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102章 第 102 章

第102章 第 102 章


第102章  情敌见面

        参观任务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乌桃有几个留在美国的同学知道了消息,要和她聚聚,商量好了请她吃饭,她自然是也想见见在美国的同学,一个是多年不见了自己想念,另一个是也想了解下他们在美国的情况。

        说起来,当初公费自费出国的,基本都留美国了,能回去的竟然没几个。

        叶蕴年见此,便想陪她过去。

        其实就叶蕴年的意思,她既然过来,可以多留在这里玩几天。

        乌桃对此多少有些犹豫,她是带着公司团体一起过来的,撇下团体不太合适。

        后来还是底下的工程师提议,他们订的后天机票,明天自己可以随便到处玩玩,后天他们可以自己回去。

        胡慧甚至开玩笑:“江总,你放心好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我们英语也可以,你和叶总就放心吧。”

        乌桃想想也是,笑了:“好,那你们就自己行动吧,我可真不管你们啦。”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甚至有人开玩笑,说终于摆脱了家长,可以随便玩了。

        和大家伙分开后,乌桃想起来,便笑道:“他们竟然说我是家长,我是那种很严肃的吗?我明明很好说话。”

        叶蕴年正在开车,他唇角勾起,笑了:“你确实像家长。”

        乌桃:“我怎么像家长了?”

        叶蕴年却道:“他们是一群孩子,你是妈妈,我是——”

        乌桃一下子明白他的意思,赶紧说:“停停停,你瞎说!”

        叶蕴年还是慢条斯理地道:“我是爸爸啊。”

        乌桃:“我呸,你怎么有脸说,你要当爸爸你去当,我才不要当妈妈。”

        这些工程中,很有几个其实比他年纪大的,他竟然要以“爸爸”自居。

        叶蕴年抿唇笑道:“好,那我们都不当了。”

        这么说话间,乌桃微侧首,便看到美国的太阳热烈直接,他肤若冷玉,却微微泛红,只看得人心为之一动。

        她也是无奈,心想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做什么,也就故意别过脸去看窗外,这个季节窗外还有残留着的红枫,在那清透澄澈的蓝天下,红得让人赞叹。

        而就在公路的不远处,则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大片一大片的。

        美国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中国是城市和农村,泾渭分明,而美国却将那些企业工厂就这么分散在广袤的农村中,除了极个别的城市,其它好像就是一望无尽的公路,公路两边大片的树,以及突然在茂密树林中露出来的某家公司工厂。

        叶蕴年:“我们可以多留在这里几天,我陪着你到处看看。”

        乌桃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我和陈通打电话了,我晚回去几天,到处多玩玩看看,干脆放自己一个假。”

        叶蕴年:“想去哪儿玩?”

        乌桃:“随便吧,你比较熟悉哪儿?”

        叶蕴年想了想:“我平时不怎么出来玩,我也不知道自己熟悉哪儿。”

        乌桃便笑了:“行,那你正好陪我到处走走,你也一起玩。”

        她猜着他的生活一定很乏味,除了做研究开发,估计最多就是去射击场了。

        叶蕴年:“如果一个人去玩,再好看的风景也没什么意思,两个人去看的话,就好多了。”

        乌桃心微动,看了他一眼。

        心想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一个人看着再好的风景,也是没什么意思。

        就算身边有很多人,但其实也只是想和最在意的那个人分享那种喜悦和感动。

        她这么想着时,便见到,远处有一只巨大的鸟自树林上方滑翔而过,那鸟儿通体灰褐色,唯有头部和尾巴,羽毛洁白,在阳光下格外惹眼。

        乌桃:“这是什么鸟?”

        叶蕴年便看了一眼:“那是白头海雕。”

        乌桃:“白头海雕?”

        叶蕴年:“这是美洲大陆常见的一种鸟,被美国叫做国鸟。”

        乌桃:“哦。”

        这么说话间,两个人已经抵达了他们约好的downtown,并不算大,道路干净整齐,两排是低矮的房子。

        叶蕴年缓慢地开着车,寻到了约好的餐厅,准备停车,一边停车一边问:“你和他们提起我会陪你过来吗?”

        乌桃:“当时还不确定,没说,不过也没事,反正都是我同学,关系还挺好的,她们估计也听说过你?”

        叶蕴年:“都有谁?”

        乌桃:“就是在这附近的四五个同学。”

        叶蕴年颔首,没多说什么。

        当下乌桃先下车了,叶蕴年停车,就在这时,乌桃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翘头往外看,她一眼认出就是她们宿舍的童荷,当下忙打招呼:“童荷,我来了!”

