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三十七章 离间计

第三十七章 离间计


“好好。”凌雅辰不得不承认,自己此刻心情舒展了许多,“你在带兵方面比我有经验,现在你在凌音国无权无势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帮我来训练这些军队吧。”

        “谢谢你的信任。”何颂峰在凌雅辰额上落下一个吻,“我一定会尽力做好的。正好这段时间闲得都快发霉了。”

        而此刻,橙萼也正在御花园里百无聊赖地闲逛。

        虽说她现在算是皇帝的宠妃,但皇帝每个月最多也就只有一小半的晚上能过去,她大把的时间还是很无聊。

        “咦,你是……”

        橙萼忽听得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响起,诧异地回过头,只见眼前是个身穿龙袍的年轻男子。

        ……不对,宫里能穿龙袍的人只有皇帝,而他穿的衣服虽说看上去相似,但龙只有四个爪子,所以他穿的其实是蟒袍。

        “你是太子殿下吗?”

        “你倒是好眼力。”太子凌德宇笑了笑,“眼生呐,是父皇的新妃子?”

        “本宫是橙妃。”

        “哟,原来你就是那个最近宠冠后宫的橙妃?”凌德宇上下打量了橙萼一番,“果然有几分姿色。”

        “……”

        橙萼发现凌德宇的眼神居然有几分色眯眯的,心中暗叹:胆子可真大,连你父皇的女人也敢垂涎。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她的年龄比太子还小两岁。

        橙萼忽又一个转念——自己进宫本就是奉何颂峰之命,又不是来安心当妃子的。如今太子起了歹念,不是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挑起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

        “哎。”橙萼愁苦地叹了口气,“空有姿色也没有意义。只可惜……这辈子不能和真正喜欢的人相守了。”

        “哦?你胆子不小嘛。”橙萼的话成功引起了凌德宇的好奇,“居然敢说这种话。”

        “皇上固然是待本宫极好的,可本宫心中更渴望的是年轻英俊的男子。”

        凌德宇笑道:“就像孤这样的吗?”

        “……殿下请慎言。”橙萼脸微微一红,转身欲走。

        “等等。”凌德宇叫住橙萼,在她耳边轻笑道,“孤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今日三更时分在你的宫殿中等孤。今日是母后的生辰,父皇是一定不会到你那里的。”

        “……”橙萼脸更红,没有答话,步履匆匆地走远了。

        一方面她这是要故作娇羞,另一方面,这么大的事她也不敢贸然应承下来,必须经过何颂峰的同意。

        当何颂峰听到她派人传递过来的消息,整个人都呆住了:“雅辰,你这个大皇兄未免也太……”

        “荒淫无耻,是吧?”凌雅辰笑着接完了何颂峰没说出口的话,“他向来如此,实在没有未来一国之君的风范。”

        “那,”何颂峰玩味地一笑,“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当天是胡冰曦的生辰,本来凌敬昌当晚一定会在胡冰曦宫中过夜。

        但是,凌雅辰却深夜去求见凌敬昌。

        凌敬昌从未见他如此举动,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同意了他的求见:“辰儿,怎么了?”

        “抱歉,深夜打扰父皇和母后……”凌雅辰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皇后,心头暗暗有点好笑,“只是自下午与父皇的谈话之后,儿臣实在是心绪难平,还有许多话想和父皇畅谈……”

        “辰王,时间很晚了,”胡冰曦冷冷开口,“现在不是适合畅谈的时间,你父皇该休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不,”凌敬昌却摇了摇头。他眼见父子二人好不容易有希望修复冰冻了六年的父子关系,此刻注意力不能不被此所吸引。“皇后,朕明日再来陪你,好吗?希望你不要生气。”

        “……臣妾怎会生皇上的气?”胡冰曦只好做出一贯的大度模样,“皇上不要太劳累就好。”

        凌敬昌微笑道:“和吾儿畅谈是轻松愉快的事,就算不睡觉也能当作休息了……辰儿,那我们走吧。”

        “好。”

        凌雅辰临走前,刻意朝胡冰曦笑了笑。

        “父皇,儿臣着人在御花园备了些小酒小菜,不如我们在那里一边赏景一边聊吧。”

        “呵,辰儿你考虑得真周到。”凌敬昌欣慰地笑着点点头,倒像是对凌雅辰言听计从似的。

        凌雅辰心中忽然有些酸涩——

        自己想争宠明明也是争得到的。只是不管争到还是争不到,心中都只有痛苦而已。所以自己这些年才会一直避免做这件事。

        “父皇,儿臣知道你从小就待儿臣很好……”到了地方,凌雅辰开始找话来聊,“就是儿臣要天上的星星,你也会想办法给儿臣摘下来。今日从母后那里叫走父皇,倒是儿臣有些恃宠而骄了。”

        “没关系。”凌敬昌仍旧慈爱地笑着,“你若想显得你在父皇心中比你母后重要,那也无妨,这些小事,父皇都可以依你。何况许久未曾与你谈心,说实话,今天父皇的心思本来也在你那里。”

        “听父皇这么说,儿臣很开心。”

        凌雅辰把两个酒杯斟满,将其中一杯酒递给凌敬昌,“儿臣敬父皇一杯,祝父皇身体康健寿与天齐。”

        “好。父皇也祝你一帆风顺,和颂王家庭和睦。”

        凌敬昌与凌雅辰碰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父皇还记不记得儿臣小时候第一次喝酒,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可把父皇你吓坏了……”

        凌雅辰东拉西扯地和凌敬昌聊了起来。

        转眼就已经是三更时分。

        凌敬昌倒是没什么倦意,反而还显得兴致盎然。

        “父皇,酒怕是不能再喝了,否则会有损您的龙体……何况久坐也不好,不如我们起来散散步吧。”

        “都依你。”凌敬昌乐呵呵地站起身来。

        凌雅辰看似在花园中随意走动,其实却是有意识地往他和何颂峰计划好的地方走。

        “放开我!”忽听一声女子的娇喝声传来。

        凌敬昌吃了一惊,赶忙循声望去,见竟是橙萼一把推开了要去拥吻她的凌德宇!

        “你在做什么?!”凌敬昌顿时脸上黑气升腾,冲过去就“啪”的一耳光扇在了凌德宇脸上,“竟敢垂涎朕的女人!”

        “……父皇?!”凌德宇吓了一大跳,“您怎么会在这里?”

        “朕不来能行吗!你是不是要气死朕!咳咳……!”凌敬昌气得猛烈地咳嗽起来。

        “父皇注意身体。”凌雅辰连忙去帮父皇抚背。

        “儿臣该死!”凌德宇连忙跪了下来,“都怪橙妃引诱了儿臣!”

        “臣妾冤枉啊!”橙萼连忙也跪下来,“臣妾只是深夜失眠所以才在此赏花,谁知偶遇了太子殿下,他竟然一来就对臣妾动手动脚……”

        “你这贱人真是一派胡言!”凌德宇顿时大怒,指着橙萼的鼻子骂,“孤刚刚去你宫中找你,明明是你非要来逛御花园,孤才只好陪你过来……”

        “大皇兄说,”凌雅辰插嘴道,“你去橙妃娘娘宫中找她?这么晚了,大皇兄是有什么事吗?”

        “……”凌德宇顿时哑口无言。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4841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thead></thead>
<var id='IunOLnE'><em></em></var>
    <em></em>
    <address id='JXeVQXD'><span></span></address><ol id='rED'><q></q></ol><l></l>
      <nobr id='SdtkC'><b></b></nobr><dfn id='IbII'><dfn></dfn></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