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大冰雹

        大黄和大红在叶蕴年家安家后,乌桃跑叶家就勤快了,金奶奶把两只鸡照顾得很好,叶蕴年没事的时候就捉虫子摘菜叶来喂鸡,两只鸡明显比在乌桃家吃更肥了,据说下蛋也下得勤快。

        下的蛋,金奶奶都给攒起来,一部分直接煮了让叶蕴年和乌桃吃,一部分让乌桃带回家去。

        她笑着说:“可算是沾你光了,你这两只鸡,现在下蛋下得真勤快,两只都能一天下一个,一天就能捡两个鸡蛋呢!”

        乌桃一听,也特别高兴:“大红一天能下一个,但是大黄经常两三天下一个,没想到来到咱这里,大黄也勤快了,奶奶你真会养!”

        金奶奶笑呵呵的:“对,两只都勤快了。”

        金奶奶给乌桃准备了一个木盒子,半个月能攒十五个鸡蛋,都让她带回去。

        乌桃觉得有些多了,她让金奶奶留下一些:“给蕴年哥哥补身体啊!”

        金奶奶:“我不行,我不爱吃,蕴年其实也就和你一起吃吃,都不爱这口。”

        乌桃推辞,但是金奶奶非让她带,她也就背回去了。

        乌桃背着这些蛋回去,大部分都拿去卖掉了,卖了钱交给宁妙香,宁妙香感慨:“你这朋友家人真不错,他们帮我们养着,还给我们分鸡蛋。”

        乌桃点头:“嗯。”

        其实乌桃知道,自己沾了金奶奶和叶蕴年的便宜,她心知肚明。宁妙香:“那回头我们烙的饼,你拿去让人家尝尝,不能总拿人的。”

        乌桃便瞬间笑了:“好!”

        她真得很难拿出什么来回报金奶奶叶蕴年,她也不敢和自己妈妈提,现在妈妈主动提出来,她真得很高兴。

        其实拿着妈妈的烙饼送过去时,她还有些忐忑,毕竟金奶奶那是见识广的人,什么没吃过啊,人家能稀罕这个?

        谁知道金奶奶喜欢得不得了,只说做得好吃,就连叶蕴年也吃了半个棒子面饼,特意问起来:“这个是怎么做的,我要让金奶奶也会给我做。”

        这让乌桃心里好喜欢。

        看来自己妈妈厨艺果然很好呢!

        日子就这么像流水一样过去,上学,学习,跑过去看大红和大黄,成为了这一年最幸福的事。

        以至于整个夏天,乌桃的记忆中都仿佛充满着浓郁的炒鸡蛋香。

        黄澄澄的炒鸡蛋,很嫩,嫩到甚至仿佛带着一丝甜的香,是乌桃长这么大最美好的记忆。

        这学期,她学习进步很快,数学自然是越来越好了,叶蕴年给她开小灶,她的算术水平已经超过了三年级水平,语文也从最开始的根本不会读课文,到现在已经可以流畅地阅读故事书了。

        叶蕴年那里有很多书,什么样的都有,有些甚至是外面根本拿不到的。

        那些书,金奶奶不让乌桃拿走,但说可以在家里看,所以乌桃会和叶蕴年一起躲在书房里看这些书,有地理也有历史,还有一些科普类的书,这些书让乌桃大开眼界。

        她开始知道,灰墙青瓦的老房子,只是这个世界很小的一部分。

        而这些认知渐渐地和她在记录片中看到的一些现象重合,她融会贯通,发现一些自己以前不懂的,现在逐渐能懂了。

        她记把纪录片里的一些事逐渐消化,并且试着和现在的一些事联系起来,这让她大致触摸到了未来发展的脉搏。

        这学期的期末考试很快就开始了,她考得很好,算术语文思想品德都是五分,体育也是当之无愧的五分,班主任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她,同学热烈鼓掌。

        她听着那掌声,竟然眼睛里有些泛潮。

        她知道自己这一路走来不容易,未来的路可能更难,自己必须坚持走下去。

        公布了成绩,也就要放假了,这次依然组织了学习小组,还是王培鑫刘红玉孟士萱和乌桃一个组,这次除了乌桃,他们几个也考得不错,孟士萱尤其进步快,数学是四分,语文是五分。

        为了这个,孟士萱妈妈高兴得很,说上了这么久的学,就没考过这么好,她觉得这都是乌桃带着的功劳。

        她很喜欢乌桃,总是邀请乌桃多来自己家玩:“你们当好姐妹,互相扶持着,你就把这里当自己家,多好啊!”

        孟士萱私底下偷偷对乌桃说:“我妈一听说你学习好,就很羡慕,说我要是有这么一个闺女多好啊!”

