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67章(股权)

第67章(股权)


第67章股权

        从日本回来的途中,  陈通提起来公司股权问题,目前陈通的团队一共有五六个人,眼看着事业有成,  肯定要谈谈股权问题。

        其实乌桃对于这个还没细想过,  毕竟她只是兼职做一做,  她还有些学业要完成,  所以她原本以为,  自己简单拿一些报酬就是了。

        不过陈通认为,还是应该说清楚,所以大家简单地开了一个会议,最后乌桃在三合公司的股份占到百分之十。

        百分之十的意思是,  他现在没有多余的钱给大家分,公司刚刚创业,百废待兴,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只能请大家多多担待,但是公司未来的前途是光明的,  是可观的,大家将获得丰盛的回报。

        团队中个别的其实多少有些不满意,  觉得眼看着见到曙光了,  竟然拿着股权打发了,大家还是希望见到现钱,  陈通没办法,只好挨个和大家伙谈,  最后一些人不要那所谓的什么股权,  就要钱。

        乌桃倒是能接受股权,她上学期间一直有补助,  加上之前的工资都是攒着的,所以一时半会也不至于太缺钱,并不急着非要这个时候拿到回报。

        她回到家后,先把带来的东西给大家伙分了,这个时候国内还都是百雀羚凡士林什么的,乍看到这日本的唇膏护手霜,一个个眼睛都亮了。

        乌桃买了不少便宜的唇膏,宁妙香拿着给大家伙都分了分,至于那资生堂的抹脸油,自然是留在自己家里,摆放在窗台最显眼的位置,来往的人都能看到。

        大家伙那叫一个羡慕,赞叹,一个个地说乌桃有本事,宁妙香享福了,把宁妙香高兴得不行了,笑得合不拢嘴。

        她今年才办了退休,不用去上班了,但还能领退休工资,每天舒舒坦坦地逛公园,四处玩玩,可以说日子比谁都滋润,大家都羡慕得很。

        当然更有不少人围着乌桃,问这问那的,问日本到底怎么样,是不是厕所比他们的房子都干净,乌桃也都一一回答了,只听得大家赞叹不已,围着乌桃打转。

        等到最后,大家终于散了,宁妙香看着那包装精美亮堂堂的摸脸油,喜欢得不行了:“这一看就洋气,多好啊,多好啊,这可是日本带来的!”

        她叹道:“我以前也用过外国洋货呢,这都多少年了,这都多少年了啊!”

        一时又说:“不过我年纪这么大了,脸上都皱巴了,用这个也浪费,要不还是乌桃你自己留着用吧?”

        乌桃从旁,看着她妈在那里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只觉得有些心酸。

        她笑了下说:“妈,你可劲儿用吧,我买了四瓶呢。”

        四瓶?

        宁妙香惊讶,青桐也疑惑:“怎么买四瓶?”

        乌桃笑着说:“妈妈一瓶,我一瓶,给士萱一瓶。”

        青桐:“那也就三瓶啊。”

        乌桃:“还有一瓶,哥哥你拿着给我未来嫂子去吧。”

        说完这个,她自己也笑了:“就算一时没有,但以后总归有的,这个保质期挺长的,总不至于哥哥你三年时间都没个对象吧!”

        宁妙香一听,自然赞同:“你赶紧找吧,这眼看着都二十七了,别人这个年纪孩子都满地跑了,你看看你!”

        一时又说起来:“现在都计划生育了,只能生一个了,你要是早结婚,说不定两个孩子都到手了,现在可倒好,只能生一个!”

        青桐皱眉,无奈地道:“妈,我找对象的事还没影呢!你已经想到二胎了!”

        旁边乌桃一下子笑出来:“慢慢来,总会有的。”

        宁妙香却说起来那沉香木的事:“对了,那个东西,你哥找了懂行的,请人家过了一眼,倒是有人愿意要,说可以给出两万块,我一听都吓到了,两万块呢。”

        乌桃也是诧异:“这么贵?”

