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两只草鸡

        乌桃拥有了一个洋娃娃,  一个存放在叶蕴年家里的洋娃娃。

        这让她喜欢得不得了,觉得自己的心要炸开了那种喜欢,以至于回到自家胡同时,  她都是蹦蹦跳跳的,  恰好让腊梅看到,  倒是好一顿笑。

        乌桃却不以为然,她知道腊梅暗地里和人说她的衣裳,说她后背那里就是磨坏了的大屁股,  说如果是她就没脸穿。

        这些事,乌桃以前并没觉得有什么,说就说吧。

        可现在,当腊梅那样笑自己的时候,她终究有了一种说不上来的窃喜感。

        你有洋娃娃吗,  你有吗?

        你见过那么好看的洋娃娃吗?

        她知道,腊梅没见过,而自己见过,还可以随便抱着玩!

        她的洋娃娃,就放在叶蕴年的书桌旁。

        也是一连几天,  她的世界,仿佛包裹了一层粉盈盈的颜色,  那是由美丽的洋娃娃幻化成的。

        洋娃娃的满足充斥着她的心,让她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妙。

        四合院里好几个街坊都发现了,都说乌桃最近怎么见到人就笑啊,  乌桃自然不说的,她的洋娃娃是她和叶蕴年的秘密,  肯定不告诉别人。

        不过那天在和孟士萱刘红玉一起学习的时候,  乌桃犹豫了下,  她要不要告诉孟士萱。

        孟士萱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秘密如果能和孟士萱分享该多好啊。

        但她又有些私心,并不想把叶蕴年和洋娃娃的事告诉任何人。

        这种纠结让她一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最后终于在刘红玉王培鑫走了后,乌桃把这件事说给了孟士萱。

        孟士萱惊讶得不轻:“是吗?他爸哪个单位的?他爷爷做什么的?什么样的洋娃娃,你快给我看看!”

        乌桃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他爸爸是军人,他爷爷是科学家,洋娃娃哪里卖的,他也没告诉我……”

        孟士萱跺脚:“你怎么一问三不知,可别回头人家把你卖了。”

        乌桃连忙辩解:“当然不会,他不会卖我的!”

        孟士萱看她急成这样,也就笑了:“好啦好啦,我就说说,反正下次,你带我一起过去,我要看看。”

        乌桃:“好吧……不过我得问问他。”

        孟士萱:“嗯嗯,好!”

        于是那天,乌桃过去了叶蕴年家,提到了这一桩。

        提出的时候,她眼睛看着脚尖,心里特别不好意思。

        叶蕴年却说:“那就来吧,我想见见她。”

        乌桃:“那我回头和她说。”

        她其实有些忐忑,无法想象孟士萱和叶蕴年见了会是什么样。

        当然了,也有些小小的私心,她觉得叶蕴年是属于她自己的秘密。

        不过她很快摒弃了这个想法。

        她和孟士萱是好朋友,好朋友的朋友应该是朋友,她为什么要独占着这个朋友不和好朋友分享呢?

        孟士萱对她这么好。

        于是乌桃便过去找孟士萱了,和孟士萱提起来,孟士萱答应得好好的,拍着胸脯表示赶明儿就过去拜访拜访,看看他是哪路神仙!

        她说这话的时候金刀大马的,很有气概。

        乌桃看着她那样子,突然想起小时候隔壁胡同老大爷拿着自制的三节棍跑去天桥踢馆——好像就是这个架势。

        她只好努力摇摇头,让自己不要瞎想。

        不过接下来就是元宵节,孟士萱一堆好玩的呢,她的心思很快被别的占了,顾不上叶蕴年了。

        四合院里,大家也都开始放烟花,勋子将自制的烟火点起来了,这次他的烟火没哑,竟然真得成功了。

        那烟火呲呲呲地往外喷,看得满大院都高兴,小孩子们开始地蹦,就连隔壁大院的都来瞧热闹。

        而元宵节一过,便马上开学了,小孩子开学,事就不少,准备本子铅笔,准备学杂费书本费,好在今年过年家里稍微富裕一些了,也不至于拿不出来。

        当然了,乌桃知道还是得节省,开春后大家烧煤少了,除了饭店做饭,一般烧得很少,这样就挺难捡到煤核了。

        开学后,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很多同学已经一年不见了,现在见面都挺高兴,还互相比比身高,你长高了多少,我长高了多少。

