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三十五章 橙萼封妃

第三十五章 橙萼封妃


“奴才不是怕死!”

        荣凛忙重重扣头。

        “奴才只是怕有些往事说出来也没有意义,只是给殿下多添烦忧……既然殿下已经决意向皇后娘娘复仇,奴才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当年嫣红在去检举江妃娘娘之前曾向奴才言明,皇后将她父母都控制在手上,她不得不按皇后的意思指证江妃……她知道自己这么做也是命不久矣,说对不起我,不能再与我白头偕老了……”

        荣凛说到这里,已经忍不住泪水涔涔而下。

        “殿下,”荣凛忽又猛地止住泪水抬起头,“是否需要奴才现在就随您去皇上面前指证皇后?不过奴才认为,此事只怕还需寻找更合适的时机。”

        “……”凌雅辰不由得苦笑——就连一个小小侍卫也知道,自己手中无权无势,单凭一个下人的指证根本奈何不了皇后。“好,那你先回去吧。我会在合适时机通知你的。”

        凌雅辰回了辰王府,推开房间门,见到的却是一脸焦急的何颂峰:“你去了哪里?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

        “我是随便去哪里都得经过你同意吗?”凌雅辰白了何颂峰一眼,但知道他也是担心自己,“好了你稍安勿躁,我是忍不住去母妃宫里了……本来只是想随便走走,想不到这趟还有奇遇。”

        “哦?是何奇遇?”何颂峰问。

        凌雅辰当下便把遇到荣凛的事说了一遍。

        “真是老天都在帮我们!”何颂峰一个击掌,“雅辰你放心,这人证早晚一定会派上用场!”

        “不错。”凌雅辰点了点头。

        现在要做的,还是等待对橙萼制定的计划顺利完成。

        当天下午,凌敬昌果然到了落花湖畔。

        远远地,他就听到一阵悠扬而熟悉的琴音传来。

        凌敬昌不由得浑身一震,连忙快步朝那琴音的方向走去。

        只见弹琴之人是个身材窈窕的白衣女子,那身形一如当年的江妃。

        “你是谁!”凌敬昌震惊地冲到了橙萼的跟前。

        “啊!”橙萼像是吓了一跳,抬头用小鹿般惊恐不安的眼神偷瞄了凌敬昌一眼,“小女子橙萼,兴致所致在此弹琴,可是惊扰了阁下?”

        “你叫橙萼?”凌敬昌见眼前之人的相貌倒是和江妃不同,冷静了些许,“这是楚地的琴曲,你为何会谈?”

        “小女子的家乡就在楚地。”

        “这么巧?”凌敬昌不由得再次一惊——江妃的老家也在楚地,这莫非是天意!“你……可愿随朕进宫?”

        “朕?进宫?”橙萼就像刚反应过来似的,连忙跪下磕头,“民女叩见皇上!”

        “不必如此惊惶。”凌敬昌笑了笑,想起他的江妃当年也是个害羞的姑娘,“不必怕朕,朕不会伤害你的。橙萼,朕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你愿意当朕的妃子吗?”

        “这……这皇上觉得好便好吧。”橙萼红着脸回答。

        “好,好,朕当然觉得好!”凌敬爱仿佛对什么珍宝失而复得,笑呵呵地把橙萼扶起来,“朕现在就带你回宫!”

        当天,橙萼就被皇帝册封为橙妃。

        橙妃当晚就被皇帝翻了牌子,并且之后连着被皇帝宠幸了好多天。有时皇帝还彻夜听她弹琴。

        这个消息让凌雅辰心情有些复杂:“她终究还是没保住贞洁之身。”

        何颂峰柔声道:“雅辰你不必内疚,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何况,这事非要怪一个人的话,那也是怪我。主意都是我想出来的。”

        “你啊……”凌雅辰难得地主动靠到了何颂峰怀里,“总是把坏事都揽到你自己头上。”

        “因为,我只愿你做这世间最纯净无暇的好人。”何颂峰紧拥他,说着真心之语。

        “但我却不愿。”凌雅辰在何颂峰怀中嫣然一笑,“我宁愿被你染黑,和你一起下地狱。这好过我一个人在天上冷冷清清。”

        “雅辰!”何颂峰闻言甚是感动,低头在凌雅辰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凌雅辰热切回应着。

        两人间的第一次接吻,成了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而当橙萼被宠幸的消息传到皇后胡冰曦的耳中,却把她气了个半死。

        “岂有此理!”胡冰曦重重拍了下桌子,对在她房中说体己话的女儿凌夏茵道,“我看这件事根本就是凌雅辰和何颂峰的阴谋!上次你驸马的事也一样!凌雅辰就是回来找我们复仇的!”

        “啊?”凌夏茵愣了愣,并不赞同母亲的说法,“可是母后,驸马已经跟我交代了,他是被我压制得太久了,才趁我搞生日宴不会注意他的时候跑去胡搞……这是他自己做出来的事,凌雅辰怎么设计?”

        胡冰曦冷笑道:“就算是他自己做出来的,为什么恰好就被何颂峰和凌雅辰发现了?他们就是希望你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最好再坚决地把驸马给休了,从此孤苦一人!”

        “说真的,我之前还真的想把驸马给休了!可是……”凌夏茵摸了摸肚子,神情柔和了几分,“也不知怎的,之前那么久也没有怀上,在这个节骨眼倒是有了。驸马已经被我打得屁股开花,直到现在还天天趴在床上起不来,又屡屡跪求我原谅……看在孩子的份儿上,算了吧。”

        “你若是真想休他,倒也不用管这孩子。这男人也着实是可恨,母后已经帮你物色好了另外的人选,他绝对不敢嫌弃你有别人的孩子。而且,你也绝对不可能像凌雅辰和何颂峰想象的那样嫁不出去。”

        “算了算了。”凌夏茵苦笑着摇摇头,“就算能嫁别的男人也是个后爹,能对孩子好吗?以后欺负孩子怎么办?”

        胡冰曦神情一凛,“谁敢欺本宫的孙儿?本宫要诛他九族。”

        “……哎,母后,”凌夏茵叹了口气,“经过这次的事,我觉得一味用强权压制是换不回真心的。为了孩子好,我今后还是学着温柔一些吧。”

        自从凌夏茵知道自己有孕之后,那种天然的母性倒是让她整个人柔和了很多。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4869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ol id='xYr'><em></em></ol><var id='IKOO'><strong></strong></var>
    <b id='XHlht'><font></font></b><address id='xpHXmmko'><cite></cite></address><bdo id='ikOPx'><listing></listing></bdo>
      <dfn id='EfPmpM'><legend></legend></dfn>
          <font id='RvaJH'><comment></comment></font><tt id='qgLiaJhJ'><tt></tt></tt><dfn></dfn><i></i>
          <kbd id='DjEFmT'><samp></samp></kbd><ins id='HMwptF'><dir></dir></ins>
            <span></span>
            <span id='rs'><listing></listing></span><abbr id='daSkq'><thead></thead></ab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