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58章(奋进)

第58章(奋进)


第58章报考

        恢复高考的消息,  其实已经在北京城炸开了。

        以前一些没联系过的同学朋友陆续都找上来了,大家商量着要报名参加高考,一些昔日的同学刘红玉李镜元也陆续找到,  大家还简单地聚会了下。

        都是往常熟悉的人,  一起上的小学,  又一起进入中学,  本来高中毕业后,  大家各自工作了,各有际遇,但现在大家又聚集在一起了。

        李镜元现在工作了,在化工厂当工人,  他说不想一辈子当工人,得参加高考,刘红玉现在在他们社区当女工,家里开始逼着让她赶紧结婚,她不想那么着急,她也想参加高考,  至于孟士萱和乌桃,那更是早就有这个心思的。

        大家闹闹哄哄地说着话,  李镜元看着乌桃道:“乌桃,  我们都是同学,应该互相帮助,  以后有什么问题,我们还得多向你请教。”

        乌桃笑道:“那是自然,  有什么问题,  咱们一起商量解决。对了,咱们同学还有谁也要参加高考的吗?”

        刘红玉:“都毕业一年多了,  大家大多数都工作了,谁也不知道谁的事,就咱们几个关系好的就行了。”

        李镜元突然想起来:“王培鑫呢?以前你们不是经常一起学习?”

        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孟士萱乌桃刘红玉还有王培鑫,这是学习四人组。

        孟士萱:“算了吧,王培鑫去参军了,肯定不会来参加高考,人家前途好着呢。”

        她这话说得奇怪,李镜元和刘红玉不太明白里面情况,对视了一眼,不过没说什么。

        乌桃:“行,那咱们一起加油鼓劲,平时多沟通,互相鼓励着,有什么消息也都通个气!”

        大家自然是赞同。

        等几个人散了,各自回家,孟士萱自然和乌桃一块儿走,没想到刘红玉也凑过来了,也说要一起走。孟士萱以前不喜欢刘红玉,有时候表现得挺明显,不过时过境迁,她自己也经历了一些事,对刘红玉客气了许多,当下笑着说:“要不一块儿吃个饭吧?”

        她这个提议,大家都挺高兴的,正好附近有一家羊汤,于是便过去喝羊汤。

        天已经冷了起来,温补的羊汤上飘着翠绿的香菜末,怎么看怎么开胃,大家兴致都挺高的。

        吃着饭,高兴起来,刘红玉说:“李镜元平时都不联系我,这次突然找上我,说让我一起找乌桃,说一起学习。”

        她说完这话,便看向乌桃

        乌桃顿时明白了。

        其实有什么不明白的,以前学习的时候,她学习最好的,她也一直很努力,以前的同学听说要高考了,自然都存着一点心思,想着让自己带一带。

        李镜元有这个私心,刘红玉也有,不过她觉得没什么。

        别人有问题要问,在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她也愿意帮忙。

        所以她只是笑着说:“他肯定也是希望能考上吧,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努力,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就是了。”

        刘红玉听这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你说的对,乌桃,你打小儿人就好,现在还是这么热心肠。”

        吃完饭后,刘红玉匆忙回家了,她出来一趟不容易,好像还得回家做饭什么的。

        孟士萱拉着乌桃的手:“我看出来了,他们都是想沾你便宜的。”

        乌桃:“反正不影响我,我如果能让他们沾,那就让他们沾吧。”

        孟士萱叹了口气:“这两位估计后面得经常找你问问题。”

        毕竟高中时候,大家正经努力学习的没多少,现在这时候,突然要高考了,而且时间这么紧,肯定不少人措手不及。

        乌桃:“太多了肯定不行,到时候再说吧。”

        她是不吝啬去帮同学朋友的,关键时候能拉别人一把,让别人人生好过一些,她也会高兴。

        但是她也是有底线的,如果影响了自己,她肯定不干。

        孟士萱:“嗯,反正先顾自己,有余力再管别人,你一定得考上大学,考上大学后,让叶家瞧瞧,让叶蕴年瞧瞧,我们乌桃就算不嫁给他们家,也是好样的。”

        乌桃听了,笑道:“你说什么呢,我都和你说了,是我主动放弃的。”

        孟士萱嘀咕:“可我还是觉得是他抛弃了你!”