        当然也有不高兴的,比如谁家出事了,谁家遇到麻烦了。

        不过这种传闻在小孩子中也就是听一耳朵,难过一下,之后蹦蹦跳跳,该干嘛干嘛去了。

        开学后,春天也就来了,小河边,胡同墙角缝里,上学路上,全都冒出来绿色。

        乌桃从城墙砖缝里移出来的那棵草也精神起来,蹿了老高。

        乌桃便把它放在窗台上,当做一盆花那么养着,有时候学习的时候抬头看看,便觉得浑身充满了劲头。

        而这个时候,胡同里也传来了叫卖声,那是进城的郊区农民,他们推着手推车,口中大声吆喝着卖小鸡喽。

        独轮手推车上是一筐一筐的小鸡,这种上面也不管的,大家都去买。

        毛茸茸的小鸡嫩黄嫩黄的,小嘴儿都是粉嫩的,瞪着黑色的小眼睛,可真逗人喜欢。

        同学们还有院子里孩子,陆续都养起来了。

        乌桃有些羡慕,不过小鸡是要钱的,要五分钱一个,买的话一般不可能只买一个,太孤独,总得来几只,就算买四只好了,那也要两毛钱。

        乌桃不愿意给妈妈开口花这个钱,在她的记忆里,她应该是开过口,但是妈妈直接拒绝了,说“早晚得养死,根本养不活,白浪费钱和粮食”。

        乌桃知道妈妈说的是对的,院子里养小鸡就图一个新鲜,但她还是眼馋。

        那天学校老师有活动,放学早,一回到胡同,乌桃就见又有卖小鸡的在叫卖了。她凑上去看了一会儿,之后摸了摸兜里,只有四分钱,买一只小鸡的钱都不够。

        谁知道刚走几步,就见她堂姐腊梅抱着一只箩筐,箩筐里是她的小鸡。

        腊梅看到她,突然说:“乌桃你要小鸡吗?”

        乌桃:“小鸡?”

        其实她是有些意外,她觉得现在腊梅和自己说话的语气难得和善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

        腊梅笑了:“这两只,你要的话,送给你吧。”

        乌桃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说。

        腊梅:“拿着,算是我送给你的,你随便养着玩。”

        说完从自己筐里拿出两只小鸡,塞给乌桃,之后也就走了。

        乌桃捧着两只小鸡,倒是喜欢得很,便眼巴巴地捧回家,想着放在筐里,再给她垫上一些草,让它们暖和起来。

        当然了,还得再给他们剁一点菜叶,最好是搅和上棒子面来喂。

        这么高高兴兴地回到家,迎头却遇上了顺子。

        乌桃连忙把自己两只小鸡给顺子看:“腊梅姐给我的!”

        顺子一瞧,顿时皱眉:“这两只小鸡一看就活不长了,瞧,赖成什么样了!”

        乌桃:“啊?”

        顺子:“别要了,白糟蹋粮食,估计没几天就死了。”

        乌桃失望极了:“这样啊……”

        她一下子明白了腊梅为什么那么大方,也明白腊梅随手拿出来时的不经意,其实她知道这两只小鸡已经不行了,就这么扔给自己,做一个人情,显得大方。

        其实养不了几天就要死了啊。

        死了后,还得把死去的小鸡扔了,这也算是一件晦气事。

        她耷拉着脑袋,看着那两只小鸡,果然是赖巴巴的样子,走路都没什么劲儿,无精打采地蹲着,半眯了眼睛。

        这就是要死了吧。

        乌桃心里很难受,她有一种冲动,想把这小鸡还给腊梅姐,让她明白,自己才不要这种已经死了的东西。

        好东西不会给自己的,要死了的才会给。

        但是她看着那两只小鸡蔫蔫的样子,看着它们无力地睁开眼,看看外面这个世界,之后又闭上,她便不舍得了。

        她觉得小东西很可怜,就这么被自己的主人抛弃了。

        她不想再让这两个小东西被抛弃,哪怕它们要死了。

        乌桃摸了摸口袋,口袋里依然是那四分钱。

        她有了一个想法,跑过去找了腊梅。

        腊梅正在院子角落里看小鸡呢,见到她过来,笑着说:“乌桃你记得给小鸡盖上箱子盖,不然回头得冻死,要是冻死了,你就白辜负我一片好心了。”

        乌桃睁大眼睛打量着腊梅,腊梅说这话的时候看上去很关心小鸡的样子。

        明明知道两只小鸡要死了,她还能说这种瞎话。

        乌桃:“腊梅姐,我妈说,我不能白要你的小鸡,你那两只小鸡,我还给你吧。”

        腊梅:“啊?不用还给我,我都送给你了,你就养着吧。”

        乌桃:“你要是不要,那我就给你钱,反正我不白要你的,不然我妈会骂我的。”

        腊梅一听,眼睛亮了:“你给我钱?”

