进的方位。
  那是黑塔林背后矿洞最北面的高崖,站在那里刚好可以俯瞰整个黑塔林,不过那里积水严重还有地面湿滑,上面掉下过好几个失足坠落的灰矮人,后面也就废弃久久没有人上去过,前往高崖的路都被一团团枝繁叶茂的地下苦藤所包围,长满荆棘的苦藤就像一道牢牢防卫的铁丝网,拦在了伍迪的面前。
  伍迪抬头望向那看不到顶部状况的高崖,以及看着眼前足足到他脖颈处,那刚刚长出叶子都未受到长期光合影响变得灰白色,而是一反常态的绿色苦藤,便知道自己有可能来对地方了。
  这道藤蔓应该是那名卓尔施法者所设下的路障。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用来迷惑自己的又一个迷宫十字路口,伍迪并没有直接选择冲过去,而是谨慎的选择使用身上次数还未完全消耗,还剩两次法术的索尔石戒,融身入石。
  不过当他的双脚还未完全陷入泥土中时,超高感知配合静止状态给予他对周围环境的敏感侦测让他立刻察觉到了土地当中有东西正在轻微蠕动,而且不止一处,他身前身后的位置都有,密密麻麻,不下十处。
  他在感受到异样的第一时间,便立刻停止石戒法术的使用。
  脑中思绪电转翻腾,瞬间了然,地底有动静,而且猜到了他的进入方式,显然是那头变形蛛将他能融身入石的能力告诉给了卓尔精灵,不然的话,正常来讲,谁又会想到在地底设置如此用心险恶的陷阱。
  倘若换一个感知稍低的人就真的中招了。
  毕竟面对这苦藤阻挡的拦截方式,恐怕所有人都会下意识想着利用手段绕过去,而他自然会选择融身入石。
  而且如果他稍微深入点泥土遇到这个东西,那他反抗的能力可近乎于无。
  毕竟他的武器在遍布土中,可是半点都施展不开的,面对重重地底生物的围攻更是死路一条。
  这也是先前罗根·鲁托夫为什么在地底遇到伍迪,异常慌乱的原因,正是因为除了施法者大多数在地底,只有依靠徒手进行搏斗。
  而具备身体优势的地底生物,往往会变成战局的最后胜者。
  看来要换个方式!
  既然潜入不成,按理来说是硬闯,但不出意外的话,如果他想要直接闯入这片苦藤当中,应该还有不少危险与陷阱在等待着他。
  而且不保证那名卓尔法师正在暗处等候着他的进入。
  理论上来讲他现在离开是最正确的选择,就算斩草要除根,但面对对方早已做出准备,甚至对他能力都有可能摸的一清二楚的情况,再上不是勇敢,而是愚蠢了,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了沉浮在城市水面上的各类的尸体,便毫不犹豫的选择返回。
  他突然想起来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所有卓尔牧师的身上,会掉落一个非常无用的恩泽。
  ——「蛛类亲和」
  但用在此刻却是无比适合。
  五分钟的时间,他便又再次回到了这里,如果有人能查看到伍迪的个人面板,则会发现他此时的自然恩泽的列表,已然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海之憧憬与与鲨共舞、甚至心灵感应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更换回来的邪恶克星、以及分别从变形蛛尸体还有一名卓尔牧师身上上获得的全新恩泽。
  ——“卓尔不群「恩泽」:从小到大你虽然身处族群之中,但同样也远离族群,因此你格外地擅长独自战斗,你早已习惯,并且在一人战斗时,除了你战斗伤害与反应速度都有所提升外,你的指定技能能得到+1额外等阶的加成……「伤害+1、反射+1」。
  ——“在南方的民间传说中,有些多头蛇蜥会咬掉自己其他的头来变得更为致命,而在幽暗地域中,其中有一类叫做变形蛛的生物也是这般相似,为了最高效的猎杀,它们在出动时,永远只有一人,它们深信只有弱小才会成群结队,真正的强者永远只会独行——《物质位面百科全书-幽暗地域篇》(译者注:前者可以确定是谣言,应该只是某个只剩一个头的多头蛇蜥陷入了疯狂状态,袭击村庄,因而显得愤怒且致命。)”
  ——“蛛类亲和「恩泽」:幽暗地域中,所有的卓尔家庭中豢养最多的宠物便是蜘蛛,你们对蜘蛛的热爱与崇敬甚至超出了自己的生命,更有甚者一些卓尔贵族会专门聘请仆人来伺候蜘蛛宠物的起居,你从小也是如此,尤其是在成为寇苏斯特的牧师之后,如何讨好你未来的主宰,了解它们的习性便成了每一名牧师的必修课程,你甚至可以通过一些古怪的声音来安抚蜘蛛,在辨识蜘蛛和靠近蜘蛛进行友好检定上有+3加值。
  ——“蛛网之内,唯有崇拜与敬畏蛛后,才能脱网而出,亚当,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哦。——一名卓尔牧师对自己同伴的训诫。”
  ……
