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江总的家属

        昨晚的香车玫瑰,  果然引起了轰动,第二天早上,乌桃到了公司,明显感觉气氛不对,  所有的人都用异样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  但是又不敢光明正大地看,  就偷偷地看,她看过去后,  大家都赶紧把目光挪走。

        一直到了下午时候,  秘书小心翼翼地进了她办公室,  拿过来一份报纸:“江总,你看这个,  是真的吗——”

        乌桃拿过来一看,是一份业内计算机报纸,  上面对叶蕴年进行了专访,并提起来他对中国计算机技术发展的见解,  当然也提到了一些个人问题。

        他说他有女朋友了,  直接提到女朋友就是三合科技公司的副总裁江乌桃。

        乌桃有些意外,这份报纸是今天出来的,  但是从编刊印刷看,应该是昨天了,也就是说他昨天或者前天就接受了这个采访。

        乌桃扫过后,便对秘书道:“我和firefly的叶先生确实在交往,我和洛先生已经和平分手了。”

        秘书惊讶,不过还是忙点头:“怪不得,  我昨天就听说,  一位开着宾利雅致的先生来接江总,  听说那是千万豪车呢!”

        乌桃笑了:“公司还传说了什么,大家都很闲呢?”

        秘书顿时脸红了:“也就随便说说……大家是早上时候说的。”

        乌桃:“倒是说得没错,昨晚他确实来接我,还给我送花。”

        秘书有些兴奋了:“对对对我听说了,玫瑰花,听说这位firefly的总裁又年轻又英俊,美国留学多年,还是学术之家,出身也好,这,这——”

        她竟然有些语无伦次了:“江总就是江总,年轻漂亮,那么多人追求,才踢了一个未婚夫,竟然马上换了这么好的对象!”

        乌桃看到秘书眼睛都放光了,估计她现在所说的,就是外面对她的评价了。

        倒是也还好,不至于什么流言蜚语的。

        她回到办公室里,准备办公,很快内线电话就一个接一个地来了,都是平时关系处得还不错的,看上去是关心下,其实还是想打探,后来就连陈通都打来电话:“乌桃,行啊,你深藏不露,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我现在才想起来,上次你给我的那些财务材料,那个哪能是随便什么人都给搬运出来的,这必须是公司高层啊!你还说是朋友,啧啧啧,乌桃,你一直瞒着我们啊!”

        乌桃笑了,她现在心情好,整个人沉浸在甜蜜中,也愿意和人提起叶蕴年,便笑着道:“我们是从小就认识,他出国前曾经谈过,后来出国了就分手了,现在他回来了。前些天他才回来,一切都没确定,也不好往外说。”

        陈通哈哈大笑:“我懂,我懂,现在确定了是吧?太好了,你看,我们三合突然多了这么一位好女婿,将来咱们也可以是战略合作伙伴了,我宣布,他现在开始已经是我的亲妹婿了,等哪天让妹婿赶紧到公司来,我们可以谈谈,以后肯定有的合作!”

        乌桃笑道:“他们公司也是刚进入中国市场,估计也在摸索,如果我们能和他们合作,对他们也算是一个助力,对我们也大有好处,这个回头应该可以一起谈。”

        陈通:“对对对,我就这么想的,其实你上次说起firefly,我就在想,既然你认识这家公司的朋友,可以合作,现在咱们就是亲戚了,就是一家人了,我的亲妹婿,回头赶紧给我约出来,我得和他好好谈。”

        乌桃:“嗯,那改天吧。”

        过了一会,工厂负责人,研发部负责人,甚至连往日熟悉的经销商以及供货商,都打来电话,表示庆祝,甚至有人把“双喜临门百年好合”都说出来了。

        听得乌桃好笑又无奈,搞得仿佛结婚了一样。

        不过挂了电话后,心情确实好,处理了一些文件,又过了研发部提交的新文档,竟然一点不觉得累,只觉得一切都很轻松,一切都很甜蜜,整个人都是飘着的。

        甚至看文档的时候,她还想起来昨晚,昨晚他抱着自己的种种,竟然想得自己脸红耳赤。

        一切自然是太快了,十二年前那个亲她一下都那么羞涩的少年,现在紧紧地抱着她,和她做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热情激烈。

        可是她确实并不想等,当她心里有了决断的那一刻,她就觉得,他们确实耽误了那么久。

        哪怕最后因为种种意外,两个人还是不能在一起,她依然不后悔那一刻的水乳交融,至少这辈子,她对得起自己的心,也对得起自己曾经的思念。

        整个人就这么飘着,以至于到了中午吃饭时候,秘书惊讶地说:“江总,你的脸好红。”

        秘书便拿了镜子给她看,她便见自己脸上仿佛敷了一片薄软的桃花,绯红一片。

        秘书笑着道:“江总,你知道吗,你现在就像刚结婚的新媳妇!”

