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69章(喜事)

第69章(喜事)


第69章孟士萱结婚

        孟士萱和青桐的事就这么公开了,  传出去后,大杂院里一个个都惊到了,有些不敢相信。

        谁都知道孟士萱,  她家有钱,  她爸有一定级别,  她自己是烈士子女,  又上了人民大学的研究生,  这一看是真了不得,谁能高攀得起。

        结果青桐可倒好,竟然和这闺女处起来对象。

        也有觉得青桐是沾了乌桃的光:“当初是乌桃把这闺女给引家里来的,可算是赚了!青桐也是有本事,  能自己找这么好的对象,连彩礼钱都省了吧,可真是有大出息了!”

        乌桃听着这些话,不像样,青桐也不喜欢听,便直接说了:“这和以前没关系,  也都是自由处对象谈恋爱。”

        大家看他脸色不好,这才不敢提了,  不过心里终究暗暗羡慕,  私底下也有人觉得,青桐这是攀上了高枝。

        孟士萱当然也知道别人难免说道,  不过她显然不在意这些,现在她和青桐公开了,  每天热乎得很,  跑过来一口一口地叫宁妙香妈妈,亲热得要命,  宁妙香也是高兴,拉着她,比看亲闺女还亲,又催着他们赶紧买房子:“把院子买了,以后你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

        于是孟士萱便陪着青桐,四处看房子,也是运气好,很快就寻觅了两处四合院,并不算很大,在新街口,一个大约要一万三,另一个砍价砍了半天,卖家咬死要一万一。

        这就差出来四千块。

        孟士萱便想把自己那处宣武白纸坊的宅子卖了,添进去买这两套,这样青桐和乌桃一人一套。

        不过乌桃让她不要卖,说到底那是她妈妈的遗产,好不容易从爸爸那里弄到的钱,才买了这宅子,如果卖掉这个,连个念想都没了。

        孟士萱却焦急起来:“可是如果不赶紧订下来,别人买走了,再想找两处这样距离近的就难了!到时候咱们住得远了,你这大姑奶奶威风就耍不成了!”

        乌桃好笑,又有些无奈,不过孟士萱说得也有道理。

        乌桃便去找了陈通,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或者从银行里先贷款一部分出来。

        陈通一听这情况,二话不说:“行,你放心,我给你想办法!”

        乌桃有些愧疚:“通哥,如果麻烦的话,可以先算了,贷款的话,我自己来交利息。”

        陈通却是爽朗一笑:“乌桃,你想什么呢,这才四千,咱们挪挪也就出来了,而且这次咱们日本谈判成功,接下来,我们工厂出货,随便卖都是钱!哗啦啦的钱,一台打印机我估计能赚两千吧,卖两台就出来了,咱至于缺这个钱?”

        乌桃听着,这才放心:“希望能挣钱吧。”

        陈通:“不是希望,而是肯定,乌桃,咱们赶上好时候了,到时候通哥一定把咱们公司壮大,别说四千,就是四万,也给大家伙发!”

        乌桃笑起来:“好,通哥,我等着那四万。”

        陈通说到做到,果然很快给乌桃弄到了四千块,乌桃把这四千给了青桐,青桐算是把房子买下来了。

        孟士萱给乌桃登记的名字,一万三的那个给了乌桃,一万一的他们自己留着:“就这,我们还沾你光了呢。”

        买了房子后,还是要简单装修一番,装修的钱是青桐从单位临时借的,简单装修过后,两个人便登记领证,准备婚礼了。

        婚礼那天,孟士萱爸爸也去了。

        孟士萱爸爸这些年其实不太顺利,他当时闹着要娶新媳妇,娶得太急,事情传出去终究不好看,所以这些年仕途不顺,日子就那么慢慢熬着。

        这几年,单位分新房子,都开始分单元楼了,就是那种楼房,有自己厨房厕所的好房子,不是他现在住的筒子楼了。

        可因为种种原因,他没分到,他那媳妇比他小十几岁,还年轻,看不惯,时不时说他没本事,又看孟士萱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就想要。

        不过孟士萱爸爸也不好意思给孟士萱张口,为了这个,双方天天吵架。

        而这两年,改革开放了,不少人挣了大钱,孟士萱爸爸没本事,就是死工资,这媳妇看看自家的筒子楼,曾经的辉煌现在只有黯淡,墙皮发黄,上面还有多年沉积饭菜污渍,她看不惯了受不了,就天天吵,所以孟士萱爸爸日子每天都是煎熬。

        这次孟士萱结婚,直接住进了新街口的四合院,那气派,那敞亮,总之不是筒子楼能比的,孟士萱爸爸看了,心酸难受,但也欣慰。

        可他那新媳妇看不惯啊,眼圈都红了:“要不是当时她拿了那三千块买了房子,她怎么找这么好一个对象!独门独院啊!”

