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6章香喷喷的腊八粥

        叶蕴年听说乌桃要写大字,  还特意找了一些字帖来,他说是他小时候临摹过的,让她跟着描,  又教了她一些技巧,  乌桃自然认真听着。

        说了半天,乌桃看看时候不早了,  便想着回家了。

        和叶蕴年告别的时候,叶蕴年突然道:“你换了一双新鞋?”

        乌桃眼睛都亮了,  他终于注意到了,  忙道:“是不是很好看?这是我运动会得了奖金,  我妈妈给我买的,  新的,  回力的呢!”

        叶蕴年看了一番,  给出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很白,  也很干净。”

        乌桃:“对,  特别干净是吧,  比我以前的鞋干净多了,也好看多了!”

        叶蕴年却道:“可我不记得你以前穿什么样的鞋子了。”

        乌桃忍不住笑起来,  她也不喜欢别人记得原来鞋子的样子,留下一个白白的印象多好啊!

        告别了叶蕴年后,走出叶家的胡同,乌桃觉得这天清冽干净,  蓝得通透,周围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其实她心里明白,  自己和叶蕴年不属于一个世界。

        叶蕴年是王亚湘的世界,  和自己完全不同,  但是她还是会忍不住喜欢,  忍不住去接触,去靠近,这是她这辈子都无法享受的美好。

        她想起白雪公主,她觉得,叶蕴年就像是城堡里的公主一样,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

        她多幸运,能接触到童话世界里的公主!

        这么一想,可真快活,她脚底下轻快,蹦蹦跳跳地往家走。

        到了河边的时候,就见河边有工人在凿冰,这种大冷天,凿冰工人会去河里凿冰采冰,采冰后运到冰场,乌桃知道凿冰的一般都在北海凿,不过因为这一块临近景山后面的冰场,所以河里也有凿冰的。

        工人在凿冰,冰凿开后,冻在河里的鱼就能蹦出来了,有一些孩子围在旁边,趁机去捡河里的鱼。

        乌桃看着,有些眼馋,想着自己也去捞,不过看看时候,估计白搭了,等自己跑一趟回来,该捞的估计都被捞差不多了。

        她便不去看了,谁知道这时候,正好有一群孩子,提着水桶从河边过来。

        乌桃一下子认出来了,其中一个竟然是洛再久。

        虽然洛再久已经不再找自己麻烦了,但是乌桃看到他还是有些怕怕的,下意识想躲着,所以微低下头,加快了脚步,想躲过去。

        谁知道洛再久一行人往前走,恰好看到了乌桃。

        洛再久旁边那个男生就嚷道:“瞧瞧这是谁,这不是捡煤核的乌桃吗?”

        其它几个男生都笑起来,有人说:“她穿这么白的鞋!”

        乌桃脸红了,她瞪了那些男生一眼,没吭声,继续往前走。

        心里却是忍不住想,自己穿什么鞋,关你们什么事,难道自己就不能穿好看的回力鞋吗?

        洛再久却道:“你们叽歪什么,人家穿什么鞋关你们屁事!”

        其它几个男生才不说话了。

        乌桃听着,心想他说的话倒是和自己心里想的一样,没想到他也会说人话。

        这么匆忙走着,过了桥,冷不丁地,就听到桥旁边有人在唱歌,唱得很大声。

        乌桃吓了一跳,看过去,才发现竟然是那位疯老头。

        疯老头破衣烂衫的,坐在那里放声唱歌。

        其实经过上次的事后,乌桃觉得疯老头不是坏人,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怕,便小心翼翼地道:“爷爷,您好,您唱歌呢……”

        疯老头唱着歌,看了她一眼。

        乌桃:“爷爷,我,我先走了。”

