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97章 第 97 章

第97章 第 97 章


第97章内斗

        乌桃公司的新产品终于上市了,这是一款傻瓜式的计算机,拥有普通计算机的功能,但是又比寻常计算机易于操作,为了消除市场用户对于计算机的“畏难”心理,这款产品取名叫做三合ms中文处理机。

        在这款产品中,内嵌了多项强大的功能,软件方面,除了内嵌叶蕴年的游戏功能,他们还特意找上了当前最热门中文输入法的发明者任竞年,获得了中文输入法的版权。

        产品上市后,他们之前采购的低端热敏打印机也随之进入各大分销商的柜台。

        这一招可谓是狠辣,将热敏打印机头的同类产品档次给狠狠拉低了,对日本gla和科新公司的产品可以说是灭顶之灾,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三合科技竟然使出这么一招。

        有两千块的机器,谁要他们五千的?这就是出来膈应人的。

        而就在对手的咬牙切齿中,三合科技的新产品几乎是势如破竹之势,强硬地占领市场,开卖之后才半个月,订单销量惊人,前途大好。

        这时候,乌桃的工厂生产线其实已经上马了,陈通疯狂地在找机电部,想拿到生产许可证,乌桃也为此绞尽脑汁,陪着他开始繁琐麻烦的申请流程。

        可生产许可证哪那么容易,能拿到那就是哗啦啦的钱,那就是挖到金矿了。

        那天,彭文元突然道:“江总,叶总的家里好像有机电部的人脉,能帮着说句话不?”

        乌桃诧异:“是吗?”

        彭文元:“我那天过去机电部,听到一个消息,说机电部现在说话有分量那位,以前也是军人,还是叶总父亲的属下,受过叶总父亲的提拔,如果这样的话,那其实就是说一句话的事,咱们现在费这么大劲,那不是抱着金娃娃要饭吗?”

        乌桃听这话,顿时明白叶蕴年前几天的异样了。

        既然是他父亲的属下,他应该是知道这层关系,但是依他的性子,他是绝对不可能去向他的父母张口,也是绝对不可能动用这层关系的。

        这么一来,他看到自己为了生产许可证而犯难,多少有些心疼吧。

        只是这件事,不要说叶蕴年,便是自己,也绝对不肯低这个头的。

        叶蕴年妈妈临走前说有什么事说话,她随口应着,但也就是敷衍一下罢了。

        她以前不曾求过他们,以后也不会求,永远不会。

        她又不是活不下去了,有多少本事挣多少钱,能做到就不做,不能做到就算,还不至于要去开这种口。

        于是她笑了下,道:“彭总消息倒是灵通,不过彭总可能不知道,他自己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去找上他们家里,更别说因为我的事了。况且事关生产质量,我们行就上,不行就不上,如果明明质量不达标硬要上的话,最后也只是落人口实。”

        陈通从旁忙道:“算了算了,咱就按照流程来了,别想那么邪门歪道了,咱们工厂实力过硬技术过关,一步步申请走流程,九九八十一难总能熬过去。”

        于是这件事也就过去了,之后大家不提了。

        这天,乌桃回来的时候,外面刮大风,她被吹记到,着了凉,第二天起来一直打喷嚏,头也有些懵懵的,便干脆没去公司。

        叶蕴年见此,也就不去了。

        乌桃:“你不是要去中科院吗,你们服务器调试得怎么样了?”

        中科院的计算机联网马上进入调试阶段,他最近明显比之前忙了,有时候加班到很晚才回来。

        叶蕴年:“我罢工一天,地球又不是不会转?”

        乌桃无奈,揉了揉鼻子:“随你吧。”

        叶蕴年看着她通红的鼻子:“你要再来点热水吗?”

        乌桃:“不要了,我被你灌得上了好几次厕所了!”

        叶蕴年眸中泛起怜惜来:“那你玩一会吧,不要看书了,你现在头疼,看书也累。”

        乌桃:“嗯……不能看书也挺没意思的。”

        她也没培养出什么休闲爱好。

        叶蕴年便起身,从抽屉里翻东西。

        乌桃:“你找什么?”

