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62章 第 62 章

第62章 第 62 章


第62章表白

        这一天,同学们笑笑闹闹的,时候不早了,也不回去,倒是说要在凉棚前打扑克。

        乌桃喝了半瓶啤酒,脑子里觉得晕晕沉沉的,便想着先回去,她舍友要陪她回去,旁边的何锡清见了,说:“正好我也想回去歇一会,我把乌桃同学顺便带回去吧。”

        乌桃舍友正不舍得那把好牌,听到这个,正好不回去了,笑嘻嘻地说:“那就有劳何大班长了!”

        何锡清便陪着乌桃回去了学校,乌桃刚才有些醉,头疼,但是现在被初夏的风一吹,风里带着阵阵清新的荷香,她便觉得好多了。

        她有些愧疚地道:“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我自己回宿舍就行了。”

        何锡清笑了:“这大晚上的,虽然在学校里,但我也不能让一个女同学自己回去,我必须做好护卫任务,安全将你送达女生宿舍,这是我光荣的使命!”

        乌桃听着,就笑了。

        何锡清这个班长今年二十出头,本来是石家庄人,后来下乡陕西,从陕西又考到了北京,他做事非常周到,爽朗热情,学习也很好,还是学校校报的记者,算是比较受欢迎的。

        既然一起回去,就难免说说话,何锡清提起今天的那一批电脑,不免感慨:“咱们学了一年了,总算是看到电脑长什么模样了。”

        乌桃:“我们要学两年基础呢,现在打好了基础,后面应该就可以上机操作了。”

        何锡清点头:“对对对,我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乌桃何尝不是:“咱们总算是勉强和世界接轨了,听说接下来几位教授还要把国外得到的那些资料编成教材给我们用,到时候我们也有新的教材了。”

        何锡清:“希望早点吧!其实想想,我们国家真是不容易,断档了十年,和世界差距太大了,我们现在学的这都叫什么啊,早就落后了,都是别人淘汰的东西。”

        乌桃:“是。”

        何锡清突然问起来:“对了,今天提起来你美国发小,倒是让大家伙误会了,真是对不住。”

        乌桃:“没事,本来就是误会,解释清楚就行了。”

        何锡清却道:“那意思是,美国那位,不是对象,你现在单身了?”

        乌桃听着这个,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何锡清

        分明的月光下,何锡清笑看着自己,眉眼清朗。

        这是她完全没想到的,有些措手不及,可以说,自从进入大学,她一门心思想着学习,学习之余,偶尔会想想叶蕴年,她的思维里,其实还不存在“自己单身了可以处一个对象”这种想法。

        她便道:“算是单身,不过目前也没什么想法,咱们能得到现在的读书机会,不容易,所以我想全副身心投入到学习中。”

        夏风微动,荷花的清香再一次袭来,何锡清却已经收敛了笑,认真地道:“江乌桃同学,你能不能考虑下,就算是要搞好学业,也可以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乌桃默了下,之后说:“我暂时真没什么想法。”

        何锡清便停下脚步,看向乌桃。

        乌桃平静地看着何锡清。

        何锡清:“没关系,你只是暂时没有,也许以后会改变想法,等你改变了,如果可以,能不能让我第一个知道?”

        乌桃便觉得酒气上涌,她有些恍惚,又觉得,头脑有些发热。

        她沉默地看着何锡清,过了好久,才道:“谢谢你,何同学,你是一个优秀的人,你说这话,其实我很感激,也有些受宠若惊。如果有一天我改变了想法,我会让你第一个知道。”

        自动控制系的老师们去了一趟美国,吸取了国外先进经验,记也通过当地的华人科学家弄到了不少资料,于是老师们开始根据国外资料自己编写教材。

        编写过程中,难免需要英语好的同学协助,这些年乌桃一直比较努力地学英语,相对来说英语算是好的,便被挑选过去帮着编教材了。

        这些教材涉及的面非常广,通过帮着翻译教材,乌桃也开始逐渐了解了真正的计算机体系,可以说受益匪浅。

        她也发现,自己过去一年学的确实太落后了,要想在计算机领域有所发展,需要补充的知识太多了,以前学校只教授了一些基础硬件知识,但其实软件也应该学习,还要学汇编语言和高级语言,除了这些编程语言,数据库、操作系统、网络和数理逻辑这些都要学。

        这是很虚无缈缥的东西,就构建在硬件之上,但又超越硬件,这才是计算机的灵魂。

        这让乌桃的心一下子急迫起来,系里的学制只有五年,现在自己已经浪费了一年多,只有不到四年了,四年的时间,自己能学好这些吗?