        她真的不知道,原来江总还有这一面。

        其实平时江总对她挺好的,为人处世也非常和善,不过大部分情况下,她看上去就冷冷清清的。

        原来爱情这么伟大,可以这么改变一个人!

        乌桃便干脆不出去食堂了,让秘书帮自己带饭过来,她就在办公室吃,不然不知道又传出什么话去。

        谁知道吃过饭后,陈通便内线电话,喊她过去开会,她匆忙收拾了下便过去了。

        陈通先大致讲了眼下的情况,原来彭文元和日本人谈判的结果出来了,日本人无法接受彭文元的要求,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双方陷入了僵局。

        大家听到后,议论纷纷的,当然说什么的都有,反正眼下是日本人攫取了想当一部分利润,翻倍地卖给三合公司产品,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利润。

        以前是没办法,傻,不懂,现在成长起来了,搞明白了,不能再被这么糊弄了,这是大家的想法。

        但是日本人如果不肯投降,不愿意将这个价格降下去,在自己新产品即将上市的节骨眼上,到底是先屈从他们,还是马上改找别家,如果改找别家,会不会给即将上市的新产品带来风险?

        当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向乌桃,乌桃是主管研发的副总裁,她当然最有发言权。

        乌桃扫视过在场所有的人,其实她看出来了,一个翻倍的利润在被日本公司赚着,大家心里肯定不好受,并不愿意放过这块肉。

        不过她还是道:“从公司利润角度,从采购部门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把这个价格打压下来,不过从研发部的角度,从产品质量控制的角度,我必须说,如果这个时候更改供应商,将对我们新产品上市造成很大的压力,更换硬件供应商,硬件的型号性能都需要重新测试,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个不起眼的细节可能导致全盘溃败!如果这个时候能把日本供应商的价格压下来,从公司利益角度出发,我举双手赞成,如果要更换供应商,那么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推迟新产品上市的时间——”

        她默了下,看着大家,轻声说:“要推迟至少三个月。”

        乌桃的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陈通说:“推迟三个月,那肯定不行。”

        说白了,现在的中文打印机市场已经不是前几年的情况了,前几年,他们独占先锋,技术致胜,中文打印机一出,无人争锋,几乎是想怎么卖就怎么卖,疯狂地赚钱,大面积占领市场,势如破竹。

        但是现在,群英逐鹿,中美日陆续进场,竞争激烈,态势已经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况且他们为了新产品已经提前做了广告,各种造势,如果这个时候竟然缩回去了,日本gla打印机和科新打印机会趁势而入,三个月后,黄花菜都凉了啊!

        采购部经理听了,皱眉,便试探着问起来:“江总的预估是不是有点过于保守了?我们可以选择别家日本供应商,他们未必就有什么差别。”

        乌桃听了,冷笑一声:“未必,也许,大概,这种话可以出现在酒场饭桌上,但是不能出现在研发部,我们都是成千上百次的试验结果,我只对经过科学合理研发测试的结果负责,不懂什么叫未必也许大概。”

        这话说得并不好听了,那采购部经理顿时脸红耳赤,不过他级别在那里,并不敢多说什么,也只能自己讪讪的。

        乌桃当然知道,她是彭文元的嫡系:“还是说,胡经理觉得,自己可以过来,把研发这一摊子事给挑起来?”

        那胡经理赶紧道:“我就说说,就说说,江总不用太认真。”

        陈通一直冷眼旁观,听到这个,终于道:“我们三合公司走到今天,永远要记得我们的本分,不忘初心,我们是凭着科技含量凭着质量过硬才走到今天的,必须把好产品质量关,这个不能糊弄!乌桃说的对,这个时候轻易更换产品配件,我们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推迟上市,不能心存侥幸!”

        胡经理面上就更不好看了,他只好勉强笑了笑:“那就得给彭总说了,这件事就算了吧,和日本没法谈了,咱们被人家掐脖子了,还谈什么谈……”

        陈通:“遇到一点困难就不谈了,那还不如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还上什么班!”

