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71章(1989年的天空)

第71章(1989年的天空)


第71章  1989年的天空

        在1985年的那个秋天,  三合公司一款中文打印机迅速占领了市场,并且取得了傲人的成绩,之后,  在陈通的带领下,  一干科研技术人员精益求精,  研发出来一款款产品。次年,  研制出第一款微软操作系统的文字处理机,  并以此为契机,开始铺设了遍及中国各地的营销服务网。

        三合公司在最鼎盛的时候,占到了国内文字处理机市场的百分之九十三,可以说,  有自动办公处,必有三合。

        在乌桃拿到博士学位顺利毕业的时候,她也正式加入了三合公司,成为了科研队伍中的顶梁柱,并且在原本中文打印机的基础上,开始整合资源,  开发出来一系列自动化控制机器,将目标订在了大型国有企业的自动化市场。

        三合公司最初的几个合伙人,  经过种种分歧、纠纷、调整以及起伏后,  组织架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三合公司旗下已经有多个国内合资和中外合资公司,  也有几家海外企业,每年的营业收入已经高达十亿了。

        时代滚滚前行,  昔日荒凉的中关村早就人流拥挤,  而当年那个缩在局促办公室里的三合公司,也早也不是原本的模样。

        不变的是陈通在,  乌桃也在,还有那位擅长谈价格的彭文元也在,在分分合合的调整中,乌桃的股份也已经从原本的百分之十变为如今的百分之二十五,用孟士萱的话说,乌桃现在也已经是身价几个亿的富婆了。

        她说有时候想想挺无奈,为什么她不是男的,她要是男的,早娶了乌桃,就没有洛再久什么事了。

        其实现在的孟士萱自己毕业后就去了计委系统,一切都是顺风顺水。

        前年,她生下了一个女儿,现在已经两岁大了,由宁妙香负责照看着,一家子和和美美的,可以说没有谁比孟士萱更滋润的了。

        乌桃博士毕业后,终于和洛再久走在了一切,这件事无关爱情,更多的是熟悉和陪伴。

        特别是当时的乌桃,身价已经不菲,这个时候,她发现身边和她匹敌的男人越来越少了。

        用孟士萱的话说:“怎么办,如果有男人追求你,我第一反应是他会不会贪你的钱。”

        乌桃本来对于要不要有个对象并不介意,她现在对情爱也没有任何兴趣,不过当三合公司逐渐成长,而她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些问题。

        这个社会环境对一个单身有钱且还算漂亮的女人并不好,哪怕她的学历金光闪闪,人们也下意识会去猜忌,也许一切得来并不那么光彩,会忍不住联想,想着她和政府官员的关系,和日本合作对手的关系。

        有些无良报纸,甚至开始说起她和陈通的关系,进行胡乱的暧昧猜疑,还曾经风传一时,说得有鼻子有眼。

        幸好陈通妻子和陈通感情足够好,也相信乌桃和陈通的人品,主动站出来澄清,不然两个人几乎洗都洗不清了。

        但有了一出就有下一出,防不胜防。

        所以乌桃选择了洛再久,这是她对这个世界规则的让步。

        洛再久一直等着她,嘘寒问暖,风雨不离,递给她一张永不过期的期权,这让她感激,也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可以互相帮衬着的人。

        这几年,洛再久也发展得非常好,在乌桃主导了无纺技术公司的信息化后,他引领着公司进行上下的改革,取得了卓越的成效,之后因为表现突出,升任技术公司的总经理,工资待遇以及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再之后,他被调派去了外地一家信息通信公司,并让那家公司摆脱了严重的经营困难,起死回生,同时自己投资了一家信息公司。乌桃从中投资了一些钱,关键时候帮着牵头引线了几个项目,现在这公司产值也有了一定规模。

        可以说,洛再久站在乌桃身边,并不逊色多少了。

        对于洛再久,宁妙香其实还是不满,不过事情走到这一步,她也看出来了,外面的男人没几个好的,就算有合适的,未必不是贪图乌桃的钱。

        洛再久这个人,再是不好,至少等了乌桃那么多年,她觉得还是值得信任的。

        所以最近,她也开始催着:“你这都二十九了,总不能熬到三十岁吧,有功夫你们就结婚吧。”

        乌桃:“最近他太忙了,一直在外地忙公司的事,本来说着,等他回来就商量结婚的事。”

        宁妙香点头:“对了,乌桃,你也得留心着,他现在办公司,一天到晚在外头,吃吃喝喝的,我听说还和人去什么卡拉欧肯,外面那些女人,万一有个什么事呢,你说男人哪有不偷腥的,你还是得注意着。”

        旁边孟士萱笑出声:“妈,是卡拉ok。”

        宁妙香:“对对对,卡拉ok!”