        童荷一看到她,惊喜不已:“天哪,乌桃,真的是你!”

        她这一喊,从餐馆里便出来好几个,都是乌桃老同学。

        乌桃下了车,跑过去,大家高兴得几乎抱了起来。

        大学毕业后,班里不少都来美国留学了,相当一部分留在美国没回去,这么掐指一算,大家基本六年没见了!

        童荷高兴得蹦蹦跳跳的:“对了,乌桃,你不知道有多巧,你猜今天谁还来了?”

        乌桃:“谁?”

        童荷欢呼:“我们何大班长也来了!他正好过来散心,赶上了!”

        乌桃有些惊讶,看过去,却看到何锡清从饭馆内走出来。

        四目相对,何锡清笑了笑:“乌桃,好久不见了。”

        周围几个同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乌桃有些感觉不妙,无奈地看向那个方向,果然见叶蕴年已经停好了车,正走过来。

        这时候,童荷注意到了:“这,这不是firefly的那个叶蕴年吗?”

        其它人也看到了,有些惊讶地看过去,同是海外华人,又都是一个行业,平时大家都会注意到的。

        这时候叶蕴年已经走近了,乌桃便向大家介绍:“你们应该认出来了,这是firefly的叶蕴年,我爱人。”

        之后,她又给叶蕴年介绍了下自己的同学,叶蕴年淡淡地和大家道了好。

        几个同学显然是暗暗惊讶。

        要知道当年,大家都出国了,唯独乌桃留在国内,这几年,大家已经在国外习惯了,对于留在国内的乌桃,难免有种“看陈年过去”的心态。

        毕竟国内的一切都太落后了,他们在国外获得的眼界以及优渥生活,这都是国内永远没法比的,甚至觉得和国内人的差距也有了。

        这倒不是他们对乌桃有什么看不起,他们也知道乌桃现在已经身价不菲,在大陆开公司做得风生水起,但就是下意识的一种心态,毕竟国内确实落后,观念也跟不上。

        他们自己也是从那落后的地方走过来的,深知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但是现在,乌桃竟然找了一个男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yunnianye!

        这位在美国it界是什么档次呢,去年他还和乔布斯一起接受杂志采访呢!这就是他们所有美国华人的梦想!

        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说不上的激动、羡慕,还有敬佩什么的。

        唯独旁边站着的何锡清,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没有什么血色,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叶蕴年。

        叶蕴年抬眸,看过去:“锡清,你怎么也在这里?”

        他只是那么轻淡地一开口,何锡清立即道:“叶教授,你好,好久不见了。”

        言语很有些恭敬。

        大家一听,这才想起来:“对呀,叶教授以前是你的老师,之前叶教授还帮你写过推荐信是吧?”

        当时大家都很有些羡慕呢,因为这位叶教授仿佛也就写了那么一封推荐信。

        而在最初的惊喜后,大家看看叶蕴年,看看何锡清,突然想起来一件非常的事情。

        何锡清在国内时候,可是和乌桃谈过对象,而这位叶教授是乌桃的爱人,偏偏爱人还是前男友昔日的教授。

        这……

        大家也觉得这事有点尴尬,怎么闹成这样了?一时都有些呆住,不知道说什么了。

        乌桃见此,笑了下,说:“我都有点饿了,咱们快吃饭吧。”

        大家忙道:“好好好!”

        进去后,大家落座,非常体贴地把何锡清和乌桃叶蕴年这一对隔开了一些距离。

        看了看菜单,大家各自点餐。

        点菜是分开点的,大家入乡随俗,乌桃虽然没有在意这点钱的想法,不过她也并不想在美国留学的同学中充什么土财主,所以大家默认是aa,不过那些配菜倒是可以分享下。

        乌桃已经去过一些餐厅,大概知道美国餐馆的价格,有些好地段的高档西餐会比较贵,其它大致都在那个范畴,而这家餐厅主打是龙虾,好像是一家连锁的店面,龙虾是按照磅来称量的。

        按照龙虾这种在中国仿佛比较贵族的食材来说,这价格还算是很亲民的。

        她看了一番,问叶蕴年:“我要多大的?”

        叶蕴年:“我们要两个三磅的,再点一下配菜。”

        乌桃:“好。”

        叶蕴年大致扫了一眼:“你肯定爱吃这个金枪鱼,用寿司芝麻酱腌的,还有这个椰子虾你应该喜欢。”

        乌桃:“那就都要一份。”

        叶蕴年又看了看,和乌桃商量了下,又要了一些其他的配菜,给乌桃要了玉米浓汤和一份白开水。

        旁边同学提醒:“你们得要两份汤,这个汤都是单人份的。”

        乌桃:“他肯定不喝,他口味淡,只会喝白开水!”