        乌桃其实不太想去纠结谁抛弃了谁,她知道,自己固然伤心,但飞到了地球另一半的叶蕴年,其实比自己还伤心。

        他孤寂独寞地面对着一个陌生的世界,而自己至少还有亲人朋友在身边。

        可是那些,她已经没法去想了。

        现在的自己,应该去适应,适应未来没有他的日子。

        她很喜欢高考放开的消息,不但给了她一个机会,也给了她一个不沉浸在失落痛苦中的理由,让自己不会频繁地想起他。

        乌桃回到家后,先快速地整理了考试科目,这次高考分为文科理科,文科考试科目是语文数学政治以及历史地理,而理科的考试科目则是语文数学政治和物理化学。

        乌桃他们当时学的是理科,当然是考试这些。

        她先整理了下以前的科目,又把各种资料分门别类了,最后翻着时,竟然还翻出来叶蕴年给自己的那些卷子。

        她有些惊讶,发现竟然是十年前的历年高考卷子,都按照科目和年代给分好了,还有一些不知道哪儿来的测试卷,看着也很不错。

        她有些惊讶,又有些感动,鼻子也开始发酸。

        当时他给了自己,两个人便过去了颐和园,再之后,他便离开了,当时她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就根本没打开过,现在才知道,他为了那个其实还没正式公布的高考,已经给自己下了这么大的心思。

        乌桃从头到尾把卷子捋了一下,这些卷子真得很好,可以说,做通了这些卷子,高考应该大差不差了,考虑到大家都是毫无准备的情况,那她更有胜算了。

        当下她不敢耽误,赶紧抓紧时间,指定了学习计划,开始做起题来。

        她这么闷头做了大半天,做到天都要黑了,总算是做完了五套卷子。

        卷子并不算太难,绝大部分都会,只有个别的题需要思考,但题量不大,如果是考场上,她觉得应该没问题。

        到了这个时候,心已经放在肚子里了。

        她又开始翻了翻那些试卷,有些试卷应该是叶蕴年通过什么关系弄到的,不好给别人的,但是历年的试卷,却可以拿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现在因为放开高考了,大家一股脑都冲过去书店买书,她同学未必买得到,这么齐全的历年试卷更是难弄到了,毕竟已经停了十年高考,谁会没事留着这个。

        于是到了第二天,她便将这些资料拿给了孟士萱,孟士萱想考文科,她物理化学不行,乌桃便把数学语文的政治的卷子给她,和她提了现在的情况,孟士萱当然同意:“对,别的资料咱们自己用,把那个历年试卷分享给大家,也算是学雷锋做好事,对得起他们了!”

        孟士萱翻了翻那些卷子:“可真不少,咱要是弄明白这些,我估摸着高考就差不多了吧。”

        乌桃:“这是停了十年后的头一年,什么情况咱们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咱俩问题不大,咱就稳妥起见,盼着好歹有个大学上吧。”

        孟士萱一听,差点笑出来:“乌桃啊乌桃,我看你已经胜券在握了!”

        乌桃也笑了:“我是恨不得明天就高考!”

        嘴上这么说,但其实乌桃并不敢大意,她又从头到尾把高中时代的知识过了一遍,仔细地查漏补缺,把所有的难题错题都总结过了,又把自己总结的那些,都挨个给孟士萱分享过,让她也跟着慢慢学。

        孟士萱这个时候也明白,不是以前躺着的日子了,得拼起来了,所以也是加把劲地学习。

        至于刘红玉和李镜元,现在学习上都遇到了困难,那些三角函数就够他们折腾一番了,乌桃看着这情景,只好挨个地给他们讲讲,讲透彻了,为了这个,自然也花了一些时间。

        有一次李镜元很愧疚地说:“乌桃,我真得非常感谢你,也怪我自己,之前以为没机会,没好好学,现在你教了我不少,如果我能考上,肯定有你的功劳。”

        乌桃看着李镜元,她便想起来在那部纪录片里,这个人的种种。

        小时候的自己,并不太能接受成年人的种种,她会下意识反感,但是现在,她已经学会了更多地去理解别人,一个人在他四十岁的时候做错了事,也不能全盘否定他这个人。

        从某些方面,李镜元也是有很多优点,比如他积极进取,他工作认真,他对于他的朋友也还算热心。

        也是因为这个,乌桃是很愿意帮助李镜元的,这个人并不算是完全没良心的人。

        高考很快放开报名了,孟士萱和乌桃商量着去报名,报名费是五毛,交了钱后填写表格,表格需要写三所学校。

        这时候孟士萱愣住了:“选学校专业?”