        乌桃无奈地笑了:“妈,不至于的,他这么大人了,有分寸。”

        其实如果洛再久突然喜欢上一个姑娘,她也愿意祝福,但是她并不相信洛再久会瞒着自己如何,犯不着。

        当初两个人在一起就谈得好好的,合作关系,互相帮助,一起携手进步,但是万一谁后悔了,随时散伙。

        孟士萱却突然想起来一桩事:“不过那天我去你哥单位,好像听人提了一嘴,就是说他的,说是在威海有个傍尖儿的,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了,我觉得无风不起浪,你还是得问问。”

        傍尖儿就是傍大款的意思。

        乌桃听了,也没太往心里去,不过还是道:“行,我知道了,回头问问。”

        孟士萱又说:“还有,王亚湘要举办的同学聚会,你去不去,她一再问你呢!”

        王亚湘国外留学后回来了,分配到报社做编辑,已经结婚了,丈夫很有些背景,也是才华横溢,比她大十岁,是□□之前的大学生,本来在中科院计算机所工作,不过后来计算机改革,他也就出来下海了。

        这两年他们也干得不错,走的是三合公司的老路子。

        乌桃:“我不去了,她丈夫那公司正要出一款新产品,和我们是竞争对手,估计得拼个你死我活的,到时候见了面提起来也不痛快,回头再说吧。”

        孟士萱:“行,那就别去了,其实她张罗这个,我也不太爱去,谁乐得搭理她!”

        乌桃笑了:“以后有时间再聚吧,现在正是敏感时候呢。”

        说话间,她离开四合院,开着车,径自过去公司。

        这几天北京的天越来越不少,动不动就灰蒙蒙地刮着大风,今天眼看着才好点,谁知道又阴起天来了。

        乌桃开得比较慢,就这么慢悠悠地到了公司,到了公司,正好赶上今天的会议。

        会议的气氛并不太好,很有些唇枪舌剑的味道。

        当年最初的几个合作者,除了陈通乌桃就是彭文元了,那时候陈通乌桃一行人前往日本,和日本谈下第一次合作,四百多美元的采购价就是彭文元一点点掰下来的,他是一个谈判高手。

        这些年熬下来,公司发展壮大到今天的规模,彭文元的股份也已经到了百分三十。

        在三合,乌桃二十五,彭文元三十,陈通三十五,剩下的百分之十是各方零星投资。

        而今天会议室里的火药味,就来自于彭文元和陈通之间。

        这两人之间的一些矛盾,其实从前年开始就已经初见端倪了。

        那时候三合公司和日本一家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这种合资公司可以充分利用目前的税收优惠,合资公司主要来进行自动控制设备生产,大约投资了一千万美元,三合公司占股70,日本公司占股30,在三合公司占股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需要派出来一个人做总经理。

        其实三合公司这几年也陆续成立了不少合资子公司和下属工厂,但是这次的合资公司是要将企业下属的生产线移植,所以这次合资公司的操控权便变得要紧起来。

        当时陈通的意思,因为涉及到生产技术,这一块是乌桃的专长,由乌桃来做总经理,但是让彭文元来做营销部副总经理,因为彭文元擅长和市场打交道。

        不过彭文元显然不乐意,他想做总经理,想让乌桃做总工程师。

        最后乌桃让步了,在合资公司做了总工程师,总经理由彭文元来担当,但是陈通却很不满意。

        三个人占股到了百分之九十,他也希望做到平衡,这就是平衡制约的关系,你不能一家独大,而彭文元的野心,仿佛有些太过膨胀,隐隐想压制乌桃。

        陈通私底下说:“他先压制你,你不和他争,下一步就是我。”

        乌桃其实对于这些并不是太感兴趣,不过她也不是那个要被人欺压的,所以对于彭文元,她是心里起了提防之心的,关键时候,她当然要和陈通一起,给彭文元降降温。

        她还翻出来一些国外的例子,建议陈通开始牵手建立完善的公司规章制度。

        “我们的公司已经不是当初的小作坊了,年收入上十个亿,跺一跺脚,整个打印机市场也得震一震了,我们再用过去的那一套来治理公司,已经落伍了,必须着手建立完善的公司制度,要不然的话,三个队伍,搞勾心斗角那一套,最后结果就是没有赢家,受伤的是公司。”