        说着她笑看叶蕴年:“你赶紧给我澄清。说好的我报销餐费,可不要传出我虐待你的名声。”

        叶蕴年也笑了:“对,我只喝白开水。”

        他喝咖啡,但其实并不喜欢,只是偶尔工作中需要,会喝一些提神,至于那些西餐中的浓汤,更是并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排斥。

        大家看着这两位,一时只觉得两个人只说一些普通的话,都透着浓情蜜意的味道,空气中仿佛有蜜糖在散发着甜味……

        饭前小点心是一种酥饼,外面酥脆里面松软,乌桃喜欢这种芝士香,自然觉得不错。

        叶蕴年从旁道:“这个我也会做,walart就有卖配料的,我们走的时候买回去。”

        乌桃:“好,那我们到时候多买点带回去!”

        大家听到,都惊讶地看过来。

        乌桃便解释说:“他厨艺很好,什么都会做,我们平时都是自己做饭吃啊。”

        自从两个人住在一起后,经常一起买了菜来做饭,她现在也进步不少,两个人一般是分工合作。

        大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叶蕴年,毕竟像自己这种会做饭很正常,都磨炼出来了,但是叶蕴年竟然会做饭,而且厨艺也不错,甚至仿佛他比乌桃还能干的样子,实在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是看他,却始终神情轻淡,好像没什么表情,只有面对乌桃的时候,才会笑的样子。

        大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吃着小点心,便说起分开的这几年,话题一打开,之前的尴尬便消散了,大家甚至激动起来,各自问起这几年经历,最后不知道怎么说起乌桃,就有同学激动地说:“我们前一段还在学校听到一个报告,是关于中国计算机发展潜力分析的,里面就提到了你们公司,认为你们公司将来很有前途,我竟然还听到他们提起你的名字,你知道吗,当时我很惊讶,觉得不可思议,我竟然从美国大学里听到了你的名字!”

        乌桃对此,倒是没觉得多稀奇,她的公司在西方发达国家人眼里估计还不够看,人家提起来,其实更多的是对一个贫穷封闭国家的关注,这就像城里人关注到某个贫穷乡下人竟然也穿上了棉猴。

        当下便笑着说:“我们现在比起国外还落后很多,也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只能慢慢学习进步。”

        大家倒是很感兴趣,便详细地问起来,乌桃也就给大家介绍,说起这次美国之行的目的,是要学习美国先进的电子制造经验,又说起自己已经收购了香港的生产线,去年已经开始投产了,在大陆建生产线了。

        大家一听,自然惊讶得不轻,计算机这种高科技,国内别说生产,以前见都没见过,大家可都是记得当年老教授们来美国采购几台机器的艰难,结果现在中国竟然能生产了。

        乌桃看着大家惊讶的样子,笑了:“你们来美国六年了吧,这六年里,你们在发展,我们的国家也在发展,可以说日新月异,也许你们可以考虑回去看看。”

        她这一说,大家在惊讶之余,面面相觑,都有些感动。

        童荷更是感慨连连:“我们来美国,其实也就是一个螺丝钉,就那么混着,干不出什么大成就来,反而乌桃,在国内,把三合科技搞得轰轰烈烈,没想到现在都有自己的计算机生产线了。”

        这可是一桩大事。

        乌桃笑了:“我们现在也有了互联网,已经陆续向德国、美国以及其它几个国家通了信息。”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兴奋起来:“对对对我们看到了!我们看到了,那是来自中国的问候,听说是叶教授投资做的,这件事我们在报纸上看到了!”

        美国的报纸也刊登了,二百年的闭国锁国后,饱经沧桑的中华大地开始放眼世界,要主动走出自己一手铸造的万里长城,向这个世界发出了第一声互联网的问候。

        这是一个五千年的古老文明融入世界舞台的声音,这个声音让西方发达国家终于明白,曾经那个落后的国家在悄无声息中站起来了。

        想到那些报纸的评价,大家眼里竟然有些湿润了,虽然身在海外,且打算扎根在这里,但毕竟那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曾经生命中大喊着的实现四个现代化是根扎在骨血中的。

        知道自己的国家也有了进步,总归是心里激动,也觉得脸上有光。

        她们望向叶蕴年的目光中也流露出敬佩和崇拜:“叶教授功成名就,回去中国,给我们国家计算机事业发展做出了大贡献。”

        她们这么说的时候,旁边的何锡清脸色就难看起来了。

        叶蕴年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我只是尽自己所能,做点小事。”

        大家面对这样冷淡的叶蕴年,便格外谨慎,并不敢随意说话,不过到底是需要抒发一下想法,便道:“叶教授就是我们美国留学生的表率,也是我们的目标和榜样!”