        乌桃想了想:“我觉得咱们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可以选好学校试试,反正三所呢。”

        孟士萱:“对,要不我们就选最好的学校吧。”

        乌桃:“还是得想清楚专业,选自己有兴趣的。”

        孟士萱:“兴趣?”

        乌桃:“你是打算考文科,那你就该选文科方面的学校和专业,我听说北京大学人民大学都不错。”

        孟士萱一听觉得对,便去看那些报考专业,最后终于道:“我选这个吧,人民大学的国民经济,看着就不错。”

        乌桃:“行!”

        孟士萱:“那你呢?”

        乌桃:“我理科,我想报考清华,想学计算机。”

        她隐约知道,这个是以后的流行,比较能挣钱。

        孟士萱:“计算机?那是什么啊?”

        乌桃:“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听说这个比较有前途。”

        孟士萱好奇,便去看专业列表,谁知道找了半天,竟然没有计算机系,乌桃有些失落,难道还没这个专业?

        这时候旁边一个老师嘀咕:“计算机是吧,那就是自动控制吧。”

        乌桃听了“自动控制”这四个字,眼前一亮,想着也许就是这个?

        于是她忙看了看自动控制专业,发现确实有,便赶紧选上了。

        选好了第一个专业后,后面的据说得拉开梯度,于是两个人都各自胡乱选了几个,其实根本不懂,就蒙着来了。

        选完专业后,孟士萱和乌桃都有些兴奋,好像一下子有了目标了。

        孟士萱:“人民大学距离清华大学不远,如果我们能考上,那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了!”

        乌桃:“对对对,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我们赶紧回去学习。”

        孟士萱叹:“你要是男的就好了,我们两个就是青梅竹马,然后咱们可以搞对象了。”

        乌桃听了,差点笑出声:“瞎说什么呢!赶紧学去!”

        孟士萱忍不住也笑起来。

        报完名后,距离考试其实也就一个月多了,这复习就紧锣密鼓起来。

        对于数理化,乌桃比较有把握了,她觉得自己应该能得到很好的分数,但是对于政治和语文,她并不敢保证,毕竟这两个科目出题的范畴太广泛了,为了这个,最近这一段,下班后她就赶过去北京图书馆,去那里学习。

        这两年北京图书馆开放了,加上最近高考放开,北京图书馆每天都挤着备考的大军。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也让乌桃更有干劲了。

        这天乌桃借了基本古代文学方面的书,正打算抱起来到阅览室细看,谁知道却恰好看到了王亚湘。

        王亚湘看到乌桃,冲乌桃无声地打了一个招呼。

        乌桃便示意她出来,两个人到了外面说话。

        王亚湘:“你最近都忙什么呢?自从士萱搬出去,我都没见过她了,倒是见过她那个后妈,还挺好看的!”

        乌桃:“士萱工作了,当了编辑,现在住着宿舍,我还是老样子,你呢?”

        王亚湘笑了:“说起来也是巧了,本来我家里都给我安排好了,让我去上七二一大学,我听着不错,已经准备去了,谁知道家里又听说消息,要放开高考,让等等,我等到这个时候,可算是有了确切的消息。我打算先准备着参加高考,尽量在北京上大学,如果实在不行,就上七二一大学。”

        七二一大学,全称其实是七二一工人大学,最初是上海办的,专门为工人阶级办,学制两年,上完后还继续回去上班,后来全国效仿,到处都是七二一工人大学了。

        不过这种当然要推荐的,必须是工人,需要工厂推荐,工厂那么多人,推荐谁,还是要拼关系门路。

        王亚湘根本不是什么工人,也能上这种大学,就是因为这个了。

        乌桃笑了下:“那真不错,你好好准备参加高考吧,要是能考上,就上,万一运气不好,还可以继续上七二一,怎么着都是大学生。”

        王亚湘:“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那个七二一我可不想去,盼着能考上一个好大学,你呢,你来图书馆做什么?”