        乌桃:“嗯,你要多钱?”

        说着,她赶紧补充:“反正太贵了,我肯定买不起。”

        腊梅:“你有多钱?”

        乌桃:“四分。”

        腊梅笑了:“行,那我就四分钱卖给你两只吧。”

        乌桃:“那怎么行,你不会觉得亏了吧?”

        腊梅:“亏什么,我正好不想养了呢!”

        乌桃:“行,那给你钱,咱们谁都不欠谁的了!”

        她便从口袋里拿出来三个钢镚,是两个一分的,一个两分的,递给了腊梅。

        旁边的勋子正好看到了:“乌桃,你买这个干吗,傻啊,你那两只小鸡眼看就要死了,你还白花钱!”

        腊梅听了,赶紧叫道:“你管什么闲事!”

        又对乌桃说:“反正你已经买了,不能反悔!”

        乌桃看了一眼腊梅:“我也没说反悔。”

        回来的路上,勋子便忍不住了:“你这是犯什么倔了,四分钱也是钱,你得捏多少炉灰才挣四分钱,你买两只要死的小鸡!你犯什么傻!”

        乌桃:“它们还没死呢,既然还没死,我就想好好养着,就算万一死了,我也认了,就是四分钱,我这辈子缺了这四分钱不至于穷死。”

        勋子:“这真是没救了!”

        乌桃知道自己确实犯倔了,毕竟四分钱是自己捡多少煤核才能挣到的。

        但是想到两只小鸡望着自己的眼神,她就不舍得了。

        不舍得,但是又不愿意别人施舍自己,所以干脆花钱买了。

        她想起那纪录片,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两只可怜的小鸡,很不起眼的人,很不起眼地长大,最后很不起眼地离开这个人世。

        她花了四分钱买到两只小鸡,这也算是两只小鸡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

        回来后,她爱怜地看着那两只小鸡,毛茸茸的小身子,还有那嫩生生的小爪子。

        小鸡听到动静,乌溜溜的眼睛看向乌桃,之后又虚弱地闭上了。

        乌桃的心里便泛起一种酸楚的异样来,她放轻了声音哄它们道:“你们一定会好起来的,我给你们找药去,你们等着,我会救你们的!”

        她撒丫子跑去隔壁潘爷那里,问起来小鸡的事,潘爷听了,从五斗柜翻了半天,终于找出一个药片:“这是半片土霉素,你把它再分成两半,把其中的一半研成磨混在鸡食里喂,要是能喂下去,没准能活。”

        乌桃感谢过潘爷,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半片土霉素回来了,之后按照潘爷说的,分成两瓣,磨碎了。

        磨碎了后,她又去看小鸡,却见小鸡蔫蔫的,眼睛仿佛已经要闭上了。

        她心慌了,忙说:“小鸡,你别怕,我给你们弄吃的,你们一定饿了,你们再撑撑!”

        说着,她就起身,在自家白菜里挑了一根烂菜帮子,拿过来,把烂掉的一些去掉,剩下的剁了,再用了棒子面,和那些剁烂的菜叶一起煮了。

        煮成了糊糊,她才小心地把这些放在一个豁口的小碗里,拿给小鸡吃。

        然而两只小鸡却呆呆的,根本不吃。

        乌桃没办法,便用手把那些糊糊凑到小鸡嘴边,去引诱它们,又哀求说:“你们吃一点好不好?你看外面多好玩,有大猫,有鸽子,还有虫子吃,你们长大了就可以出去玩了,你们要活下去。”

        两只小鸡却还是一动不动,眼神萎靡,其中一只甚至已经半闭上眼睛了。

        乌桃看着这两只小鸡,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尽管别人告诉它小鸡要死了,可她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死呢,好好的,为什么要死。

        她又想起来自己的爸爸,妈妈说爸爸已经死了,不知道怎么死的,是不是就像现在一样,蔫蔫地耷拉着脑袋,吃不下去饭就死了。

        正想着,透过泪眼,她却看到小鸡的脑袋好像动了动。

        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是,毛茸茸小鸡的嫩黄颜色,在她的泪光中晕为一片黄,那片黄色确实动了动。