        胡经理一愣,吓到了。

        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不敢说话了,气息压抑。

        陈通:“等彭总的结果吧,能谈就谈,实在不行,我们就硬着头皮上了!”

        下午时候,乌桃收到一件礼物,是香港供货商送的,一枚胸针,是为了乌桃帮他们出清了存货表示感谢,乌桃本不想要,对方盛情难却,乌桃大概了解了下价格,价格自然不便宜,但也不算贵,属于可以彼此随手送的那种礼物,她也就收下了。

        收下后,她便给宁妙香打了一个电话,提起来香港供货商送的礼物:“妈妈,这个是香港的名牌,回头配你新做的大衣多好看,我给你拿回去。”

        青桐之前在二商局干,二商局原本是国家机关单位,是负责食品辅食供应相关的,这几年二商局也开始要改革了,要从政府部门变革为企业,青桐也恰逢其会,现在已经是这家企业的总经理了。

        二商局集团现在发展得也好,北京一些知名老品牌比如王致和、月盛斋还有六必居等,那都是他们旗下的产品,青桐当了总经理,按照提成来工资也是节节攀升,平时自然是经常可以往家里拎一些单位不要的东西。

        孟士萱去了计委,那更是好部门,一般人垫脚都够不着的。

        更别说乌桃,现在身价几个亿,说出去谁不羡慕。

        这个时候的宁妙香其实什么都不缺,想要什么要什么,不过穷日子过惯了的她,对于儿子女儿单位里发的“多余的福利”总是有种欣喜,就好像沾了大便宜一样。

        不花自己钱得到的东西,那就是儿女的本事,更光荣。

        不过这一次,宁妙香听到后,却是反应淡淡的:“乌桃啊,你别说这个,你得说清楚,那个叶蕴年怎么回事,他又回来了?你现在打算和他在一起?到底什么情况?”

        乌桃便把情况大概说了说:“现在我和洛再久分手了,也没别的合适的,他以前到底和我谈过,条件也不错,我找他总不会亏,妈你说是不是?”

        宁妙香:“他在国外这么多年没找吗?我听说国外的人可乱了,整天随便乱搞!”

        乌桃想起来他的未婚妻,便道:“妈,毕竟出去这么多年,说彻底没谈过也不现实,我不是也谈过吗?不过你看,我都这么大了,洛再久还出事了,这时候我分了,说出来也丢人现眼的,我现在找了一个,这不是正好?我不关心他以前怎么样,只要知道他现在单身,并且也追求我,那就够了。”

        宁妙香却叹了一声:“乌桃啊,你就别给我假模假样说这个了,你啊,就是忘不了他!”

        这话说的乌桃半响没说话,最后终于说:“妈,他回来了,也想和我重新在一起,我相信他,我也想弥补过去的遗憾。”

        宁妙香:“那他家里呢,怎么说?他是临时回来,还是以后就打算在中国了?他以后什么想法?”

        乌桃笑着说:“妈,他公司总部在美国硅谷,不过现在已经在中国有分公司了,如果我们关系能够稳定下去,他肯定也会留在中国的,他现在已经在和中科院接洽合作项目了。至于他家里,我并不担心,他现在基本和家里没什么联系,而且家里也拿捏不了他,妈你说他这么大的人了,到现在也没结婚,他家里还能怎么着?”

        最后她终于道:“所以妈妈你说的这些根本不是问题。”

        宁妙香:“你还是得想清楚,虽然说时代变了,和过去那会儿不一样了,咱们日子也好过了,但你这个年纪,真是不能耽误了,你还是得好好想清楚。”

        乌桃:“好,妈妈,我知道,我回头会和他谈谈这些事,再有时间,让他去家里走动走动,你过过眼。”

        宁妙香叹了声,多少有些认命了,又说了一番,让她周末回家吃饭什么的,最后才挂了。

        她这里刚挂了电话,大哥大响了,是叶蕴年的。

        她的声音便淡淡的:“嗯,有什么事?”

        叶蕴年:“你还生我气?”

        乌桃:“你干嘛生你气?”

        叶蕴年闷闷的:“我也不知道……”

        昨晚本来说得好好的,结果就被赶出去了,他是自己一步步走过去宾馆的。

        当时的他只有一个沮丧的想法,怎么也得换一家距离近的宾馆。

        其实乌桃已经不想提这个事了,以后就忘记吧,当下抿唇笑着道:“算了,不提这个了,你今天去中科院了,怎么样?”

