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焕然一新

        孟士萱让自己爸爸帮着打听消息,孟士萱爸爸答应了,不过他那里还没打听到消息,叶蕴年就回来了。

        两三个月不见,叶蕴年外貌并没什么变化,不过乌桃总觉得他变了许多。

        整个人的气质变得踏实稳重起来,肩膀隐隐好像宽了一些,原本纯粹宁静的眸子里仿佛掺了一些别的什么,悲天悯人的、宽容慈悲的情怀。

        乌桃并不敢问他在唐山见到了什么,只是说起读书的事来。

        叶蕴年也就和乌桃说读书,他还让乌桃请他吃饭。

        乌桃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两个人商量了一番,去吃烤肉宛,反正现在到了秋天了,到了贴秋膘的时候了。

        那天到了饭馆恰好下雨,天气凉阴阴的,薄薄的肉片被烤得滋滋出油,蘸上有滋有味的酱料,再用脆白菜那么一裹,这是秋雨弥漫的季节里最抚慰人心的美食了。

        当吃了几口烤肉后,叶蕴年突然问乌桃:“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神吗?”

        乌桃微怔了下:“那是迷信吧?”

        叶蕴年苦笑了声,道:“我也不信,我爷爷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父母是,我也是,但是——”

        他沉默了下,道:“现在我希望,这个世上真得有鬼神,这样,也许那些人不会有痛苦,他们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生活。”

        乌桃便不说话了。

        她想起来孟士萱的痛苦,如果真得有鬼神,孟士萱妈妈也许能看到这人世间的一切吧,会保佑着孟士萱吧。

        她又想起来民间的一些说法,那些充满迷信色彩的传说,他们说唐山大地震就有阴兵借道。

        这时候,叶蕴年伸出了手,指骨分明的手,很修长干净。

        乌桃犹豫了下,还是握住了他的手。

        握住后,她才真正地明白,曾经牵着她的手走进那间书房的小小少年,真得长大了,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的手,温暖而有力道——尽管此时那双手在微微颤抖。

        她温柔地反握住他的,低声说:“如果特别难受,那你就试着忘了吧,不要总记着。”

        她知道他一定看到了太多痛苦和悲伤。

        而自己只是经历了北京城的一切,都已经心力交瘁,她不敢想象他心理承受着什么。

        叶蕴年:“谢谢你,乌桃,其实我没事。”

        吃过烤肉后,两个人走出了饭馆,就那么并肩漫步在雨中。

        并没有再牵手,也不敢,怕人看到,不过彼此心里好像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

        这时候,呼喇喇的风吹过来,雾蒙蒙的天便又悉悉索索地下起雨来了,那亮起灯来的广告牌,还有远处行过的电车,全都笼罩在那茫茫雾霭中。

        叶蕴年握着伞:“我先送你回去。”

        乌桃:“嗯。”

        其实并不太想回去,想和他这么慢慢地走,所以脚步放得很慢。

        她喜欢秋雨此时淅淅沥沥的静谧,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丝丝入扣,柔婉沁凉。

        这个时代,这个季节,这场雨,还有那踩在脚底下湿凉优美的落叶,都在诠释着一种深重而沧桑的气息,悲记凉荒远。

        这么走着间,叶蕴年停下了脚步。

        乌桃仰起脸看他。

        叶蕴年垂首凝视着她。

        少年的目光是炽烈而沉静,他看着她,低声说:“乌桃。”

        乌桃脸红了。

        她想起来许多,那些书上写着的缠绵痴狂的爱情,还有大杂院里大家伙暧昧含蓄的笑,这一切,都将她推到了一个羞涩的境地。

        叶蕴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幸好,我回来了。”

        乌桃眼睛湿润了,她眨眨眼睛,低声说:“我也很害怕。”

        叶蕴年:“我说过我会回来找你,所以我一定说话算话。”

        乌桃:“是,我知道。”

        一辆电车行驶而过,带来淅沥沥的水声,水花四溅。

        叶蕴年轻握住了她的手。

        秋日沁凉的潮意中,他的手温暖如初。

        他就这么握了一下,重新放开了,之后迅速地道:“走吧,时候不早了。”

        她这次更轻地“嗯”了声。

        只是这么一下,彼此却心照不宣。

        她知道,他其实也很害羞。

        时代的巨轮滚滚向前,当所有的人都在那沉闷而迷茫中,不知道路在何方的时候,前方突然豁然开朗,仿佛闪电劈开一道光亮。

        半导体收音机里传来了中央广播员愉悦而振奋的声音,北京城变天了,大家欢欣鼓舞起来,曾经的恶人就这么垮台了,据说那一天,几百万的人民群众涌向广场,开始迎接第二次解放,所有的人都在叫好,所有的人都在笑,大杂院里也充满了欢声笑语。

        乌桃有些恍惚,也有些不敢相信,新的时代终于冲破黑暗,一切曾经的煎熬就这么结束了。

        只是她望着那漫天洒下的黄叶,却是想着,一切都过去了,但是穿越了这漫长黑暗的路途,所有的人,其实都回不到以前了。

        那些黑暗,将成为烙印,就镌刻在人们的心底。

        乌桃的工作已经重新恢复了,依然每天忙碌着,和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人们普遍喜气洋洋起来,曾经畏畏缩缩的,现在腰板挺直了,耳边的话题逐渐有了平反字样,说是许多冤假错案开始重新申了,陆续有了写信给法信办,申诉自己的冤情。