        她连忙擦掉眼泪,小心地看着,又用手指尖蘸了一点糊糊给它们:“你们吃一点好不好?很好吃的,我自己都不舍得吃。”

        小鸡的小脑袋动了动,嫩黄小嘴也张开,竟然真得试探着在乌桃手上啄了啄。

        乌桃高兴起来:“再尝尝,再尝尝。”

        小鸡又轻轻啄了一下,而且一只啄了,另一只也过来要啄。

        乌桃高兴死了,但是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她怕吓到小鸡。

        两只小鸡勤快起来,小嘴巴啄在乌桃手上,特别痒,乌桃忍不住想笑,不过她使劲忍着,她怕吓到小鸡。

        乌桃喂了小鸡后,很高兴,她觉得能吃下去,这说明死不了,也许顺子看错了。

        果然,这次吃了后,它们精神好一些了,乌桃又把它们带到门外,晒晒太阳,还给它们捡来柔软的干草,让它们的窝更舒服暖和。

        傍晚暖融融的太阳照在小鸡身上,阳光是那么美好,好像给小鸡注入了生命,两只小鸡的眼睛中逐渐有了神采。

        乌桃感动得要命,恨不得抱住小鸡。

        她觉得,她的小鸡可能死不了,也许可以活了。

        晚上时候,宁妙香回来,乌桃便把自己做的事都承认了。

        她浪费了四分钱,她知道,认打认罚。

        宁妙香一听自然气得够呛:“他们就是欺负人,欺负人哪,不给你,谁也不会说他们什么,把要死的小鸡给你,这就是看不起人!”

        一时自然又骂乌桃:“你也是傻,给人家四分钱,买两只要死的鸡,你是嫌钱烫手吗?”

        乌桃低着头,不吭声,她知道自己会挨骂,花出去四分钱的时候就知道了,所以她低头听骂。

        宁妙香骂了一场后:“小鸡呢,死了?”

        乌桃指指旁边:“还没死。”

        宁妙香便凑过去看了看,之后皱眉:“是长得赖,但也不一定死呢。”

        乌桃一听,便也忙道:“妈妈,不一定死,还有救是吗?我也觉得它们精神比刚开始好一些了!”

        宁妙香又问:“花了多钱?”

        乌桃:“四分?”

        宁妙香:“两只?”

        乌桃猛点头:“两只四分钱!”

        宁妙香脸色就好看了:“咱们好好养着,万一养活了呢!”

        乌桃一下子笑了:“好!”

        宁妙香取来了红色黄色颜料,给小鸡脑门上分别涂了红色黄色,这样就不怕和别人家的混了。

        脑门顶着红色黄色的小鸡看上去滑稽又可爱,乌桃喜欢得抱着不肯放,给它们起名字叫大黄和大红。

        青桐也对她的小鸡有兴趣,吃过饭就蹲在那里一起看。

        不过乌桃很小心,她护着,不让青桐用手指头碰,怕他把小鸡碰坏了。

        青桐都无奈了:“看你,跟得了什么宝贝一样。”

        乌桃看着那两只小鸡团绒绒的小样子,心里好喜欢:“这是我的小鸡,我买的。”