        叶蕴年:“嗯,去了,我昨晚没睡好,今天起得晚,不过幸好没迟到,过去后和陈所长谈了谈现在的情况。”

        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在重要技术设备上对中国适应封锁,又考虑到软硬件兼容问题,他找了西德卡尔斯鲁赫大学的zorn教授,这位zorn教授是德国的互联网之父,他的妻子是中国人,前几年到过中国参加技术研讨会,并且对中国今天的发展很感兴趣,而叶蕴年和这位教授有过技术交流。

        叶蕴年因为这个契机,才想着绕过美国,和这位德国互联网之父合作,在中国推广计算机网络。

        在和陈所长谈过后,他当即打了国际长途电话联系上了zorn教授,两个人一拍即合,随后他火速前往德国和zorn教授会面,紧急商谈了细节。

        这种民间项目,没有官方背景,自然只能靠私人赞助,zorn教授打算从联邦德国州长那里申请拿到设备,而资金方面,则是由叶蕴年私人赞助,预计总计需要投入四十万人民币来筹建中德之间的计算机网络连接。

        叶蕴年:“打通中德的互联网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打算出资陆续筹建中国和世界其它国家的网络联系,如果一切都能顺利,那中国的科学家也能在网络上和世界各国科学家一起探讨问题,利用电子邮件来交流了。”

        乌桃想了想:“如果以后中国能和其它国家随便联网发邮件,那你在美国,我在中国,我也可以给你发邮件了。”

        而这种邮件,也许只需要一两天就能送达,不会像以前的海外信件一样动辄一两个月甚至更长。

        叶蕴年:“是这样的,不过——”

        他低声说:“我不会去美国生活了,你不需要发电子邮件给我啊。再说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电子邮件更适合技术交流,或者沟通一些更麻烦深入的事情。”

        也许以前还想过,中国终究成为他的伤心地,他还是要离开,但是现在,他不会走了,怎么都不会走了。

        乌桃:“也对……反正盼着你能快点做好这件事。”

        她知道国外好多国家都在做这个了,但是中国还是空白,中国就是一个技术信息孤岛,和世界没有交流,这也是没办法的,计算机方面很落后,无论是硬件还是资金都不到位,根本没人去做这个。

        这么一想,她便觉得,有钱真好,几十万就能筹建一个互联网节点的,那为什么不赶紧做,反正叶蕴年现在有钱。

        叶蕴年:“你什么时候下班,我去接你?”

        乌桃:“我自己开车来的,不用你接了。”

        叶蕴年:“那我在你家胡同口等你?”

        乌桃听出了他言语中的急切,便低声说:“你干嘛这么急?”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想你,昨晚一直想,想得睡不着。”

        乌桃的脸瞬间烧得厉害,毕竟经过了昨晚,她一下子想明白他的意思了。

        男人和女人确实不太一样。

        她低声说:“要不还是算了……”

        昨晚显然冲动了,今天其实也不后悔,但还是有些想退缩,会觉得自己需要多一些时间做心理准备,况且还得让家里人接受。

        她应该和家里人再详细谈谈,让妈妈更能接受叶蕴年。

        叶蕴年好半天没说话,最后才终于说:“好。”

        挂上电话后,乌桃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觉得叶蕴年最后显然是很失落。

        她想,其实就算继续怎么了,反正已经开始了,何必这么躲躲闪闪呢?

        但确实会觉得害羞,说不定还要面对大小问题,这让她很逃避,她不想再提大小问题!

        乌桃心里便有些乱,便想着,要不还是给他打电话,让他今晚过去吧。

        自己一个人确实很无聊,她又不愿意经常过去打扰哥哥和孟士萱,况且他做饭很好吃,也许他还可以给自己做饭吃,当然也可以一起做饭,这不是挺好吗?

        她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以至于手头的文件竟然有些看不下去,竟然是心乱如麻。

        她便烦闷起来,想着干脆还是早点下班吧,也许心里还能好受些。

        谁知道这时,大哥大却再次响了,她接起来,是叶蕴年。

        叶蕴年道:“乌桃,你现在忙吗?”

        乌桃:“忙,忙着呢!”

        叶蕴年:“那我等会。”

        乌桃:“等会?什么意思?”