        叶蕴年:“我记得我之前带过来的软盘,里面有游戏,你要不要玩玩?”

        乌桃再次揉了揉鼻子:“就是安装在我们公司产品上的?”

        她记得大家说,那几款游戏很受欢迎,不少人都挺喜欢的。

        叶蕴年:“对。”

        乌桃:“好,拿出来我玩玩。”

        叶蕴年已经找到了,插到了电脑软驱中,之后拿了白手帕递给她:“擦擦吧。”

        计算机笨重地启动着,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屏幕发出一片蓝光,叶蕴年修长的手指敲击在键盘上,在一番噼里啪的声音后,计算机屏幕进入了一个花花绿绿的界面。

        乌桃:“这是什么?”

        叶蕴年长指敲打,调整好了,之后给她讲:“你看这是游戏格子,这些格子分为田地、森林、沙漠几种,每一个格子里所隐藏的flower是不同的,相应的可以采集到不同的蜂蜜,我们要控制这只萤火虫,去各处采集蜂蜜,采集到足够的蜂蜜就成功了。”

        他又指着其中一处说:“不过要注意,有猎人的网,还有沼泽,如果陷入其中,将会前功尽弃。我们的萤火虫需要通过智慧来采集蜂蜜。”

        乌桃听着,发现还挺好玩的,很有挑战性。

        她试着玩了几下,很快采到一些蜂蜜,谁知道正高兴着,却掉入了沼泽,就这么gameover了!

        她有些不服气,觉得自己如果小心些就不会了,当即就要重新来。

        不过刚要开始,她突然意识到了,这是一款很容易让人不服输,想再来再来的游戏。

        叶蕴年看她动作顿住:“怎么了?”

        乌桃:“这游戏玩多了容易上瘾吧!”

        叶蕴年:“也不算上瘾,只是容易激发人的挑战欲而已。”

        乌桃看着那游戏,想了想:“不是应该蜜蜂采蜜吗,为什么是萤火虫?”

        叶蕴年:“我们公司就叫萤火虫。”

        乌桃突然想到了:“为什么叫萤火虫?”

        叶蕴年:“当时起名字,想起来了,所以就叫了。”

        乌桃看着叶蕴年,她便觉得,叶蕴年的眸光如网,仿佛能把她的心网住。

        如果说之前没多想,现在还有什么想不起来的,之所以叫萤火虫,是因为他一直记得颐和园里他们&30340记;承诺。

        她抿唇,笑了,却是问道:“我是不是感冒了?”

        叶蕴年:“也许只是冻着了。”

        乌桃:“你说会不会传染?”

        叶蕴年:“你瞎想什么,不会。”

        乌桃:“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她抱住了他。

        叶蕴年:“干嘛?”

        乌桃:“既然不传染,那我要研究研究论文的实践问题!”

        叶蕴年扶住她:“什么论文实践?”

        乌桃红着脸,抱住了叶蕴年的脖子,之后低低地在他耳边说话。

        叶蕴年听清楚后,瞬间脸红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那样太过羞耻,他虽然好奇,但并不敢提。

        乌桃赖在他怀里:“也没什么,只是我发现,我好喜欢你,喜欢得要命!。”

        他并不会去细说,但是她能猜到,所以心疼,也喜欢。

        叶蕴年便抱住了她,声音喑哑:“乌桃,那我们——”

        谁知道这时候,就听到大哥大响起来。

        乌桃:“不搭理,我们继续!”

        叶蕴年知道她的电话很多都是工作的:“先接了吧,别耽误正事。”

        乌桃不太情愿地接过来,结果接过来后,脸色顿时变了。

        她当即把他推开,起身,穿好衣服。

        叶蕴年:“怎么了?”

        乌桃冷笑:“彭文元那批配件果然出问题了!我们新产品上市,现在多少订单要交付,他们的配件质量出大问题了!”