        这么说的时候,她想起来洋娃娃,叶蕴年送给自己的洋娃娃。

        洋娃娃也是自己的,叶蕴年送给自己的。

        乌桃心里便觉得很满足,她仿佛一下子拥有了很多。

        第二天放了学,乌桃第一件事便是看她的小鸡,看她的小鸡受没受委屈,看她的小鸡是不是吃饱喝足了。

        趁着还有日头,她搬来椅子和凳子在台阶上看书练字,却把装了小鸡的旧木箱子放在自己身边,读书练字的时候,会抬眼看看。

        两只小鸡已经活泛起来了,甚至发出叫声来。

        它们太柔嫩了,以至于叫声格外细弱,要仔细听才能听出来。

        很好听。

        乌桃看着她的小鸡,忍不住想笑。

        这时候院子里也有其它孩子,陆续回来了,有人去河边捉蛐蛐了,也有人去城墙上摘了酸枣,当然更多的是捞鱼和养小鸡。

        院子里的孩子几乎每个人都有几只小鸡了,大家互相比着,说谁的小鸡更好看,勋子用他的“经验”来判断,说你的是公鸡你的是草鸡。

        大家都喜欢草鸡,不喜欢公鸡。

        公鸡养大了只会打鸣,没什么用,吵吵嚷嚷的肯定早早宰了,但是草鸡就不一样了,草鸡可以下蛋,想想每天都能拾到一个蛋,那真是美滋滋了。

        只可惜,大家伙买的这些小鸡,大部分养不大,一窝蜂热闹几天,大部分没了兴致,小鸡好像就不见了,或者就算养大了,最后发现是公鸡,也早早地吃了肉。

        个别养大成草鸡,还能天天下蛋的,很少很少了。

        孩子们就这么热火朝天地讨论着,看着自己的小鸡,满怀期盼,盼着有一天自己的小鸡能下处出来圆滚滚的鸡蛋。

        乌桃倒是没那想法,她不敢去想那么长远,她只希望自己的小鸡能活下去。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就这么过了几天,她的两只小鸡成了院子里最欢实的小鸡了。

        勋子纳闷:“还真活过来了。”

        其它人也都觉得不错:“捡漏了,才两分钱一只。”

        大家笑起来,说当时觉得乌桃太傻了,竟然买两只要死的小鸡,结果现在竟然养活了。

        乌桃心里也很高兴,她也觉得自己捡漏了。

        那天腊梅路过,看到她的两只小鸡,还纳闷:“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啊?”

        乌桃笑得很开怀:“就是你卖给我的那两只。”

        腊梅很有些不信:“怎么可能,那不是要死了吗?”

        乌桃:“我养啊养啊,就养活了,看,它们现在是大院里最精神的小鸡了!”

        腊梅看看那两只小鸡,很不情愿地撇撇嘴:“你这不是坑我吗?”

        旁边勋子听了,立即道:“哪能这么说话,你是以为小鸡要死了才撇出去的,当时你也收了乌桃的钱,乌桃可没欠你什么!”

        其它几个孩子都纷纷赞同,腊梅不吭声了,脸也有些红,没好意思说什么,走了。

        勋子冲她背影呸了声,很不待见她的样子。

        乌桃倒是没觉得什么,她的小鸡活了,她觉得很美好。

        这甚至和几分钱没关系。

        她会觉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充满阳光的。

        而接下来的日子,为了两只小鸡,乌桃也是呕心沥血了,养小鸡成为她学习和捡煤核之外的头等大事。她走在路上,看到路旁有草丛,就忍不住过去看看,没准能捉住虫子啊蚯蚓啊蛐蛐什么的给她的小鸡吃。

        她的小鸡最爱吃这个了,一吃就特别欢实。

        就在乌桃的仔细喂养中,小鸡一天比一天大起来。

        大起来的小鸡身上不再毛茸茸的,颜色也不再嫩黄了,它们褪去了当初的稚嫩,抖擞着精神,开始长大了。

        这个时候已经能分出来公鸡草鸡了,大黄和大红竟然都是草鸡,能下蛋的草鸡。

        这让乌桃乐坏了!

        满大院那么多孩子养小鸡,其实也只有五只草鸡而已,她的就占了两只。

        她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大院里其他孩子自然也都羡慕得要命,乌桃竟然一口气养了两只草鸡,而且她还是两分钱一只买来的,是腊梅不要的。

        腊梅知道了这事,特意又来看过,盯着乌桃的两只草鸡看了半天。

        乌桃有些担心,恨不得支起胳膊来挡住她的视线。

        这是自己的小鸡,是自己的小鸡,不是腊梅的。

        腊梅看了半天:“我那一窝鸡里,就这两只是草鸡,就被你买来了。”

        乌桃:“那是我运气好!”

        腊梅眼睛都红了,再次看向两只小草鸡:“真是让你占大便宜了。”

        好在她没再说什么,也就走了。

        乌桃这才松了口气,她是真怕腊梅抢自己的小鸡。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537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caption id='OCSRc'><i></i></caption>
    <dfn id='nZn'><person></person></dfn><em id='mZqFCVxJ'><optgroup></optgroup></em><blink id='kSk'><font></font></blink>
    <comment id='tDiB'><marquee></marquee></comment><thead id='CKWDOwF'><abbr></abbr></thead><listing id='lxy'><comment></comment></listing>
    <s></s>
    <code id='OyWJ'><dfn></dfn></code><cite id='tDb'><font></font></cite><cite id='eL'><abbr></abbr></cite>
      <address id='cMovar'><dfn></dfn></address><dfn id='lTH'><acronym></acronym></dfn><person id='UWeX'><abbr></abbr></p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