        也幸好,她帮着老教授翻译教材,有些内容可以先睹为快,甚至可以拿回宿舍自己慢慢地学,这让她就有了先天的便利,开始下狠心钻研这些。

        不过那些都是纯英文的教材,很多专业术语,没有底子的话,学起来也并不容易,所以花了不少力气后,有些地方,她还是一知半解,只好把不懂的记下来,想着到时候老师讲课的时候再细细地咨询。

        而这个时候,自动控制系却发生了一些调整。

        在那十年期间,公工宣队军宣队把乌桃所在的自动控制系、数学系和软件部分、无线电系的电视无线电技术以及半导体的一部分合并在一起,现在要对这些系重新进行调整,原本无所不包的自动控制系改为了计算机系。

        调整过后,新的教材总算投入使用了,都是教授们带领学生利用休息时间翻译编制出来的教材,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些疏漏和错别字,匆忙之中,自然没法印刷,就是自己用油墨印的,散发着一股墨臭味。

        乌桃和大家伙一起捧着这简陋的课本,却是欣喜而感恩的。

        这些课本很寒酸,甚至不能称之为课本,但是那又怎么样,这已经是现在的中国所能接触到的最好的教育了,这是一扇门,一扇通往世界科技的门。

        就在这紧锣密鼓的学习中,她收到了叶蕴年的回信。

        其实当长时间埋首于硬件软件数据库操作系统的世界后,再看现实中的这些名字,竟然有了一种钝感,好像情感全都聚集在那个虚拟世界,现实中的种种并不能触及灵魂了。

        她打开了那封信,只看到信上写着一行字。

        “乌桃,为什么?”

        乌桃定定地看着那一行字,看了很久,才能看懂这句话的意思。

        她想了想,这次,她立即给他写了回信。

        “蕴年,也可能是你太完美了,你在我心里,就是那本华丽俄国画册中的白雪公主,你住在美丽的城堡里,仿佛来自一个虚拟的世界。和你在一起,我压力真的很大。我只是一个俗人,我试着追寻你,但我累了,我没有办法追上你。”

        写了这么一段后,她便匆忙过去邮局,将这封信寄出去了。

        眼看分开两年了,她总算可以和他有一个结局了。

        寄出去后,她就不再想了,开始重新投入了专业学习中。

        因为之前耽误的一年,同学们都感觉到了压力,那么多课程都需要学精通了,所有的人都几乎废寝忘食地学,以至于那一年,大家伙的课外活动都缩减了。

        到了这一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乌桃拿到了自己的成绩单,在系里她是第四名。

        乌桃看着这成绩,松了口气,这已经是非记常优秀的成绩了。

        她觉得自己并不是特别聪明的,能在这天之骄子云集的清华校园占到这个排名,她甚至为自己感到骄傲,她可以想到,只要自己坚持下去,总是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拿到了这个成绩,她也愉快地准备放假了,先去找了孟士萱。

        孟士萱就在人民大学,从清华西门,沿着中关村往南去,就几站地,就能到达人民大学的东门了。

        乌桃知道这条街以后可能名声很大,坐在公交车上,便特意观察了一番,现在真是看不出什么特别,只有一些破败的四合院,低矮残破的灰墙里面可以看到晾在铁绳上的灰绿蓝衣服,这在北京任何一处都是轻易可见的。

        改革开放的口号已经提出,但那只是顶层的号召,从顶层传达到中层,再激发起最底层的能动性,这不是一蹴而就的,社会氛围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乌桃看着这一切,开始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出生于1960年,赶上了高考放开最早的一班车,接受着全中国先进的教育,等她大学毕业就是1983年,哪怕读硕士好了,再晚几年,也是正好赶上改革开放最好的时候。