        乌桃心里当然也明白,孟士萱妈妈喜欢自己,那些对家长上心的都喜欢学习好的小孩,也都希望自己家小孩和学习好的小孩一起玩。

        不过这个暑假,乌桃时间也是紧,她自然是要读书,可读书之余,还是得想办法挣钱,她长了一岁,但是年纪依然太小,给人做工肯定是不行的,夏天也没有煤核了,她就没事出去拾了废品来卖。

        其实别的孩子盼着放假,她却不盼望。

        一个是她喜欢读书,另一个,却是因为放假终究要开学,开学又要交学杂费了。

        妈妈不容易,哥哥也不容易,虽然家里现在光景比之前稍微好一些了,但她依然会不安。

        唯一高兴的是,大黄和大红下蛋很卖力气,倒是能补贴家里一些。

        她知道金奶奶帮自己养鸡是照顾自己,便时常采了野果子野菜的送过去,这样可以喂鸡,少吃金奶奶家里一些。

        而这个暑假,周围的气氛好像和以前又不一样了,之前被大家说起的珍宝岛事件再次被提起,大家都说,现在和苏联的关系很紧张,苏联可能给中国扔原子弹,还说他们有很多军队,就要进攻中国了。

        这让大家紧张起来,大人们别的顾不上了,下班后都在说这个事,甚至开始商量万一原子弹打来了,大家该怎么逃命。

        伴随而来的还有许多事,比如要遣返五类人,把那五类人全都清理了,还要上山下乡什么的。

        乌桃隐隐感觉,平静的生活好像被打破了,仿佛一辈子都不会变的四合院里,逐渐出现了裂纹。

        最初的变化是洪编辑去干校了,带着他媳妇一起去的。

        说实话,洪编辑在院子里并不是什么讨喜的人,他媳妇更是不招人待见,但是现在他们走了,大家心里竟然空落落的,仿佛走了一户人家,这院子便不是原来的院子了。

        而紧接着,顺子哥竟然要下乡了,说是要去内蒙古了。

        还有胡同里其它大院的哥哥姐姐,初中刚毕业的,十几岁的,都纷纷要下乡,去内蒙古兵团的,去新疆兵记团的,哪儿都有。

        拾废品回到家里,时不时听到的消息都是走,有去干校的,有五类人员遣返老家的,有上山下乡的,仿佛所有的人都赶在这个时候要走。

        青桐年纪不够,不用去,但是他认识的几个朋友也都下乡了。

        胡同里一下子寂静起来,便是没走的,也消停了,下了班就匆忙赶回家,外面吵吵嚷嚷的,谁也不愿意出什么风头。

        乌桃担心叶蕴年家,过去看了看,幸好金奶奶不用送回老家,叶蕴年年纪小,当然也不需要下乡,叶蕴年爷爷和爸爸都不受影响,但是叶蕴年的妈妈却要去干校了。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据说现在不少人都要去,就连最高首领的女儿都要去了,去了也还好,就是日子会稍微苦一些。

        那天孟士萱跟着她爸妈去单位玩了,乌桃便要去找叶蕴年,早上出门的时候,看到西南那里浮着红云。

        勋子妈纳闷:“这云倒是挺稀罕的。”

        乌桃也没在意,过去找了叶蕴年,一起喂了大黄大红,又玩了一会洋娃娃,读了一会书。

        临走前,叶蕴年挑了几本给她让她没事看看,她就小心地用布包起来,放在了竹筐里。

        背着出门的时候,南边看着有些阴天,她看着这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冷不丁就那么想起来了。

        那部纪录片里好像提到过,说北京有一年有冰雹,特大的冰雹,会砸死人的那种冰雹!

        而那一天,好像就是早上有红云,快到晌午那会阴天。

        她回想着早上的云,越看越觉得和纪录片里说的一样。

        她赶紧对金奶奶道:“奶奶,天要下冰雹了,咱赶紧把东西收拾进屋里!”

        金奶奶手里提着篮子,正要出门买菜,听到这个笑呵呵的:“没事,我带着伞呢。”

        说着,她还把手里的伞给乌桃看。

        乌桃忙道:“奶奶,不行,你别出门了,这天要下冰雹,是大冰雹!”

        金奶奶吓了一跳:“乌桃你这是怎么了?”

        叶蕴年:“听天气预报了,没说要下冰雹。”

        乌桃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她隐隐感觉,这一定是要下冰雹了。

        她只好拼命地道:“真得要下冰雹了,特别大的冰雹,会砸到人,奶奶和蕴年哥哥都不要出去,就留在家里好不好?”

        已经走到门口的金奶奶只好走回来,她看着乌桃着急的样子,怜惜地说:“傻孩子,怎么把你吓成这样,那行,奶奶不出去了。”

        乌桃这才松了口气:“反正奶奶不要出门,一定要留在家里,还有大黄和大红,得把它们抱进屋里,院子里别的家什也都拿进来好不好?”

