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二十六章 恩王谋反失败

第二十六章 恩王谋反失败


既然一切都已经事先由何颂峰安排好了,他和沈大将军当然很快就收拾完了宋家人的谋逆。

        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后,气得一口血吐了出来,“咳咳!这个逆子……真是要气死朕!”

        “父皇注意身体。”何颂峰心中暗喜,却是不动声色地问道:“还好谋逆已被沈将军平息,儿臣和大皇兄也是担心父皇的病情,才未事先告诉父皇……但既然已尘埃落定,这事总归还是要父皇来处置的。敢问父皇如何处置宋贵妃和恩王?”

        “哪儿还有什么宋贵妃,什么恩王!”皇帝抚着胸口怒道,“宋氏父女立即赐死!至于何恩彻……”

        说到自己的亲骨肉时,皇帝终究还是犹豫了,“峰儿你觉得朕应该如何处置?”

        何颂峰知道皇帝是想找个理由留他一命,也就顺水推舟:“老四向来孝顺,这次兴许是受到母亲和外公的蛊惑才会行差踏错……父皇就饶他一命吧。”

        “好。来人,”皇帝一声令下,“传令下去,何恩彻身为恩王深受皇恩,却竟敢做出谋逆之事,现褫夺封号贬为庶民,杖责一百,然后与恩王府所有人员一齐发配边境为奴!”

        “父皇圣明。不过还有件小事……恩王府上那叫作橙萼的丫环是儿臣派过去当眼线的,还望父皇能饶过她。”

        “……你派的眼线?”皇帝凝视着何颂峰的眼神,一时间有些狐疑。

        “父皇也应该到处都派了很多眼线吧。”何颂峰用平淡的语气答道,“这次多亏了橙萼及时将老四意图谋反的事告知儿臣,儿臣才能早作安排……父皇若不喜儿臣做这种事,儿臣今后不做便是。”

        何颂峰明知承认这件事会在皇帝心里落下不好的印象,但他还是做不到对橙萼这般无情无义,用完就扔。而且如果他真这么做,凌雅辰定不会原谅他。

        “兄弟之间,还是少些算计。”最终皇帝如此答道,“这次便算了,依你之言饶过那丫头便是。”

        “多谢父皇。”

        然后,太监就传令下去了。

        过了一阵,那传令太监返回报告道:“皇上,恩王……呃不是,何恩彻他已领杖完毕,但他死活不肯出发前往边境,跪求临走前见皇上一面。”

        皇帝冷冷道:“朕不想见他。”

        “奴才也是这么说的,皇上不会想见他的……但他一直跪在地上磕头,头早都磕破了……有人硬把他押走,他就拼命挣扎,身上又有伤,奴才们也不敢对他如何……”

        “他现在不过就是个庶民,你们想如何就如何。下去吧。”

        “是。”

        皇帝看着太监转身离开的背影,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心中一软:“回来。算了,朕就见他一面,听听他还想说什么。”

        “是!奴才这就去带何恩彻过来。”

        须臾,何恩彻就一瘸一拐地走进皇帝的寝宫,然后往地上一跪,“儿臣拜见父皇!儿臣知道自己罪不容诛,父皇要打要骂儿臣都没有怨言……只求父皇不要把儿臣赶去边境,让儿臣留在京中伺候您吧!”

        何颂峰冷笑着插嘴道:“你是想留在京城继续生事吗?”

        “我没有跟你说话!”何恩彻狠狠瞪了何颂峰一眼。

        “住口!”皇帝撑起身子,一巴掌扇在了何恩彻的脸上,“你如今只是个庶民,竟敢用这种语气和颂王说话!朕是不是还打你太轻了?是不是想再挨一百大板!”

        “……父皇,儿臣当真没有再要生事的意思!”何恩彻跪着移到皇帝床边,抓着皇帝的衣角声泪俱下地哀求,“但就算要为奴,儿臣也只想留在京中为奴!或者……或者就让儿臣在宫中当太监服侍父皇吧!”

        “你宁愿当太监??”这话倒是让皇帝和何颂峰都吃了一惊。

        何颂峰忍不住道:“你尚无子嗣,何苦这么想不开?”

        何恩彻凄凉地苦笑了一下,“我那正妻凶悍,如果生个儿子只怕也要翻天,何况我在狱中时,她已经逼我写下和离书……我真正爱的人已经不在,就算再和其他女子日日笙歌又有什么意思?”

        “……”何颂峰猜想,他所说的真正爱的人,应该就是指江采莲。

        “父皇,儿臣求你了!”何恩彻往地上重重磕了个头,他本就红肿的额头顿时又开始溢血,“儿臣没了母妃,没了外公,没了心爱之人,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儿臣不能再连您也失去啊!”

        “行了,给朕滚!”皇帝抽出了被何恩彻抓住的衣角,“朕每看到你一次就要生气一次,怎么可能还把你留在身边服侍!来人,把他给拖出去!”

        “父皇!你难道真就这般残忍,连儿臣那么卑微的心愿都不肯满足?!”

        何恩彻一边被往外拖,一边拼命挣扎着。

        “儿臣心里是爱你的啊!就算儿臣谋反,也是想着逼你退位之后就让你当太上皇,没想过要害你性命!可是你心头真就没有儿臣一丝一毫吗?!”

        皇帝冷眼看着他被拖走,不发一言。

        何恩彻终究被越拖越远,声音终究渐渐轻了,以至于再也听不到。

        但他刚才呐喊出的那番话,却久久地在何颂峰心头回荡,扯痛了他内心的某个部分。

        “父皇,儿臣想去送老四一程。”

        “……也好。”皇帝面色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朕是真的不想再看到他了,就由你来送他离开京城吧。”

        “是。儿臣这就去。”

        何颂峰当即离开皇帝的寝殿,追着何恩彻的方向去了。

        “父皇?!”何恩彻听到有脚步声,惊喜地回过头,但当看清来人是谁,眼中的光顿时黯淡了下去,“……是你。干什么?想看我的笑话?”

        “本王还没有这般无聊。本王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所说的最爱的人,是江采莲?”

        “是啊。”何恩彻冷冷一笑,“可不就是死在你手上的阿莲吗?我此生与你仇深似海,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事你能怪本王?”何颂峰也冷笑起来,“你若真的爱她,又怎会想把她送给本王?”

        “我又有什么办法!”何恩彻霎时间眼圈红了红,“家中有悍妻,我没办法给她赎身带她回府,就连另外找地方安置也怕被那母老虎给查了出来,到头来还不是害了她!说来说去都怪我只是个闲散王爷,手中无权,不敢得罪那母老虎娘家的势力……现在倒好了,他们也一并被我连累了,谁都别想好!就算他们能跟我撇清关系逃过被发配的命运,家族声誉也已经毁了。”

        何颂峰这才知道何恩彻为何会那么轻易就被撺掇谋反。只因为他心中对权力渴望已久。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0279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pre></pre>
<dfn id='cbvTI'><address></address></dfn>
    <var id='MrLxdh'><cite></cite></var><center id='HfaS'><address></address></center>
      <thead id='IUVt'><i></i></thead><comment id='CmDGRZDi'><ol></ol></comment>
      <comment id='Jq'><dir></dir></comment><small id='EYTqVQvO'><comment></comment></small><span id='PwR'><u></u></span><nobr id='IlipR'><strike></strike></nobr>
      <q id='jrwC'><address></address></q>
      <i id='LhiNiL'><thead></thead></i><q id='HUAKRY'><base></base></q><strong id='IIStYdti'><font></font></strong>
        <sub id='FS'><dfn></dfn></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