        这话难免有点像唱高调,不过却是心里话。

        何锡清听了,便笑着说:“这个没法比,叶教授总归是有钱,在美国发了大财,自然是衣锦还乡,我们现在穷学生刚毕业,也就刚够温饱,这怎么比?”

        他这话说得难免小家子气了,大家看他一眼,多少意识到了,一时都有些尴尬,毕竟叶蕴年曾经是他的教授,还对他有恩,他这样首先就很不得体了。

        叶蕴年云淡风轻地道:“锡清,你曾经当过我的学生,那作为老师,我就托大,教你一句话。”

        何锡清皮笑肉不笑:“叶教授,请讲。”

        叶蕴年:“莫以善小而不为。”

        何锡清呵呵一笑。

        叶蕴年:“你知道下一句是,莫以恶小而为之。”

        他这话说得缓慢,神情轻淡,就那么望着何锡清,隐隐有锐利之感。

        何锡清笑容微僵。

        叶蕴年继续道:“听说你失业了?”

        何锡清陡然望向叶蕴年。

        叶蕴年依然神情冷淡。

        于是在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大家都知道,何锡清毕业后进去了苹果公司,而且拿到了很不错的职位和薪水,研究方向发展前途都很好,大家本来都很羡慕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前一段,他竟然被辞退了。

        大家问他,他也是不说的,这难免让大家疑惑。

        如今看来,叶蕴年竟然知道?

        气氛正尴尬着,好在这时候,龙虾上来了。

        大家连忙笑着说吃龙虾,席间说起美国的物价和消费来。

        其实大家出国也才六年多,大部分都是勉强拿下来博士学位而已,还有一个根本没毕业,相对来说日子并不好过,还都得节省着,即使龙虾在美国相对中国便宜很多,但其实平时并不会随便吃这么贵重的,甚至也不会出来吃外面的餐馆,大部分都是买了食材自己做而已。

        这也是因为乌桃来了,要招待国内的同学,才舍得来,这还是大家aa呢。

        这龙虾上来后,乌桃也有些好奇,看了看,国内没这么大的,她没吃过,这次来美国,行程匆匆的,虽然各样西餐都吃了,但并没吃龙虾。

        叶蕴年见了,便将乌桃面前那盘龙虾拿过来,用刀叉帮她仔细分割了,分割的时候,还低声给她讲解着。

        他的手指修长,指骨清秀漂亮,拿着刀叉的动作优雅利索,不几下便将龙虾分割好了,将整齐的龙虾肉放在乌桃面前。

        乌桃从旁看着,又好奇又觉得好玩,等他分割完了,才想起来:“哎呀,我也想试试呢,你怎么都给我分割完了!”

        叶蕴年笑,明明声音质感清冷,却透出温柔来:“那你拿我这份试手吧。”

        乌桃:“好!”

        说着,叶蕴年已经帮她端过来,细心地帮她摆好:“小心不要伤到手。”

        旁边的大家伙看着,越发惊讶,她们已经看出来了,叶蕴年性子冷傲,并不太好相处,但是对乌桃实在是太温柔包容体贴了。

        旁边的童荷便笑道:“乌桃,我以前不知道,你性子还能这样!”

        以前的乌桃,做事都是不紧不慢很有分寸的,没想到现在很有些耍小性子撒娇的意思了,关键那位还真是什么都听她的。

        可真是开了眼了。

        乌桃笑道:“他性子就是这样,很好欺负,又什么都会!”

        大家听了,哈哈笑起来,难免羡慕起来,也都暗地里好奇,想着乌桃明明在国内,怎么突然就把这位美国华人圈顶尖的天才教授给收了呢。

        童荷却突然想到了:“我想起来了,叶教授就是你当初那个出国的对象吧?”

        她这一说,大家才恍然大悟:“我记得,我记得,当时你每一段都收到信,收到信都要读好多遍,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我当时还说,估计乌桃把那信都要背下来了!”

