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请客

        当外面槐树上蝉鸣声响起,乌桃的小鸡长成了草鸡,草鸡终于开始下蛋了。

        乌桃捡到的第一个鸡蛋非常小,是白色的,透着一点青,上面还沾着鸡屎和鸡毛。

        当乌桃擦去那鸡屎鸡毛的时候,发现了鸡毛上隐隐有一丝血迹。

        乌桃顿时被吓到了,捧着鸡蛋找人问,这时候大家大多去上班了,她找到了潘奶奶。

        潘奶奶看着乌桃仿佛要哭的样子,安慰说:“傻孩子,第一次下蛋都这样。”

        乌桃:“为什么?”

        潘奶奶:“这哪能有为什么,女人头一次生孩子疼着呢,也得流不少血,草鸡头一次下蛋当然也得有血。”

        乌桃睁大眼睛:“生孩子也会流血?”

        潘奶奶捏着针在头发上擦了擦:“那可不,都得流血,流不少血呢。”

        乌桃捧着鸡蛋,茫然地回到家。

        她望着大黄和大红,看着她们那懵懂的小眼神,又看向窗外。

        这个世界,一瞬间变得静寂无声。

        她眨眨眼,青瓦灰檐间,似有若无的夏风吹起,铁绳上晾着的军绿裤衩背心轻轻地荡,那只懒散的老猫偎依着墙根,睡得香美。

        一切好像还是原来的模样,但一切又仿佛不一样了。

        许多年后,乌桃会想起来那只鸡蛋,她的小鸡生命中产下的第一颗蛋。她想,那只蛋仿佛一个引线,引线之后,还有许多更为深远广袤的什么,是年幼的她说不明道不清的,也就是那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什么,构建成了她对生命最初的理解。

        当乌桃的目光再次回到那只蛋上,那只蛋仿佛变得神圣起来了,她小心地清理了鸡蛋,郑重地将蛋放在了装着米糠的盆里。

        之后,她给大黄和大红做了最好的一顿饭,用的是她新采的二月兰,本来是应该自己凉拌着吃的,现在都给她们吃了。

        她们才刚经历了那样痛苦和快乐的事情,应该得到奖励,乌桃这么想。

        宁妙香晚上下班回来,看到那鸡蛋,自然也是高兴,她开始算计着两只鸡都下蛋的话,攒起来卖,好像也是一个进账。

        乌桃忍不住把鸡蛋上的血给宁妙香说了,不过宁妙香却只是说,不都这样吗。

        乌桃:“那妈妈生我,也会流很多血吗?”

        宁妙香:“你这孩子今天怎么了?好好读你书吧,一个姑娘家没事问这些,害不害臊!”

        乌桃只好闷闷地去学习了,不过终究会想起这件事。

        第二天,她跑去叶蕴年家,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叶蕴年。

        叶蕴年听了,一脸郑重:“那应该给大黄大红吃一点好吃的,需要补身体。”

        乌桃便高兴起来:“对,我也是这么觉得!”

        总算有人觉得,这实在是一件大事了。

        叶蕴年便道:“我们可以一起去捉虫子。”

        乌桃:“嗯嗯嗯,大黄大红最喜欢吃虫子了。”

        于是叶蕴年便带着乌桃出去捉虫子了,去河边。

        论起捉虫子,乌桃显然比叶蕴年在行,很快捉到好几个,放在小玻璃瓶里。

        叶蕴年不服气,扒开草认真捉,竟然后来者居上了。

        记

        看着玻璃罐里那么多的小虫子,乌桃想着大黄大红高兴的样子,心里终于好受起来了。

        她们下蛋流血,她可以给她们补身体了。

        捉了虫子回家的时候,却恰好看到洛再久,正和几个男生一起往这边走,他们挽起来的裤脚都湿了,估计下过水,手里提着桶,应该是捉鱼了。

        洛再久身边几个男生便冲洛再久挤眉弄眼的,有的还盯着叶蕴年看。

        叶蕴年握住了乌桃的手,目光平而直地望向洛再久,道:“乌桃,没事,不要怕。”

        乌桃:“我不怕,再久哥哥人很好。”

        说着,她便冲洛再久打招呼:“再久哥哥,你们是去捞鱼了吗?”