        叶蕴年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现在抬头看看天,终于也道:“天看着确实阴了,把大黄和大红抱进屋里吧。”

        金奶奶:“行,真是两个小祖宗,听你们的!”

        乌桃这才松口气,不过想想自己家里,还有孟士萱那里,她都得通知,她赶紧告别了金奶奶和叶蕴年,撒丫子往家里跑,中间路过洛再久家,还跑去看了一趟,他家里没人,估计跑出去了。

        他现在好像也开始学习了,不知道跟着谁学的,已经陆续认识字了。

        乌桃因为这个事,特意问过,他根本不提,只说就随记便认识几个字,哪能有什么大学问。

        乌桃见这个,只好不问了。

        他能学习上进,乌桃当然喜欢,她恨不得她认识的人都上进呢。

        乌桃在洛再久家门口等了一小会,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好奇地打量过来,但是洛再久并不回来。

        她有些无奈,只好先回家了,自己安慰自己说,他一定就在这附近,又不会坐什么公交车电车的,就算万一有冰雹,他那么机灵,肯定找门洞子屋檐躲着。

        离开洛再久家,她先跑去了地安门大楼,想着万一孟士萱还没出门呢,可惜并没有,他们家门锁着,这让她沮丧得要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没办法,她赶紧跑回家,通知大家伙。

        这会儿大家回家歇了会,正打算去上班,勋子妈已经准备骑着自行车出门了。

        她忙拦住,说:“陆阿姨,我听人说,天气预报说下大雨,特别大的雨,可别淋坏了。”

        这是她的小心眼了,在叶蕴年跟前说实话,但是在别人面前,她就故意说成了大雨,万一真有冰雹,大家也不会觉得她太邪门。

        勋子妈笑着说:“我听天气预报了,没事啊。”

        她抬头看,天是有些阴,她便道:“哎呦,我看我还是赶紧去上班,别回头耽误了,缺勤了我拿不到全勤的钱了。”

        乌桃一看,急了。

        她知道也许自己猜错了,但是猜错了,顶多是被大家伙埋怨,但万一猜对了呢?猜对了,大家谁出个事,她心里肯定难受一辈子。

        她一把抓住勋子妈的车把:“阿姨,你可别去了,我刚才路过河边听人说的,人都往家里跑呢,不能往外走。”

        这时候,宁妙香正好出来收被子,收了被子她也要去上班,看到这个,便嚷道:“乌桃你犯什么傻劲儿呢,你懂还是你陆阿姨懂?多大孩子了还瞎胡闹,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

        潘爷背着手,他打算去单位,见到这个,乐呵呵地说:“乌桃估计看书上说了,就照着书来,这个啊就是读书读傻了。”

        潘奶奶从窗户里探出头:“瞧着倒是阴天了,我倒是盼着下点雨,要是下一场雨,那才叫痛快,这天太闷了,热得人喘过气来。”

        潘爷抬头看看天:“那就等会吧。”

        勋子妈:“那我可不能耽误,今天我们要开会呢。”

        宁妙香:“我进屋拿点东西,也得上班去了。”

        乌桃见这个,心里急,这可怎么办,她也不能硬拦着啊。

        也是赶巧了,勋子妈刚要骑上车,就见她的包忘记带了,于是回屋拿。

        乌桃顿时觉得机会来了,随手从屋檐底下自己捡的废品里找来一个生锈的钉子,钉子生了锈,但是扎车胎可在行。

        使劲一扎,那自行车气瞬间没了,她偷偷摸摸回屋了。

        过了一会,她就听勋子妈嚷开了:“哎呦这么回事,这才多大功夫,自行车就没气了啊!”

        乌桃小心地听着,她害怕被人看到是她扎的,特别是潘奶奶,她刚才好像正站门口,不知道看到了没。

        宁妙香皱眉:“乌桃,你今儿这是怎么了?”

        乌桃:“妈,你就信我的吧,今天估计要出事,我是听人说的,人家不会骗我,你留家里吧,别出去了。”

        宁妙香无奈:“这是说什么胡话?”

        乌桃:“不是胡话,妈妈,别去上班!”

        她太急了,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了哭腔。

        记宁妙香看到女儿眼里的泪,也是愣住了。

        正说着,乌桃姑姑江晓月却来了,她是说起来今天某委会开会的事,她想引荐宁妙香进去,说是帮衬帮衬宁妙香。

        她一见到便嚷着说:“你怎么还耽误着呢,我不是说了吗,得尽快!”

        宁妙香便犹豫了,她看看乌桃。

        乌桃那么着急,她隐约感觉好像事情不对,有些想相信女儿了,但是乌桃姑姑说的引荐一下,这个事,其实她惦记很久了。

        这年头,谁不想上进,不图别的,就图不被人欺负。

        可这事不容易,一般的人,谁敢给作保,谁敢给引荐,好不容易求了江晓月给自己引荐,算是一个好机会,就这么错过,挺可惜的。

        江晓月看看乌桃,看看宁妙香:“这是怎么了?”