        乌桃笑着承认:“对,就是他了,我们当年分开了,以为没什么缘分了,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敢情你们分开这么多年,现在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几句话间,倒是把何锡清那一段彻底给抹了,全都给忽略了。

        何锡清脸红耳赤的,坐在旁边一直没吭声。

        作者有话要说:第102章  情敌见面

        参观任务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乌桃有几个留在美国的同学知道了消息,要和她聚聚,商量好了请她吃饭,她自然是也想见见在美国的同学,一个是多年不见了自己想念,另一个是也想了解下他们在美国的情况。

        说起来,当初公费自费出国的,基本都留美国了,能回去的竟然没几个。

        叶蕴年见此,便想陪她过去。

        其实就叶蕴年的意思,她既然过来,可以多留在这里玩几天。

        乌桃对此多少有些犹豫,她是带着公司团体一起过来的,撇下团体不太合适。

        后来还是底下的工程师提议,他们订的后天机票,明天自己可以随便到处玩玩,后天他们可以自己回去。

        胡慧甚至开玩笑:“江总,你放心好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我们英语也可以,你和叶总就放心吧。”

        乌桃想想也是,笑了:“好,那你们就自己行动吧,我可真不管你们啦。”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甚至有人开玩笑,说终于摆脱了家长,可以随便玩了。

        和大家伙分开后,乌桃想起来,便笑道:“他们竟然说我是家长,我是那种很严肃的吗?我明明很好说话。”

        叶蕴年正在开车,他唇角勾起,笑了:“你确实像家长。”

        乌桃:“我怎么像家长了?”

        叶蕴年却道:“他们是一群孩子,你是妈妈,我是——”

        乌桃一下子明白他的意思,赶紧说:“停停停,你瞎说!”

        叶蕴年还是慢条斯理地道:“我是爸爸啊。”

        乌桃:“我呸,你怎么有脸说,你要当爸爸你去当,我才不要当妈妈。”

        这些工程中,很有几个其实比他年纪大的,他竟然要以“爸爸”自居。

        叶蕴年抿唇笑道:“好,那我们都不当了。”

        这么说话间,乌桃微侧首,便看到美国的太阳热烈直接,他肤若冷玉,却微微泛红,只看得人心为之一动。

        她也是无奈,心想一个男人,长这么好看做什么,也就故意别过脸去看窗外,这个季节窗外还有残留着的红枫,在那清透澄澈的蓝天下,红得让人赞叹。

        而就在公路的不远处,则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大片一大片的。

        美国和中国有很大的不同,中国是城市和农村,泾渭分明,而美国却将那些企业工厂就这么分散在广袤的农村中,除了极个别的城市,其它好像就是一望无尽的公路,公路两边大片的树,以及突然在茂密树林中露出来的某家公司工厂。

        叶蕴年:“我们可以多留在这里几天,我陪着你到处看看。”

        乌桃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我和陈通打电话了,我晚回去几天,到处多玩玩看看,干脆放自己一个假。”

        叶蕴年:“想去哪儿玩?”

        乌桃:“随便吧,你比较熟悉哪儿?”

        叶蕴年想了想:“我平时不怎么出来玩,我也不知道自己熟悉哪儿。”

        乌桃便笑了:“行,那你正好陪我到处走走,你也一起玩。”

        她猜着他的生活一定很乏味,除了做研究开发,估计最多就是去射击场了。

        叶蕴年:“如果一个人去玩,再好看的风景也没什么意思,两个人去看的话,就好多了。”

        乌桃心微动,看了他一眼。

        心想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一个人看着再好的风景,也是没什么意思。

        就算身边有很多人,但其实也只是想和最在意的那个人分享那种喜悦和感动。

        她这么想着时,便见到,远处有一只巨大的鸟自树林上方滑翔而过,那鸟儿通体灰褐色,唯有头部和尾巴,羽毛洁白,在阳光下格外惹眼。

        乌桃:“这是什么鸟?”

        叶蕴年便看了一眼:“那是白头海雕。”

        乌桃:“白头海雕?”

        叶蕴年:“这是美洲大陆常见的一种鸟,被美国叫做国鸟。”

        乌桃:“哦。”

        这么说话间,两个人已经抵达了他们约好的downtown,并不算大,道路干净整齐,两排是低矮的房子。

        叶蕴年缓慢地开着车,寻到了约好的餐厅,准备停车,一边停车一边问:“你和他们提起我会陪你过来吗?”

        乌桃:“当时还不确定,没说,不过也没事,反正都是我同学,关系还挺好的,她们估计也听说过你?”

        叶蕴年:“都有谁?”

        乌桃:“就是在这附近的四五个同学。”

        叶蕴年颔首,没多说什么。

        当下乌桃先下车了,叶蕴年停车,就在这时,乌桃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翘头往外看,她一眼认出就是她们宿舍的童荷,当下忙打招呼:“童荷,我来了!”

        童荷一看到她,惊喜不已:“天哪,乌桃,真的是你!”

        她这一喊,从餐馆里便出来好几个,都是乌桃老同学。

        乌桃下了车,跑过去,大家高兴得几乎抱了起来。

        大学毕业后,班里不少都来美国留学了,相当一部分留在美国没回去,这么掐指一算,大家基本六年没见了!

