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挖防空洞了

        国庆时候,最好玩的就是探照灯了。

        探照灯是军队里放出的一种灯,具体为什么要放这种探照灯,乌桃并不知道,孟士萱也不知道。王培鑫很是显摆了一番,说这是一个部队,那个部队就是专门放探照灯的,如果天上有敌人的飞机,就可以用探照灯给照出来。

        乌桃对这个很是疑惑,心想探照灯要一直照着吗,不过她并没问。

        许多事就是这样,心里纳闷,但也未必要问的,毕竟那个并不重要,最要紧的是,探照灯很好玩。

        其实每年国庆前,都可以看到探照灯,远近高低,错落有致地那么闪烁,就像是烟花一样好看,孟士萱家住在三楼,但是王培鑫家住五楼,于是几个人都跑到王培鑫家,在他家窗口看探照灯。

        而因为国庆了,街上的风景其实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乌桃她们还是小学生,倒是不用参与,但是她们附近的中学生,全都穿上了灯笼裤,开始练习方阵,大喊着“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准备打仗”。

        乌桃听到这个的时候,就忍不住问王培鑫:“真得会打仗吗?”

        王培鑫:“当然了,随时都可能打仗,苏联人会打我们,要往我们头上扔原子弹了,你们看,现在各单位都要开始修防空洞了,还要安装防空警报了,回头我们还会做防空演习呢。”

        孟士萱:“那怎么办?咱们也得挖?”

        王培鑫:“应该挖吧,估计过了国庆就开始挖了。”

        乌桃从旁听着,没吭声,自己却在努力想着,去想关于这一年的记忆,然而什么打仗,挖防空洞,还有什么防空警报,里面根本没提到。

        过了国庆后,大家上课都心不在焉了,一下课就交头接耳的,说起要打仗的事。

        用大家伙的说法是,苏联要给中国放原子弹,而原子弹是很厉害的,能把几个学校直接给炸飞了。

        于是大家慌里慌张的,开始挖防空洞,学生们都被组织起来,每天上课要背着小铲子小簸箕,各班级分到任务挖防空洞。

        开始的时候是下课挖,后来有一天,防空警报突然响起来,大家都吓懵了,于是干脆不上课了,大家整天整天地挖,很快也就挖出来一定的规模了。

        除了学校,听说街道也在挖防空洞,各单位也在挖,晚上乌桃回到家里,听到妈妈和哥哥说起来,大家在单位都在挖防空洞。

        天气虽然凉了起来,但院子里潘爷和勋子爸还会在那里说话,说话的时候就提起现在的形势,提起原子弹。

        潘爷见多识广,他认为:“咱们得把咱们的棉袄都拿出来,等原子弹来了,还能挡一挡。”

        勋子爸很不以为然:“那个顶什么用,还是得钻防空洞里,没防空洞,全都白搭!”

        潘爷:“外面街道的防空洞离咱太远了,真要是出事,咱赶不上啊!”

        勋子爸突然有了想法:“潘爷,你说咱能不能自己挖个洞?就在咱们自己院子里?”

        这话说得潘爷一下子心动了,他琢磨了琢磨:“行,我看行。”

        于是仿佛打开了一扇门,潘爷和勋子爸开始召集大院里仅剩下的几户人家,说是要挖防空洞了。

        “别的不用管,咱自己挖,到时候挖一个大&记30340;,万一原子弹来了,咱躲进去!”

        这两位这么一吆喝,其它自然都响应起来,乌桃妈妈也很积极。

        乌桃见了,终于忍不住道:“原子弹不至于来炸我们吧,街道既然挖了,我们自己不用挖了。”

        然而她这么一说,宁妙香顿时呵斥道:“大人说话呢,你小孩子插嘴什么,你知道原子弹不会来?”

        乌桃无奈了,只好没吭声。

        于是挖防空洞这个事就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乌桃上学去,学校在挖防空洞,乌桃回到家里,家里也在挖。

        乌桃家住的院子,解放前是一位将军院子的后院,本来修得还算规整,现在这么一挖,那地板砖还有本来规整的影壁,自然全都破坏了,好好的院子被挖开一道大沟,不过大家还是不管不顾就这么干着。

        这么轰轰烈烈的工程,自然很影响学习,本来就有一些孩子不想学,现在要挖防空洞,又时不时有防空警报,那心自然就更散了。

        乌桃班级里,现在还在努力学习的就剩下那么几个人了,好在王培鑫和孟士萱都是要学的,他们和乌桃一起努力抽时间做作业。

        入了冬后,天冷了起来,各家开始烧煤了,王培鑫妈妈给了乌桃一些煤票,那都是特殊供应的。

        乌桃看到后,郑重地谢过了王培鑫妈妈,拿回家了。

        她知道这是王培鑫妈妈的好意,也知道这些对自己家来说,是特别要紧的东西。

        宁妙香看到煤票后,吓了一跳,还以为这是乌桃从哪里偷的人家的,严厉地道:“你长能耐了,学会偷东西了?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你知道这东西值多钱吗?”

        乌桃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妈妈这么生气,赶紧把事情给妈妈解释了一番。

        “是王培鑫妈妈送给我的,她说这样我就能好好学习,和王培鑫孟士萱一起学习,不用去捡煤核了。”

        宁妙香开始还不信,后来看乌桃说起这个事,不像是说假,这才松了口气,于是又仔细盘问了一番,乌桃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宁妙香想了想:“他们既然管你晚饭了,这事也就算差不多了,再要人家煤票也不合适,等明天我陪着你过去,把煤票退给人家。”

        乌桃倒是有些意外,她有些惊讶地看着妈妈。

        宁妙香看乌桃这样,自然明白她心里想的,呸了声:“你以为我就这么贪,非得人家眼巴巴地给我东西?他们管你饭,那是他们觉得用得着你,那是该的!就该管!可这煤票不好弄,咱也不好要人家这么多!”