        洛再久叼着狗尾巴草:“嗯,去捞鱼了,正要回家。”

        他懒懒地扫过叶蕴年:“我们先走了,乌桃,等回头找你玩。”

        洛再久带着那一帮人走了,叶蕴年却微微蹙起了眉。

        他握着乌桃的手问:“乌桃,你和他很熟?”

        乌桃:“平时经常见,是朋友啊!”

        叶蕴年:“是吗?”

        乌桃便想起来第一次和叶蕴年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洛再久在追她,她躲藏进红楼,多亏了叶蕴年帮着遮掩呢。

        她便有些不好意思:“最初的时候有些误会,不过后来误会揭开了,其实再久哥哥人很好,也挺可怜的。”

        叶蕴年便垂下了眼睛:“原来是这样。”

        当两个人牵着手往家走的时候,乌桃总觉得叶蕴年好像不太高兴,最后到了胡同口,她终于问:“蕴年哥哥,你不喜欢他,是吗?”

        叶蕴年:“嗯,不喜欢。”

        乌桃便沉默了,她没有问为什么。

        不喜欢,有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呢,她也有不喜欢的人,没有什么理由。

        她觉得人是可以在自己心里任性的。

        乌桃低着头,用脚轻轻踢着脚尖那里的一块小石头:“要不我以后少和他说话。”

        叶蕴年却道:“那倒不用,我不喜欢他,但是你说他人很好,那他就是很好,你们继续当朋友就是了。”

        乌桃:“嗯……”

        乌桃确实为难,她不舍得让叶蕴年不高兴,但是她也不可能不和洛再久做朋友了,现在他这么说,她很感激他。

        两只小鸡又陆续下蛋了,乌桃悄悄地观察过,之后下的蛋并没有流血了,看来大红和大黄不会太难受了,这让乌桃心里好受起来,捡到鸡蛋也是纯然的喜悦了。

        鸡蛋,鸡蛋,白白胖胖的鸡蛋,可以去废品市场偷偷和人换白面,当然也可以卖钱。

        乌桃把自己家草鸡下了蛋的消息向班里同学宣布了,孟士萱她们浩浩荡荡地来参观了,她们想看草鸡怎么下蛋,然而一群人等了半天,却并没有看到。

        最后王培鑫说:“你们都盯着草鸡看,草鸡当然下不了蛋,你们拉屎的时候愿意一群人盯着你们看吗?那么多人盯着还能拉出来吗?”

        大家都一愣,面面相觑,之后就有人表示:“我们上茅房都是要做伴的,大家一起拉!”

        王培鑫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行,行,我服了你们!”

        没能看到小鸡下蛋,大家有些失望,就要回去,谁知道这个时候,大黄突然咕咕咕起来。

        记乌桃赶紧看过去,就见草窝里,躺着一只白生生的蛋!

        她顿时乐了:“快看!”

        一群小孩全都围上去瞧稀奇,真是稀罕得要命,乌桃拿起来那只蛋,用土稍微擦了擦,便给大家伙看,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摸了摸那只蛋。

        通过王培鑫的鉴别,他认为:“乌桃,你这只蛋也许是神蛋,我认为它和其它任何鸡蛋都不一样!”

        其它同学很快地认同了王培鑫的说法,她们一致认定,这是她们亲眼看着生出来的蛋。

        孟士萱听着大家伙这么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是神蛋!”

        宁妙香回来后,看大家都这么喜欢,干脆就说给大家做炒鸡蛋吃。

        乌桃听了,便没吭声,只巴巴地看着宁妙香。

        孟士萱对她很好,她去孟士萱家吃过两次饭,也和孟士萱一起去王培鑫家吃过饭,但是她并没有让他们来自己家吃过饭。

        自己家没什么好吃的,她也怕宁妙香不舍得,会觉得她给家里添麻烦。

        现在她没想到,宁妙香竟然主动提出来了。

        宁妙香没理会乌桃,径自对几个同学说:“你们再去采点野菜吧,采了野菜,咱们用鸡蛋炒,怎么样?”