        孟士萱爸爸现在也受不了这个媳妇了:“你眼馋士萱干嘛,士萱是大学生,你和她能比吗?”

        这话可好,惹起来了,双方又是一番大吵大闹。

        所以孟士萱爸爸这次来参加孟士萱婚礼,都是偷偷摸摸的,当天好不容易寻到一个空当,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包:“士萱,这是一百块,我慢慢攒的私房钱,你赶紧拿着吧。”

        孟士萱看了,笑着说:“爸,不用了,你留着给弟弟买几斤肉补补吧,要不然回头阿姨又要大吵大闹的,我可担不起。”

        一百块,她也不稀罕了。

        孟士萱爸爸当场有些没脸,讪讪的,半响没说出什么话来。

        结婚那天,王培鑫也来了,给孟士萱送了一份礼,婚礼上喝了不少酒。

        喝完后,还跑来找乌桃,嚎啕大哭:“我现在突然明白了。”

        乌桃:“你明白什么?”

        王培鑫:“当她妈去世,她从地安门大院搬走,我和她就没戏了!”

        乌桃默了好半响,便想起来曾经。

        曾经,王培鑫也加入了他们的学习小组,孟士萱说要把王培鑫的饭票收起来,大家伙一起花,当时王培鑫那个不服气。

        年少时的嬉笑斗嘴,一切看上去那么美好,不过已经过去了。

        孟士萱和青桐结婚后,宁妙香心里的一桩大事算是了结了。

        孟士萱和青桐也住进了新的四合院,不过宁妙香却不想和他们一起住,她说住在大杂院里习惯了,而且他们喜欢,她不愿意打搅。

        孟士萱见此,也没说什么,不过还是在新房子给她留了房间,这样她要过去住,随时都没问题。

        孟士萱原本是住校的,现在不想住校了,人家天天就要和青桐腻在一起,乌桃有一次过去看他们,看着她那样子,简直是没眼看,后来尽量少去打扰他们。

        她算是知道了,刚结婚的小夫妻竟可以这么亲热。

        她最近除了忙着实验室的工作,以及三合公司的开发调试,还抽空去图书馆资料室翻了很多国外资料,也写信问了何锡清,终于发现了一个先进的东西,叫做dcs集散控制系统,可以采用dcs控制系统来控制和监视整个装置的生产工艺参数。

        这个系统概念国外是十年前就提出的,主要是应用在化工领域,不过国内到底落后,还很少有人知道。

        乌桃仔细地研究了这系统后,发现这个系统太过庞大,造价昂贵,而且一旦采用这种系统,那工厂从头到尾的管理以及理念都要改变,这种变化太多巨大,并不是现在洛再久他们工厂所能承担的。

        不过她还是觉得,这里面有些理念可以借鉴,把一些核心的内容给切出来,参考一下,为工厂编制一个简单容易上手的程序,这样就能节省他们大量的计算任务。

        乌桃研究了一番,大概心里有了一个雏形,便过去找了洛再久。

        洛再久听了后,眼睛都亮了:“这个程序,你会写是吗?”

        乌桃:“我当然可以,不过要花费一些时间,还需要对你们的分析控制过程有更深的了解。”

        洛再久当下有些激动,带着乌桃过去见了他们厂长,双方沟通了一下,厂长听了乌桃的思路后,拍案叫好:“江同志,你看看,帮我们采购几台计算机,再把这个程序写好了,教我们怎么用,要是这件事能做成,可算是功德一件,价钱什么的,还有关于你的费用,这些都好商量!”