        叶蕴年听了:“那我陪你一起去,我开车。”

        乌桃:“好。”

        一路上,乌桃不断地接到电话,有研发部的,营销部的,市场部的,陈通的,工厂的,各路人马,都在问怎么办怎么办。

        乌桃直接关机。

        叶蕴年开着车,看了她一眼,不过没敢说什么。

        就这么一路到了中关村,叶蕴年停车,之后陪着她进去。

        公司里气氛已经有些异样了,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到了会议室的时候,几个主要负责人都在了,彭文元当然也在。

        陈通正大发雷霆:“把价格压低了,结果呢,现在这些东西根本没法用,马上要发货了,出这种问题,我们怎么办?”

        众人神情肃穆,彭文元脸色灰败。

        乌桃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陈通勉强打了个招呼,又冲着叶蕴年点了点头。

        会议室里,不少人都看向叶蕴年,大家都知道他的身份,都并不敢怠慢。

        不过当然,他出现在这里不合适,这是内部会议。

        叶蕴年打开了自己提着的帆布袋子,从里面拿出来一摞干净的手帕和一个小木盒子:“用这个,用完了放进这个盒子里。”

        所有的人都看着这一幕,都觉得有些惊讶,他们不知道这位传说中冷漠高傲的firefly创始人竟然是这样的。

        众目睽睽之下,叶蕴年又掏出一个保温水杯:“多喝水。”

        乌桃接过来了。

        叶蕴年这才抬头,淡淡地道:“江总生病了,所以我陪着她来的,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叶蕴年旁若无人,起身出去了。

        彭文元脸色本身很难看了,现在看到这个,嘲讽记地笑了声:“江总好生闲情逸致,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大老板保驾护航。”

        乌桃根本没搭理。

        彭文元突然怒了:“这件事,我承认我也有错,我没把好关,可那又怎么了?当初谁不想把日本的价格压下来,压下来后,也是公司受益,怎么到了现在,全都成了我的过错!”

        陈通:“文元,没有人在怪你,我们现在只是分析情况,找出原因,试图找出解决的办法!”

        彭文元:“那就找,还能怎么着,这一批货就是有问题,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日本人让我们自己把控质量,结果现在咱们没把好关,日本市场水深,咱们被摆了那么一道子!”

        乌桃突然开口:“现在我们最要紧的事有两个,第一个,我们要查出来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第二个,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是不是?”

        彭文元嗤笑:“江总,这种话百分之百正确,但是百分之百没用,你以为我们坐在这里做什么?”

        乌桃:“现在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彭总,事情出了,我们并不想追究谁的责任,但我们需要拿到公司采购详细的数据,采购部的质量把控相关资料,我们要全部的数据。”

        彭文元一指桌子:“资料全都在这里了!”

        旁边采购部胡经理陪笑了一声,终于开口道:“江总,这件事说实话真赖不着彭总,这还是日本人太狡猾,知道我们想压他们价格,所以抽冷子给我们来了一下子,他们故意不把控质量了,就是想办法给我们用瑕疵品,想给我们一个教训,现在就是要逼着我们回头去求他们。”

        陈通从旁:“所以,我们要去求他们吗?”

        胡经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有那个金刚钻,不能揽那个瓷器活,这也是没办法的。”

        彭文元盯着乌桃:“江总的意思呢?依江总意思,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既然来了,总得一起想想法子。”

        乌桃:“日本人确实要给我们一个教训,但我们既然已经撕毁了和他们的合约,那就没有回头的路,再回头,也不过是受制于人罢了。”

        彭文元便呵呵笑了:“那怎么办呢?你说现在怎么办,一堆的订单,干脆不发货了,咱们赔钱走人,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说着,他叹了口气:“江总,你是女人家,你是不懂,我们男人是要养一家老小的,我们不像你一样,就算没饭吃了,照样不是有男人养,男人有钱比什么都——”

        陈通直接往地上“呸”了一口:“瞎说什么xjb话呢,你少在这里扯闲篇,叽叽歪歪有意思吗?”

