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90章 第 90 章

第90章 第 90 章


第90章要过期了

        叶蕴年回来的时候,豆大的雨滴已经要落下了,他额发甚至湿了,不过怀里却抱着一个纸袋子。

        乌桃:“你才回来!”

        叶蕴年:“根本没有,去了三家医院都没有,说限量的,后来我终于找到一家店,叫亚当夏娃,卖这个。”

        说着,他打开纸袋,从里面倒出来,里面竟然是成盒的避孕套,足足有十几盒。

        乌桃惊讶:“你买这么多?”

        叶蕴年:“这个还分不同的型号,我又不知道该用什么型号,就都买了,我们可以挨个试试,再说这个很难买到,当然得多买一些。”

        乌桃别他一眼,他真得一副我好不容易买到要一次性买够本的样子。

        叶蕴年:“多吗?我们可以慢慢用,肯定会用完。”

        乌桃瞬间脸红,又有了想把他赶出去的想法:“如果不是下着雨,那我就想让你出去了!”

        叶蕴年当即拧眉:“我还饿着,头发都湿了。”

        乌桃:“算了,我们先吃饭吧,我再热热,你老是不回来,菜都凉了!”

        叶蕴年:“我来热。”

        乌桃:“不用了,你快去洗澡——”

        她看着他说:“的,就像落水狗,一点也不好看了。”

        叶蕴年:“那我去洗澡吧。”

        乌桃便陪他过去,找了新的浴巾来,叶蕴年从旁边说:“我可以用你的。”

        乌桃还是把新的浴巾给他了,她又把自己的一件浴袍找出来:“这个比较宽松,也许你大概凑合能穿。”

        叶蕴年:“这个肯定小。”

        乌桃:“你凑合披着吧。”

        叶蕴年:“好。”

        叶蕴年过去洗澡了,洗澡水用的万家乐热水器,这还是新出的,很方便,燃气烧水,随时能洗热水澡。

        乌桃从正屋出来,过去厨房,外面雨却已经下大了,豆大的雨点来得特别急。

        乌桃举着伞,从回廊过去了厨房,打开燃气,把菜稍微热了热,装盘,放在旁边餐厅,又把米饭盛好了。

        这时候,叶蕴年也差不多洗好了,直接过来餐厅。

        乌桃看过去,倒是怔了下。

        他乌黑的头发被打湿,湿了后,竟隐隐有些卷的意思,并不明显,但恰到好处,湿漉漉的碎发垂在额间,沐浴过的脸庞像是一块精心雕琢过的玉,泛着冷白的光泽。

        他抿着唇,嘴唇竟然是特别明艳的一抹红。

        而就在脸颊旁,有一滴水珠正往下滚,就那么缓慢地滚动,从下巴滴落,落在修长的颈子上,自凸起的喉结处滚落,滴在了白色的浴袍上。

        这个浴袍他穿确实有些小了,不过也勉强可以。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眸尾也隐隐泛红。

        乌桃被他看得脸红:“你干嘛这么看我!”

        叶蕴年走到乌桃身边:“是你先看我。”

        他一走近了,她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好像是自己用的沐浴露味道,是桃子味的,没想到这种香味在他身上竟然格外勾人。

        她脸红心跳,不过还是道:“好了,先吃饭吧。”

        叶蕴年看她一眼,很有些不舍,不过还是拿起筷子,两个人一起吃饭。

        乌桃:“先说下,我的厨艺肯定不如你的好,你吃吃这个酥饼,这个是我妈烙的,挺多的,明天早上我们还能当早餐。”

        这时候,外面却开始打雷了,轰隆隆的,几乎将她后半截声音给吞下。

        叶蕴年:“烙饼好吃,不过你做的菜也挺好吃的。”

        乌桃:“你刚才都跑哪儿去了,这么久。”

        叶蕴年便说了自己去的几家医院,乌桃听着都有些惊讶,他竟然跑这么远。

        叶蕴年无奈:“一般地方根本不卖,医院好多都关门了,开门的也说早没货了,人家一般都是凭着结婚证领,不会自己买这个。我是跑了好久,打听了好几家医院,最后人家介绍这个店,才买到的。”

        乌桃:“那我也不知道啊……”

        她以为供销社或者哪儿可以买到呢。

        叶蕴年:“国外的arket都有卖的。”

        乌桃:“是吗?”

