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5章买床板

        青桐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十岁的他一脸疲惫,不过却是带着笑的,他手里提着一个用草绳拴着的黄纸包:“最近临近年根底下,  我们太忙,正好单位打整了之前的高末,分给大家伙,  我也分了一点。”

        高末就是茶叶渣子,好茶叶当然好价格卖出去,  但是好茶叶底下总是会剩下一些茶叶渣,那些是卖出去的,  一般都是内部的员工自己分分,或者多了就便宜卖。

        胡同里住着的,家境一般的,要喝茶叶一般都是买这种,面上不好看,但味还是那个味儿啊,  便宜实惠!

        宁妙香见到,也是喜欢,  接过来后,  仔细看了看:“自己留一半,过年过节来个客人可以给人家喝,  剩下的,  回头给你潘爷,  人家这次帮了自己忙,咱们平时也得惦记着人家。”

        当下青桐洗了洗,  宁妙香揭开锅准备吃饭,  结果锅一揭开,  一股子香味便飘出来了。

        青桐和乌桃眼睛都亮了,这是肉香?

        宁妙香:“这不是乌桃挣了点钱嘛,我就去割了五毛钱的肉,也是我运气好,卖肉师傅手底下照顾,给我割的时候多带了一点肥,回来就炖了。”

        这下子青桐和乌桃都差点跳起来,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猪肉白菜炖粉条!”

        宁妙香看他们那高兴的样子:“得,声音小点,仔细别人听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天天大鱼大肉呢!”

        青桐和乌桃都忍不住笑,当下赶紧摆桌子搬凳子的,很快饭菜就上锅了。

        那猪肉白菜炖粉条已经熬了不少时候,小火慢慢熬的,肉里的油脂被熬进了汤里,又浸入了粉条白菜里。

        一家三口每个人一碗,用筷子一挑,只见那粉条又弹又滑溜,饱蘸着汤汁,一看就入味了,乌桃迫不及待地吸溜了粉丝,真是有嚼劲,味道也好。

        宁妙香:“吃这么急干嘛,饿死鬼投胎啊!”

        嘴上这么说着,还是给两个孩子一人一个馒头。

        那馒头是棒子面掺着白面做的,也是今天新蒸的,一看就暄腾。

        青桐惊喜地道:“今天全是好吃的!”

        宁妙香:“这不是乌桃挣了钱吗!”

        乌桃抿唇笑了,青桐也高兴起来:“那咱们都沾乌桃的光了。”

        宁妙香却道:“你们看看,咱们大院这些人家,咱们家是日子过得最差的,没男人撑腰,日子哪能过好!那洪编辑媳妇,还不是看咱们好欺负,换个人家,她敢和人家闹腾吗?这就是门缝里看人,把人都看扁了。咱们家孤儿寡母的,以后就得靠你们有出息,我脸上才能有光,昨儿个也算是出了口气,瞧瞧洪编辑媳妇那张脸,可真有意思!”

        青桐忙点头:“对对对,不争馒头争口气,我们兄妹要争气!”

        嘴上这么说,其实眼睛已经盯着锅里的菜了,还有那香喷喷的馒头。

        宁妙香终于发令了:“吃吧。”

        这一声令下,青桐和乌桃迫不及待吃起来,乌桃是先咬了一口馒头,之后沿着碗沿就着汤吃了呼噜了一口菜。

        正好吃到一丁点猪肉末,那猪肉末是先煎过的,本就焦脆了,又被炖烂了,吃在口中真是从没有过的香。

        还有那白菜也炖得软烂入味,粉条更是有嚼劲,饱蘸着汤汁,就着暄腾腾的大馒头。

        乌桃:“比外面卖的还好吃呢!真好吃!”

        宁妙香:“你小丫头能吃过什么外面卖的!”