        她想,教育背景就是她为自己打造的人生新起点,她不敢说自己是最优秀的,但也足以凭着自己的起点在这个时代乘风破浪了。

        她再次想起那个纪录片来。

        她觉得,不管如何,她已经逆天改命了吧。

        到了人民大学,去了孟士萱宿舍,一问才知道,孟士萱竟然已经去自己学校找自己了。

        她的舍友惊讶地说:“没过去吗?她也就出发没多久,提着一包子东西,说要给你的。”

        乌桃无奈:“那估计是走岔了,得,我赶紧回我们学校吧。”

        两个人学校距离不算太远,自然经常来往,互相照应着。

        乌桃当即赶回去,急匆匆地往回走,生怕万一再走岔了,好在这一次走到宿舍楼下,就见孟士萱正在那里看爬山虎。

        她看到乌桃,顿时高兴起来:“你可算回来了,我都饿死了!”

        乌桃:“知道你今天也放假,我去你们学校找你了。”

        孟士萱:“我也来找你了,我想吃你们学校的饭,你们学校的饭好吃。”

        乌桃好笑:“你怎么就想着吃,走吧!”

        当下两个人先回宿舍拿了搪瓷缸。孟士萱时常过来找她,所以她准备了一个多余的,这样两个人可以一起吃饭。

        孟士萱也把自己的网兜拿出来,里面是一大包点心,还有一些奶糖:“都给你了,给你们宿舍人分分,吃不了的话带回去给阿姨吧。”

        乌桃:“你哪来这么多好东西?”

        孟士萱得意笑了:“你别管了,我要东西,门路还不多吗?前些天我妈单位还给我送慰问呢!”

        乌桃想想也是,也就没问。

        孟士萱手头有些钱,在乌桃的劝说下,去年拿出来三千块,买了一处小院子,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但总算是有一个自己的窝了。

        她也会来事,她妈单位的领导对她赞赏有加,因为她是烈士子女,对她处处照顾。

        她在学校,长得漂亮,参加了学生会,还处过两个对象,反正比乌桃的大学生活精彩多了。

        两个人收拾了东西,就赶过去食堂了

        清华有好几个食堂,不过按照规定,大家只能去指定的食堂用餐,发的饭票也是指定食堂的,乌桃被指定的食堂就是四食堂,这时候已经有不少同学放假回家了,食堂人不多,大多都是男生。

        这边有几个肉食做得不错,比如滑熘里脊,就连孟士萱都说好吃。

        记正吃着,就听到那边有人喊乌桃同学,乌桃抬头一看,竟然是何锡清。

        自从那天晚上何锡清对乌桃说了那番话后,再之后,大家还是像普通同学一样相处,不过或许是因为这个,乌桃对何锡清多了几分关注,明显可以感觉到,何锡清对自己很关照,是那种不会引起人反感,也不会让其它同学多想的关照,不着痕迹,但确实有。

        这让乌桃对何锡清有了感激和欣赏,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如何都是优秀的。

        如果不是乌桃现在实在无心处对象这种事,她一定会考虑一下何锡清的。

        何锡清和乌桃打了招呼后,也就坐下一起吃饭了,乌桃也向何锡清介绍了孟士萱。

        何锡清热情地说:“是人民大学的才女吧,久闻大名!”

        孟士萱听这话便笑起来:“这还久闻大名了,你听说过我?”

