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时光流逝

        在乌桃的记忆里,一九六九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不过再多的事,也终究会熬过去。

        苏联的原子弹并没有扔过来,防空洞也果然没派上用场,不过大院原本规整的格局已经被破坏了,院子里漫地的地砖被拆过来挪作他用,就连房梁上翘起的屋檐也被拆下来修建防空洞了

        人们逐渐在自己门外垒起来小厨房,甚至还不着痕迹地往外扩展,搭建小屋,临时柴房等。

        那些年离开的人们,并没有回来,曾经规整热闹的四合院变得冷清,也变得面目全非。

        唯一不变的,也许是窗外依然高飞着的鸽子,以及偶尔窜过墙头的老猫。

        猫已经很老很老了,潘爷说,说不定哪一天它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时候的乌桃已经十六岁,高二了。

        过去的七八年,发生了许多事,有时候想起来就像梦一样,不过好在,家里的境况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妈妈依然在国棉一厂工作,不过已经升职了,成为了生产组的组长,去年还获得了厂里三八红旗手的称呼,工资也上涨了,现在已经一个月有四十二块钱了。

        而哥哥也在乌桃的絮叨下,后来终于拿出书来看了,尽管有一搭没一搭的,但好歹也学了一些,能做小学最基本的算术,也能自己看懂书本,乌桃觉得,这也就够了。

        她大致知道,再过一年就要放开高考了,到时候自己考大学,哥哥可以想办法考电视大学。

        这些年,闹闹哄哄的,很多人并没有认真上学,她相信,天道酬勤,她和哥哥一定可以在接下来的巨变中获得机会。

        七八年的时间,她慢慢地长大,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越来越多,她已经把那部纪录片的边边角角所有的内容全都努力地刻在心里。

        知道了未来太多,但是又不太能消化,这就像一根硬骨头横在她面前。

        她为了将那块硬骨头彻底啃明白,几乎走遍了北京城,饥渴地寻找着能让她增长见识的书,只是此时的北京城几乎是文化沙漠,很多图书馆都关门了,带有文字的印刷品成为了各家的禁忌。

        这让乌桃感到窒息,她知道有些人家可以读到书,就像曾经的叶蕴年一样。

        叶蕴年离开了,但是像叶蕴年那样拥有藏书的人家还是有的,所以这就是差距,有人可以读书,有人却不能。

        这让她一度陷入焦躁之中。

        不过好在,问题终于得到解决,王培鑫妈妈通过关系,借着“学习大字报”的名义,帮她办到了国子监首都图书馆的借书证,靠着这个借书证,她借到了不少书来读。

        她也不懂怎么挑,反正看到有兴趣的就借来,有些好的会推荐给王培鑫和孟士萱来读,不过这两位,孟士萱还好,王培鑫心思已经不在读书了,挺难拉回来的。

        读书多了,她见识也就多了,看过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马雅可夫斯基诗集》,也看过郭沫若、何其芳和郁达夫的书,当然还看过一些专业类&30记340;书籍,特别是数学相关的。

        当她读书的时候,她会想起叶蕴年,想起那个站在书架前,穿着白衬衫的男生。

        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但她很分明记得他的眼睛,宁静到几乎纯粹的眼睛。

        他还那么小,却已经读过那么多书,拥有自己远远不及的学识。

        乌桃觉得,自己便是一直读书一直进步一直努力,恐怕也永远比不上他。

        不过有时候,乌桃又有些恍惚地怀疑,叶蕴年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梦,一场自己臆想出来的,根本就不存在的梦。

        看北京城里的小青年,穿着一水儿的军绿和蓝色劳动布,哪里有那样的白衬衫,又怎么会有小小年纪一笔一划写着篆书的小男孩。

        这让乌桃有些恍惚,甚至于逃避起来,连什锦花园胡同都不愿意去了。

        那天,乌桃放了学,正往家里走,路边洛再久突然闪出来了。

        洛再久比乌桃大两岁,现在已经十八岁了,十八岁的他参加工作,去了一家叫北京第一农具厂的工厂,不过这家工厂在河北的山沟沟里,洛再久只歇大周末,每隔两周才能坐着火车回家一趟。

        其实乌桃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去这种地方,现在北京不少人都下乡了遣返了,工厂学校都缺人,凭他的条件,找一份更好的工作并不难。

        不过洛再久却很痴迷于这份工作,对于乌桃的疑问也只是笑笑,并不多说。

        乌桃其实从他的言行中多少猜到了,他那个农具厂也许不是什么农具厂,很可能是和制造兵器有关系的,不过乌桃也没细问,毕竟保密嘛,不该知道的事也不能知道。

        洛再久笑得神秘兮兮的:“今天给你带来一个好东西!”

        乌桃:“什么?我都给你说了,你不要总给我弄吃的,我不缺吃的啊,你自己留着,别乱花钱。”

        不得不说,洛再久对她不错,特别是这两年他工作了,有了收入,时常请她吃好吃的。

        但乌桃觉得,犯不着,他没爹没妈的,后面花钱的地儿多着,不攒钱怎么行呢,所以总是劝他。

        洛再久:“是你喜欢的!”

        乌桃纳闷地看着洛再久手中提着的竹筐:“到底什么?”