        一群同学顿时欢呼起来了,大家高高兴兴地跑出去采野菜。

        其实也不用太远,城墙上或者河边,全都是野菜,现在城墙拆了不少了,大家还得跑远,所以都去了河边。

        女生们一跑过去就开始采二月兰,几个男生则是开始下河捞鱼,大家说捞到鱼后也可以炖汤,忙活了半天,最后女生采了一筐野菜,男生却只捞到三条指头粗的小鱼。

        女生哈哈笑话了一番男生,大家也就往回走,回到家,大家伙七手八脚地一起将野菜给洗了,打整干净,甚至给切好了。

        这个时候宁妙香也回来了,就上手给她们做了。

        锅里擦一点热油,烧热了,把葱花爆炒了,滋啦啦的声音中,放进去野菜,野菜正是最水灵的时候,再把刚才炒过的鸡蛋放进去。

        香味扑鼻而来,大家伙都馋得直流口水。

        很快野菜炒鸡蛋出炉了,大家就着棒子面饼子吃,一个个吃得满嘴香。

        其实鸡蛋统共就仨,合到每个人也没多少,就是吃那个味道,那个感觉,鸡蛋四舍五入是自己看着下的,野菜是自己采的自己洗的,做出来野菜炒鸡蛋,怎么吃怎么好吃。

        孟士萱感动地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炒鸡蛋了!可真香!”

        大家伙也都纷纷点头,确实是好吃。

        乌桃见这个,总算是稍微松了口气。

        这些同学中,虽然不是每个家境都好,但是大部分还是比自己家强一些,特别好的也有,来自己家玩,她是生怕招待得不好被同学嫌弃。

        现在好了,大家吃得竟然很开心,王培鑫还大夸自己妈妈的手艺,这让她很开心。

        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时,过了几天,她过去地安门大院和孟士萱打乒乓球,遇到了王培鑫妈妈,王培鑫妈妈竟然说:“我听我们培鑫说,你妈手艺特别好,她都怎么做菜的啊?”

        这让乌桃很是意外,也暗暗自豪,回来后,还特意和宁妙香提起来。

        宁妙香倒是没在意:“人家住地安门大院的,那大食堂,里面什么没有啊,稀罕咱们这点?人家就是说说话让你高兴。”

        乌桃却不觉得是这样,她觉得,记她的同学就是喜欢自己家的菜!

        草鸡确实有些闹腾,会咕咕咕地叫,邻居们偶尔会有一些抱怨,关键是家里下了蛋,便引了人来,比如乌桃姑姑时不时就往这边转悠,说她最近觉得没劲,得补补。

        大部分时候宁妙香肯定是不给的,毕竟这姑姑早就生分了。

        但有时候恰好被她看到了,她拿了就往自己兜里揣,硬夺也不像样。

        乌桃思来想去,还是想给草鸡找一个好地方,只是安置在哪里呢,乌桃走到小河边,对着那附近的荒芜绞尽脑汁地想。

        如果在河边安窝,她怕别人偷走,或者遇到黄鼠狼什么的。

        谁知道正想着,洛再久来了。

        他吊儿郎当地背着一个筐:“乌桃同学,你这是思考什么人生大事呢?”

        乌桃看到洛再久,倒是意外。

        自从上次遇到后,她见过洛再久几次,每次见到就匆忙说两句。

        她便对洛再久说了自己的苦恼:“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小鸡挪出来?”

        洛再久一听,想了想,提议她可以把两只草鸡放到他那里养着,他那里地儿大,院子里也没几户人家了。

        他说:“到时候你捉到虫子什么的也可以送过来。”

        乌桃觉得可以:“我可以经常送菜送吃的,到时候鸡蛋我们一人一半,这样对大家都好。”

        她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洛再久:“不用,我来养,我们一起吃鸡蛋,我凭空得两只鸡,你每天不用养就有鸡蛋,对我们都是好事。”

        乌桃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不过还是道:“再久哥哥,我回去和我妈商量下,要是没问题,就送过来你这里。”

        洛再久:“好。”

        谁知道,乌桃还没来得及和自己妈妈提,便过去叶蕴年那里,提起来这件事。

        叶蕴年一听,脸色就不太好:“干嘛送他那里,他家独门独户吗?放他那里,他就能养好了吗?他自己还顾不上,怎么养大黄大红?”