        何锡清认真地道:“我有个以前一起插队的朋友,就在你们学校,我过去你们学校,看到校报上有你,而且你之前来找乌桃同学,我远远看到过。”

        孟士萱:“原来是这样。”

        当下大家伙一起吃饭,吃饭间,何锡清却说起一桩事。

        现在班里同学也都拿到了成绩单,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加了这么多课程,实在是有些艰难,况且那些教材是才翻译过来的,国内根本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只能对着教材硬啃,有的本身英语基础薄弱,现在一时半刻实在跟不上。

        于是何锡清便和大家伙商量了,暑假的时候那些不打算离京的可以成立学习互助小组,到时候大家可以互相帮助,他这么一提议,倒是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拥护。

        有些距离家太远了,回家一趟不容易,路费不知道多少,便想着暑假干脆留在北京,没准还能找到零工做做,好歹挣一点钱补贴家用,当然也有些距离家近的,或者干脆家就是北京的,可以先回家一趟再马上回来。

        何锡清望着乌桃道:“江乌桃同学,现在大概有十几个同学很赞同这件事,愿意参加。你这次跟着老师翻译了教材,应该对这些教材比较熟悉,而且你这次考试成绩很好,你家又是北京的,能不能参与我们的互助小组?”

        乌桃自然没得拒绝:“行,本来我们宿舍王云若这次考得不好,我就说回头我们可以一对一帮助,如果有别的同学有这个需要,咱们也应该支持,我暑假没什么事,家距离这里也不远,我肯定能参与。”

        何锡清一下子高兴起来:“这个暑假,我安排了不少活动,除了咱们的同学互助学习小组,我还联系了小清河排污活动。”

        乌桃:“小清河排污?”

        何锡清道:“是,就咱们北边那条河,现在污染很严重,我已经联系了支队,我们义务劳动,治理污水。”

        乌桃来了兴致,清华的西边是圆明园,而北边没多远就是一条河,叫小清河,那小清河原本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不过这些年,因为上游的毛纺厂排放了污水,这条河已经远不如当初清澈了,走过的时候总是能闻到臭味,到了夏天,上面还浮着很多脏污。

        如果能帮着清理这小清河,也算是一桩有意义的事。

        当下看了看孟士萱:“你暑假打算做什么?”

        孟士萱看了一眼何锡清,笑了:“这个活动挺有意思的,乌桃你参加吧,我暑假打算和同学去乡下做实践采访,也没时间和你玩,你正好参加一个活动,一边劳动一边学习。”

        乌桃:“行,那就这么定了。”

        何锡清看乌桃答应,也笑起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暑假学习和清河治理小组的成员了!”

        吃完饭后,乌桃回宿舍收拾东西,她要回家,孟士萱也打算和她一起回去。记

        自从她考上大学住校后,一般都是一两周回一趟家,不过最近要期末考试,学习紧张,已经三周没回家了。

        乌桃收拾的时候,看着孟士萱带来的那些吃的:“这个就不带回家了,留着分给同学吃。”

        现在家里确实宽裕了一些,她上学又有补助,节省一点足足够花了,妈妈和哥哥都挣工资,而且哥哥现在去了二商局,工资涨了,还得到了电视大学的培训机会,所以乌桃现在也不至于眼里太看着这些东西。

        孟士萱:“嗯,留给你同学吧,我看你这些同学都很优秀,你平时多处好关系,多帮助同学,以后都是人脉。”

        乌桃:“我知道。”

        孟士萱现在为人处世很有一套了,时常这么教导乌桃。

        乌桃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所以知道有些同学经济上不太好,她总是不着痕迹地大方一些,同学学习上有困难的,她能帮也尽量帮。

        这么说着话,孟士萱又道:“对了,这个何锡清真不错,他家里什么情况,你了解过吗?”

        乌桃:“大约知道,石家庄的,父母都是工人,他下乡去了陕西边区,在那里考上大学的。”

        孟士萱:“不错啊,挺优秀的,看上去比你大几岁吧?”

        乌桃:“三岁吧,我记得他是1957年的,那就是21岁了。”

        孟士萱:“太好了,乌桃,我看他对你好像有些那意思,你可以考虑下他。”

        乌桃便想起何锡清的话:“你觉得是这样吗?”

        孟士萱:“对,我给你说,我现在已经分手了第二个对象,我对男人早就看透了,我的眼睛就是照妖镜,一看就明白,你看他见了面就夸我,你以为他是真夸我吗?他不是,他是想讨好我!他讨好我,其实是为了让我在你面前给他说好话。”

        乌桃挑眉:“所以你就给他说好话了?”