        洛再久这才打开竹筐一点盖,给乌桃看。

        乌桃从边角缝隙里看到,里面竟然是书!

        她一下子激动了:“这是哪儿来的?”

        这年头,想弄点书并不容易,一般人家根本没有。

        洛再久:“嘘,别声张,挺多的,我也没细看,你回去后清点清点。”

        乌桃:“你哪儿弄来的啊?没惹事吧?”

        洛再久这性子放浪得很,加上有点拳脚功夫,不一定干出什么事呢。

        洛再久:“你放心好了,反正不是偷来的,光明正大。”

        乌桃:“偷偷摸摸的,还说光明正大呢!”

        洛再久:“你不要是吧,我走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乌桃赶紧叫住:“我要!”

        洛再久这才停下,乌桃生怕他走:“再久哥最好了,给我吧记!”

        洛再久看乌桃这样,很乖很甜的样子,便笑了:“反正你不要管来路了,这年头,哪有什么正经路子不正经路子的,不都那样!”

        乌桃听了,也就不问了:“行,那我提回去了,你这次是周日晚上过去还是周一过去?”

        洛再久:“不一定呢,再说吧。”

        乌桃:“我家明天做饺子,到时候我给你拿出来一些,。”

        不知为什么,宁妙香并不喜欢洛再久,一直很反对乌桃和洛再久有来往,所以乌桃也不好带洛再久去自己家。

        洛再久当然也知道,扬眉,自嘲地笑了笑:“不用。”

        他看着乌桃眉眼间的欢喜,那真是压都压不住的高兴,觉得好笑:“你从小就喜欢看书,现在还没看够!我可是看够了!”

        乌桃:“怎么会有够呢?”

        乌桃也是后来才知道,疯大爷竟然是一个有学问的人,当初的洛再久就是跟着那个疯爷爷学习,不过这几年疯爷爷人没了,他也就停了。

        但他现在看书什么的是不成问题的。

        洛再久很随性地笑了:“你看,我现在工作了挣钱了不是挺好的吗?这不比傻读书强?”

        乌桃瞥他一眼,无奈地说:“你肯定嫌我唠叨,认为我多事,算了,以后不和你说了!”

        说完,她抱着那一大筐书就要赶紧回家。

        这么多书,她怕被人看到,万一引起什么人注意,那就麻烦了。

        洛再久却突然道:“对了,乌桃,你和那个叫王培鑫的同学走得特别近?”

        乌桃听了,纳闷地回头:“什么?你怎么突然提起王培鑫?”

        洛再久道:“你就回答我,到底怎么回事?”

        乌桃:“我们一直都走得特别近啊,那不是挺正常的,他是我同学啊!”

        多少年的同学了。

        洛再久扒拉了下头发,却突然道:“我怎么听八斤说,你和他正搞对象呢?”

        乌桃大吃一惊,反问:“搞对象?谁和谁搞对象?”

        洛再久看着乌桃,她睁大眼睛,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心里便明白,这准是八斤胡说八道了。

        便忙道:“我就随便问问。”

        乌桃却愤愤起来:“那也不能随便乱说,我才多大,我和同学正常来往,被八斤这么说?他怎么能乱说呢?他还说什么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污蔑别人名声,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

        确实好生气呢!

        洛再久一听,忙道:“我那不是随口问问你嘛,是八斤瞎说,回头我说他!”

        然而乌桃却反问:“那你干嘛问我这个?你为什么当时不说他?你还真信了是不是?”

        洛再久顿时哑口无言。

        乌桃:“谁像你们,净是这种龌龊心思!”

        洛再久觉得好冤,连忙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现在还小,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

        乌桃刚说了一番,气也差不多消了,再说洛再久还帮她弄了不少书呢,她便道:“算了算了不提这个了,反正以后你不要问我这个,这不是惹人恼吗?”

        洛再久这才略松了口气。

        乌桃提着那一整筐的书回到家里,这几年宁妙香工资上涨了,哥哥也转为了正式工,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能有八十多块,沈阳的外公外婆已经寿终正寝,八十多块三个人花,日子就宽松多了。

        乌桃进了自己屋后,把记哥哥之前给自己做的衣柜收拾了收拾,上面放衣服,下面放一个挡板,挡板下面才放书。

        她先将书整理了一番,欣喜地发现,里面有许多是她没见过的,有鲁迅先生的全集,还有一些诸如《越南南方短篇小说集》和《老挝短篇小说集》等,这些真是听都没听说过。

        她将这些书都藏起来,想着有时间慢慢读了。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3610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isting id='iZF'><sub></sub></listing><base id='IkCaRvpp'><big></big></base>
<dfn id='uK'><samp></samp></dfn><font id='ThkTrNMS'><address></address></font><em id='oP'><span></span></em><listing></listing>
    <legend id='LIQLpuh'><comment></comment></legend><q id='nE'><cite></cite></q>
      <q id='DmrXe'><kbd></kbd></q><base id='oqou'><base></base></base>
        <xmp id='KnV'><big></big></xmp><pre id='FpFFY'><q></q></pre>
            <small id='Jim'><span></span></small><strike id='qN'><dfn></dfn></strike>
            <acronym id='pCpZDH'><person></person></acronym><kbd id='viZZbtf'><basefont></basefont></kbd><u id='IC'><base></base></u><listing id='Ead'><big></big></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