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78章 第 78 章

第78章 第 78 章


第78章相约

        走进院子的时候,乌桃才想起来一件事:“我并不经常回来,自己也很少开火,我也不确定家里有什么吃的,要不你出去吃吧,我开车送你找一家好吃的饭店。”

        叶蕴年站在院子里,打量着院子里种的海棠树:“我不挑。”

        她无奈:“我没别的意思,但是我家真可能没什么食材,而且我的厨艺也不是太好。”

        叶蕴年收回目光,落在她脸上,他抿着唇,没说话。

        乌桃却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既然进来了,就是赖也要赖在这里,反正他不想走。

        乌桃:“那你真不要失望。”

        叶蕴年:“我说了,我不挑,什么都可以吃。”

        乌桃认命地过去了厨房,不过厨房确实没什么吃的,毕竟十几天没开火了,她只好打开冰箱,翻了翻,里面倒是有菜,有肉,还有一些调料,不知道放了多久。

        现在大多菜品已经不需要票了,不过有些还是需要,她自己太忙很少买,一般都是宁妙香给她买一堆塞进去,怕她哪天万一加班回来自己饿了没吃的。

        她拿出来看了一番,只有零散的一些,便想着做什么,给他随便炒炒吧?

        叶蕴年却直接凑了过来:“这不是有食材吗?而且还有燃气灶,这不是能做饭吗?”

        乌桃正研究着:“我怕时间长了变质了。”

        叶蕴年:“我看看。”

        乌桃本来不想给他,他能懂什么,不过他距离自己太近,乌桃下意识放手了。

        叶蕴年倒是动作很快,他熟练地挑出几样来:“这个不要吃了,剩下的没问题。”

        之后他又说:“这是牛肉,切了,煎了就好了。”

        乌桃:“好。”

        说着,她就要接过来。

        叶蕴年:“我自己来吧。”

        乌桃:“你会吗?”

        叶蕴年瞥了她一眼:“我会。”

        好像无论什么时候,叶蕴年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国外多年,再次相见,他矜贵优雅,从容富裕,这样的他,依稀是过去的模样。

        哪怕他三十岁了,他也只是略显成熟了一点,可是他本身气质还是那样,十足十的贵公子,并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现在,他竟然脱下了名贵的大衣,之后卷起了衬衫袖子,开始做饭。

        乌桃看着他娴熟地处理着家里那些食材,沉默地看着,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万物一切都要有因果,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有了这么娴熟的烹饪技巧,这越发给她提供了线索,会忍不住去猜测他多年的国外生活,以及那段她无法获知的黑洞一般的七个月。

        叶蕴年洗干净牛肉后,已经利索地开始切片,他修长的手握着菜刀的动作甚至是优雅的,切起来也非常娴熟,这一定不是切了一次两次,哪怕再有天分的人,也需要一些练习。

        他低头切着的时候,没抬头,却突然淡声问:“你是在看耍猴的吗?”

        乌桃站在一旁看着:“你什么时候学会做菜,你以前一定不会做的吧?”

        叶蕴年:“早就学会了。”

        记乌桃:“是自己做,还是做给别人?”

        叶蕴年:“都有,我在华人的小饭馆打过杂,如果会切菜,给的钱会多一点。”

        乌桃努力想了想,她真的想象不出叶蕴年在乌七八糟小饭馆打工的样子,更想象不出那双优雅修长的手是如何握住菜刀的。

        叶蕴年已经切好了肉,又开始洗米,切菜,一切都那么行云流水。

        乌桃:“这些都是你在饭馆学会的?”

        叶蕴年:“是。这也没什么,在饭馆里可以吃饱饭,也可以吃到肉。而且你不是从小就会这些吗,你小时候做过很多,我做过没做过的,你都做过。”

        乌桃:“可是我现在的厨艺肯定不如你,就凭这个刀工,我比不上。”

        叶蕴年:“你的厨艺很差吗?”

        乌桃:“也就能勉强填饱肚子吧。”

        小时候即使天天做饭,其实也说不上懂做饭,做饭需要闲情逸致,需要食材,而他们家,大部分时候就是连肉星都没有,哪里还讲究那么多。

        到了后来,家里光景好了,她又很忙,忙到没时间去讲究那些。

        叶蕴年抬起头:“我觉得自己做的菜也挺好吃的,可惜你已经吃过饭了,不然可以尝尝。”

        乌桃苦笑了下,她还是对于这个话题有些陌生,叶蕴年竟然和自己探讨厨艺。

        叶蕴年却突然道:“你刚才过来,很开心的样子,遇到什么事了?”

        乌桃:“我很开心吗?”