        青桐道:“说是有位港商想买,人家给出的这个价。”

        乌桃:“那可真值钱……”

        她知道应该比较贵,但确实没想到,竟然能有这个价格,有点吓人了。

        青桐:“其实我的意思是,干脆卖了吧,卖了后,这两万块,咱们分开,买两处宅子,你一个,我一个,这样咱们兄妹以后都能有个大院子,到了什么时候,日子也不至于差了。”

        宁妙香:“你哥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心里总提着,怕万一以后政策变了,家里两个大院子,你说外人怎么看?这万一被举报了,那不是活生生闹出事来?”

        乌桃想了想:“妈,政策方面你放心,我平时接触的人比较多,我知道以后总体的方向,不会像以前一样了,现在改革开放,都开始提市场经济了,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就行,至于卖木头的事,这个还是得我哥多操心。当初这木头,其实也是我哥的工资买的,现在既然能卖这么多,就留着给我哥好了,我想现在读着书,以后总不至于差。”

        青桐:“乌桃,这个咱不用争,回头卖了,一人一半,我已经算过了,正好一人一处一大宅子。”

        宁妙香:“咱们家,凡事都是分着来,别说你的我的,本来就是咱们家的,卖了你们肯定平分。”

        乌桃:“行,那我也不为了这个多说什么,要是真想卖,就尽快卖了吧,要紧的是把房子买了,我觉得以后房价肯定也是要涨的,咱先占住房子再说。”

        她当然知道以后房价要涨,只是那沉香木,估计也会涨钱。

        但谁知道哪个涨得厉害呢,现在也只能是占住对自家最要紧的,毕竟沉香留着不能吃不能喝的。

        当下大家说定了,便琢磨着卖了后要去哪儿买房子,一家子倒是讨论得热火朝天的。

        乌桃看哥哥也是兴致勃勃的,隐约猜着,他那个对象估计是落实了,后来趁着妈妈去倒脏土的时候,便特意问起来。

        青桐这下子耳根都红了,道:“现在是确定了,不过她说,过一段再说,她得考虑考虑。”

        乌桃:“既然真有这么回事,那我和妈妈都放心了,你先好好和人处着,等回头你要带回家,和我们说声,我们也要做好准备。”

        青桐点头:“行。”

        乌桃又道:“还有回头买房子的事,也得考虑考虑人家工作,得选个距离人家工作近的,这样以后上班也方便。”

        青桐有些局促,一再点头:“嗯嗯,我知道,回头再说吧。”

        乌桃见哥哥这样,显然是真上心了的,松了口气,他能正儿八经开始处对象,也是好事。

        乌桃回到学校后,先去向导师汇报了情况,又把陈通帮忙挑选的领带送给了导师。

        宁教授对于陈通的做法倒是挺满意:“你比较实在,不会去想这些弯弯绕绕,他能主动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也算他做事地道。现在大家伙不是出国就是下海,你啊你,什么都捞不到,现在总算是有个指望了。”

        乌桃听了,笑道:“那老师你呢?”

        宁教授哈哈笑了,拿着那领带:“我这不是捞到领带了吗?日本领带呢,进口的,我得戴上试试,让大家伙都看看,这可是我学生去日本给我带的!”

        乌桃看着老人家这样子,心里感激,又有些想笑。

        师恩如父,她想着果然是没假的。

        一时想起来洛再久公司的事,便和导师提了,果然他是很有兴趣的:“你可以抽共多花一些时间来做这方面,如果真能做成,也算是我们计算机在工厂应用方面的进步。”

        乌桃自然应着,想着回头找洛再久再了解下情况。

        回到实验室里,手头还有一些唇膏,便随意分给了实验室的师弟师妹,大家伙七嘴八舌地问起来,倒是也好奇得很。

        这时候,却有师弟拿出来一封信,说是海外信件:“江师姐,你的。”

        乌桃拿过来一看,竟然是何锡清。

        何锡清出国已经一年多了,他拿了国外大学的奖学金,一切还挺顺利,不过中国人到了国外,总体还是辛苦,需要勤工俭学,还要兼顾学业。

        当下她打开信,信里的何锡清倒是有些兴奋,他说他们学校最近来了一位年轻的副教授,是一位华人,具体什么来历他还不清楚,只是说:“听说他非常有才华,而且他对我们很友善,带着我们去打枪,他枪法非常好,太惊人了。”

        乌桃继续往下看,何锡清还提到他最近做的一些课题,以及自己的见解,最后还附了两篇他最近看的论文,希望能对她有所帮助。

        乌桃细细地看了论文,都是国外比较先进的科研成果,便留下来,想着回头让师弟师妹们复印一份,可以传阅一下。

        这么忙着的时候,乌桃想起来洛再久的问题,干脆便翻找一些国外的资料,想参考一下国外的情况。

        谁知道正翻着,就听师弟说外面有人来找,当下看过去,却竟然是王培鑫。

        王培鑫眼底泛着红血丝,气喘吁吁地盯着自己。

        倒仿佛有大仇。

        乌桃惊讶,起身带他出去:“怎么了?”