        说着,她低头赶紧走。

        脚步特别快,好像后面有一只老虎在追。

        人就是这样,特别是小孩子,分明知道对方应该不是坏人,但还是会因为对方怪异的行为而下意识害怕。

        走出老远后,她回头,却意外地发现,洛再久竟然就坐在疯爷爷身边,好像在和疯爷爷说话,还从自己桶里提了一条小鱼递给了疯爷爷。

        她惊讶,心想原来他们认识啊。

        看上去,疯爷爷真得不疯,洛再久人也挺好的,竟然把自己的鱼送给了疯爷爷。

        接下来一段,乌桃每周日都要跑去叶蕴年家里,不过她一般都是挑中午吃了饭去,这样就不用在叶蕴年家吃饭了。

        金奶奶人很好,会给她端来各种好吃的,很多是她听都没听说过的,这让她开了不少眼界。

        叶蕴年会教她认字,也教她写字,她认真地描摹,和叶蕴年一起描,慢慢地字也写得有些模样了。

        当然去了叶家,不光是学习,金奶奶也会带她和叶蕴年出去玩,有一次还去看电影了,金奶奶给她和叶蕴年买了爆米花吃。

        时候一长,熟了,她发现叶蕴年这个人其实是很不爱说话的,遇到人,极少搭理,比起和人说话,他好像更爱看书。

        他很喜欢数学,教了她一些数学的知识,什么抽屉定理,什么几何,还有一些巧妙计算,回文数等。

        当然他还教过一些更难的,有一些甚至是英文的名次,乌桃听得一脸懵,叶蕴年见了,就不教她这个了。

        乌桃开始佩服起来,她觉得叶蕴年太聪明了,怪不得他不想上学,他的数学很厉害,也许比他们学校五年级的还厉害呢!

        当她把这些想法说给叶蕴年的时候,金奶奶从旁边听到了,一个劲地笑。

        乌桃隐约觉得,自己说的话可能哪里不对,但她也想不明白,更不好意思问,所以也就算了。

        乌桃去叶蕴年家时候多了,也见过叶蕴年的爷爷。

        叶蕴年的爷爷戴着眼镜,头发全白,乍看到,觉得他是一个很严肃的老人,不过很快乌桃就发现叶爷爷人很好,他知道乌桃学写字,还亲自指点她描红,从箱子里翻出来一个字帖给她,让她回家没事慢慢临,他说这是魏碑字帖。

        看得出,叶蕴年爷爷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并不多话,但是做的事都是踏实事。

        这个时候,乌桃想起之前叶蕴年说的,什么原子弹,什么三峡工程,那些距离她很遥远,但偶尔她也听大院里人侃大山提过,她知道那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她甚至想着,叶蕴年长大后,也会像他爷爷那么了不起吧。

        这个时候,难免会想,如果叶蕴年也进入那部纪录片,会是什么人,她觉得可能比王亚湘更厉害,更让人羡慕佩服。

        认识叶蕴年,对乌桃最大的影响还是学习,她识字量迅速增大了,课本渐渐也都能读了,自己也会写不少字了,学校的老师都很惊诧,觉得这孩子进步很大,进腊月的时候,班里做过一次班级内的摸底考试,乌桃数学五分,语文四分,不算特别好,但乌桃满意了。

        “现在你肯定能跟上了,不用担心留级了。”老师这么说。

        乌桃听到,激动得很,她不用留级就太好了。

        孟士萱当然替她高兴,拉着她说要带她去吃好吃的奖励她,班里好几个同学现在已经和乌桃很熟了,大家也都喜欢,又很是佩服,觉得乌桃了不起。

        “我这次数学才考了四分,我比你还多上大半年呢!”

        “乌桃,你怎么学的啊,这么厉害!”

        乌桃被大家围着,问东问西的,她有些兴奋,忍不住想笑。

        她知道自己能学好,得感谢叶蕴年,她每周日都过去叶蕴年家,他都教自己读书,告诉自己数学知识,还会给自己布置作业。

        不过她并不愿意和人提起叶蕴年,就好像叶蕴年是独属于她的一个秘密,只是含糊地说多请教了别人,多读书什么的,好在大家也没细问,其实大部分人对学习也不太上心,无非是跟着凑热闹问问。

        日子就这么过去,腊月那天放了半天假,乌桃先趁着天还亮着读书,等天晃黑,才跑出去捡煤核。

        捡煤核的时候,竟然遇上了洛再久,这次洛再久身边没跟着一群人,就他自己。

        她见了,也没说话,背着竹筐继续往前走,洛再久却叫住她:“前面的炉灰已经倒过了。”

        乌桃:“怎么这会儿就倒过了?”

        洛再久:“腊八,倒得早,他们已经捡过了,你去了也是白跑一趟。”

        乌桃有些失望:“好吧。”

        洛再久:“我打算去前面隆福寺捡,你去不去?”

        乌桃听着他是在邀请自己一起捡,她也就点头:“好啊。”

        天已经晃黑了,虽然乌桃并不胆小,以前也经常一个人出来,但是捡煤核万一和什么人有磕绊呢,洛再久是很好的人,但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很坏的人,他和自己一起捡,自己至少不会怕什么了。

        当下两个人便一起往隆福寺方向走,走着间,洛再久便问起乌桃上学的事来。

        其实乌桃和洛再久也认识很久了,但也只是认识,并没有说过什么话,所以现在和洛再久自然不像和叶蕴年一样什么都说。

        她当下便大致提了提学校的事,读书的事,也提了自己运动会跑第一的事。

        洛再久:“你那是到处跑着捡煤核练出来的。”

        乌桃:“嗯,我觉得也是。”

        洛再久:“所以应该没事多捡煤核。”

        乌桃忍不住笑起来。

        洛再久:“其实读书有什么意思呢,你看,现在大家伙都不爱读书。”

        乌桃一听,下意识辩解:“当然不是了,人还是应该多读书,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最后一句话,乌桃知道是名人名言,所以她很大声地说出来。

        洛再久没听懂:“什么?”

