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六零之走进四合院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再遇叶蕴年

        宁妙香给了青桐三个,给了乌桃三个。

        乌桃眨眨眼,说:“妈,这是我同学给的,我已经吃了好几个,这六个是带回来给你们吃的。”

        青桐:“这是干炸丸子,我们单位也吃过这个,我尝两个就行。”

        宁妙香垂着眼:“你们吃吧。”

        她说话有些有气无力。

        乌桃见了,没再说什么,把自己碗里的一个给了宁妙香,青桐也照做了,于是一家三人,每个人两个丸子。

        外面的雪又下大了,棒子面粥里熬白薯,就着酥脆的干炸丸子。

        每个人只有两个而已,不过却很体味。

        一直到碗筷锅都洗好了,乌桃心里还回荡着那酥香的味儿。

        她想,干炸丸子真好吃,是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以后她如果有钱了,一定要多买这个吃。

        宁妙香买了一包白蜡烛,白蜡烛比家里的煤油灯要亮一些,读书写字都可以了。

        青桐从单位拿过来两个石板,于是乌桃就用粉笔在石板上写字。

        她以前没写过,现在乍写,当然很吃力,甚至觉得自己的手都握不住粉笔,这让她有些丧气,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得不适合学习。

        不过到底是重新拿起笔,笨拙地控制着粉笔头,在石板上继续写。

        她知道这个还有笔顺,于是翻书开始找,照着书上一笔一划地写。

        写了一会,觉得这比捡煤核还累,于是又拿起书来开始认字。

        她用手指头指着课本,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有些不认识的就跳过去,反正内容她大概记得,个别简单的字也有点印象了,磕磕绊绊勉强能顺下来,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错的。

        读了一课的内容,又读下一课,读着读着,也就有些无奈。

        不识字,这就是横在她面前的一座大山,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克服。

        她问过同学,大部分同学其实也就是上了不到一年,但是有的同学本来家里就教过,所以认识字,也有的不认识就不认识了,打算就这么混着,反正也不着急。

        可是乌桃不一样,她知道自己不能混着,必须想办法越过这座大山。

        她有些烦闷地将书放下,放下后,又拿起来,去翻看后面的拼音。

        据说懂了那些拼音就能自己认识字了,可是这些拼音也好难,她问了同学,发现同学也没几个明白的。

        他们说他们父母没学过,后来上学了,匆忙补了两周拼音,他们就开始学别的,根本没闹明白。

        这让乌桃难受起来,以至于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觉得闷闷的。

        很快到了星期天,这天乌桃不用上学,不过宁妙香去加班了,要进行政治学习,而青桐也要参加一个讨论会,没办法,只能乌桃自己出去了。

        她一大早就背上了竹筐,她边留心捡着煤核,边往西边走,穿过北海一直往西,边走边打听,最后终于来到了铁路边。

        那铁路应该有些年月了,用沥青浸过的老枕木发黑发暗,铁路旁的碎石布满油渍和灰尘,由北边吹来的冷风吹过锃亮的铁轨,寒铁和冷风发出凛冽的鸣声。

        乌桃这时候竹筐里已经差不多要满了,所以至少上午捡煤核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她倒是不着急,就蹲在铁路边仔细地找。

        最开始并没找到滑石,反倒是找到几块废铁,生了锈的,弯曲着一段,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乌桃便拾起来放在竹筐里,之后继续往前走,沿着铁路慢慢地找。

        铁路边上竟然什么都有,她又捡到几块废铁零件,几个漂亮的玻璃球,甚至还捡到一本被撕掉封皮的书。

        最后确实也捡到滑石了,很大的滑石,半透明的,她试着用滑石在铁轨上画了一下,非常好用。

        乌桃心里喜欢,想着这样能节省多少铅笔啊!

        她看看四周围,因为天太冷了,并没什么孩子过来,也没人看到,她扒开煤核,将那本书偷偷藏在煤核里面。

        这样虽然书会脏一些,但至少不会被人看到。

        她满载而归,回去的时候,虽然背上竹筐渐渐满了,不过她心里却很喜欢,先回到家里,把漂亮的玻璃球拿出来,又把埋在煤核里的书拿出来,小心地拭去上面的煤灰,翻开看了看。

        没了封皮的书,里面密密麻麻的字,不知道写的什么,有些地方还有红笔做的标记。

        乌桃小心地用书摸了摸那些红色字迹,她觉得那些字写得很好看,这一定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写的,只是不知道这个人因为什么扔了这本书,也许火车上要查,不让带书,也许怕招什么灾祸吧?