        乌桃听了,却没什么恼的,反而笑了:“彭总,你说这话,我就不太懂了,说得好像离开三合科技你没活路了,这不太对吧……”

        彭文元眉毛一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乌桃便慢条斯理地打开了包。

        她的女式包并不大,不过里面装了一个文件夹,拿出来那份文件后,她直接扔到了办公桌最中央。

        之后笑着说:“大家伙都可以看看。”

        彭文元脸色难看地盯着那文件:“江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通也是疑惑:“乌桃,这是什么?”

        乌桃:“这是我们彭总的家底,三合科技哪天倒闭了,我们全都喝了西北风,我们彭总照样吃香喝辣。”

        彭文元“蹭”地一声站起来了:“你说什么?”

        记他气势汹汹,乌桃却语气平淡:“彭总,我提醒下,声气太大了,我家属就在外面,他会误会有人和我打架,他比较护短。”

        彭文元一时也是憋得脸通红,他看了看门外。

        那个叶蕴年,他确实不敢惹。

        这时候,陈通已经拿过来那些材料,他翻着粗略看了看,越看脸色越难看,看到最后,几乎气得手都在发抖。

        大家看到这个,屏住呼吸,全都难免猜起来。

        陈通看完了,猛地将那叠资料甩在桌子上:“彭文元,这个什么日本公司,这是怎么回事?你他妈的给老子搞了什么玩意儿!”

        在场的,有人也拿过来看,大家全都凑过去,结果一看之下,全都瞪大了眼睛。

        原来彭文元为了能够成功绕开日本人,已经在香港创建了香港三合分公司,就挂在三合科技旗下,目前散件采购是通过香港三合分公司向日本人采购,香港三合分公司的账目是独立的,这本身倒是常规做法,通过香港分公司向日本进口能省却许多麻烦,而三合公司旗下众多分公司,一直都是走单独账目。

        不过问题就在于,这次彭文元为了能够摆脱日本人的控制,一些非必要的元器件竟然也走了香港三合分公司,而且给了香港三合分公司很大一笔利润,等于三合科技的散件采购权,全都被握在了香港三合分公司手中。

        目前三合科技的采购价实际比日本市场散件价格要高,这其中的利润,竟然全都被香港三合分公司给赚走了!

        即使这样,他依然把采购价压到了比日本人的价格低,这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天分了。

        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也不过是一个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可问题是,香港三合分公司的股份,彭文元自己竟然占到了百分之七十,剩下的除了一些零散股份,其它才归三合科技本身所有。

        换一句话说,彭文元竟然自己左右手,从中赚了一大笔差价。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一看这些文件基本全都明白了,当下一算账,那脸色就黑了。

        这可是不小的一笔数,敢情他在日本谈下的利润,不少都被他自己揣兜里了!

        彭文元皱着眉头,打量着乌桃:“江总,行啊,你背后捅刀子是吧?你竟然调查我。”

        乌桃笑道:“在香港待了差不多一个月呢,忙里偷闲,顺便查了查分公司的账,这也是无意中的发现,要说捅刀子的本领,我自愧不如。”

        彭文元咬着牙道:“那又怎么样?不就是股份问题吗?这个我们可以谈——”

        陈通冷笑一声,直接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彭文元正说着,听到陈通打电话的话,顿时血色全无。

        陈通在报警。

        谁也没想到,陈通下手竟然这么狠。

        大家都是一起创业的合作伙伴,风风雨雨过来的,可以说,三合科技走到今天,几个伙伴全都功不可没,在彭文元的想法里,他就算贪了又怎么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不应该吗?

        不就是建了一个分公司自己捞一点吗?再说他也只是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他不是还给公司留了不少吗?

        他辛苦创建分公司搞采购难道不是功劳吗?

        这事,他以为可以和稀泥,但是陈通不想继续和稀泥了。

        到了这个时候,彭文元记突然明白了,他瞪大眼睛,指着陈通的鼻子骂:“你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是吧?你就是铲除异己,你故意的,你和江乌桃勾搭着,你们两个,一起想把我赶出公司!你们,你们——”

        陈通阴着脸:“彭文元,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做了什么?你那些手段太下作了!我看不上!”