        乌桃对于金钱回报倒是并不在意,她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实践,也算是对国内工厂计算机化的一个探索,这对她本身也是很有意义的。

        只是这件事涉及采购以及调试,也不是她一个人能做的,当下回去和导师商量了下。

        宁教授听了后,深思一番,道:“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这样吧,我叫几个学生,给你组成一个小组,至于价格,你既然和他们有了接触,你先不要谈,找一个脸皮厚的,和他们谈价格,谈好了后,咱把这件事拿下来!”

        乌桃顿时笑了:“如果挣到钱,可以当我们组的科研经费,还可以给大家伙都分分,改善改善!”

        宁教授连连点头:“对对对!”

        一时又道:“你看中科院的研究院都跑去拉活了,他们拉的活还不如咱们这个好呢,咱这个挺有实践意义,他们有些人就去给人家修理机器,随便做个什么就挣钱,咱也算是跟上了末班车,好歹捞点钱,让你们师兄弟姐妹都有点油水。”

        乌桃:“行,那就这么干了!”

        接下来,她挑选了几个师弟师妹,带着他们组成了一个小组,先派了一个看着老成的代表,去和工厂总经理谈判,最后谈出来一个非常好的价格,大致算了算,如果做成了,去掉成本,应该能赚三万块。

        这个价钱让大家伙都兴奋起来,他们一直埋头苦读,还没到实践的那一步,没想到现在还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了眼前,从计算机采购,安装,到编写程序调试,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挑战。

        因为这个,大家自然对乌桃感激不尽,一个个都听话得很,坚决服从安排。

        乌桃看这态势,也觉得不错,毕竟计算机更多的是实践,能帮工厂解决实际问题,又能挣钱,这对大家伙来说,真是百利无一害。

        当下干脆放下手头一部分研究工作,积极投入到化纤工厂的项目中。

        而就在这种忙碌中,那一天,她收到了何锡清的一封信。

        她打开后,看到了何锡清充满愧疚的文字。

        “乌桃,最近我一直陷于纠结之中,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出这件事,但是我觉得,当我心里出现犹豫的时候,我确实应该说出来。这是对我自己的负责,也是对你的负责。”

        “最近我们学校有一个project,是针对当地计算机留学生的project,感谢华人教授的热心举荐,我竟然有幸被选中。在毕业后,我应该能拿到苹果公司的offer,也就是说,我有机会留在这里,正式进入苹果公司。”

        “我一直在思考,思考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如果我留在这里,那我将有宽松的科研环境,将有一个稳定富裕的生活,将不再为一切烦恼,如果我回去呢?我将面对更多未知,国内的专业环境比起美国差太远了,我至今记得,我们刚刚入学时候,系里几位教授是怎么排除万难来到美国,只为了去采购几台电脑回去。”

        “其实这些电脑,在国外,都是随处可见啊,一点不稀奇。”

        “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差距,差太多了。”

        “如果说有什么让我想回去,那就是你,以及我想报效国家的热情,可是我到底有多重要,我到底有多少能力?我曾经充满豪情壮志,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但是在这里,看到这么多才华横溢的教授,我又觉得,自己如此渺小,这让我陷入了痛苦中。我也开始怀疑,如果我回去,我的能力,真的能做到吗,真的能去改变这一切吗?”

        剩下的文字,乌桃并没有去看。

        她可以猜到了。

        于是她提笔,给何锡清回了信。

        “锡清,请你不要对我有任何愧疚,无论怎么样,曾经我们一起携手进步的三年,带给我很多安慰和快乐。当我劝你离开中国前往美国的时候,我已经对这件事的两种可能都有了预期,并且都能接受。乌桃在你的人生中,其实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请你在做出人生决策的时候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但是也请不要忘记初衷,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记得,这里是培育我们的地方,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你有足够的底气,祝你依然保留着回来的勇气。”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029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 id='LOsmK'><caption></caption></b><strong></strong>
<pre id='rLDgkBr'><del></del></pre><kbd id='qluK'><center></center></kbd>
    <kbd></kbd>
      <basefont id='YfmoTK'><dir></dir></basefont><dfn id='wmAZKHjJ'><kbd></kbd></dfn><big id='frF'><abbr></abbr></big>
        <blink id='bs'><b></b></blink><strike id='XBItZ'><big></big></strike><xmp id='ZiAhZaM'><marquee></marquee></xmp>
        <xmp>
        <s id='xurMeaL'><dir></di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