  重新置换了一遍恩泽的伍迪再次面对来自黑压压苦藤荆棘的压迫,心态已和之前截然不同,拥有蛛类亲和的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卓尔牧师那种幽冷气息,还带着淡淡蛛类的芬芳,闻起来就异常带感,不过话说回来,他实在没有想过变形蛛的身上居然会掉落巨龙身上才有可能出现的恩泽。
  ——「卓尔不群」
  在《圣者》当中,有一个流派便是「独狼」流派,意欲便是以独行侠的身份,一人闯荡多元宇宙,而他们所依赖的核心专长便是这个叫做「卓尔不群」的天赋,这是一个罕见的成长型天赋,可以有效在没有其他队友的时候,获得更高的增益以及输出,以及抗性,像数据面板上短暂让一个技能获得+1等级的提升便是他微不足道的一个,伍迪曾经见过一个甚至将专长提升至超魔专长的「卓尔不群」天赋。
  这种很难自然而然锻炼出来,一般来说是在龙血仪式赐予的专长中出现,像后者伍迪曾经见到过的,据说就是用一头老年金龙的血液进行的仪式。
  当时独狼流派在社恐玩家中盛行一时,而且经久不衰,但玩家中的比重一直无法提升占有率,稳坐小众流派倒数,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独狼在充满危险的荒野,一人很难生存下去,但想要变得更为强大,那就只能继续独自一人,因此就成了死循环,只有少部分玩家才领悟了其中奥义,在千曲万难中完成天命旅途,成就传奇。
  然而那只是游戏中,伍迪从未想过在现实中走独狼流派,游戏玩玩也就算了,但真在现实中这样,那还不如直接就地自尽,省去路上的挣扎。
  他作为过来人,是知道独狼玩家无论在前中后期,传奇前还是传奇后,实力都是远远不如一支攻守兼备,各方面都有保障的冒险小队。
  毕竟卓尔不群这个专长开挂程度也仅仅只让你在个体力量上比起同层次的稍强一些,而不是直接甩开五人。
  不过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后期以BOSS模板出现的猎魔者,其实是最为契合「卓尔不群」的这个专长。
  他记得论坛中有一篇深度解析猎魔者的长文中,便是理论上达到最强程度的猎魔者,其中核心天赋便也是「卓尔不群」,但话又说回来了,论坛中所有职业的最强版本中,都与卓尔不群有关,毕竟没有人会放过只要独自一人,就会大幅度提高自身伤害的专长。
  反正,这对于目前的伍迪而言,确实是个非常不错的恩泽,甚至可以说,今后在冒险中,他将会陪伴自己很久,成长性的天赋。
  但现在不是在这里沾沾自喜的时候,也不是满足的左看右看,内心幻象的时机,他收了收跳跃的心绪,便将内心全数付诸在了眼前的事物上。
  有了以蜘蛛为信仰的卓尔精灵所馈赠的恩泽,这一次伍迪毫不犹豫地动用了索尔石戒的效果,这一次他的全身浸入泥土,感知虽然因为心灵感应的缺失略微下降了一些,但是感受着埋藏在四处正窥伺周围的蜘蛛暴动又停止时,还是忍不住咧嘴一笑。
  成功了,这群智商并不高,只知道分辨敌人与同伴的蜘蛛怪物把他当成了饲养它们的主人同伴,铭刻在血脉当中的不伤害让伍迪成功的经过了三头地底蜘蛛的潜伏处,而它们在伍迪经过时一动不动。
  很快,凭借着震颤感知伍迪经过了这群被蜘蛛重重防守的地下,在巨大的岩石地脉中,朝着高崖的方向中缓慢前进着,高崖的顶部离伍迪先前站着被苦藤所阻拦的位置,大约有一公里的距离,因而伍迪在地脉中以每分钟艰难的五十米前行速度,终于在十分钟后,他听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地底语。
  来对了!果然那名可恶的卓尔法师藏在这里,声音呈现独特的颂唱与咏叹调。
  看来不走是正确的!
  他虽然没有掌握地底语,但上一世有所经验的他,还是听出了这些语言似乎是用来举行某种仪式。
  伍迪不知道那名卓尔法师举行到了哪个地步,但他明白,这便是他的最好时机,如果在仪式中途直接打断,那这场战斗将会直接结束。
  反噬带来的威力足以让一名施法者重则当场身亡,失去施法能力,轻则能让一名施法者经验减少,等级下降。
  伍迪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小心翼翼地游到了高崖的边缘,在侧方凸出的一截岩壁上露出了一个不起眼的面孔,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高崖顶端的画面。
  只见高崖之上,一个不足二十平米的空间,一名身穿蜘蛛法袍的卓尔男性正手持一根圆头法杖,高声颂唱着什么,他的脚底下是摆放有各种不知名物体的微型法阵,从仪式魔法阵的花纹来看,似乎是一个召唤法阵,一名浑身烧焦了的女性则靠在高崖顶端的一块石头上,正满脸担忧望着那名卓尔,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一处岩壁上浮现的脸孔。
  他想要召唤什么?