        刚才天已经黑了,她也只是正常走路,并不觉得她表现出什么开心的样子。

        叶蕴年:“就是感觉。”

        乌桃:“可能是因为和家人在一起比较开心吧,而且小呦呦很可爱。”

        叶蕴年回首,看她:“小呦呦是谁?”

        乌桃:“我侄女,她今年两岁半了,是我哥和士萱的孩子,我哥和士萱结婚了,他们结婚好几年了。”

        叶蕴年定定地看着她:“你这么喜欢小孩子?”

        乌桃点头:“小孩子一般都比较可爱吧,单纯美好,让人喜欢,今天看她头发也没几根,还扎了两个小羊角辫,特别逗。”

        叶蕴年:“你这样说,我倒是想起你小时候的样子。”

        乌桃:“我小时候?”

        叶蕴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样子,你也是扎着两个羊角辫,一只羊角辫是黑色头绳,一只是红色。”

        乌桃:“是吗?”

        叶蕴年:“嗯,当时我就想着,为什么不用两只红色的,我觉得那样好看。”

        乌桃想了想:“头绳可能是捡的,捡到什么就用什么了,凑不齐同一个颜色。”

        叶蕴年:“后来我第二次见你,你就扎了两只黑色头绳了。”

        乌桃笑叹了声:“原来你竟然记得这种细节,我自己已经忘记了。”

        叶蕴年苦涩地抿了下唇:“我记性比较好,很多小时候的事都记得。”

        乌桃:“在国外,你会记起我吗?你会想起我小时候多,还是会想起长大了后多?”

        叶蕴年:“都有,不过很奇怪,你长大了后的样子,在我心里还是小时候,我觉得没有变,都是一样的。”

        乌桃:“那现在呢,现在我还是没变吗?”

        叶蕴年望向她:“记你变了吗?”

        他的眼神直接而平静。

        乌桃笑了笑:“人都会变的啊,长大了,会变得面目可僧,也会变得惹人恨,面对这个世界的诱惑和纷争,总是要做出许多选择,有了选择就有了分歧,有了分歧就有了争执。小时候,没有选择,简简单单,那当然不一样,怎么都看着天真可爱。”

        叶蕴年别开眼睛,看向窗外的海棠树,过了好久,他终于道:“乌桃,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其实——”

        他停顿了下,有些艰难地说:“其实我并没有怪你,也没有恨你的意思。”

        乌桃:“是吗?”

        叶蕴年:“也许最开始有一点吧,但后来就没了。估计你也看透了,我确实故意那么说,我也确实是在逼你,用过去的感情要挟你。”

        乌桃没说话。

        叶蕴年收回目光,缓慢地剥着一根葱,低声说:“但我自己心知肚明,这件事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做得不够好,你不要我,都是因为我不好。”

        乌桃鼻子发酸:“你不要这么说。”

        叶蕴年苦涩地道:“是我太天真幼稚,是我太蠢,我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

        乌桃:“你找我逼债的样子呢,我宁愿你找我逼债好了。”

        叶蕴年:“所以你是要认这笔债吗?”

        乌桃:“我如果不认的话,你怎么会踏入我的家门?”

        叶蕴年手中动作顿住,不过却还是低着头,没看乌桃。

        乌桃走过去,看到他的手在攥着那根葱,眼看那葱都要攥烂了。

        她便站在他旁边,接过来那根葱,一起把那根葱剥了,之后低声说:“你赶紧打火吧,国内的煤气灶你会用吧?”

        叶蕴年:“应该会,和国外样子差不多。”

        乌桃:“你在宾馆里不能做饭吧?”

        叶蕴年:“不能,不过宾馆里有食堂。”

        乌桃:“那就好,你自己好好做饭吧,我现在先忙别的去了。”

        叶蕴年却怔怔地看着她。

        乌桃往外走。

        叶蕴年:“你是觉得我找你逼债,所以你很没办法,但也不能赶我走,是不是?”

        乌桃没搭理他。

        叶蕴年:“你其实烦我烦得要死是不是?”

        乌桃走到门边,摘下来旁边的围裙,之后转身,随手扔给了他:“戴上这个。”

        叶蕴年忙接住了,之后有些茫然地看着乌桃。

        乌桃便有些恼火:“你赶紧戴上围裙,不然回头你身上肯定有味。”

        叶蕴年便忙系上了。

        他穿着白衬衫,戴上围裙的样子特别滑稽。

        乌桃:“好好做饭,以后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叶蕴年:“什么眼神?”