        叶蕴年:“到处都是。”

        乌桃冷笑:“你还挺懂的。”

        叶蕴年解释:“也不是我故意要懂,结账的出口都摆着这个。”

        乌桃:“真好,果然就是不一样!”

        叶蕴年抬眸,看她一眼:“我们以后可以去国外多买一些,那个开店的店长说,国外生产的更好。”

        乌桃挑眉。

        叶蕴年看她那脸色,也就不说了。

        两个人继续低头吃饭,吃着吃着,他突然来了一句:“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领结婚证?”

        乌桃没说话。

        叶蕴年:“你觉得呢?如果领了结婚证,就不用买了,可以领。”

        乌桃瞪他:“这个问题明天再讨论吧,再说你买了这么多,我们也不缺吧!”

        吃完饭后,外面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打得窗口的海棠树叶子落了一地,飘在水中,雷声也轰隆隆的。

        这时候已经是深秋了,餐厅里有些冷,两个人快速收拾了碗筷,就过去卧室了。

        卧室旁边是书房,屋子里暖和一些。

        乌桃取了三块蜂窝煤,放进门口的白炉子里:“烧上这个就不冷了。”

        这种四合院的坏处就是没暖气,如果烧地龙的话,太麻烦,她一个人也犯不着,天冷了只能靠白炉子取暖。

        叶蕴年见了,道:“看来还是应该住楼房,那样有暖气。”

        乌桃:“反正各有各的好。”

        叶蕴年已经披上他的大衣,里面是浴袍外面是大衣,这样子有些怪怪的,不过特殊时候不能讲究那么多了。

        他过去把门窗关严实了,看着屋檐上的雨形成一道水帘从上面落下,落在院子里,担心地道:“我想起小时候了,如果是大暴雨,会把院子淹了,你这个院子排水系统怎么样?”

        乌桃;“还行吧,以前从来没淹过。”

        叶蕴年:“那就好。如果万一淹了,那我们就去宾馆住。”

        乌桃看了他一眼,见他大衣都鼓鼓囊囊的,一点也不挺拔帅气了,突然就觉得好可怜,天冷了,下大雨了,两个人在那里买避孕套生炉子,太可怜了。

        她就有些想笑:“你估计有些不习惯,国外生活条件肯定比这个好。”

        叶蕴年:“我觉得挺好的,让我想起以前,而且有你陪着我。”

        这时候,白炉子续进去的新煤球已经开始发红了,屋子里也不那么冷了,乌桃揉了揉手:“我今天还有两个资料要看,在办公室里今天各种事,一直没功夫看。”

        叶蕴年:“那你忙吧。”

        乌桃:“好,你可以看一会书。”

        于是乌桃过去,放下了米黄色窗帘,拉开了电灯,拿出了自己包里的两份文件,那是从香港那里拿到的生产工厂资料,有两家有意出售,她想比较研究下。

        当然了,只看这些资料并不行,或许还是应该实地看看,所以乌桃想着,近期她得去一趟香港。

        她这么想着,脑子里竟然不由浮现了叶蕴年刚才的话。

        香港是不是有卖避孕套的,那里的避孕套好不好,要不要买点——

        她想着想着,突然脸红耳赤,也觉得莫名其妙,她为什么要想这些,她必须尽快考察香港的计算机生产厂商,去收购去兼并,她要学习吸收,要创建属于自己的生产线!

        如果能有自己的生产线,她管什么日本人给自己价格,哪至于受制于人!

        乌桃想到这里,忍不住吐纳了口气,未来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这么看着的时候,叶蕴年看着旁边的书架。

        乌桃有一整套红木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样的专业书籍,她会定期订购一些新的,现在几乎已经满满当当,这里堪称一座小型图书馆了。

        叶蕴年看了一圈后,最后目光停留在一处,从中抽出一叠来:“原来你对这个也有兴趣。”

        乌桃看过去,却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本关于辛计算的书,国外的书,纯英文的,里面收录了当前走在时代前沿的一些论文,有四篇论文是他的。

        乌桃抬头随意看了一眼:“我当然各方面先进技术研究都要关心一下了,我这是博览众长。”

        叶蕴年:“这里面有我的论文,你都看过了吗?”

        乌桃:“大致看过吧。”

        叶蕴年:“你觉得我写得怎么样?”

        乌桃别了他一眼,便故意道:“不怎么样吧!”

        叶蕴年:“你定期会给你们研发团队分享国家先进计算机技术进展,你也给他们分享了我的论文,你很关注我的研究进展,是不是?”