        王培鑫咬牙切齿:“乌桃,我从小就把你当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乌桃神情冷淡:“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没头没尾。”

        她又不是神仙。

        王培鑫:“你竟然还让我去追求士萱,我不知道原来是这样,早知道的话,我何必呢,你们兄妹就是这么对我的?”

        乌桃:“兄妹?关我哥什么事?我哥怎么了?”

        她心里一顿,想着哥哥不是已经处了一个对象,怎么又和孟士萱的事牵扯上了?

        王培鑫说到这里,恨得已经眼里冒火:“原来你哥早就和士萱在一起了,原来他们早混在一起了,你哥简直是耍流氓,竟然睡在士萱那里了,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就是这么欺负人的?当初你让士萱住你家,敢情这是养童养媳呢?你就是这么对待士萱的!”

        乌桃冷笑:“王培鑫,你说这话,不但侮辱了我,也侮辱了士萱。”

        孟士萱是什么人,上学上了这七年,已经处了多少对象了,她还能当谁的童养媳?

        王培鑫:“我亲眼看到的,我亲眼看到的!”

        乌桃:“你好歹说明白,你到底看到什么?”

        王培鑫眼泪都仿佛要落下来了:“我过去找士萱,大早上的,你哥从士萱房里出来,他还光着膀子!”

        乌桃深吸口气。

        王培鑫刚才那么说的时候,她隐隐已经有感觉了,但是没想到,竟然这样了?

        孟士萱做出这种事,她一点不奇怪,但是她哥竟然能干出这种离经叛道的事?简直是想都没想到!

        她有些不敢相信:“你确定?该不会是什么误会吧?”

        王培鑫几乎要跳起来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看得真真的!士萱头发都是乱的,他们昨晚上睡——”

        乌桃忙道:“你小声点。”

        她看看四周围,好在没什么人,应该不会被听到。

        王培鑫咬得牙齿嘎嘣响:“你哥把士萱糟蹋了!”

        乌桃叹了一声,挑眉,望着王培鑫:“是吗,糟蹋了,那当时士萱是不是哭了,是不是扑到你怀里控诉我哥,她是不是要你保护她赶紧替她打流氓?”

        王培鑫一噎,当然没有。

        不但没有,孟士萱还指着他说让他走远点,不要来打扰她,之后就把他轰出来了。

        乌桃一看他那样子就明白了:“既然士萱没有找你哭诉,那她就是自愿的,这个男欢女爱,两情相悦,谈不上谁糟蹋谁,咱们新中国了,早妇女解放了,别来那老八道,什么糟蹋什么贞洁的,那是新时代的样子吗?”

        王培鑫被说得哑口无言,他怔怔地看着她半响:“那,那怎么办?”

        乌桃:“还能怎么办,士萱这个人我知道,她虽然交了好几个对象,但是这种事不会乱来,既然睡了,那就是真心喜欢,可能就要结婚?”

        她想着,哥哥所谓的对象,竟然是孟士萱?

        但是不应该吧,如果是孟士萱,为什么不大方承认,痛快一点不是挺好,怎么还瞒着?

        王培鑫伤心欲绝:“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你真不知道?”

        乌桃:“我要是知道我还给你废什么话?我至于瞒着你?还是你觉得我就应该让你挖我哥墙角?”

        王培鑫一脸迷惘,喃喃自语:“她喜欢你哥,她喜欢你哥……他们早在一起了……”

        说完人就跑了。

        乌桃倒是不急着去问自己哥哥或者孟士萱。

        反正照王培鑫的意思,他们都睡一起了,不想说的话,她追着问有什么意思?