        乌桃看了一会,将书藏在一个藤条箱最底下,这样妈妈也不会发现了。

        之后她才随便吃了点东西,背着竹筐去河边废品市场,想着把煤核卖了,再把捡的那几块铁卖卖。

        去了废品市场,煤核卖了两毛钱,废铁人家只给五分,不过这对于乌桃来说已经很高兴了。

        一上午就两毛五分钱,下午她想着先捡一会煤核,之后趁着天还亮着,回家赶紧学习,等到晚上,反正也不能学习了,再出来捡煤核。

        那样晚上肯定挨冻,但至少能节省蜡烛了。

        上午乌桃背着竹筐是往西走,这次她心血来潮,想着往东边走走。

        往东边要过河,她绕了一条路过了桥,过桥后,觉得有些新鲜,这是她很少走过的。

        她突然就想起叶蕴年来,他家就住在什锦花园胡同,自己沿着大佛寺东街这条路往前走就是了,她有些犹豫,不知为什么,下意识会想躲避。

        坐在炉灰里扒煤核,毕竟不是一件体面事。

        不过她很快就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本来自己就是捡煤核的,别人也都是知道的,再说未必就能碰到叶蕴年呢,谁还没事正好站在那里让自己碰到。

        她这么胡思乱想着,到底是特意避开了什锦花园胡同,往南边去,南边就是隆福寺,隆福寺是个热闹地儿,就算这个时候,别处都闹哄哄的,隆福寺依然是挡不住的热闹。

        不过这些当然和乌桃没关系,她绕路走到了隆福寺后面,那里大门厚重,还有个高高的门槛儿,透过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里面的泥胎像。

        乌桃有些害怕,那些泥胎并不好看,她觉得看了后晚上会做噩梦。

        大门外,有几个孩子在拍三角,穿着干净,一看就不是捡煤核的孩子,不会和她抢。

        乌桃心里挺高兴,她很快找到了炉灰的痕迹,看样子还没人扒拉过,她喜出望外,赶紧放下竹筐,拿出耙子来扒拉。

        隆福寺这边都是各种门店,店铺以前都是私营的,现在虽然公私合营了,但还是自己家经营,烧煤的时候就比较小心,煤烧得比较透,想捡煤核并不那么容易。

        不过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那些大店面,那些饭店,每天烧得多了,就没那么仔细了。

        乌桃慢慢捡着,捡完了一小堆就去找别的,不知不觉到了一处的时候,低头捡着炉灰,就闻到一股焦香,她好奇地抬头,看样子这是一家炸灌肠的店。

        油炸货的焦香混着蒜汁的浓香,馋得人口水直流,乌桃扒拉着炉灰,甚至要看花了眼,她觉得这炉灰简直就是灌肠了。

        她咽了一口口水,继续用手捻着炉灰。

        谁知道正捻着,就听一个声音说:“乌桃?”

        乌桃惊讶地抬起头,就看到了叶蕴年。

        他穿着军用棉大衣改成的外套,戴着一个带护耳的绒帽子,清爽干净地站在她面前。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0412200/269078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gsound id='mukFL'><big></big></bgsound><thead id='WYWCT'><pre></pre></thead>
    <basefont id='mjbBN'><sup></sup></basefont><comment id='yhLxYg'><font></font></comment>
      <base id='pQd'><optgroup></optgroup></base>
          <thead id='FsK'><option></option></thead>
            <ol id='eJouk'><strike></strike></ol>
              <center id='AiDj'><cite></cite></center><bdo id='qWmP'><u></u></bdo><strong id='jxIBat'><blink></blink></strong><ol id='fMq'><s></s></ol><comment id='yLvpb'><acronym></acronym></comment><ol id='pBu'><sup></sup></ol>
                <samp></samp><ins id='wVBu'><xmp></xmp></ins><person id='qUEwtJH'><code></code></p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