        乌桃便想起今天她的团队问他的问题,想必他听出来了。

        于是她便道:“我也就是随便分享分享,其实那些我根本看不懂!”

        叶蕴年:“是吗?怎么会不懂,那我可以教你。”

        乌桃:“才不要,我哪有那闲工夫……我这里忙着呢。”

        叶蕴年便凑过来看,那都是和生产制造有关的,他大致能看懂,但也不太了解,并不能说出什么建议。

        乌桃:“这是我从香港拿到的两家生产厂商的资料,我想选一家,回头看看吧,当然也得谈价格,如果能谈妥,我们吸收了,那从明年开始,我们就试着造日本人的反了。”

        一直去进口他们的零部件来用,给他们带来了大笔的利润,自己不能生产制造,时不时要被人家卡脖子。

        乌桃想起有一天,也许能拥有自己工厂制造的产品,其实是有些期待和激动。

        叶蕴年:“现在外国企业家和制造商其实都对中国大陆的机会很感兴趣,但是大多担心政策影响,并不敢轻易投资,这时候能踏入中国市场的,全都是风险家。”

        乌桃想起接下来会有的,好像是伟人去深圳吧,接着就开始如火如荼的改革,而现在距离那个时候还有几年,现在是不是黎明前的徘徊?

        她的目光再一次落到自己手中的那些资料上,道:“机会早晚会来的,只是要给有准备的人。”

        叶蕴年望着她,目光专注而温柔:“乌桃一直很努力,所以三合科技一定会成功,你一定能做成中国大陆第一条自己的计算机生产线。”

        这让乌桃有些脸红了:“这也不是很容易的事,还是需要实地过去考察,我曾去日本的工厂考察过,现在抽时间,得再去一趟香港了。”

        叶蕴年:“其实你除了去香港,还应该去一趟美国,看看ibm和苹果这几家巨头是怎么在运作。”

        乌桃想了想:“这个倒是也应该,各国的情况都应该了解下,我听说美国的工厂引进了很多先进的理念。”

        叶蕴年:“那我可以帮你引荐,我认识苹果的总裁乔布斯,也认识ibm的几位高层,这些我都可以帮着联系。”

        乌桃:“真的?”

        叶蕴年:“我骗你干什么?本身他们的公司就和我们是战略合作伙伴,而且以前参加技术交流会,都曾经聊过,只是去工厂参观,和他们说都小题大做了,我让我们公司市场部和制造工厂的负责人对接一下就可以,只是说一句话的事。”

        乌桃一想也对,他是美国知名大学教授,就凭这身份,认识一些这样的人也不奇怪,况且他还和他们公司都有合作,当下道:“好,如果这样,那我考虑下,带着团体去一趟美国,把那几家知名巨头都去参观学习下,这对团体整体提升也有好处,我还可以顺便考察一下各国情况,学习学习。”

        叶蕴年眸子发亮:“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乌桃:“不知道,希望年前吧,年后的话,我报了mba,业余还得上课,估计没时间了。”

        mba前几天已经敲定下来了,就去北大上,课程一般安排在晚上或者周末,倒是不影响上班。

        叶蕴年:“那我尽快联系下,我陪你一起去,到时候——”

        他笑着道:“考察结束,我可以带着你到处看看,玩一玩。”

        乌桃听了,也觉得不错,他如果能一起去,依他对美国的熟悉,自然是便利很多,也减少了她和各公司沟通的麻烦,自然是能处处大开绿灯。

        不过乌桃还是道:“可是我需要带着我们研发团队出去。”

        叶蕴年:“我知道,没关系,大家可以一起去,到时候大家的行程我让人来安排,你们可以省心了。”

        乌桃听这个,托着下巴看着他,笑道:“那你给我们当美国考察团的团长吧,到时候给你报销机票钱和差旅费,好不好?”