        所以她继续埋首她的工作,继续查她的资料,之后还抽空去找了洛再久。

        过去的时候,洛再久正和工人在厂房里,听说她来了,便忙过来了,他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可以说全副武装。

        他看到乌桃过来,倒是很高兴,当下忙请乌桃过去办公室,又把他们总经理介绍给乌桃。

        总经理听说这是清华计算机的研究生,也是热情得很,亲自倒茶给乌桃。

        乌桃便向总经理初步了解工厂的情况,总经理大概做了介绍,便让洛再久陪着乌桃到各处转转:“得先了解下我们的情况,再看看我们到底能不能用计算机。”

        洛再久:“最近几天我也整理了不少资料,你可以看看,帮我们评估下。”

        乌桃点头,于是跟着洛再久过去,走到厂房前,洛再久道:“你进去,也得防护。”

        他看了一眼乌桃穿的,白色毛衣,下面是宝蓝色条绒长裤,他无奈地道:“这肯定不合适。”

        这倒是让乌桃有些抱歉:“我不太清楚进工厂的着装规定,早知道提前了解一下了,那这里有工作服吗?”

        洛再久:“我给你拿一套工作服吧,不过没新的。”

        乌桃笑道:“怎么样的都行,我又不讲究那个。”

        洛再久点头,便去找了一套,显然是过于大了,套在乌桃身上就跟麻袋一样。

        洛再久扬眉,笑着说:“凑合穿吧,总比没有强。”

        乌桃挽起裤腿,戴好了口罩:“没事,这不是挺好的。”

        当下两个人进去了工厂,这是乌桃第一次走进化纤行业的工厂,一进去,尽管隔着口罩,她都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那应该是化学原料的味道。

        她鼻子便有些难受,并不太能适应,不过洛再久却像没事人一样,给她介绍:“你看,这是熔融纺丝,是用聚合物熔体作为原料来做,这是我们的熔融纺丝机,这种生产方式非常干净,而且气味小,这是我们的生产线。”

        乌桃:“我闻着味道也不小啊。”

        洛再久看着她皱鼻子的样子,笑道:“那是添加剂的味道,还有油剂和溶剂。”

        乌桃点头,跟着他往里面走,洛再久边走边介绍。

        乌桃看到很多工人,都是生产线上的女工,一个个低头不断地劳作着,一切看上去繁忙却有条不紊。

        乌桃便突然想起来妈妈,她想着,妈妈曾经也是这样一个女工人,一直站着,就那么干一整天,连抬头看一眼的功夫都没有。

        洛再久给她介绍着生产流程,生产工艺,以及他们的化学实验,又给她看了生产流程的一些资料。

        乌桃不免感慨:“你们这工作中藏着大学问,研究几天也研究不完。”

        洛再久:“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们工厂还要大学生来工厂呢!这里面学问大着呢。”

        乌桃笑了:“这些资料我能拿回去慢慢看吗?”

        洛再久:“当然可以,其实这些我们都已经没用了,都是以前的计算资料。”

        收拾好资料后,洛再久看看时间:“时候不早了,你干脆在我们这里吃饭吧,我们食堂的饭菜还行。”

        乌桃也确实有些饿了:“行啊,你请我吃。”

        洛再久笑:“怎么也不至于让你请。”

        两个人干脆过去食堂,去食堂时,一路上就见工人们陆续去食堂打饭,还有不少女工,大家见到洛再久都笑着打招呼。

        乌桃注意到,有几个年轻女孩,长得挺好看,明显对洛再久有意思。

        她挑眉,笑道:“你现在二十六了吧?”

        她记得洛再久比自己大两岁。

        洛再久:“对。”

        乌桃:“你找对象了吗?”

        洛再久看了她一眼:“在工厂里处过一个,不过掰了,没成。”

        乌桃听了这个,倒是意外,不过也不便多问,便随口道:“我看你行情挺好的,你尽快吧,年纪也不小了。”

        洛再久:“现在觉得没什么意思,也不太想结婚,就这么混着吧。”

        他又问:“对了,你呢,我记得你对象出国了?”