        乌桃:“他家院子住得人比较少?”

        叶蕴年:“他去捡煤核,谁来照顾?万一有人来偷鸡怎么办?”

        乌桃:“天暖和了,没有煤核了,他不能捡了。”

        叶蕴年:“那他也会出门,他需要养自己,他出门,谁看着小鸡?”

        乌桃想想,好像也对,但又犯愁:“可放我那里,咕咕咕的,吵到邻居我也不好意思啊。”

        叶蕴年:“把大黄大红送过来吧,我来养。”

        乌桃惊讶:“你?”

        叶蕴年:“我们家院子大,你看院子里现在种的菜也长出来了,草鸡在我们院子住,能不自在吗?”

        乌桃看看那院子,院子里堆积的抄家物品已经被搬走了,金奶奶把院子打整得很干净,院子里种满了各样青菜花草的,确实是好地方。

        只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养鸡?

        乌桃无法想象,哪天叶蕴年爷爷招待外宾,突然听到院子里“咕咕咕”的声音,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叶蕴年:“金奶奶会养鸡,你不信问问她,奶奶,是不是啊?”

        金奶奶手里正忙着呢,听到这话,都没反应过来,后来一想明白了,赶紧说:“对对对,我以前养过鸡,我养的鸡一个个都肥着呢,一天下一个蛋,下出来的蛋黄都淌油!”

        乌桃听着,也有些心动了,但是她又怕给金记奶奶添麻烦。

        毕竟这院子太好了,怎么也不像养鸡的院子,怕糟蹋人家院子。

        金奶奶看她犹豫:“好孩子,你把那两只鸡抱来养几天,万一不行,你可以再抱走啊,咱们先试试。”

        乌桃想想也是,点头同意了。

        她回到家,和宁妙香提了,宁妙香也没说什么,让她抱着走吧。

        毕竟现在确实是吵到邻居了,宁妙香不想开罪人,也怕万一被人告状说这是资本主义尾巴。

        乌桃便先去和洛再久说了这件事,洛再久听了,道:“就是那天和你一起捉虫子的小白脸?”

        乌桃:“他不是小白脸,他叫叶蕴年。”

        洛再久啧啧了几声:“行行行,叫叶蕴年,真是好名字,一看就有文化。”

        乌桃:“他确实有文化,懂好几国语言。”

        洛再久:“他哪儿学的?”

        乌桃:“他跟着他爷爷学的,他爷爷特别了不起,什么都会!”

        洛再久看着乌桃,看她那一脸向往的样子:“懂几国语言有什么了不起?”

        乌桃便忍不住了:“当然了不起了,蕴年哥哥说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现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科技比较先进,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学习了才能进步,才能开阔自己的眼界。”

        洛再久嘲讽地皱着浓眉:“你现在上学,学会这些了?”

        乌桃:“现在我上小学,只学会了算术和识字,但这就是学习的基础啊,学习应该一步步踏实地学,只有学好了识字算术,以后才能学更多,才能了解更多。“

        一提起学习来,她就打不住话茬。

        洛再久越发皱眉:“他就这么好?”

        乌桃听这话,歪头打量他:“再久哥哥,你不喜欢蕴年哥哥对不对?”

        也真是巧了,蕴年哥哥也不喜欢他。

        洛再久嗤笑:“我凭什么喜欢他!他算什么东西,瞧那模样,整个一资产阶级少爷!”

        乌桃小脸便严肃起来:“再久哥哥,你不能这么说他,这种话让人听到,你这不是害他吗?你凭什么这么污蔑他?”

        洛再久一听,脸色也不好了,多少其实知道自己错了。

        这种话,哪是随便说的。

        他“咳”了声:“怕什么,又没人听到,我就觉得他一看就一小白脸,他会什么,会捞鱼吗,会捡煤核吗?”