        她的声音有些软软的,调子里带着撒娇,叶蕴年专注地望着她:“行,我的机票钱全靠你们公司了,你一定要给我报销。”

        乌桃顿时来了兴致,她拿起来大哥大,马上给陈通打电话。

        叶蕴年坐在一旁,安静地等着。

        乌桃说了这事,陈通听了,自然是赞同的,表示全力支持,特别是听说叶蕴年将要给他们当团长的,他更是高兴:“太好了,我们进一步加深了和叶总的合作,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乌桃边打电话边随意走动着,因为提到了叶蕴年,她走到了旁边客厅——不想让他听到。

        说着说着,陈通便来了兴致,提起彭文元在日本的事,他是满肚子牢骚,乌桃自然想听听到底什么情况了,于是时间就这么过去,以至于到了最后,外面的雨都停了,他们两个还在说,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叶蕴年不着痕迹地走到了窗户边,那里距离她比较近。

        乌桃扫过叶蕴年,他就那么看着自己,她便示意他先去睡。

        她继续和陈通说起香港工厂的问题,提起说香港工厂可能和别家在接洽,有一家台湾的公司对那家工厂也感兴趣,两个人就讨论着香港人的意思,是不是在和他们玩计策。

        叶蕴年在乌桃身边走动了两圈,她都置若罔闻。

        最后,他终于“咳”了一声。

        于是男人的声音就这么毫无征兆地传入了电话中。

        那边,陈通突然意识到了:“乌,乌桃,你不太方便是吧?”

        乌桃羞得脸上通红,她瞪了叶蕴年一眼,之后还是笑着对陈通说:“通哥,没事,你继续说吧。”

        然而陈通哪里还敢,他那边猛然意识到了情况,忙找了个理由,“啪”的一声挂断了。

        乌桃放下大哥大,拧眉:“你故意的!”

        叶蕴年:“这都已经九点半了。”

        乌桃:“九点半怎么了?”

        叶蕴年眉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那你继续打吧。”

        乌桃看他这样,呵呵了声,便不搭理他,拿起旁边的资料继续看。

        叶蕴年也就没说话,自己打开一本书看。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外面零星的雨声,以及纸张翻动的声音。

        乌桃便有些焦躁,她看看时间,眼看十点了。

        这都已经十点了!

        她想着自己刚才和陈通打电话,仿佛竟然打了一个多小时,她就这么把他晾在一边,便也有些内疚。

        她这样有点冷落叶蕴年了,如果换了自己,哪怕对方确实是工作上的事,也会不高兴吧。

        毕竟他还高高兴兴地买了那么多盒避孕套,心里肯定是有些期待的,陈通虽然是同事,到底是一个男人。

        况且他对自己也很尽心了,他还要帮自己联系美国考察之行。

        她才想着,要对他好一些,她也确实应该更体谅他的心思。

        她小心地看了一眼他,却见他穿得鼓鼓囊囊的,坐在旁边椅子上,修长的手指翻着书页,灯光打在他脸上,他侧影立体完美,像一尊名家雕塑,尊贵优雅,但是他垂下的睫毛格外地长,便将那冰冷的侧颜衬得灵动起来,有了烟火气。

        她看了他一小会,却见他眼睛都不抬,分明在专注看书,怎么也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

        她无奈,便想着该说点什么话挽回,哄哄他。

        大晚上的,那么多避孕套呢,其实她也想试试那个怎么用,毕竟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她尝试着道:“蕴年,我——”

        就在这时,她听到他道:“乌桃,其实——”

        两个人竟然同时开口,都看向对方。

        于是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求和的意思,分明都在小心试探着。

        乌桃红着脸:“你先说吧。”

        叶蕴年垂眸,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刚才其实只是想提醒你——”

        乌桃:“你提醒我什么?”

        叶蕴年:“那些避孕套,好像有保质期的。”

        乌桃:“保质期?”

        叶蕴年点头,抬眼看向她,郑重地道:“有两盒,过了十二点就过期了。”

        作者有话要说:给大家科普下,中国上世纪大部分时候套都是官方垄断生产经营的,大概是1992年左右,中国北京才有了第一家叫亚当夏娃的成人用品店,即使这个年代,这家店依然饱受非议,很曲折。

        那时候套确实在医院卖少量,品种也很单一。

        所以小叶对套套的珍惜,也是没办法的……真得好难买到喔~~

        所以,只看标题,你们猜到内容了吗……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58701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cite id='ruEPueth'><dfn></dfn></cite><center id='MvPjN'><bdo></bdo></center><blink id='OAsE'><acronym></acronym></blink>
<strike id='ChRaVArG'><span></span></strike><kbd></kbd>
<marquee id='OibhHy'><basefont></basefont></marquee>
<optgroup></optgroup>
    <label id='ZQxhZ'><abbr></abbr></label><abbr id='DWj'><optgroup></optgroup></abbr><sub id='ij'><small></small></sub>
        <sub id='yf'><small></small></sub><ol id='ToJkxQxC'><i></i></ol><thead id='SxFMLq'><listing></listing></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