        乌桃:“傻子一样的眼神。”

        走出厨房后,乌桃听到里面停顿了半响,之后,便传来了滋啦啦的声音,那应该是牛肉下锅的声音。

        很快,香味飘来了,很动人,哪怕她并不饿了,竟然也会觉得,其实可以尝尝。

        她一时竟然有些感慨,想着如果不是他确实很聪明又去上学,没准都能成大厨了。

        于是乌桃便再次想起,那个被金奶奶很好地照顾着的男孩子,洁白的衬衫,多美啊。

        只是这个世上没有什记么不会变,异国他乡,那个衣衫洁白的少年会沦落到华人小饭馆里,躲在厨房一角笨拙地学习切菜,为了多几个工钱。

        回到房间,她简单洗了手脸,喝了口水,又去了书房拿起一本书来看。

        其实并不能看下去,她会忍不住抬头看窗外,就在西屋厨房里,叶蕴年还在忙碌。

        胡思乱想了一番,那边动静停了,她便过去看:“你做好了吗?”

        叶蕴年:“嗯,做好了。”

        乌桃看了看,他煎了牛肉块,那牛肉块色泽可人,散发着一股香味,他还打了一个紫菜蛋花汤,炒了一点米饭,凉拌了一个生菜。

        乌桃挑眉,打量了一番。

        叶蕴年:“你觉得怎么样?”

        乌桃:“挺好的,我就是好奇,我冰箱里也没多少东西吧,你竟然还能做出这种搭配。”

        关键看着还挺好看的。

        叶蕴年:“我说了,我做饭挺好的。”

        很快饭菜就上桌了,叶蕴年吃饭,各样菜乌桃也尝了尝。

        味道确实不错,特别是那个牛肉,会让她有种吃西餐的感觉,虽然她也不明白平淡无奇的牛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就连那简单的紫菜蛋花汤都有滋有味的。

        乌桃叹了声:“你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聪明了。”

        叶蕴年:“为什么?”

        乌桃:“这耽误了你成为一个大厨。”

        叶蕴年:“你觉得我成为一个大厨比较好。”

        乌桃:“也不是,就是觉得你有太多才华技能项,耽误了哪一个都可惜。”

        叶蕴年想了想:“那我可以开一个饭馆,现在私营饭馆好像很多。”

        乌桃默了下,便想象着叶蕴年戴了一个很高的厨师帽,对着包子吆喝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叶蕴年:“你笑什么?”

        乌桃拿过来餐巾纸,擦了擦嘴:“我就是想象了下那个样子,有点好笑。”

        叶蕴年:“你想了什么?”

        乌桃看着他:“你在饭馆打工,一天能拿到多钱,辛苦吗?”

        叶蕴年:“没多少钱。”

        乌桃:“可是我想听听,他们生意怎么样,有什么人,老板怎么样啊?”

        叶蕴年墨黑的眸子便变得难懂起来:“乌桃。”

        乌桃:“我也只是问问,你不想说可以不说。”

        叶蕴年:“也没什么,你应该也能猜到,有一段我没身份,也没什么钱,所以只能躲起来□□工,那里什么人都有,有偷渡来的,有香烟走私贩子,卖假名牌的,蛇头,□□,当然也有别的客人,什么人都有。”

        乌桃其实多少已经猜到了,她知道的一些信息也比洛再久多,但是亲耳听到,还是会很难受。

        叶蕴年却很是轻描淡写:“但那都过去了,我在那里时间很短就离开了,对我也没有任何影响。”

        乌桃看他一眼,也就随着他道:“那就好。”

        一时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叶蕴年安静地吃着饭。

        其实他吃饭的样子,她还是会觉得很熟悉,小时候两个人经常一起吃饭,他一直都那样吃饭的。

        慢条斯理地优雅,一切都很讲究。

        但是这个和他小饭馆角落打工的样子又是完全割裂的。

        乌桃便沉默地看着这样吃饭的他,又看记他起身收拾碗筷,他收拾得时候动作娴熟,看上去比自己还在行。

        叶蕴年自然感觉到乌桃一直在看他,不过却没说什么。

        一直到收拾差不多了,他洗了手,用白色手帕轻轻擦拭着手指,才道:“乌桃,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事。”

        乌桃:“嗯?”

        叶蕴年:“当年我爷爷临终前,他叫你过去,你见了他最后一面。”

        乌桃:“是。”

        叶蕴年:“能不能告诉我,他说了什么?”

        乌桃:“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

        叶蕴年:“就是好奇。”

        乌桃笑了笑:“可我并不想告诉你。”

        叶蕴年看了她一眼,很有些无可奈何。

        乌桃便道:“其实说说也无妨,他好像对你某段时间的状况不太满意,非常不满意,他痛心疾首。”

        她这话说得非常慢,说这话的时候,她一直看着他。

        他半响不说话,之后才苦笑一声:“不满意又怎么样,那我也没办法了。我不是他们手中的玩偶,我也永远做不到让每个人都满意。”

        乌桃:“你回来后,还没和家里人联系?”