        叶蕴年:“我在你们公司附近,就是那个郁美净大广告牌子下。”

        乌桃:“你怎么过来了?”

        叶蕴年:“刚才去了一趟公司,处理了下事情,现在正好有时间,便过来了。”

        说完,他还是解释道:“我想和你见面说说话。”

        乌桃便有些明白了,可能自己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让他不安起来了。

        她便低声说:“蕴年,你不要多想,我就是——”

        她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她只是有些害羞啊!

        叶蕴年:“是我昨晚不好吗?把你弄疼了?还是你不喜欢?因为大小不喜欢?那要不我们结婚前都别再做了?我昨晚确实冲动了,我们还没结婚,这样肯定不好,不过我肯定会负责,我不会去美国了,会在中国守着你。”

        他的声音很急,一股脑抛出很多承诺,把姿态放得很低。

        乌桃:“蕴年,你别急,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无奈了下,在电话里探讨这个问题她真得说不来,于是她终于说:“我还得处理一点事情才能下班,要不你先来我们公司,等我一会。叶姐也已经入职了,你还能和她说说话呢。”

        她这么说了后,电话那头便安静了。

        显然,这意味着什么,叶蕴年是能明白的。

        他低声说:“好,那我过去,不过估计会晚一些,半个小时可以吗?”

        乌桃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还是道:“行,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挂了电话后,她倒是心安了一些。

        她想,原来她的心烦意乱都是因为这个,其实选择了,就继续好了,不会后悔,她只需要让他心安,也让自己心安好了。

        至于大小问题,虽然很害羞,但是自己生气了,他应该不会提了。

        于是她便看了看自己办公室,其实还算是整齐的,不过还是起身略收拾下,又和秘书说了声,说自己等下有客人过来,让她准备茶水,最好准备一点水果。

        秘书听了,赶紧去办了,她以为是有什么供应商或者客户之类的。

        等收拾差不多了,大哥大响起,叶蕴年说他已经在楼下了。

        于是乌桃便下去一楼,下楼时电梯里遇到几个员工,见到她,都是点头问好,一时大家出电梯,那几个员工都忙请她先出。

        她冲大家点头笑了笑,也没客气,自己先出来了。

        一出来,便到了大厅里,也就看到了叶蕴年。

        他站在那里,脸上虽然冷冷清清的,但挺拔贵气,自然吸引了一众人的目光。

        他看到乌桃,面上的冷峻顿时化开了,几步走上前。

        他显然要喊她的,不过看到周围有好几个员工,便住嘴了,只是用墨黑的眸子看着她。

        乌桃:“你跟我上楼,去我办公室吧,正好陈总也在,我介绍你们认识。”

        叶蕴年便拎起自己手里的袋子:“我买了一些水果,还有零食。”

        他看向旁边的前台,还有员工:“可以给大家分分。”

        乌桃惊讶,这才发现他手里提着很大很大的一个袋子,沉甸甸的。

        她拿过来,里面是橘子、香蕉和栗子,也有一些散装的小零食诸如奶糖和栗子羹等。

        她笑了,看向前台的员工,却见大家都偷偷往这边看。

        她笑着对前台小姐道:“这是我对象,他给大家伙买的,你拿着给大家分分。”

        前台小姐有些受宠若惊,忙上前,恭敬地道:“谢谢江总,谢谢——”

        她看向叶蕴年,想了想,道:“谢谢叶总。”

        说着她自己也笑了。

        显然她其实一眼就认出来了的,毕竟这可是今天公司的大新闻,没想到上午才八卦的人物,今天就出现在前台了,而且做事还这么妥帖大方,连她们这种普通员工都要记得送吃的。

        这位可比之前那位洛总好多了,长得好看!出手也大方!关键看着特别清新,甚至好像有些腼腆的样子!看得人心都化开了!

        乌桃明显感觉到了大家对叶蕴年的赞赏,这让她心里也很喜欢,她笑着和大家打了招呼,让大家记得吃水果,大家也都放松下来,甚至有一个还笑着和她打了招呼,祝她百年好合,惹得大厅里大家伙都笑了。

        乌桃领着叶蕴年坐了电梯,一路上,总是能遇到几个员工,乌桃也就给大家随口介绍下,大家先是惊讶,之后恭敬,再之后笑着打招呼。

        一直到了三楼,走在走廊里,乌桃才道:“你还想得蛮周到。”

        他一直都不是太爱说话的人,从小就这样,现在其实也是,刚才自始至终都没说几句话,不过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他都能想到,一直都是周到体贴的,这就像他总是能随手拿出来雪白的手帕,干净体贴。

        叶蕴年:“打电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附近有供销社卖水果零食的。”

        乌桃轻抿唇,之后想想,笑出声。

        叶蕴年侧首看她:“你心情不错?”