        陈通听了后,自然赞同:“乌桃,你说的,也是我心里想的,我们当初就是憋着一口气蛮干,有技术,有想法,也是有运气,就这么成功了,从小船变成了一艘大船。小船好掌控,但是大船就有些难了。我们要是再躺在原来的成就上睡大觉,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说归说,一切都不是那么一蹴而就的,比如现在又争论起来了。

        眼下双方争议的是最近公司即将上市的一款全新智能自动化文字处理机,这就是一款小型电脑,集合了键盘液晶显示屏以及中央处理器打印机等,相对于普通计算机的“门槛高难操作”,这款文字处理机可以说是一款“傻瓜式”的计算机,能够让绝大部分办公人员容易上手。

        这自然也是三合公司目前的秘密拳头产品。

        只是关于这款产品的采购,陈通和彭文元却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彭文元的意思是应该降低成本,做到最低,这样才能在市场上无往不利:“不说别的,就说科新的机器,他们就是用的热敏打印头,我们比他们用更好的打印头,那价格就贵起来了,问题是普通消费者,他们哪懂这个?他们只知道便宜不便宜,他们不知道我们更换一个好的打印头这意味着什么!”

        科新就是王亚湘丈夫的那家公司,最近正要上市,肯定是要和三合的产品狭路相逢了。

        陈通却反对:“热敏打印头,我们不是没用过,那个什么质量,我们都清楚。乌桃付出了这么大的心血,开发出这一款傻瓜计算机产品,如果我们因为一个热敏打印头栽坑了,消费者对我们的信任没了,那我们怎么办?价格可以贵,这个程度的贵,是消费者能承受的,那我们就应该提供更好的产品!”

        彭文元:“做人不能忘本,你不要忘了,我们当年是怎么凭着低价策略打败了日本竞争者的。”

        陈通:“以前穿草鞋,一辈子就得穿草鞋?小时候光□□,一辈子就得光□□?”

        这话说得尖锐,彭文元冷笑。

        乌桃从旁,终于慢条斯理地道:“我们走到今天,还是要认清楚自己的定位,以前我们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只能拼命地压低价格,打价格战,但是今天,我们拥有了绝对的市场地位,这个时候,是不是可以考虑下,引领消费者,走高端路线,带着消费者一起学习进步?”

        彭文元:“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不然回头栽一个跟头,倒是弄一鼻子灰!”

        乌桃轻笑,不过笑得也有些凉:“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如果一辈子故步自封,吸引消费者的只有低价,总有一天,消费者会被更低的价格所抢走。”

        彭文元一时无语,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这时候,陈通心情好了,他就知道乌桃的想法和自己一致的。

        他笑着说:“对了,我听说现在国家批准了教育试点,要在国内办mba了,我想着,如果有时间,我们都得重新回炉学习学习。”

        前几年,国家其实已经外派了一批人去国外读mba,当时大家都忙,自然没有那时间出去,现在国内也要开始了,陈通也有了兴趣。

        乌桃想了想:“这个倒是可以,如果北京高校就有,我们可以回去读读书,多了解工商管理方面的知识。”

        陈通:“那回头我问问,有了确切消息,我们都试试吧,到时候学费什么的,公司都给报销。”

        乌桃:“好。”

        彭文元一直没吭声。

        乌桃开完会后,便去自己办公室处理了一些文件,又看了一番国内外科研资料,这是她一直的习惯,永远关注着最新的科技动向,让自己保持着锐度。

        只是这一次,她看到了一则新闻。

        firefly公司在今年宣布,将在中国设立分公司。

        自从前些年乌桃去过香港参加那次的安全会议后,对于计算机安全这一块她一直在关注,当然偶尔也会关注叶蕴年的动向。

        他本来安分地在美国大学任教,不过就在三年前,一款叫做brain的计算机病毒袭击了个人电脑,全球各地计算机不断中毒,这个时候,一家叫firefly的公司推出了一款反病毒检验法程序,异军突起,迅速占领市场。

        之后,大家才知道,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便是yunnian  ye。

        据说这款反病毒检验软件为firefly赚了高达七百万美金,之后,恰逢其会,档案感染型病毒christmas  worm疯狂传播,firefly趁机而起,公司规模迅速扩大,才几年的时间,世界级的大公司据说都在用firefly杀毒软件,公司产值已经达到惊人的规模。

        而今天看到的这则新闻,并不太显眼,但却让乌桃很是看了一会。

        乌桃轻叹了一声,将那份资料放到了一旁。

        她起身,看着窗外的天,还是阴的,不过并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当下想着过去自己的房子那里住。