        乌桃便很小大人的叹了口气:“再久哥哥,他虽然没捞鱼没捡煤核,但他知道很多,他知道抽屉原理,知道蝴蝶效应,知道回文数,知道循环小数,那些东西,如果没有学问,是不会明白的。”

        洛再久不屑地撇嘴,嘟哝道:“有个屁用。”

        乌桃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洛再久说出这种话:“知识的力量是无穷,当然有用了!你不知道,他爷爷研究出来的数学,好像是数学模型,就是帮着咱们造原子弹的,怎么就没用了!”

        洛再久拧眉,不说话了。

        乌桃:“反正知识是有用的,蕴年哥哥有学问,他比谁都厉害!”

        洛再久突然道:“他家住哪儿?”

        乌桃一脸提防:“你要干嘛?”

        洛再久不屑地道:“放心,我不会去揍他,我就是问问。”

        乌桃:“他家住什锦花园胡同。”

        洛再久:“怪不得,好地方,大宅门是吧?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有学问的对吧?解放前估计家里还有不少宅子是吧?”

        记乌桃:“是……”

        洛再久扭头就走:“那哪能一样?”

        乌桃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难受,但又有些不甘,大声说:“怎么就没用?我从现在开始努力,凭什么没用!”

        洛再久的脚步停顿了下,之后便继续往前走了。

        乌桃沉默地站在那里,好久,才低着头回家去了。

        有那么一瞬,她几乎想着,不要和洛再久做朋友了,自己说话他根本不懂,他还和自己唱反调。

        总是有人唱反调,她心里能好受吗?

        因为洛再久,乌桃想了许多。

        她甚至想起来纪录片里,那个自己要嫁给的人。

        那个纪录片并没有提起她嫁给了谁,只知道是一个顽劣的混混,她妈是宁死反对的,她还和那个人生了两个孩子,结果那个人打架斗殴早早地没了,她一个人拉扯着孩子长大。

        是怎么样顽劣的混混,她现在认识吗?

        她之前并没多想,她总觉得结婚生孩子距离自己还很遥远,毕竟她就是一个很小的孩子。

        但是现在,她忍不住多想了。

        不过她到底是努力把这些念头摒弃了,毕竟自己现在很努力,自己上了学,一切都会不一样。

        而洛再久的话,自己也实在不必在意,他不识字,他懂什么,自己当然不要被他影响!

        她努力忘记洛再久,她跑过去窗户去看她养的小草,小草已经长出来老高了,虽然只是一根草,但乌桃就是喜欢。

        她又看她的小鸡,两只小草鸡,多么努力地在下蛋啊。

        这让她心情慢慢好起来,等她终于觉得一切可以不在意的时候,她把大黄和大红放在了竹筐里,背着她们过去了叶蕴年家。

        到了叶蕴年家,金奶奶已经布置好了一个鸡窝,叶蕴年拿着小铲子,正给鸡窝添土。

        叶蕴年一看到乌桃,高兴地凑过来看两只草鸡。

        草鸡其实是芦花鸡,上面的羽毛还挺好看,叶蕴年好奇地打量着。

        金奶奶瞧着大黄大红,笑道:“养得可真好,这一看就是能下蛋的鸡!”

        乌桃将大黄和大红放下来,显然它们还有些认生,不过很快,它们开始对旁边的菜地感兴趣了,小心翼翼地迈进去,开始在里面捉虫子吃了。

        金奶奶笑道:“瞧,它们喜欢这里。”

        乌桃也总算松了口气:“太好了!我还怕它们到了新家不适应呢。”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5127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 id='fFhhfufi'><address></address></s><base id='KnIvlPC'><s></s></base>
<legend id='BUUsq'><comment></comment></legend><s id='juLf'><abbr></abbr></s><sub id='mYvaJYyh'><l></l></sub>
    <person></person>
    <u id='bvW'><i></i></u>
      <b></b>
        <ol id='WZLhYcT'><ol></ol></ol><base id='ehoHSnjA'><em></em></base><em id='QUYoJxig'><abbr></abbr></em>
        <big id='eYc'><dir></dir></big><u id='mASBVTbo'><basefont></basefont></u>
          <thead></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