        嘴上这么说,她自己也尝了口,确实是好吃。

        她和潘老太关系好,平时也被指点过几招,炖这么一个菜自然不在话下,炖出来确实够味。

        这时候,外面又零星飘起来雪,薄而凉的雪落在窗户玻璃上,满大院里都透着冷意,不过屋子里热腾腾的暖和,猪肉粉条的香味抚慰着所有的寒冷和饥饿,一家子都有说有笑的。

        乌桃心里只有满足,以至于这天晚上躺床上,做了一个香喷喷的梦,梦里全都是好吃的,还有崭新的大团结,所有同学都围着她,说她了不得,一忽儿又到了四合院里,四合院大家伙也都在夸她,说乌桃过上好日子了。

        乌桃乐开了花,梦里都要笑出声了。

        第二天一大早,青桐也不用上班,两个人早早爬起来去捡煤核,捡了一早上,收获倒是不错,去了河边废品市场卖了,竟然卖了四毛钱,两个人都很有些沾沾自喜。

        谁知道在废品站的时候,就看到之前的大妈,因为在废品站经常遇到,乌桃和大妈熟了,知道对方姓鲁,她让乌桃叫她鲁姨。

        那鲁姨正匆忙要离开,看到乌桃,便道:“乌桃,我先走了,回见。”

        乌桃:“鲁姨,怎么这会儿就要走?”

        鲁姨笑了,看看左右没什么人,这才把乌桃拉到一边:“乌桃,我给你说,南边四合院里有户旗人,家里的东西被清查了一遍,可到底是富人家,地缝里扫扫也有点东西,现在他们家得离开北京回哈尔滨老家了,那些东西打算尽快处理了,我得看看,没准人家扔出来的有什么好东西,还能捡捡,你们过去看看不?”

        青桐一听,自然有兴趣,便和乌桃一起过去看看,乌桃其实不抱什么希望,觉得人家大户人家的东西,哪里轮得着她来捡,不过也还是跟着去了。

        去了后,那户人家大门敞开着,里面杂七杂八放置了一些家什破烂,有几个人来往打量着,还有一些收破烂的,不太敢进去,就在门口往里面瞧。

        乌苔和青桐犹豫了下,还是壮着胆子跟着进去了。

        一进去,乌桃便看到了在影壁墙那里竖着的几块木头,顿时眼睛亮了:“哥,你看,咱要是弄了这个,咱们的床不是就有着落了?”

        青桐看了看:“倒是挺合适的,就是我看这木头乌糟糟的,是不是不禁用了。”

        乌桃便凑过去蹲着看,发红发黑的木头布满了蜘蛛网,以及混合着残雪的灰尘,她轻轻地拂去上面灰尘,隐约看到角落好像有螺钿屑和金粉屑。

        乌桃不太懂,但她觉得,这肯定是以前贵重家具才有的,原本家具是值钱的,甚至木头都是不错的。

        她小声对青桐说:“我听说有一种木头叫紫檀木,也是乌糟糟的,可值钱了。”

        青桐眼睛顿时亮了,他不懂紫檀木,但是他知道,那些旗下人,过去日子过得好,家里摆设气派,后来日子不好过了,就拿着家里的东西变卖,那种人家,随便拿出来什么都能卖老鼻子钱了。

        这种寻宝捡漏的期望让他激动起来,他也压低了声音,对乌桃说:“小声点,咱去问问,要是便宜,咱就买下来得了,我才发的工资,十三块呢,还没给咱妈。”

        乌桃:“那可不行,咱妈知道了,肯定打咱。”

        青桐:“先问问,没准咱就发财了呢。”

        乌桃看着哥哥,哥哥眼睛都在发光。

        乌桃便想起很小的时候,哥哥总是喜欢和勋子哥一起去河边,拿着铲子挖,他们说他们看到了一块砖头,上面有花纹,说里面肯定埋着宝藏,还说有个皇帝的坟就在河里,没准那就是了。

        两个人就这么神秘兮兮地挖,透着瞒着,不让大人知道,还要乌桃保密。

        后来挖了几天,不了了之,两个人好像再没提这件事。

        乌桃看着哥哥,心想,哥哥的老毛病又犯了。

        不过她也觉得,如果这真得是自己以为的紫檀木,那个肯定贵重,现在想办法弄回家,将来没准能卖钱呢。

        于是她说:“行,咱问问,不过贵了肯定不能买了,咱妈才给我买了回力鞋。”

        青桐赶紧点头,一溜烟爬起来,去问人家住户了。

        那住户是个老太太,穿着大襟儿的褂子,胸前还别着针线,看到青桐这半大小子,不太待见地说:“小孩儿别捣乱。”

        青桐只好道:“奶奶,我们是想买这个,我们家缺个床,想要这个床板,这个卖吗?”