        说着,她看向乌桃手里的书。

        乌桃:“我和士萱商量着,也打算参加高考,已经报名了,这是我借的书,没事多看看。”

        王亚湘:“你报考哪所学校”

        乌桃:“清华,你呢?”

        王亚湘有些惊讶:“清华?”

        乌桃:“嗯。”

        王亚湘:“我报告北大,我本来想着自己是不是报得太高了,怕竞争激烈,没想到你这么敢报,竟然报了清华。”

        乌桃:“随便瞎报呗,考不上再说。”

        王亚湘便又追着乌桃问了专业,乌桃说了自动控制,王亚湘脸上一阵迷惘,最后说她报的中文系。

        本来王亚湘还想问问乌桃为什么报自动控制,那是干什么的,不过乌桃却不太想说了。

        于是乌桃赶紧以一句话结束:“我先学习去了,回头有什么问题互相请教。”

        王亚湘本来估计还想问问,但看乌桃态度一般,也就只好不说了。

        和王亚湘说话,乌桃总是淡淡的,并不愿意投入太多。

        其实她现在长大了,不会去在意曾经的那些了,而王亚湘也说不上什么不好的人,如果可以,她是完全可以和王亚湘成为朋友的。

        但是并不想。

        原因很多,因为小时候一些琐碎的小事,也因为孟士萱。

        她知道孟士萱骨子里的骄傲与记仇,曾经孟士萱和王亚湘是伯仲之间的,都是地安门大院备受父母宠爱的姑娘,现在孟士萱妈妈去世了,爸爸另娶了,孟士萱爹不疼妈不爱的孩子,她面对王亚湘,便有了一种强烈的落差。

        她知道孟士萱不好受。

        就凭这个,她也不可能和王亚湘亲近了。

        她看王亚湘也坐在阅览室看书,她干脆抱着书,打算回家去了,借回家看去,家里还能更清净,再说晚些时候正好趁机做饭了。

        谁知道一出去,就见外面下小雪了,薄薄的雪,很快洒下那么一层,浅浅地覆盖住了公路,也为各家屋檐点缀上一抹隐约的白,灰墙白雪,分明而冷清。

        前些天,乌桃已经做了一件皮猴,不过还没舍得穿上,现在的旧棉袄是薄的,一时便有些冷了,她只好抱着包,低着头,赶紧跑过去公交车站。

        不过这时候,正好赶上下班时候,雪花飞扬,自行车人流密密麻麻的,半天不见公交车。

        身边的人便抱怨起来,说怎么回事,竟然晚点。

        乌桃跺着脚取暖,想着今天估计回去晚了,那哥哥回家吃不上热乎饭了。

        正想着,就听到身边一个声音说:“乌桃,你怎么在这?”

        她回头看过去,竟然是洛再久。

        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事实上自从因为叶蕴年的事和他起了争执,之后的一年里,只见过几次,也是见了面便简单打个招呼。

        她明白洛再久在躲着自己,她其实也在躲着洛再久。

        现在在这雪花纷飞中遇上了,没法躲着,也只能打个招呼。

        洛再久:“我骑着车子呢,带你回去吧。”

        乌桃:“不用了,等等吧,公交车估计就要来了。”

        落再久看看远处,根本没公交车的影子:“你别多想,我就是看你这样等着,怕你生病,今天天挺冷的,你看你还穿得薄。”

        他扬眉,无奈地看着她:“乌桃,别瞎逞强,你要是多想,那就是不顾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了。”

        乌桃听着,也就笑了:“这大雪天的,你带着我,我怕路滑,万一摔了呢。”

        落再久:“你觉得会吗?”

        乌桃再看看公交车,还是没来,她现在脚底板已经有些发麻了,确实是冷,当下也不想别的了:“好,那你带我回去。”

        上了洛再久自行车后,其实乌桃更冷了,她裹紧了衣服,开始后悔起来,也许出门应该看天气预报。

        洛再久骑得很快:“对了,高考马上就要开始考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乌桃揉了揉鼻子:“还行。”

        洛再久听她声音:“你别是感冒了?”

        乌桃:“哪那么矫情,就是这会儿冻的,回家喝口热汤就没事了。”

        洛再久:“那就好。”

        乌桃:“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洛再久:“过来看看书。”

        乌桃听了,忍不住笑起来:“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你怎么转性子了?”