        童荷高兴得蹦蹦跳跳的:“对了,乌桃,你不知道有多巧,你猜今天谁还来了?”

        乌桃:“谁?”

        童荷欢呼:“我们何大班长也来了!他正好过来散心,赶上了!”

        乌桃有些惊讶,看过去,却看到何锡清从饭馆内走出来。

        四目相对,何锡清笑了笑:“乌桃,好久不见了。”

        周围几个同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乌桃有些感觉不妙,无奈地看向那个方向,果然见叶蕴年已经停好了车,正走过来。

        这时候,童荷注意到了:“这,这不是firefly的那个叶蕴年吗?”

        其它人也看到了,有些惊讶地看过去,同是海外华人,又都是一个行业,平时大家都会注意到的。

        这时候叶蕴年已经走近了,乌桃便向大家介绍:“你们应该认出来了,这是firefly的叶蕴年,我爱人。”

        之后,她又给叶蕴年介绍了下自己的同学,叶蕴年淡淡地和大家道了好。

        几个同学显然是暗暗惊讶。

        要知道当年,大家都出国了,唯独乌桃留在国内,这几年,大家已经在国外习惯了,对于留在国内的乌桃,难免有种“看陈年过去”的心态。

        毕竟国内的一切都太落后了,他们在国外获得的眼界以及优渥生活,这都是国内永远没法比的,甚至觉得和国内人的差距也有了。

        这倒不是他们对乌桃有什么看不起,他们也知道乌桃现在已经身价不菲,在大陆开公司做得风生水起,但就是下意识的一种心态,毕竟国内确实落后,观念也跟不上。

        他们自己也是从那落后的地方走过来的,深知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但是现在,乌桃竟然找了一个男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yunnianye!

        这位在美国it界是什么档次呢,去年他还和乔布斯一起接受杂志采访呢!这就是他们所有美国华人的梦想!

        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说不上的激动、羡慕,还有敬佩什么的。

        唯独旁边站着的何锡清,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没有什么血色,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叶蕴年。

        叶蕴年抬眸,看过去:“锡清,你怎么也在这里?”

        他只是那么轻淡地一开口,何锡清立即道:“叶教授,你好,好久不见了。”

        言语很有些恭敬。

        大家一听,这才想起来:“对呀,叶教授以前是你的老师,之前叶教授还帮你写过推荐信是吧?”

        当时大家都很有些羡慕呢,因为这位叶教授仿佛也就写了那么一封推荐信。

        而在最初的惊喜后,大家看看叶蕴年,看看何锡清,突然想起来一件非常的事情。

        何锡清在国内时候,可是和乌桃谈过对象,而这位叶教授是乌桃的爱人,偏偏爱人还是前男友昔日的教授。

        这……

        大家也觉得这事有点尴尬,怎么闹成这样了?一时都有些呆住,不知道说什么了。

        乌桃见此,笑了下,说:“我都有点饿了,咱们快吃饭吧。”

        大家忙道:“好好好!”

        进去后,大家落座,非常体贴地把何锡清和乌桃叶蕴年这一对隔开了一些距离。

        看了看菜单,大家各自点餐。

        点菜是分开点的,大家入乡随俗,乌桃虽然没有在意这点钱的想法,不过她也并不想在美国留学的同学中充什么土财主,所以大家默认是aa,不过那些配菜倒是可以分享下。

        乌桃已经去过一些餐厅,大概知道美国餐馆的价格,有些好地段的高档西餐会比较贵,其它大致都在那个范畴,而这家餐厅主打是龙虾,好像是一家连锁的店面,龙虾是按照磅来称量的。

        按照龙虾这种在中国仿佛比较贵族的食材来说,这价格还算是很亲民的。

        她看了一番,问叶蕴年:“我要多大的?”

        叶蕴年:“我们要两个三磅的,再点一下配菜。”

        乌桃:“好。”

        叶蕴年大致扫了一眼:“你肯定爱吃这个金枪鱼,用寿司芝麻酱腌的,还有这个椰子虾你应该喜欢。”

        乌桃:“那就都要一份。”

        叶蕴年又看了看,和乌桃商量了下,又要了一些其他的配菜,给乌桃要了玉米浓汤和一份白开水。

        旁边同学提醒:“你们得要两份汤,这个汤都是单人份的。”

        乌桃:“他肯定不喝,他口味淡,只会喝白开水!”