        老太太扫了青桐一眼:“那几块板?”

        青桐忙点头:“对对对。”

        老太太:“给五块钱搬走吧。”

        五块?

        这自然也不算是小数了,青桐和乌桃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

        旁边鲁姨赶紧把乌桃拉一边:“这小丫头,别犯傻了,咱来捡捡就行了,五块钱买这么几块烂糟板子?这个没几天就坏了!”

        青桐也犹豫起来,五块确实太贵了,要是就这么打了水漂,那就心疼坏了。

        乌桃自是不好说什么,她猜着那应该就是紫檀吧,但谁知道呢,这种东西,就是那些老人也有看走眼的事,她又不懂,钱不是自己的,是哥哥辛苦挣的。

        况且买了床板那是要给自己用的,她并不敢拿着哥哥挣的血汗钱去赌。

        两个人走出那户人家,便有些没精神,走路都耷拉着。

        快走出胡同的时候,青桐突然一咬牙:“老子豁出去了!”

        乌桃:“什么?”

        青桐:“你觉得,那是紫檀吗?”

        乌桃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我猜着是,因为我觉得,上面的那些金屑屑,肯定是好家具才有的,这家人以前肯定阔过,不过咱也不懂,也怕看走了眼啊。”

        青桐一拍板:“那就行了,买!”

        乌桃:“那万一不是呢?五块钱呢,哥你一个月工资才十三!”

        这还是涨了工资后的钱呢!

        青桐:“咱家缺木板,需要一张床,咱要是从废品站收木头,那也得两三块钱吧?现在五块钱,也就是比原来多花了两块钱,两块钱赌一回,没准咱就赚了,以后咱想办法卖出去,还能赚一点呢!再说了,你看那户人家,他们那大门,他们家那气派,当初他们造家具的木料肯定差不了,比咱们外面随便搬的料子强,你别看那木料外面乌糟糟的,但我摸了,我觉得那木头挺结实,耐用!”

        乌桃拧眉,她便想起,那户人家的大门上铜钉都被抠下来了,估计是值钱货,拿去卖了,门上面的门簪子雕刻得真好看,比他们四合院好看多了,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

        她便狠心道:“行,哥,那咱豁出去了,买!”

        当下兄妹两个人下定了决心要买,一旦要买,便开始觉得,怎么也得买到,可不能让别人抢走了。

        青桐急起来了:“你先回家拿钱,就在咱们褥子了。”

        乌桃:“好。”

        当下兄妹两个分头行动,乌桃撒丫子跑回家拿钱,回去的时候,还差点踩到院子里的猫尾巴,把那只猫吓得噌一声上了树。

        乌桃翻开凉席,找到了那已经被压得扁平的零钱,从中数出五个一块的,又撒丫子往回跑,没多久,气喘吁吁地到了,院子里已经没几个人了,青桐赔笑着站在老太太身旁,正在那里挨呲。

        “你这小孩儿,真让人搓火儿,没钱还要买,这不成心找事吗?”

        乌桃忙说:“哥,我拿钱来了。”

        青桐一看到乌桃,顿时乐开了,忙对那老太太说:“奶奶,你瞧,这不是我妹送钱来了吗?”

        那老太太瞧了一眼乌桃,这才不说什么了:“五块钱。”

        乌桃把钱交给青桐,青桐数了数,五张一块钱的,还是崭新的,都交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拿着钱照了照,这才揣进兜里:“得,那是你们的了,赶紧搬走吧。”

        两兄妹交钱的时候其实挺心疼的,五块钱呢,有五块钱干什么不好,结果就买这么几块破板子,但是青桐心里到底存着梦,从幼年开始就有的挖宝梦。

        也许真捡漏了呢。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7765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dir id='rkXFpg'><sup></sup></dir>
<u id='TlP'><address></address></u><strong id='EBpj'><code></code></strong><bgsound id='vRF'><strong></strong></bgsound><code id='ZBm'><xmp></xmp></code>
<cite></cite>
    <fieldset id='bWZwyIvy'><bgsound></bgsound></fieldset>
          <l id='bul'><span></span></l>
          <strong id='OTTbvn'><abbr></abbr></strong>
            <strike id='qapBC'><caption></caption></strike>
              <samp id='LeLlhf'><ol></ol></samp><q id='ynpfnQ'><dfn></dfn></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