        乌桃犹豫了下,便也说了要下雨的事。

        江晓月也是愣了,之后便噗嗤笑开了:“我说妙香,你也管管你家乌桃,这说得叫还什么话呢?她还能比天气预报准?她也就读书识几个字,还能成神仙了!你啊你,也太把拿你这闺女当回事了!”

        乌桃听着大姑这么说,心里其实反感得很,一点不喜欢,不过她是生怕有人出事,毕竟都是人命,便说:“姑,我是小孩儿,不一定说得准,但我也是听人家说的,你别管信不信,今天先歇一会再出门,也不至于耽误什么大事,姑你说是不?”

        大姑听着,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宁妙香说:“我说妙香,自打延滨没了后,我自己也是忙,顾不上来,所以也没太顾得上你,上次房子的事,我也是想着都是一家人,大家和和气气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结果你没愿意,那我也没说你什么,到什么时候,你还是我娘家兄弟的媳妇,你养着的,也是我娘家的血脉是不是?所以我心里还是为了你好的,这个你得听进去。”

        宁妙香叹了声:“姐,有话你尽管说就是了。”

        江晓月这才瞥了一眼乌桃,之后才道:“这孩子,你也得好好管管了,你也知道现在的世道,仔细让人给抓起来,到时候,把你一家子都连累了,谁能救得了你!”

        宁妙香脸色便不好看了。

        江晓月:“你得听劝,这都是为了你们好,我好不容易寻来机会,想把你引荐过你,现在你这么说,得,这好事我送别人去!”

        扔下这句,江晓月也就转头走了。

        被姑姑这么说,乌桃站在那里,脸都涨红了:“妈,我真不是胡说,你就甭去了,万一出事了呢!妈,你看这天——”

        她看向外面,但是外面的天依然是那要阴不阴的样子,看上去并不像要下雨,这让她有些无奈。

        可是她想起早上那红云,还是觉得不对,觉得太像了。

        而且时间上很接近了。

        宁妙香默了好一会,才叹了口气:“算了,今天不上班了,就在家待着吧,顺便把家里也收拾收拾,不在乎这半天。”

        乌桃听了,大喜,高兴得拉着宁妙香的胳膊:“妈,太好了,你相信我,你相信我了!”

        宁妙香却道:“别瞎咋呼了,你说的什么下冰雹的事,也不能乱说,这种话可不是乱说的,现在反正你该提醒的也提醒了,别人信就信,不信就拉倒,咱也管不着!”

        乌桃猛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当下宁妙香便带着乌桃将东西记往家里收拾,容易砸坏的,全都收拾进屋里,这么收拾着的时候,乌桃想起哥哥,哥哥中午不回家,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

        但是要跑过去通知哥哥肯定来不及了,她不知道这冰雹到底什么情况,只盼着哥哥好好在单位上班,可千万别出门就是了。

        她这边收拾着,勋子妈正着急忙慌修理自行车:“这什么事啊,我才一转身功夫,怎么这自行车就被扎了,这也太缺德了!”

        乌桃听了,没敢吭声。

        旁边的潘奶奶坐在台阶上,笑呵呵的:“没准是屋檐底下的猫干的呢!”

        勋子妈脸上不好看:“潘奶奶,你老可真会逗闷子。”

        潘奶奶看了一眼乌桃,乌桃大气不敢喘。

        她感觉勋子妈估计知道是自己干的了,但不好意思明说,这真是算客气的了,要是一般人,早闹腾开了。

        她心虚,但又觉得,万一呢,万一出事,闹出人命,自己一辈子不安心。

        这边正说着,就突然听到潘爷爷喊了一声:“瞧,那边怎么了!”

        院子里的大家伙全都看过去,一看,都傻眼了。

        红彤彤的云,厚实得很,就那么从西南边滚过来,转瞬间便将这一片院子笼罩,院子里一下子暗了下来。

        大家伙全都慌了!

        “这,这是什么?”

        “原子弹来了?”

        原本扇着扇子的潘奶奶僵硬地仰脸看着天,扇子跌落在地上。

        她直着眼睛,尖声道:“我的老天爷啊,这是怎么了!”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4947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xmp id='speCGqfC'><blink></blink></xmp><label id='iNNscft'><tt></tt></label>
    <font id='bI'><strong></strong></font><ol id='YWBHKHCp'><code></code></ol>
        <bgsound id='neejui'><blockquote></blockquote></bgsound><option id='oEOFL'><dir></dir></option><fieldset id='KpD'><label></label></fieldset>
        <var></var>
        <acronym id='lKpvuu'><fieldset></fieldset></acronym><option id='sBAnE'><person></person></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