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三十三章 打脸长公主

第三十三章 打脸长公主


“你说什么?”凌夏茵顿时脸色一沉,“本公主与驸马关系和睦相敬如宾,用得着嫉妒你们吗?本公主是凌雅辰的长姐,现在也就是你的长姐,你胆敢这样对本公主说话?”

        “茵儿。”胡冰曦出声道,“不得对颂王殿下无礼。”

        凌夏茵笑道:“母后你怕他什么?他要到凌音国长住他父皇都不管,看来在鹤丹国也没多少地位了。”

        “住口!”凌敬昌严厉地喝止了女儿,有些尴尬地看向何颂峰,“是朕教女无方,还望颂王不要见怪。”

        “父皇您太客气了。”何颂峰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叫儿臣名字就好。”

        “那么峰儿,你和辰儿一路奔波也是辛苦,就早些回辰王府休息吧。”

        “好,多谢父皇体恤。”

        于是当天,何颂峰和凌雅辰总算不必再与这些人纠缠,一路赶回了辰王府。

        “殿下你回来了!”从前服侍凌雅辰的贴身小厮阿翰激动地扑上来,抱住凌雅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哽咽道,“奴才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做什么?”何颂峰沉着脸去把他们掰开,“不要碰本王的王妃。”

        “我真是服你了,什么醋都吃?”凌雅辰苦笑一下,美目一瞪,“阿翰是从小服侍着我长大的,我们名为主仆,实则情同兄弟。”

        何颂峰的神情缓和了些许,“那既然关系这么好,你怎么不带着他嫁到鹤丹国?”

        凌雅辰叹了口气,“他本是想随我去的,我之前不知我会在鹤丹国遭受如何水深火热的境遇,不想连累任何人,所以才坚决不同意他跟着。”

        “对啊说到这个!”阿翰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殿下你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颂王他没有羞辱你吧?”

        “你说呢?”何颂峰白了阿翰一眼。

        “你是不是傻?”凌雅辰冲着阿翰笑骂道,“他若真的待我不好,我怎敢当着他的面说出之前的想法?你问这种话,那就更别想要脑袋了。”

        “嘿嘿,”阿翰傻笑着抓了抓脑袋,“奴才也是感觉到颂王他是好人,所以才敢直接问的嘛。奴才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雅辰,说正事,”何颂峰脸上忽然严肃了几分,“那个长公主,是不是经常针对你?”

        “她嘲讽我确实是常事,”凌雅辰苦笑道,“不过倒也罢了,她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有些骄纵,我们不必在她身上花心思。”

        “不行。”何颂峰沉着脸道,“我不管她是大恶还是小恶,只要是胆敢欺辱你的人,我都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闻听此言,凌雅辰的心中不禁涌起几分感动。

        “她说她和驸马感情很好,是真的吗?”

        “他们成亲还不久,而且我之前也没太关注这个。”

        “那我去派人查查看吧。”何颂峰脸上扬起一丝诡谲的微笑,“像她这种胸无大志、就爱在家长里短的事上逞口舌之快的女人,最大的痛苦大约就是家庭不幸了。我倒不信一个自己幸福的人说话能这般酸溜溜的。”

        “好好,你想查便查。”凌雅辰不得不承认,对于有一个人想帮自己出气,他心头有个部分是舒爽的。

        何颂峰说查便查,很快就查到了相关信息——

        凌夏茵在家就跟之前那凶悍的恩王妃似的,如同一只母老虎,而驸马本来又是个性情懦弱出身不高的人,所以被她给管得服服帖帖的,根本不敢有纳妾的念头。

        但是何颂峰并不认为一味的强压能制造出良好的夫妻关系。

        所以他开始派人密切留意驸马的行踪。

        时间一晃过了十几天,这段时间凌雅辰恢复了凌音国辰王的身份,每日会去上早朝,何颂峰倒成了个无事人似的。

        但其实,何颂峰暗中找鹤丹国新皇后沈氏的哥哥要了一批兵马,暗中带到了凌音国训练。

        之前宋贵妃父亲的军队全部被平叛有功的沈家收编了,沈家现在在凌音国的势力可谓如日中天。

        是何颂峰一手促成沈氏坐上了皇后之位,可谓是沈家的大恩人,她哥哥当然不好拒绝这个请求。

        何颂峰知道,凌音国皇后胡冰曦的家族中也是有人掌握着兵权的,要与她抗衡,必须有足够的实力。

        但总而言之,这段时间表面上看起来倒是一切风平浪静。

        然后就到了凌夏茵二十六岁生辰的那天。

        “雅辰,我们今日一定要去公主府好好给她送一份大礼。”何颂峰抚着手中的玉观音,玩味地笑着。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凌雅辰知道,何颂峰口中的“大礼”,并不是指他们准备的礼物玉观音。

        “去了你就知道了。”何颂峰笑眯眯地答道。

        “就知道故弄玄虚。”凌雅辰白他一眼,“那我们出发吧。”

        “好。”

        当即,两人便出发前往公主府。

        凌夏茵见到两人的时候,却并不高兴,“未曾给你们发请帖,你们怎么来了?”