        这几年,她陆续在各地都置办了一些不动产,北京的四合院也买了几处,并不是太在意升值,只是心里喜欢,以前穷过,会下意识多为自己积攒储蓄,况且变成宅子,妈妈说起来也开心。

        老人家并不懂什么股权,也不懂什么市值,只知道房子,认为那就是家产,那就是能传下去的。

        不过她平时住的,却是位于新街口最初的那套四合院,并不算太大,但整修得有模有样,很适合她一个人住,她在里面几乎建了一个小型图书馆,可以恣意地看书休息。

        她起身准备离开,出办公室前,本来想让秘书找一把伞,谁知道看秘书正忙着整理资料,也就没提什么,嘱咐了几句便径自下楼了。

        下楼,她来到了自己车子前,正要开车,却见一个年轻女孩站在自己车子前。

        她站在那里,咬着唇,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

        乌桃神情冷淡,没说话。

        年轻女孩穿着一条红色长裙,身形纤瘦柔弱,皮肤白嫩,一头长发披在肩上,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她望着乌桃,小声说:“对不起,可是,可是我想和你说话。”

        乌桃:“请说。”

        女孩伸出手:“我叫何秀娟。”

        乌桃:“你好。”

        或许是乌桃淡漠疏远的姿态,让这位何秀娟有些胆怯,她犹豫了下。

        乌桃:“我只给你三分钟。”

        何秀娟:“好,三分钟,你好,江总,我是来和你说对不起的,因为我怀孕了,我肚子里孩子已经两个月了,我没办法,我真得走投无路,他不让我把孩子留下来,他希望我打掉孩子,可我不舍得啊!”

        乌桃安静地听着。

        何秀娟:“江总,对不起,我很抱歉打扰你,可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你得告诉我怎么办啊,我怀孕了!”

        乌桃:“三分钟到了。”

        何秀娟愣了下。

        乌桃:“请让开,我要开车了。”

        说着,径自打开车门,上车,启动。

        何秀娟一下子哭了,上前拦住车:“江总,江总,那我怎么办?”

        她拦在了车前,乌桃没法继续开车,放开刹车,估计就一尸两命。

        所以乌桃只好停下来:“你怀孕了,去找让你怀孕的人,是我让你怀孕的吗?”

        她确实莫名。

        这些年,三合不断发展壮大,她也遇到了一些非常莫名的事,坑蒙拐骗和打秋风的,比比皆是,还有各种小报随便凑上来乱编消息,这让她对于这种莫名的事情越来越反感。

        她并没有多余的同情心来去评判这种家庭伦理故事,反而对于不请自来的人充满戒备。

        况且,这个女人怎么知道那是她的车子,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工作,又怎么知道她这时候下班?

        何秀娟跺脚,哭着说:“江总,是洛总啊,我肚子里孩子是洛总的,他不是你未婚夫吗?”

        乌桃眉毛动了动,想了想:“你确定是洛总的?”

        她确实意外。

        今天妈妈和孟士萱说的话,她并不太放在心上,她相信洛再久,他等了自己好几年,两个人选择了在一起,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都是足够理智的,并且想清楚一切后果的。

        结果这才在一起就没几个月,他就来这一出?

        所以她初步认为,除非洛再久脑子进水了,不然这种事情怎么也不应该发生。

        何秀娟:“就是他的,就是他的,他逼着我打胎,他想给我钱让我打胎,可是我不舍得!”

        她这么哭着的时候,已经有人往这边看了,因为这块停车场是公司的,公司保安也走过来。

        乌桃:“你有电话吗?”

        何秀娟:“我没有,不过我现在借住在亲戚家里,亲戚家安装了电话。”

        乌桃:“给我电话号码。”

        何秀娟一愣:“怎么给你?”

        乌桃:“用嘴说。”

        何秀娟赶紧说出了一串数字。

        乌桃:“我会确认一下,如果情况属实,我会给你打电话,请你耐心等待。不过在我联系你之前,希望你不要对外声张,我不想从别处听到这个消息。”

        说完,她径自开车离开。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0215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acronym id='JFKacVJE'><acronym></acronym></acronym>
    <kbd id='TVEPPFL'><basefont></basefont></kbd><listing id='bhJV'><kbd></kbd></listing>
      <xmp id='cSfgknL'><strong></strong></xmp><u id='TcD'><l></l></u>
      <person id='SHEDiBq'><small></small></person><del></del>
        <blockquote id='bpMhiqPf'><samp></samp></blockquote><font id='OLidb'><bgsound></bgsound></font><span id='KcrR'><var></var></span>
          <label id='lvURk'><caption></caption></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