        彭文元:“陈通,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当年是谁谈下了日本的价格,三合科技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挣下的!现在三合科技发达了,你小子过河拆桥了是吧?你这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你知道吗?”

        他指着会议室的其他人,怒吼着:“你们看看,都看看,陈通是怎么对待我彭文元的?这些年,我彭文元容易吗?就这么一件小事,他就要报警,要让公安局来抓我?!”

        其它人面面相觑,屏住呼吸,谁也不敢多说。

        这是股东的争议,他们也插不上话。

        乌桃鼻子难受,拿过来手帕,擦了擦鼻子,坐在那里看两个人吵。

        他们吼得非常大,会议室外已经有人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公司里一时之间也是人心惶惶,大家根本无心工作。

        叶蕴年进来了,坐乌桃旁边的经理见了,赶紧起身,给叶蕴年让了一个座位。

        反正现在已经不是开会了,是吵架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恨不得赶紧缩回去,正巴不得把座位让出去呢。

        叶蕴年也就坐下来。

        这时候,陈通和彭文元的吵架已经白热化了,两个人都怒气冲天,斯文扫地,说话带脏,指着鼻子互相辱骂,把对方做过的缺德事全都抖擞了一遍。

        周围人全都听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谁想到两个都是高学历高素质的人,吵起来竟然这样了。

        彭文元咬牙切齿:“你和江乌桃你们两个的事,当我不知道,你们打得这么热乎,你们两个早勾搭上,不清不楚的,串通起来要把我赶出去——”

        他刚说到一半,突然间,就见旁边叶蕴年站了起来。

        叶蕴年个子修长挺拔,彭文元却短粗有啤酒肚,叶蕴年站在彭文元面前,声调没有任何起伏:“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彭文元脸红脖子粗的,恰好下面警车响起来了,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还不知道吧,他们早勾搭在一起——”

        他这话没说完,叶蕴年抬起手来,直接给了他一拳,精准而有力,毫不拖泥带水。

        一拳下去,彭文元鼻子开花,瞪着眼睛,直接往后倒,后面办公椅子花盆哗啦啦地全摔地上了。

        会议室里响起尖叫声,大家慌忙让开,彭文元挣扎着起来,一抹满脸血:“我c你妈的,你个小白脸,你以为老子真怕了你——”

        叶蕴年面无表情地抬腿,踢出去一脚。

        彭文元“砰”地一声直接撞墙上了。

        周围人都看傻眼了,叶蕴年从头到尾没多说一个字,气息平稳到喘一声都没有,却直接一拳一脚出去了。

        乌桃也是惊到了,她没想到叶蕴年动手打人,她赶紧拽他。

        叶蕴年一步上前,就要再补一脚。

        几个经理吓得赶紧拦住,乌桃趁机抱住他的腰,赶紧哄道:“公安局的人来了,你别惹事,公安局会处理他,和他打咱们犯不着!”

        她话音刚落,公安局的人直接进来了,问怎么回事。

        彭文元捂着满脸的血大吼:“他们打我记,他们打我!”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58042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font></font>
    <code id='JDF'><kbd></kbd></code>
    <person></person>
    <tt id='fpMHeOEY'><em></em></tt><comment id='slSxDB'><strike></strike></comment><b></b>
    <u id='OjcUZ'><cite></cite></u>
    <s id='AHGLwgs'><blockquote></blockquote></s><bgsound id='CRJnLgO'><del></del></bgsound><base id='JeDOxrqS'><optgroup></optgroup></base>
    <dfn id='OW'><sup></sup></dfn>
      <center id='fnksn'><xmp></xmp></center>
      <u id='FVDwJ'><optgroup></optgroup></u><marquee id='CPYYqWD'><nobr></nobr></marquee><strike id='PsUMAv'><strike></strike></str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