        孟士萱一愣,之后哈哈大笑起来:“对对对,我给他说好话了,小伙子确实不错,我觉得他以后一定有前途,关键是对你真有那个意思,你完全可以考虑下。”

        乌桃:“我再想想吧。”

        孟士萱:“你想什么啊,你要知道,你已经十八岁了,成年了,现在还是学校里,大家相对比较单纯,等参加工作了,环境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单纯,而且男人年纪大了,都要奔着赶紧结婚去,谁有工夫给你在这里慢条斯理磨啊,既然遇到一个好的,就抓住机会,这个男人目前看着真不错。”

        乌桃:“目前不错?那以后呢?”

        孟士萱噗地笑出来:“以后谁知道呢,反正享受了现在就好了!”

        乌桃没再说话,她知道孟士萱对谈对象这个事现在想法已经和大部分不同了。

        她亲眼目睹过父母的恩爱,也亲眼看着爸爸在妈妈去世两个月后就结婚了,现在孩子都生出来了。

        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对她的人生观影响都是巨大的。

        她现在就是不相信男人,觉得应该尽快享受人生。

        乌桃又想起来自己哥哥,哥哥现在读电视大学,读完了就可以提干了,二商局的干部身份,怎么着都是有前途的,只是距离孟士萱,还是很遥远吧。

        哥哥前一段处了一个对象,不过最后没成,妈妈急得不行,逼问哥哥,哥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她便有些怅然,会觉得自己和哥哥的命运好像有些相似,怎么可以这样?

        她是不是确实应该努力摆脱过去,尝试着,去处对象,去像这个年纪的很多姑娘一样,尝试新的爱情?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一起坐车过去了乌桃家。

        进家的时候,正好赶上青桐回来,手里提着一块肋排,记还有五花肉,就挂在自行车车把上。

        孟士萱一看到,便高兴地道:“青桐哥,你买自行车了啊?”

        自行车还是比较珍贵的,要攒五百个工业券。

        青桐:“对,今天我们局里还发了肉,瞧,五花肉肋排都有,正好你们放假,可以吃顿好的,对了,考得怎么样啊?”

        孟士萱低嚎:“考得怎么样就别提了,咱还是说肉吧!”

        乌桃笑起来:“她其实考得还不错,第十名,不过她自己不满意,我考了第四名,她眼红我。”

        孟士萱:“能不能别这么揭短?”

        青桐也笑起来,于是大家伙一起进了大杂院,大杂院里大家伙都看过来,眼睛自然落在青桐手里的五花肉上,那可是好东西,看得大家羡慕,顺子家五岁的小娃儿更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

        宁妙香看闺女和孟士萱都来了,儿子还带了肉,也是高兴,赶紧准备着给大家做饭。

        一家子齐上手,饭菜很快做好了。

        吃饭前,乌桃和宁妙香说了一声,端了小半碗肉偷偷给顺子家送去了,顺子去外地当知青,现在有孩子了,一家子挤在大杂院里,又因为现在回城知青太多了,根本没工作,顺子日子现在过得特别艰难。

        乌桃把肉送过去时,顺子接过来,挺不好意思的:“还是算了,这东西挺贵的。”

        乌桃硬塞过去了:“顺子哥,以前我家日子不好过,你对我也挺照顾的,现在我拿这个,也是给孩子吃的,顺子哥你别和我见外,也别让孩子太委屈了。”

        顺子一下子眼圈就红了:“乌桃,这次回来,真是不知道怎么办,这路都要走绝了,幸好街坊邻居都还挺照顾。”

        乌桃:“哥,都是一起长大的,我家以前日子多苦,慢慢过,现在也熬过来了,你再等等,机会总是会有。”

        顺子连连点头:“是,是,一定会好起来的。”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049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q id='vHo'><q></q></q><label id='CZDg'><address></address></label><code></code>
    <sub id='NDVELW'><u></u></sub><sub id='SL'><acronym></acronym></sub>
          <address id='TaOwy'><address></address></address><fieldset id='AKaVNtT'><l></l></fieldset>
          <em id='nsRTKG'><abbr></abbr></em>
          <o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