        乌桃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着,兢兢业业,下班后,有时候叶蕴年会来接自己,有时候不会来,那她就自己下班。

        回到家里,打扫卫生,看看书,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去问叶蕴年。

        叶蕴年回来后,曾经提着东西来拜访了江家,宁妙香对叶蕴年是非常满意的。

        如果早几年,也许还担心,现在赶上这个节骨眼,知识分子都平反了,况且他爸还是军人,听说位置还挺高,怎么看怎么满意。

        大杂院里都知道乌桃处了对象,对象长得好,年轻,小伙子有礼貌,才支援了唐山,而且家庭也是有里有面的,总之各方面都是真得好。

        只有乌桃,还有些后知后觉,毕竟她还小,并不能很轻易地把叶蕴年和“对象”这个词联系在一起,用宁妙香的话说:“你也是好记命,整个人稀里糊涂跟做梦一样,就找了这么好一个对象。”

        从宁妙香的眼里,叶蕴年并不是很会来事的,但是最基本的礼貌他是能做到的,很明显出身好教养好,而且学识也好,家里爷爷是知识分子,父母是部队的而且地位很高,这样的人家,有里有面,怎么都不怕,遇到什么事都能撑住。

        乌桃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后来也就很少让叶蕴年过来自己家了,更多时候,她是和他约着过去他家,一起看书学习,他会教她推演复杂的公式,那些书本上的定理,他都能一步步地帮她推导出来。

        他还很擅长将问题引申衍生,给她更多的启发。

        他告诉她说,英国有个数学物理学家戴森曾经讲过,数学家有两种,一种是飞鸟,一种是青蛙,飞鸟须翱翔于高空,俯瞰游弋数学这片广袤的大地,青蛙却要栖息于鸟沼之中,去着眼于具体特殊的细节,去细致入微地体察。

        他还给她讲许多知名科学家的故事,他对那些都如数家珍,他也讲到了他的爷爷,讲到了他爷爷的同事,讲到了那些他曾经交流过的知名人士。

        这让乌桃对学习的认知一下子拔高了许多,她觉得视野开阔了,她所看到的,并不是高中生的课本,而是更广阔的世界,她会觉得,那些科学家不再是书本上黑白印刷的字眼,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

        叶蕴年在给她讲过这些后,看着她乌黑晶亮的眼睛,道:“现在时代变了,一切都将重新来过,我猜着,我们都将获得很好的机会,你现在除了工作外,要好好学习,只有我们时刻准备着,当机会降临的时候,才能抓住。”

        乌桃点头:“嗯,我明白。”

        叶蕴年想了想,道:“对了,你周日的时候,打算做什么?”

        乌桃:“不知道,周日不上班,我应该去看看士萱吧。”

        自从孟士萱妈妈去世后,孟士萱心里一直不好受,她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天陪着,但最近她和叶蕴年走得比较近,她又要上班,能过去陪着的时间就少了,而孟士萱爸爸也给孟士萱找了一份工作,两个人就不可能每天见面了。

        她是想着,周日尽量抽时间过去,或者去陪着孟士萱,或者让孟士萱过来自己家,两个人可以说说话。

        叶蕴年听着,微微垂下眼,道:“好,那你陪她去吧。”

        乌桃没多想,看看时候不早了,打算拿着书本离开。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回头看叶蕴年。

        叶蕴年:“嗯?”

        乌桃:“你是不是也想让我陪你啊?”

        她说得这么直白,猝不及防的,他倒是有些脸红,低声说:“也没什么,只是我妈妈说,什么时间方便的话,她想和你一起吃个便饭。”

        乌桃:“啊?”

        叶蕴年看着门前台阶上的花纹,那里有一只小小的蚂蚁正爬过落下的枯叶,他淡声道:“也没什么,反正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如果你没时间,下周再说吧。”

        乌桃:“那阿姨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叶蕴年:“还是下周日吧,我正好和我妈提一下。”

        乌桃:“好。”

        记说完,叶蕴年送乌桃离开,两个人就这么并肩走在小胡同里,马上要入冬了,胡同里窸窸窣窣的都是落叶,在冬日暖融融的阳光中踩踏在那干枯的落叶上,声音细碎。

        天冷,乌桃揣着兜,心里却是说不上的温暖和甜蜜。

        她侧首,看向叶蕴年,他的颈子修长好看。

        她便笑着说:“你要不要围巾,我也会织。”

        叶蕴年想了想,道:“可是那很花时间,你上班很辛苦,回来还要看书,我不要围巾,如果你要的话,我们可以去买两条围巾,要一样花色的。”

        乌桃:“好。”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2284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ol id='pcNRpgl'><listing></listing></ol><base id='uQudWGZV'><person></person></base>
    <comment></comment>
    <bdo id='HIRP'><marquee></marquee></bdo>
      <marquee id='OVnpWYW'><big></big></marquee><sub id='hVdK'><q></q></sub>
      <basefont id='swoZE'><code></code></basefont><dfn id='VUEuDUW'><thead></thead></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