  光凭借祭品伍迪猜测不出来,但是从上面祭祀的材料中包括一颗龙类心脏,还有眼魔的眼梗,虽然两者的大小规模并不算大,但伍迪便知道,这头怪物如果召唤出来,那他绝对不是对手。
  而且看那名脸上长有疤痕的男子如此努力,他又怎么能舍得不帮他一把呢?
  ……
  “库雷亚,他似乎离开了,苦藤那的陷阱没有触发,地下的土蜘蛛也没有动静,现在停下来还来得及。”
  “噬魂蛛出现,肯定会杀死的你,就算能报仇,但你死了,又有什么意义。”
  躺在岩石上的伊莉丝罕见的流露出了不可能出现在卓尔部落女性上的悲戚,毕竟噬魂蛛的名声就算在寇苏斯特的教会中也是大名鼎鼎,如果说寇苏斯特占据着卓尔精灵的生命,那么噬魂蛛便承载着卓尔精灵的死亡,在阿森兰特的幽暗地域中,所有生前服从寇苏斯特的卓尔精灵将在死后进入祂的“无边洞窟”之中,抬头不仅有宛如地表世界夜晚的繁星的景色,还不用担心生存与死亡,你只需要每天祈祷片刻,便能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无论是回忆过去,还是展望未来,你都可以随心所欲,只要神国存在,你将和祂一同永生。
  而违抗者死亡之后的命运便归与噬魂蛛之王「卡拉蔻丝」,据说所有不信仰寇苏斯特的卓尔精灵死后,迎来的不是蛛后子嗣的拥抱,便是祂所派出的使者,一头虚幻的可怖的蛛类怪物,它是由上千种地下生命灵魂扭曲而成的蛛类怪物,噬魂之名,由此而来。
  库雷亚听到伊莉丝的话,趁着仪式缓和阶段,转过头来,露出了那张略显疲惫的脸,挤出笑容道。
  “怎么会没有意义,亲爱的伊莉丝。”
  “可敌人已经退走了!库雷亚,你先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说。”伊莉丝强调道。
  “好吧,但是不能太久,下一阶段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库雷亚虽然一脸无奈,但还是很听话的靠上前去,认真倾听眼前他的爱人想要说什么。
  然而,刚刚靠近,他就感觉伊莉丝仿佛有些迫不及待般,伸手抱住了他。
  “伊莉丝,别这么用力,小心碰到烧焦的皮肤,待会有你疼的。”
  库雷亚耐心安慰道,拥抱他们很久都没有过了,大约当她成为寇苏斯特的牧师时,她的身体在某种程度上就和男性划清了界限,至少在大庭广众下没有过。
  而如今高崖之上,虽然下方全是积水,也没有一个观众,但被所爱之人拥抱,还是足以让库雷亚满心欢喜的。
  “放心吧,交给我就好,噬魂蛛出现后,你的仇就能报了!而且我有其他方法,可以让噬魂蛛不攻击我!”
  温良醇厚的语调仿若幽暗水涧下荡起的一抹涟漪,他说完这句话,伊莉丝的手抱的更紧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这么……”
  伊莉丝的声音中带着哽咽。
  “因为我喜欢着你,喜欢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未来。”
  依旧温柔如初,不疾不徐,在他的心目中,这些都是他应该做的。
  “行了,时间快到了,我要去继续举行仪式,接下来四周的安全就拜托……”
  库雷亚的话卡在喉咙里,胸部左侧传来的一阵剧痛让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把黑色的蜘蛛匕首插在了他的胸膛上,内脏肌肉紧绷带来的痛感让库雷亚的思维呆滞住了,他缓慢抬头,瞳孔中倒映出一张泪流满面的女子面孔,碳化到已经失去了五官的眉眼,还有那张分裂成四瓣的嘴唇。
  “伊莉丝……你……”他有些不敢置信,下意识握住了她握住匕首的手,身体顺势前倾,靠在她的肩膀上。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都怪她,她一直在脑海中蛊惑我,说只要我杀了你,我就能恢复力量,库雷亚,我也不想的……”伊莉丝害怕的发抖,想要推开又没有力气,只能痛哭流涕,但旋即又随之惊愕又欣喜,又哭又笑。
  “啊!我感觉又回来了,我的神术……我的力量……真的回来了……库雷亚……她没有骗我?罗丝女神……祂没有骗我……”
  但已经没有人回答她接下来的话,唯有高崖之处的风配合着远处崩腾而下的洪流,带着些许萧瑟。
  她的怀中,那名有着蜘蛛疤痕的男子,最后只能嗫喏着,带着不甘的眼神松开了她的手,右手的圆木法杖,也滚落在地……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66623534/7103236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amp id='LZWTPuNf'><acronym></acronym></samp><option id='kOYofkwM'><abbr></abbr></option>
    <small id='pUgrJtio'><basefont></basefont></small>
    <sub id='cxgRTr'><label></label></sub><l></l>
    <dfn id='wx'><marquee></marquee></dfn><optgroup id='vOUALHD'><legend></legend></optgroup><dir id='vAWp'><u></u></dir>
    <blink id='UuDuM'><cite></cite></blink><fieldset id='beQu'><ins></ins></fieldset><dir></d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