        乌桃:“你看,你没读过书,所以这句话你不知道,如果你没读过书,现在捡煤核,以后也捡煤核,但是如果你读了,那可能就不一样了。”

        洛再久挠了挠头:“你说得有道理,可是像我这种,怎么可能读书呢!”

        乌桃:“为什么不可以啊?”

        问完之后,她就明白了,突然就愧疚起来。

        当然不可以了。

        现在读书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读的。

        不说外面那些是是非非,就说钱上面,读书要交学费学杂费还有文具费,自己也是靠着哭闹才从妈妈那里争取到的,可自己还可以对着妈妈哭闹。

        没有妈妈呢,对着谁哭闹。

        洛再久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他就一个人。

        她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

        洛再久看出来了,浑不在乎:“这有什么,我也不在乎这个。”

        可是乌桃是真得愧疚起来,她觉得自己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她也不该劝洛再久读书。

        洛再久:“其实我倒是纳闷,你为什么这么想读书呢,我听人说,你为了读书,拼命地捡煤核,不睡觉也捡,你以前不是也不上学吗,那不是过得也挺好的?”

        这个问题太难了,乌桃认真想了想,终于道:“以前我觉得那样挺好,是因为我不懂,有一天,我懂了,就像是睡着的人突然醒了。”

        洛再久:“醒了?”

        乌桃:“嗯,就是突然被人打醒了,我意识到,我必须读书了。”

        洛再久:“那读书累吗?”

        乌桃摇头:“一点不累,特别好玩,书里面还有很多故事。”

        洛再久:“我听人说评书,那也是故事。”

        乌桃:“那肯定不一样啊,我听的都是白雪公主,大灰狼小红帽,还有列那狐,这个评书里没有。”

        洛再久纳闷地拧眉:“白雪公主?列那狐?那是什么啊?”

        乌桃:“那我给你讲白雪公主吧。”

        于是乌桃简单地给他说了白雪公主,洛再久听完了,挠挠头:“然后呢?”

        乌桃:“故事就是这样了啊,完了啊!”

        洛再久撇嘴:“可真没劲儿!”

        乌桃顿时睁大眼睛:“多有意思啊,这么有趣的故事!你竟然觉得没劲儿!”

        他怎么能这样!

        洛再久看乌桃竟然凶凶的,跟炸毛的猫一样,只好不吭声了,不过终究不太服气的。

        这时候,两个人走到了隆福寺外面,天已经大黑了,街上大标语中,是几个勉强开着的店铺,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店铺里朦胧昏黄的灯。

        两个人走到了隆福寺后院,耐心地等着,很快等到有人倒炉灰,就赶紧过去捡。

        也许是天太冷了,或者是赶上了腊八大家都在过节,竟然没什么孩子过来。

        洛再久很高兴:“快,趁着没人来,咱们赶紧捡!”

        乌桃也觉得沾了大便宜:“嗯嗯嗯!”

        于是两个人赶紧放下竹筐,用耙子扒拉,洛再久提醒:“这炉灰挺烫的,你小心,别烫到手。”

        乌桃笑得开心:“没事,我才不怕这个呢!”

        两个人借着旁边路灯的一点亮光,蹲在地上,开始扒拉炉灰,寒风一吹,炉灰其实已经不烫了,乌桃用手去捏,慢慢地捻,捻到煤核就往自己竹筐里扔,转眼就弄了不少。

        洛再久也捻了不少,他笑着说:“今天腊八,不少人家熬腊八粥,用小火烧,炉灰都烧得透透的,不容易捡到,这家的炉灰烧得马虎,咱们能捻不少呢!”

        他声音里是全然的欢喜,乌桃听着,不由抬头看过去,他笑得开怀,鼻尖上沾着一块灰,却浑然不知。

        乌桃也忍不住笑起来:“是,今天咱可算是捡着了!”

        两个人把这一堆炉灰捡没了,都收获不小,于是又去别处继续捡,各家炉灰情况不同,有好的有不好的,不过捡了一晚上,好歹每个人捡了小半筐。

        时候不早了,便开始往家走,洛再久说要送乌桃回家,乌桃觉得不用,洛再久坚持:“万一遇到坏人呢!”