        叶蕴年:“之前发生过一些事,他们去美国找我,不过我并不想见,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不可能了。”

        乌桃:“你回来后一直住在宾馆里?”

        叶蕴年:“是。我在找房子住,不过一时半会并不好找。”

        说着,他看了看窗外:“我也想要一个你这样的院子,不要太大,可以种一棵树,一点菜,这样就挺好的。”

        乌桃:“这种房子也不多见了,现在大多都是大杂院,好格局的独门独院很少,愿意出让的也少了。”

        乌桃便想起什锦花园胡同的房子,那个房子是真好,不过叶蕴年也不会回去了吧。

        叶蕴年:“再说吧,我托人在找,自己倒是不用操心。”

        乌桃:“我还有别的院子,就闲置着,你如果有需要,可以去住。”

        叶蕴年:“这个倒是不用了,我肯定也要找一个住处。”

        乌桃:“你打算留在中国多久?”

        叶蕴年看向她,却没说话。

        乌桃:“我就随口问问。”

        叶蕴年:“如果顺利,我不会去美国了。”

        乌桃:“那公司呢?”

        叶蕴年:“目前我的打算是,开中国分公司,在大陆投资,重心转移,如果后面有机会,美国的公司我会出让,我自己只留一部分股份。”

        乌桃:“如果这样,那也挺好的,现在国家要改革,经济要发展,很需要外汇,需要投资,也需要技术——”

        她淡淡地道:“这些年比起你出国时候,国内变化了很多,但总体还是落后,什么都缺。”

        叶蕴年:“你现在是不是自己在做生产线?”

        乌桃苦笑一声:“哪那么容易,并不好办,基础太落后了。”

        叶蕴年:“是的,国内要生产一些计算机关键备件,不是某个特定技术的问题,是涉及方方面面的技术,也包括整体流程设计质量监控,是一整套的工业生产体系,别人多少年的积累,我们不可能一蹴而就。”

        乌桃:“嗯,所以我现在想着,能不能借鸡下蛋,走个捷径。”

        叶蕴年:“什么捷径?”

        乌桃便提了自己的想法:“我认识几个香记港的供货商,了解过香港电子制造业的情况,如果可能,我想收购一家香港工厂,这样的话,可以拥有成熟的生产线、工人,也能借鉴别人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收购了后,慢慢吃透了,再把自己的工业设计理念融合进去,为自己所用,同时学着改进大陆生产线。”

        叶蕴年拧眉想了片刻,道:“这是一个办法,你们现在不缺钱,这等于用钱买技术和管理经验,当然还有技术成熟的工人。”

        乌桃苦笑:“对。”

        她突然想起来十年前,学校的老教授带着二十万美元漂洋过海去买人家计算机的事,十年过去了,一切境况都好了很多,他们挣了钱,也有了胆子,开始野心勃勃想拿着血汗钱辛苦钱去买别人生产线了。

        想起来依然很苦,不过从计算机到生产线,到底是进步了。

        叶蕴年却道:“你上次提过的税款问题,我正好认识一位财务专家,她工作经验比较丰富,便问了问。”

        乌桃:“哦,对方怎么说?”

        其实最近他们也咨询了圈子里的朋友,意思是这种情况也没办法,除非最开始和那家信托公司签合同的时候就规避好风险,只能说,没有先见之明,只好吃哑巴亏了,以后长个记性买个教训吧。

        叶蕴年:“我对这方面不了解,所以没问细节,但是她说这个问题可以预防,你可以和她聊聊。她最近正好处于待业状态,好像是休息了半年,打算重新找工作。”

        乌桃眼前一亮:“她是什么背景?”

        叶蕴年:“曾经在德勤工作过十年,后来来中国分公司,不过遇到一些事情,所以之前辞职了,自己休息了一段。”

        乌桃听了,很有些兴趣:“那麻烦你帮忙引荐下。”

        叶蕴年:“好,我回头联系一下,到时候可以帮你们约,你们自己细谈吧。”

        乌桃抿唇笑了:“太好了。”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59593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del></del>
<comment></comment>
<kbd id='DnjbRe'><pre></pre></kbd>
<xmp id='AByHW'><listing></listing></xmp><code id='PpttZkF'><span></span></code>
    <sub></sub>
      <big id='XBjx'><ins></ins></big><em id='fFXr'><small></small></em><person id='uW'><person></person></person><blockquote id='KjLXV'><marquee></marquee></blockquote>
      <cite id='gxVJGs'><listing></listing></cite><dfn id='QnExVs'><big></big></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