        乌桃低下头:“嗯,我听妈妈的。”

        心里却是想着,妈妈竟然不要,她还以为妈妈会乐颠颠地收下呢。

        到了第二天,宁妙香带着乌桃过去找了王培鑫妈妈,要把煤票还给人家。

        王培鑫妈妈倒是意外,解释了一番,意思是这煤票也不用钱,是自己家用不着的,但是宁妙香是坚决不要:“小孩子嘛,他们都是同学,玩得挺好,一起学习,互相帮助那是应该的,您给这个,礼太重,我也过意不去。”

        这么说了一番后,王培鑫妈妈也就把那煤票收回去了。

        之后,王培鑫妈妈把这事和孟士萱妈妈提了,两个人倒是把宁妙香赞叹一番:“一个女人拉扯两个孩子,做事不亢不卑的,可真是了不得,怪不得能养出乌桃这样&3记0340;好孩子。”

        孟士萱妈妈:“可不是嘛,我看乌桃冬天都要去捡煤核,这日子不容易,就这样,还把煤票给送回来,是个懂礼的。”

        结果因为这个,过中秋时候,王培鑫妈妈和孟士萱妈妈特意提了东西过来了江家,送了几盒糕点,只说孩子是好同学,大家一起勤走动着,宁妙香这次收下了,彼此拉了一番家常,说起过去许多事,竟然说得还挺投机。

        事后,孟士萱偷偷对乌桃说:“我妈还有王培鑫妈妈都觉得,你妈妈很了不起,说特别敬佩她,还说她有大见识的人。”

        乌桃听着大吃一惊,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妈妈竟然是有大见识的人!

        不过听到孟士萱这么说,她又有些自豪,回去和妈妈把这事提了:“大家都说你了不起。”

        她崇敬地看着妈妈:“大家都说你是有见识有骨气的人,妈妈,我以前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厉害!”

        宁妙香却是道:“这你就不懂了!”

        乌桃:“什么?”

        宁妙香:“既然你结交了两个地安门大楼的同学当朋友,他们家里对你又很欣赏,你说我干嘛贪图一年的煤票呢?我不要煤票,她们高看我一眼,才真正把你当他们孩子的朋友,以后咱们家要是遇到什么事,都不用我张口,他们就会帮忙,对不对?这不比煤票强多了?”

        乌桃听着,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之余,又觉得……她妈可真行。

        她以前确实没发现,她妈原来这么有想法。

        院子里的格局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防空洞也差不多挖好了,院子里有了一条大沟,这条大沟底下又可以通往自己家。

        勋子用铁丝电线电池小灯泡自制了小电灯,他把小电灯藏在防空洞里,说万一原子弹来了,可以躲进去照亮。

        乌桃对于这个不太感兴趣,她觉得原子弹不会来。

        她相信那部纪录片,那里面都是真的,并不会骗人。

        不过周围的气氛都是人心惶惶的,也许正上着课,也许正吃着饭,突然防空警报响起,大家都拼命地往防空洞里跑。

        虽然最后会发现只是演习而已,但这种演习更让大家心里不落听。

        总觉得也许下一次就是原子弹了。

        乌桃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大家,其实大部分时候她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当防空警报响起的时候,其实她也很害怕,害怕原子弹就这么来了。

        毕竟她所知道的都是从纪录片来的,万一那里面是假的呢?

        在这种徘徊中,她也曾经跑到什锦花园胡同。

        尽管叶蕴年说,不让她去找他了,但是她依然想偷偷看看,不让他发现,就自己偷偷看看他现在怎么样。

        只是当她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几个小孩子正在门前踢三角,那大门却是紧闭的。

        她犹豫了一番,到底是上前,问那几个孩子这家人在不在。

        小孩子们却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

        “这家人早就搬走了啊。”

        “我不知道,反正好些天前就不在了,没人了。”

        “我们之前还偷偷爬过他们家摘枣呢!”

        这么说的小孩很快被旁边一个大点的孩子拽了拽袖子,于是大家赶紧闭嘴,不敢多说了。

        乌桃听着这话,怔怔地望着那记红漆大门,半天没反应过来。

        原来叶蕴年已经离开了啊!

        他早就走了,而她却以为他一直在这里。

        乌桃眼里泛起湿润来,她想哭,她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哪怕叶蕴年不让自己来了,她也会觉得,在什锦花园胡同,有一个去处,她可以经常过来看他,会让她喜欢,让她憧憬,让她做梦都是美好的。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这个地方没有叶蕴年了。

        乌桃耷拉着脑袋,一步步地往回走,她想起来大黄,想起来大红,想着叶蕴年并没有把它们还给自己。

        他是说话算话的人,所以他一定会回来吧。

        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把大黄和大红还给自己,然后很高兴地把很多很多白生生的鸡蛋推到自己跟前:“瞧,这是你的鸡蛋,攒了这么多呢!”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394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 id='Vhu'><ins></ins></l>
      <dfn id='lSeMnH'><dfn></dfn></dfn><legend id='oNm'><strong></strong></legend>
      <optgroup id='JYS'><bgsound></bgsound></optgroup><sub id='wOim'><dfn></dfn></sub><cite id='ZCbUj'><big></big></cite>
        <big id='Si'><xmp></xmp></big><i id='SX'><big></big></i>
        <add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