        乌桃也就没再拒绝。

        走着的时候,乌桃想起那天的疯爷爷,忍不住问:“你认识那位疯爷爷啊,我看到你给他鱼。”

        洛再久:“是啊,之前有一天晚上我捡煤核,不知道谁家偷养的狗跑出来,咬了我,是他救了我,虽然他有时候会胡言乱语,可人挺好的。”

        乌桃听得惊讶,因为他们这里是不让养狗的,谁家有狗,被人知道了要打掉的。

        她同情地问:“被咬了之后呢?我听说被狗咬了会得疯病,会死掉呢。”

        洛再久不屑:“那就是瞎说的,这你也信啊!当然不会死了,就是被咬一下,伤好了就没事了,我现在胳膊上留下一块疤,但一点不疼。”

        他指了指自己的袖子,如果不是冬天天冷,他肯定会给乌桃看。

        乌桃点头,之后想想那个疯爷爷:“这么看,疯爷爷是一个好人,你对疯爷爷好,也是一个好人。”

        竟然被夸好人,洛再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吗?我也不算什么好人吧,咱们第一次见面,我当时还追你了呢。”

        乌桃也想起来了:“那时候你是挺凶的,可吓死我了。”

        洛再久:“我当时还琢磨着,这是哪里来的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就带着兄弟们追啊,结果追了半天竟然没追着,可真气人,当时就觉得真是没面子!”

        乌桃听着,忍不住笑起来,洛再久也笑了。

        笑着间,已经到了乌桃家门前的胡同了,洛再久便要往回走:“你赶紧回家吧,估计你家里都做好饭等着你呢!”

        他这么一说,乌桃忍不住问:“你会熬腊八粥吗?”

        洛再久:“我?我随便吃一点得了!好了,我先走了。”

        乌桃点头,自己也赶紧回家去。

        外面很冷,但是一推开门,屋里就有一股暖和的甜香扑鼻而来,那是香糯甜软的,带着热腾腾白汽的香。

        宁妙香正揭开锅,拿木勺子搅了搅锅里的腊八粥:“快放下,洗洗手吃吧。”

        乌桃:“我哥还没回来呢。”

        宁妙香:“可能是没赶上车,谁知道呢。”

        说着这话,就听外面脚步声,乌桃一听就是青桐,忙去开门,果然是的。

        青桐冻得脸都红了,进屋后,先搓着手,在炉子上烤火,口里问:“煮腊八粥了啊,一进屋就闻到香了。”

        乌桃:“那可不,咱妈攒了大半年的好东西,估计都放进去了,今儿个可是能吃好吃的啦!”

        宁妙香煮腊八粥还算在行,平时材料就陆续攒着,到了这天就把各处都搜罗出来,一把糯米,一把黍稷,两把赤豆,当然还得放大枣

        穷人家,未必各样材料都齐全,但各处攒着,到了这一天,好歹凑够八样,也算是讨个吉利。

        宁妙香做的腊八粥算是讲究的,都是先把赤豆和大枣煮烂了,然后取里头的豆沙和枣泥,把那些皮去掉,只用煮烂了的原汤,这样就格外有滋有味,吃的时候颜色好看,也带着一股甜香。

        宁妙香拿来了碗,给一家三口都盛上。

        这时候乌桃和青桐也都洗好手了,各自捧着碗,这个时候,其实身上还带着凉气,在外面冻的那个劲儿一时半会没缓过来。

        喝一口热烘烘的粥,那甜软的暖香便溢满了全身,很快,全身都热乎起来了,那是汗毛都通畅的舒服。

        乌桃这么喝着的时候,突然就想起来洛再久了。

        他送了自己回家,转身走了,自己进了屋,有妈妈做饭,有热腾腾的腊八粥吃,可是他呢,他回到家,一定不能喝腊八粥吧。

        乌桃就有一种冲动,多想把他叫过来,一起喝腊八粥啊。

        不过她抬头看看妈妈,心里面明白,这也只是自己瞎想想罢了。

        如果和妈妈提,她一定会盘问,一定会质疑,然后骂她什么人都往家领。

        她和洛再久并不熟,也只是今晚有些交道,她犯不着……

        乌桃缓慢地喝了口腊八粥,她想起书中的一个词,叫懦弱。

        因为和洛再久并不熟,因为不敢向妈妈提出请求,因为并不知道该不该请他来喝腊八粥,所以她懦弱地闭口,不敢吭声。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7282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do id='Vel'><span></span></bdo><listing id='nJKireye'><caption></caption></listing>
    <dir id='Yjugb'><abbr></abbr></dir><listing id='PVP'><nobr></nobr></listing>
      <s></s>
          <xmp id='DYLXCgZ'><abbr></abbr></xmp>
          <address id='aackps'><bdo></bdo></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