        洛再久:“我已经报名了考试,打算参加高考。”

        乌桃顿时一惊:“什么?”

        洛再久:“很奇怪吗?”

        乌桃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洛再久并不喜欢这些,而且……他的文化水平,真的可以参加高考吗?

        不过她不好说这个,怕伤他自尊。

        谁知道洛再久却道:“当初疯爷爷教了我不少,也留给我一些书,最近几年在单位,单位其实也有要求,反正我们工厂在河北农村,几乎与世隔绝,我没事也看看书,多少有点基础。”

        乌桃还是意外,不过不好再多问什么,便道:“那挺好的,报考了就好好准备吧。”

        洛再久:“反正考上考不上的,好歹也算是一个经历。”

        乌桃便笑了:“对,总该多尝试!我就是这么想的,考上了的话,那当然是我有本事,考不上,反正我们有正经工作,也不至于耽误了工作。”

        洛再久也来了精气神:“这话听着就是带劲!”

        两个人一时竟也说说笑笑的,等终于到了胡同口的时候,雪已经铺开了,满地都是白色,自行车轮胎上沾满了碎雪,乌桃围巾上也都是晶莹的雪花了。

        乌桃下了自行车:“再久哥,谢谢你了,今天这雪下得突然,太冷了,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等多久。”

        洛再久:“我本来也要回来,顺手的事。”

        乌桃:“对了,我们好几个同学也都要参加这次的高考,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们可以互相通个气。”

        洛再久摘下雷锋帽,拍打了一下上面的雪花,笑看着乌桃说:“好。不过上次的事,我得提提。”

        乌桃:“什么?”

        洛再久收敛了笑,认真地看着乌桃:“上次我和你说的话,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乌桃:“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就算我当时生气,现在事情过去了,我也不至于记着,你也不用道歉。”

        洛再久:“不过我得感谢你。”

        乌桃:“感激我什么?”

        洛再久:“因为那次,我有点受打击,所以回去后,拿过来以前疯爷爷留给我的书,开始苦学起来,学了一年,感觉自己进步挺大的,本来我学了是想着在单位能有个晋升机会,争取上工农兵大学,谁知道赶上高考,我看了看高中的考试题目,觉得也不是难到看不懂,我想着,倒是能拼一拼。”

        乌桃听着,越发意外,想起小时候那位疯爷爷:“那真不错,我记得你当时跟着他学过,没想到竟然学这么深了。”

        洛再久却是懒懒地笑了声,很是不以为意的样子。

        乌桃:“下雪了,我先回去了,你回家后也记得喝口热的,别感冒了。”

        洛再久看着乌桃,却是问:“问你个事。”

        乌桃:“嗯?”

        洛再久:“听说他出国了?”

        乌桃并不想提这个,不过还是道:“是。”

        洛再久:“那你们现在算什么?分开了?”

        乌桃:“暂时分开了,不过他会回来的,总归会见面的。”

        洛再久打量着乌桃:“然后呢?你等他,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年纪大了,成了老姑娘,等到白发苍苍,等到人家在国外娶妻生子,你还傻傻等着?”

        乌桃脸上便冷了起来:“洛再久,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无论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我都记得我们打小儿的感情,你不是我的亲人,但我心里把你当亲人看待。可你不能这样攻击他,我也不是你以为的傻子,我有自己的生活,我的人生不是为了去等着谁,你也不用这样对我冷嘲热讽!”

        说完,她转身就走。

        她不想搭理洛再久了,她就知道,这个人落井下石,在这个时候嘲笑她。

        洛再久咬牙道:“乌桃,我也是担心你,我怕他欺负你,他和咱们不一样,他不是普通人家,他走了,别人说话不好听,你心里难受,我也难受!我一直憋着,一直不来找你,就是怕你多想,我也是忍到现在才找你!”

        这话声音嘶哑,在风雪中传来,乌桃顿住脚步,回头。

        她望着洛再久:“谢谢你的担心,但是我现在,真得不需要同情,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要死要活,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095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link id='YeDnV'><del></del></blink><listing id='XwHUU'><cite></cite></listing><address id='kMX'><dfn></dfn></address>
      <base id='HBQQqu'><dfn></dfn></base>
      <option id='IZPwNjLx'><u></u></option>
        <center id='ouCyFPpW'><blockquote></blockquote></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