        乌桃:“你看刚才我们前台小姐,看你看得脸都红了,她肯定也觉得你长得好看又大方!”

        叶蕴年却还是看着她,目不转睛:“那你呢?”

        乌桃:“我当然也这么觉得了。”

        叶蕴年便也笑了,他低声说:“那我以后每天给你们公司员工买水果。”

        乌桃笑道:“算了,有钱你还是留着买服务器做网络吧。”

        一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今天我们的事这么一爆开,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找我问,我们公司陈总当然想找你谈谈,他想找你合作。”

        乌桃想起来陈通咧嘴笑几乎露出牙花子的样子:“不过我们产品暂时不需要,只是办公计算机需要,所以量并不大。”

        叶蕴年:“这个没问题,现在国内防病毒一般是用防毒卡,那个目前我并不看好,局限性太大了。”

        乌桃:“我们公司现在好像也有一些计算机用的你们公司的,不过好像是盗版的。”

        叶蕴年扬眉:“是吗?”

        乌桃:“盗版不好用,总是报警,蹦出红色警告字,说firefly飞走了,firefly飞走了,看着好烦!”

        叶蕴年:“原来你用过。”

        乌桃略有些心虚:“就随便用的……”

        叶蕴年轻笑,看着她:“活该,谁让你用盗版。”

        乌桃:“那我就算要交钱也不知道去哪儿交啊!又没进中国市场!”

        叶蕴年:“那你为什么不找我?”

        说完这个,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本来气氛好好的,他并不该提过去。

        那时候他没找她,她更不可能找他。

        于是便道:“你们公司一共多少台计算机,需要安装多少?”

        乌桃:“公司各部门在用的大概几十台吧?”

        毕竟不是每个岗位都需要,就是几个高层领导并研发人员需要。

        叶蕴年:“那本来量也不多。”

        乌桃:“嗯,不多,不过也可以谈谈以后的合作,我估计陈通有这个意思。”

        叶蕴年:“其实我也有意找你们陈总聊一下,谈谈将来可能的合作。”

        这么说着,恰好碰到了叶静,叶静乍看到叶蕴年,也是惊讶,不过之后明白了:“你过来看江总吗?”

        叶蕴年点头:“是。”

        叶静便笑着和叶蕴年说起来,说自己入职的事,最近工作干得还挺愉快。

        聊了这么几句后,叶静笑望向乌桃:“他见到你,整个人气质都变了,我都要不认识了,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量了。”

        乌桃脸上微红,不过还是笑着说:“他也是正好路过,过来看看,我正说把他介绍给陈总。”

        叶静忙点头:“那你快去吧。”

        当下乌桃领着叶蕴年过去陈通办公室,路上大致说了下:“他喊你什么,你都不要应,如果要谈以后合作问题,那你就公事公办,记住了吗?”

        叶蕴年收敛了笑,抿唇,认真地道:“我知道,公私我会分清。”

        乌桃听了,这才领着他过去,见了陈通。

        陈通看到叶蕴年,几步上前,狠狠地握住了叶蕴年的手,之后热情地喊道:“蕴年,乌桃那就是我的亲妹子,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婿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来来来,坐下,咱们谈谈咱们自家事!”

        他把叶蕴年拉过去,又招呼乌桃:“乌桃,你忙去吧,我们这是一场男人的对话!”

        说着,他关上了门。

        乌桃:“……”

        她突然觉得,她刚才的叮嘱估计白搭了。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58869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fieldset id='mbUG'><person></person></fieldset>
    <tt id='jddZBH'><base></base></tt>
      <option id='fhVyOVQZ'><center></center></option>
        <l id='qkhpNP'><samp></samp></l>
        <caption id='rJtRpZTb'><strong></strong></caption><s id='qjikTG'><listing></listing></s>
        <del></del><optgroup id='IZXird'><u></u></optgroup><sup id='tsOjMk'><ins></ins></sup>
          <comment id='nhVl'><sub></sub></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