        说着她笑看叶蕴年:“你赶紧给我澄清。说好的我报销餐费,可不要传出我虐待你的名声。”

        叶蕴年也笑了:“对,我只喝白开水。”

        他喝咖啡,但其实并不喜欢,只是偶尔工作中需要,会喝一些提神,至于那些西餐中的浓汤,更是并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排斥。

        大家看着这两位,一时只觉得两个人只说一些普通的话,都透着浓情蜜意的味道,空气中仿佛有蜜糖在散发着甜味……

        饭前小点心是一种酥饼,外面酥脆里面松软,乌桃喜欢这种芝士香,自然觉得不错。

        叶蕴年从旁道:“这个我也会做,walart就有卖配料的,我们走的时候买回去。”

        乌桃:“好,那我们到时候多买点带回去!”

        大家听到,都惊讶地看过来。

        乌桃便解释说:“他厨艺很好,什么都会做,我们平时都是自己做饭吃啊。”

        自从两个人住在一起后,经常一起买了菜来做饭,她现在也进步不少,两个人一般是分工合作。

        大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叶蕴年,毕竟像自己这种会做饭很正常,都磨炼出来了,但是叶蕴年竟然会做饭,而且厨艺也不错,甚至仿佛他比乌桃还能干的样子,实在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是看他,却始终神情轻淡,好像没什么表情,只有面对乌桃的时候,才会笑的样子。

        大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吃着小点心,便说起分开的这几年,话题一打开,之前的尴尬便消散了,大家甚至激动起来,各自问起这几年经历,最后不知道怎么说起乌桃,就有同学激动地说:“我们前一段还在学校听到一个报告,是关于中国计算机发展潜力分析的,里面就提到了你们公司,认为你们公司将来很有前途,我竟然还听到他们提起你的名字,你知道吗,当时我很惊讶,觉得不可思议,我竟然从美国大学里听到了你的名字!”

        乌桃对此,倒是没觉得多稀奇,她的公司在西方发达国家人眼里估计还不够看,人家提起来,其实更多的是对一个贫穷封闭国家的关注,这就像城里人关注到某个贫穷乡下人竟然也穿上了棉猴。

        当下便笑着说:“我们现在比起国外还落后很多,也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只能慢慢学习进步。”

        大家倒是很感兴趣,便详细地问起来,乌桃也就给大家介绍,说起这次美国之行的目的,是要学习美国先进的电子制造经验,又说起自己已经收购了香港的生产线,去年已经开始投产了,在大陆建生产线了。

        大家一听,自然惊讶得不轻,计算机这种高科技,国内别说生产,以前见都没见过,大家可都是记得当年老教授们来美国采购几台机器的艰难,结果现在中国竟然能生产了。

        乌桃看着大家惊讶的样子,笑了:“你们来美国六年了吧,这六年里,你们在发展,我们的国家也在发展,可以说日新月异,也许你们可以考虑回去看看。”

        她这一说,大家在惊讶之余,面面相觑,都有些感动。

        童荷更是感慨连连:“我们来美国,其实也就是一个螺丝钉,就那么混着,干不出什么大成就来,反而乌桃,在国内,把三合科技搞得轰轰烈烈,没想到现在都有自己的计算机生产线了。”

        这可是一桩大事。

        乌桃笑了:“我们现在也有了互联网,已经陆续向德国、美国以及其它几个国家通了信息。”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兴奋起来:“对对对我们看到了!我们看到了,那是来自中国的问候,听说是叶教授投资做的,这件事我们在报纸上看到了!”

        美国的报纸也刊登了,二百年的闭国锁国后,饱经沧桑的中华大地开始放眼世界,要主动走出自己一手铸造的万里长城,向这个世界发出了第一声互联网的问候。

        这是一个五千年的古老文明融入世界舞台的声音,这个声音让西方发达国家终于明白,曾经那个落后的国家在悄无声息中站起来了。

        想到那些报纸的评价,大家眼里竟然有些湿润了,虽然身在海外,且打算扎根在这里,但毕竟那是生养自己的地方,曾经生命中大喊着的实现四个现代化是根扎在骨血中的。

        知道自己的国家也有了进步,总归是心里激动,也觉得脸上有光。

        她们望向叶蕴年的目光中也流露出敬佩和崇拜:“叶教授功成名就,回去中国,给我们国家计算机事业发展做出了大贡献。”

        她们这么说的时候,旁边的何锡清脸色就难看起来了。

        叶蕴年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我只是尽自己所能,做点小事。”

        大家面对这样冷淡的叶蕴年,便格外谨慎,并不敢随意说话,不过到底是需要抒发一下想法,便道:“叶教授就是我们美国留学生的表率,也是我们的目标和榜样!”