        乌桃:“是,出国了,不过他应该会回来吧。”

        这么说着,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都想起来当年那个走了的叶蕴年。

        以及洛再久曾经说过的话。

        洛再久看着远处说说笑笑打饭的人群,苦笑了声,道:“乌桃,如果我当年说了什么话,让你不好受,希望你别往心里去,那个时候确实年轻不懂事,其实心里惦记着你,但是不知道怎么说,看到那样,就忍不住说难听的话。”

        乌桃:“得,过去的事了,别提了。”

        说着,她又解释道:“不过我现在也不着急,我这个对象,他回来,我们就结婚,他不回来,那我也祝福他,反正我也不至于缺了男人,我更不着急要结婚。”

        洛再久点头:“对,你是新时代高级知识分子,着急结婚做什么,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大任还等着你去完成呢。”

        乌桃听着,忍不住笑出声:“就是这个理儿!”

        从化工厂出来后,洛再久开车送她离开的,直接把她送回去。

        车子开到了家附近就停下来:“你自己走回去吧。”

        乌桃有些意外,不过也感念他的体贴,估计是怕人说闲话。

        不得不说,洛再久变了好多,成熟了,踏实了,也许是多年的大学生活和工厂工作改变了他,也许是人长大了,终究会成熟吧。

        回到家后,一进门,就见自己青桐正在院子里晾衣服。

        青桐看到她后,顿时脸红脖子粗的,好像不知道说什么好。

        乌桃倒是淡定得很,径自进屋了。

        青桐局促地站在那里,之后晾了衣服,进屋了。

        乌桃随意地收拾着家里,没说话。

        青桐尴尬地开口:“乌桃,对不起,我骗了你。”

        乌桃:“什么?”

        青桐咬牙,狠狠心,才道:“我谈着的对象是士萱,但是我不好意思和你提这事,也怕万一黄了,回头影响你们的关系。”

        乌桃:“所以你们就一直瞒着我?”

        青桐无奈:“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乌桃笑叹了声:“其实也没什么,这是你们自己的事,告不告诉我也不是什么要紧,我也不会因为这个生气,关键是你们现在是怎么想的。”

        青桐:“还能怎么着,事情都这样了,我肯定得对她负责任,沉香已经卖了,卖了两万一,我们一人一万五百,趁早买个宅子吧。”

        乌桃:“你和咱妈提过了吗?”

        青桐:“还没提,不知道怎么说,不过士萱的意思,就是这样了,她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提。”

        乌桃:“怎么和我们提是次要的,最要紧你们既然决定在一起,都到这个地步了,赶紧把房子买了,把事情办了,回头和妈妈说一下吧。”

        青桐连连点头:“是,我也这么想的,她也没意见。”

        乌桃听着这个,心里想这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孟士萱同志竟然也觉得可以赶紧结婚了。

        她有些心酸,又有些欣慰。

        她以前总觉得,自己哥哥没什么学历,也许不合适孟士萱,而且作为哥哥的妹妹,她也不可能撺掇怂恿撮合孟士萱和自己哥哥。

        但是现在,她突然发现,也许孟士萱需要的,不是什么匹配的知识分子或者出身好的,就是一个最简单朴实,能让她安心去信任倚靠的人?

        晚些时候,宁妙香回来了,青桐硬着头皮去坦白了这件事,当然没提两个人睡了的事。

        宁妙香先是一愣,不敢相信。

        青桐忐忑地低着头。

        之后,宁妙香便一拍大腿:“这,这敢情好啊!这是大好事啊!我就盼着士萱叫我妈呢!士萱当我儿媳妇,这多好啊!”

        青桐看着这个,才算松了口气。

        乌桃从旁笑了:“咱还是赶紧商量下买房子的事吧,我先说好,我不着急房子,所以先可着我哥吧,让他挑一处好的,大大方方地买,毕竟士萱自己也有一处宅子,咱不能沾人便宜,反倒比人家女方的房子寒碜了。”

        宁妙香:“是,咱不能委屈了士萱,先可着青桐,你看看,挑一个好的!”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0370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 id='QExPb'><option></option></b>
<span id='fVjpLYJe'><dir></dir></span><strong id='nvVAnOvD'><person></person></strong><ol id='By'><var></var></ol><address id='MNCaldn'><dfn></dfn></address>
    <em id='CGicCud'><font></font></em><bgsound id='CcuIZ'><marquee></marquee></bgsound>
    <cite id='oi'><label></label></cite>
      <em id='nLePrmv'><caption></caption></em><strong id='cph'><big></big></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