        因为二十六岁并非大寿,所以其实凌夏茵只邀请了一些她要好的兄弟姐妹和朋友前来一聚,并没想过凌雅辰和何颂峰也会来。

        凌雅辰微笑道:“长姐过生日,当弟弟的自然是来前来祝贺的。我们知道长姐信佛,特意准备了一尊白玉观音像送给长姐。”

        “……那多谢你们了。”凌夏茵虽然有些狐疑,但见观音像的玉质的确是上好的,倒也欣然收下了这份礼物,示意下人们把观音像抬下去。

        “驸马今日不在吗?”何颂峰明知现在驸马就是不在,却假装好奇地四处打量了一番。

        “本公主今天中午只想和姊妹朋友们小聚一下,不用他在。”

        “可是,我们早上路过青楼的时候……”其实从辰王府到公主府的路线根本就不会路过青楼,但何颂峰确信,当凌夏茵听到他的下半句话,就顾不上计较这个了,“我看到有个人长得和驸马很像,也不知是不是认错了……”

        “什么??”凌夏茵的脸色顿时一变,“不可能!他哪儿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本公主生辰去青楼?”

        “或许他就是觉得今天长姐定然不会注意他,才会选在今天……长姐可要去确认一下吗?”

        “去!立马去!”凌夏茵不假思索地答道。

        “公主……”她身边的丫环凑到她耳边轻声提醒,“颂王他为何忽然在今天提这件事?奴婢觉得他可能是故意要在那么多人面前让你难堪!公主不如不动声色地先继续完寿宴再说。”

        “不行!他万一真的去青楼了呢?本公主忍不了那么久,一定要去看个究竟!”

        凌夏茵答完丫环的话,然后冷着脸看向何颂峰:“你们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来欺骗本公主,否则本公主一定重重治你们的罪!”

        何颂峰一脸无辜,“我们就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欺骗长姐啊,长姐赶快去看看就知道了,可别等驸马寻欢作乐完然后离开了。”

        “好,现在就去!”

        凌夏茵说罢,就气势汹汹地上了马车往鹤丹国京城的青楼赶。

        何颂峰抿唇一笑,拉着凌雅辰跟上去,准备看好戏。

        有一些被凌夏茵邀请到公主府做客的好事者,也好奇地跟了上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青楼,却并没有看到驸马的影子。

        凌夏茵愤怒地瞪着何颂峰:“你是在耍本公主吗?”

        “驸马他逛青楼也不会就在大堂啊。我刚才好像听说他要去暖香阁……”

        “暖香阁在哪里?”

        “就在楼上。”何颂峰指了指二楼的一个房间。

        “你倒是熟悉!那就去搜吧!”

        凌夏茵说罢就蹭蹭蹭地去爬楼。

        凌雅辰在何颂峰耳边轻声道:“你这是不是有点明显?”

        何颂峰轻笑道:“如果真有人问起来,就说是本王风流好色就爱逛这青楼,所以才熟悉,又有何不可?何况我看你这长姐根本就没脑子,不会深究这些细节。”

        “……那倒也是。”凌雅辰也觉得,他这个长姐从来就没有脑子,哪里会像他心思这般细腻呢?

        “啊啊啊!!”楼上陡然间传来了凌夏茵的怒吼声,“你们好大的胆子!!本公主要杀了你们!!”

        “公主饶命啊!”

        “阿茵你先别生气……”

        然后就是一阵追打声和求饶声。

        凌雅辰和何颂峰走到暖香阁门口一看,里面是衣衫不整的驸马和一个青楼女子,凌夏茵正提着剑追着他们砍。

        “公主!”还是凌夏茵身边那大丫环有点胆识,冲上去跪在凌夏茵脚边抱住她的大腿,“您冷静一些!不能随便搞出人命来!”

        “阿茵我知道错了!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气坏了身子!”驸马跪在地上啪啪猛扇自己的耳光。

        “原谅你?呸!”凌夏茵一口啐在驸马的脑门儿上,“来人,把这对奸夫淫妇给本公主拖回去,本公主慢慢收拾他们!”

        “公主,”何颂峰走过去淡淡开了口,“这青楼女子只是在正常接客,并无过错,公主要处置要只能处置驸马。”

        “闭嘴!”凌夏茵怒道,“本公主想处置谁就处置谁!”

        “哦?”何颂峰眉毛一挑,“原来你们凌音国的律法是这样的吗?”

        “……”凌夏茵虽然性情刁蛮,但也知道不能在别国之人面前丢了自己母国的脸,“好!那就把驸马给本公主拖回去,重打一百大板!”

        “阿茵!求求你就饶了我这回吧!”

        驸马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但还是被公主府家丁们给拖了出去。

        围观人等都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着。

        凌雅辰心中暗笑:凌夏茵这跋扈的名声今后是跑不掉了,如果她要闹到休弃驸马的地步,将来恐怕也没人敢当她的驸马了。

        这边的事大功告成,凌雅辰就和何颂峰一起回了辰王府。

        路过小花园时,他们撞见橙萼正百无聊赖地在那里扑蝴蝶玩。

        “王爷。”橙萼见何颂峰过来,上前行了个礼,“最近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我再这么下去,也赢不得影南大哥的心。”

        “你还想为本王做事?”何颂峰闻言不由得一愣,“但你冒险做成了上次的事,阿南也并未对你另眼相看。”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49025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amp id='TagCWB'><listing></listing></samp><font></font>
    <sup id='uA'><legend></legend></sup>
        <option id='RWIOhHPP'><code></code></option>
        <ins id='yKQBcII'><var></var></ins><small id='btShR'><kbd></kbd></small>
          <strong id='gFawvIPu'><font></font></strong>
          <s id='qQSFrakp'><xmp></xm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