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三十六章 “只有我的爱是绝对的”

第三十六章 “只有我的爱是绝对的”


凌夏茵又道:“再说了母后,这件事不一定跟凌雅辰他们有什么关系,橙妃的事情也是,以凌雅辰的性子怎么可能送个女人给父皇?”

        “你可真是愚笨!”胡冰曦怒其不争地瞪了女儿一眼,“所谓近墨者黑,凌雅辰天天和何颂峰那种阴险的人混在一起,恐怕早就已经变了!不行,本宫一定要收拾他们一下!行了行了,跟你说这些也没用,你下去吧。”

        “是,女儿告退。”凌夏茵觉得和母妃话不投机,所以恰好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当天晚上,胡冰曦恰好被凌敬昌翻了牌子。

        凌敬昌其实对她向来都并不宠爱,但碍于她正宫的位置,一个月总是要去上几次的。

        胡冰曦趁机说起一件事:“皇上,臣妾近来看您对橙妃十分看重,可是因为她和当年的江妃有几分相似的缘故?”

        “是又如何?”提起这个话题,凌敬昌面色有些不快,“当年你容不下江妃,难道现在也容不下橙妃?橙妃她父母早亡,无依无靠,威胁不到你的地位。”

        “皇上这是哪里的话!”胡冰曦闻言有些惶恐,连忙跪下,“臣妾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臣妾只是想提醒皇上,为什么辰王刚一回来,就有一个和江妃相似的女子到了皇上身边?辰王他如今成了鹤丹国的颂王妃,也许已经不像当年那么简单……”

        “住口!”凌敬昌厉声打断了皇后,“你不要再无事生非了,辰儿他如果是那么有心计的人,根本不可能为了江妃的事和朕生分那么多年!”

        “……皇上不想听,那臣妾不说便是了。”胡冰曦只得闭了嘴。

        “行了你起来吧。”凌敬昌的神情缓和了些许,“哎……原本,朕觉得就算辰儿不肯原谅朕,朕只要能时时看到他也是好的……可是偏偏颂王非要娶他……如今他好容易回来了,朕只希望我们父子今后能平平静静地待在一起。”

        “……”胡冰曦不敢再多说,但是心中却说道:只怕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不仅你心中的平静不会到来,而且马上就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这个晚上,胡冰曦的这番话并没有让凌敬昌怀疑凌雅辰,反而令凌敬昌更想与凌雅辰靠近。

        于是第二天下午,凌敬昌将凌雅辰叫到了书房。

        “拜见父皇。”凌雅辰恭敬地行礼,“父皇叫儿臣前来有何吩咐?”

        “朕没有吩咐。”凌敬昌微笑道,“坐吧。朕只是想跟你闲话家常罢了。之前在鹤丹国过得可好?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不曾。”凌雅辰依言入座,“颂王他若待儿臣不好,就不会甘愿陪儿臣回到凌音国了。”

        “那么,是你叫他陪你回来的吗?你是不是想念父皇了?”

        “……不是。”凌雅辰迟疑了片刻,思索了一下说辞,“是颂王他喜爱四处游山玩水,说想看看儿臣的母国是什么模样,所以才陪同儿臣回来。”

        “原来如此。”凌敬昌点点头,柔声道,“既如此,你若是想陪他游玩之时就不必参与早朝了,随时可以请假。”

        “儿臣明白。反正儿臣在凌音国没位置没权力,参不参加早朝实在不重要。”凌雅辰冷笑着回答。他这段时间参加早朝时的确就像个隐形人似的从不发言,就像是多余的存在。

        “……你是不是在怪父皇?”凌敬昌不由得苦笑,“这些年父皇是见你无心于朝政,所以才让你乐得清闲……你若是有意,父皇会适当给予你权力的。”

        凌雅辰本想说“我现在依旧无意于权势”,但转念一想,既然自己是回来复仇,就不要再像以前那般清高。“那就多谢父皇了。”

        凌雅辰如此回答,倒是出乎了凌敬昌的意料。他眼睛顿时一亮:“辰儿,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考虑原谅父皇?”

        “是。”凌雅辰不得不下定决心说出一个字,“父皇,当年都怪儿臣不懂事……母妃顶着个谋逆的罪名,父皇不得不处置她。儿臣不该怪父皇。”

        “辰儿你终于明白父皇的苦衷了!”凌敬昌闻言更是大喜,“朕最近刚因故罢免了一个将军,他手上的军队,就暂时交予你管理,你意下如何?”

        “……!”这话倒是出乎了凌雅辰的意料——他这才稍微一示好,凌敬昌居然就要给他兵权?!虽说那个将军手中的兵力应该没有多少,但这也是足够大的恩惠了。“谢父皇。儿臣一定不负父皇信任。”

        “朕相信你。”凌敬昌拍了拍凌雅辰的肩,“那你早些回去休息吧,颂王现在整日无事,怕是还在府上等你。看到你们感情这般好,朕也就放心了。”

        “是,儿臣告退。”

        凌雅辰离开皇宫,回到了辰王府。

        “雅辰,”何颂峰迎上去,“你父皇找你是有何事?”

        “没什么大事……”凌雅辰的神情有些复杂。

        “他为难你了?!”何颂峰在这种复杂中首先感知到的是一种愁苦,顿时紧张起来。

        “没有……”凌雅辰摇了摇头,“我稍微示好了一下,父皇竟然说要给我一部分兵权……”

        “这,不是好事吗?”何颂峰愣了愣,一时没理解到这和凌雅辰的愁苦神情有什么联系。

        “所以父皇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为什么要这样含糊不清!他若心里真的有我,我又如何能做到舍弃亲情地去处处算计他!”

        “……”

        何颂峰忽然就明白凌雅辰为什么这些年过得这般无力了。

        他不是不懂得算计人的手段,他只是不愿意这么做。

        因为,他曾经得到过那么多那么多的父爱。他终究已经被培养成了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

        可就是这个他如此敬爱的父皇,害死了他的母妃。

        让他去跟这样一个令他又爱又恨的父皇虚与委蛇,难度比让自己去算计自己的父皇要大很多。

        何颂峰在这一刻才终于明白了凌雅辰这些年心头所有的苦。

        “雅辰……”何颂峰将凌雅辰拥在怀中,“人性就是这么复杂的东西,很多时候都不是纯粹的爱或者不爱……但我只想告诉你,只有我对你的爱是完全的绝对的,从不会让你需要任何怀疑!”

        “……真是的,你从哪儿学会那么多甜言蜜语?”凌雅辰在何颂峰的怀中露出一个浅笑。

        何颂峰柔声道:“这些才不是甜言蜜语。都是我的心理话。”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48412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ol id='sHfuL'><sub></sub></ol>
    <code id='xRhQ'><em></em></code><font id='bsMW'><bdo></bdo></font><sub id='AUm'><kbd></kbd></sub><fieldset id='nDvJXcj'><cite></cite></fieldset>
        <u id='crKhJn'><q></q></u><label id='iI'><del></del></label>
        <samp></samp>
        <center id='nF'><ins></ins></center><sub id='swsjq'><b></b></sub><thead id='itaNHVI'><q></q></thead>
        <fieldset id='bo'><dfn></dfn></fieldset>
          <strike id='nxas'><person></person></strike><del id='ZQRt'><cite></cite></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