        这话难免有点像唱高调,不过却是心里话。

        何锡清听了,便笑着说:“这个没法比,叶教授总归是有钱,在美国发了大财,自然是衣锦还乡,我们现在穷学生刚毕业,也就刚够温饱,这怎么比?”

        他这话说得难免小家子气了,大家看他一眼,多少意识到了,一时都有些尴尬,毕竟叶蕴年曾经是他的教授,还对他有恩,他这样首先就很不得体了。

        叶蕴年云淡风轻地道:“锡清,你曾经当过我的学生,那作为老师,我就托大,教你一句话。”

        何锡清皮笑肉不笑:“叶教授,请讲。”

        叶蕴年:“莫以善小而不为。”

        何锡清呵呵一笑。

        叶蕴年:“你知道下一句是,莫以恶小而为之。”

        他这话说得缓慢,神情轻淡,就那么望着何锡清,隐隐有锐利之感。

        何锡清笑容微僵。

        叶蕴年继续道:“听说你失业了?”

        何锡清陡然望向叶蕴年。

        叶蕴年依然神情冷淡。

        于是在场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大家都知道,何锡清毕业后进去了苹果公司,而且拿到了很不错的职位和薪水,研究方向发展前途都很好,大家本来都很羡慕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前一段,他竟然被辞退了。

        大家问他,他也是不说的,这难免让大家疑惑。

        如今看来,叶蕴年竟然知道?

        气氛正尴尬着,好在这时候,龙虾上来了。

        大家连忙笑着说吃龙虾,席间说起美国的物价和消费来。

        其实大家出国也才六年多,大部分都是勉强拿下来博士学位而已,还有一个根本没毕业,相对来说日子并不好过,还都得节省着,即使龙虾在美国相对中国便宜很多,但其实平时并不会随便吃这么贵重的,甚至也不会出来吃外面的餐馆,大部分都是买了食材自己做而已。

        这也是因为乌桃来了,要招待国内的同学,才舍得来,这还是大家aa呢。

        这龙虾上来后,乌桃也有些好奇,看了看,国内没这么大的,她没吃过,这次来美国,行程匆匆的,虽然各样西餐都吃了,但并没吃龙虾。

        叶蕴年见了,便将乌桃面前那盘龙虾拿过来,用刀叉帮她仔细分割了,分割的时候,还低声给她讲解着。

        他的手指修长,指骨清秀漂亮,拿着刀叉的动作优雅利索,不几下便将龙虾分割好了,将整齐的龙虾肉放在乌桃面前。

        乌桃从旁看着,又好奇又觉得好玩,等他分割完了,才想起来:“哎呀,我也想试试呢,你怎么都给我分割完了!”

        叶蕴年笑,明明声音质感清冷,却透出温柔来:“那你拿我这份试手吧。”

        乌桃:“好!”

        说着,叶蕴年已经帮她端过来,细心地帮她摆好:“小心不要伤到手。”

        旁边的大家伙看着,越发惊讶,她们已经看出来了,叶蕴年性子冷傲,并不太好相处,但是对乌桃实在是太温柔包容体贴了。

        旁边的童荷便笑道:“乌桃,我以前不知道,你性子还能这样!”

        以前的乌桃,做事都是不紧不慢很有分寸的,没想到现在很有些耍小性子撒娇的意思了,关键那位还真是什么都听她的。

        可真是开了眼了。

        乌桃笑道:“他性子就是这样,很好欺负,又什么都会!”

        大家听了,哈哈笑起来,难免羡慕起来,也都暗地里好奇,想着乌桃明明在国内,怎么突然就把这位美国华人圈顶尖的天才教授给收了呢。

        童荷却突然想到了:“我想起来了,叶教授就是你当初那个出国的对象吧?”

        她这一说,大家才恍然大悟:“我记得,我记得,当时你每一段都收到信,收到信都要读好多遍,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我当时还说,估计乌桃把那信都要背下来了!”

        乌桃笑着承认:“对,就是他了,我们当年分开了,以为没什么缘分了,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敢情你们分开这么多年,现在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几句话间,倒是把何锡清那一段彻底给抹了,全都给忽略了。

        何锡清脸红耳赤的,坐在旁边一直没吭声。

        作者有话要说: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5779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acronym id='Fb'><strike></strike></acronym><basefont></basefont>
<code id='kuY'><em></em></code>
    <dfn id='QDeW'><dfn></dfn></dfn>
    <s id='qBpul'><abbr></abbr></s><pre id='kTkLoSCe'><address></address></pre>
    <samp id='DWhlO'><label></label></samp>
      <caption id='vMCWX'><code></code></caption><span id='pwSDyWr'><ol></ol></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