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二十五章 “想抱你一下”

第二十五章 “想抱你一下”


皇帝温柔地凝视着何颂峰,“说实话,朕这些年一直觉得和你之间像隔了些什么似的,不像你小时候那般亲近了……如今见你主动请缨侍疾,朕才终于放下心来。”

        “……父皇这是多心了,儿臣一直都像小时候那般敬爱父皇。”

        何颂峰心底真正的话却是:我主动请缨侍疾,只是在做一番算计罢了。是你自己教会了我,在这吃人的宫廷之中,不懂得算计根本就活不下去。

        “是啊,这肺痨是有传染性的,你若非对朕真心相待,又怎肯冒此风险?”

        说着这话的皇帝却并不知道,何颂峰在每天侍疾结束回府之后都拼命洗手洗澡,并且把从头到脚的衣物都更换一遍。

        如今他和沈嫔轮换着侍疾,一个人守白天的时候另一个就守晚上,所以他不必一直待在皇宫,每天可以回家看上凌雅辰几眼。

        “你别过来,离我远点。”虽是如此,但他一般都不许凌雅辰靠近他。

        “哪儿有这般夸张?”凌雅辰只得苦笑着站在离何颂峰一丈之外的地方,“你我都身体康健,没那么容易被传染。”

        “虽如此说,还是小心点为妙。你就站在那里跟我说话吧。”何颂峰关上了房门,让凌雅辰站在门外,叹了口气,“哎,今日父皇说我是他最宠爱的儿子……你说这天家所谓的宠爱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爱一个人,会轻易相信旁人去怀疑他吗?”

        “也许是因为诬陷你的那个人对你父皇来说并不是‘旁人’,她是他的妻子。”

        这些年来,凌雅辰有时候对自己的父皇恨得牙痒痒,有时候却又想帮他开脱。他就是用这句话来努力帮凌音国皇帝凌敬昌开脱的。因为去憎恶一个至亲之人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罢了。我本不该在意这些,也不该跟你说那么多。只是这几日晚上不能再与你同睡,白天也不敢与你亲近,有些憋得慌。”

        凌雅辰直到此刻方知,其实何颂峰心中对父皇并非无情,他只是不断说服自己去故作无情而已。否则他今日就不会有这些烦恼。

        “王爷……”凌雅辰推开门走进去。

        “都叫你离我远点了!”何颂峰立马起身退开。

        “我现在想抱你一下。”凌雅辰双颊微微一红。

        “你这人怎么回事!”何颂峰还是头一次听他提这种要求,不忍拒绝却又不敢答应,“本王想碰你的时候你跟遇到瘟神似的,现在本王不想碰你,你又来引诱!”

        “……我没想引诱你。”

        凌雅辰有些哭笑不得。他想要的拥抱,与欲望和引诱无关。这只是一种同病相怜。

        “那只能一下!”何颂峰快速冲过去与凌雅辰相拥,然后又立马弹开,“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那好,王爷你也早些休息。”

        凌雅辰见何颂峰如此,只好转身离开。

        起初是有何颂峰睡在旁边会失眠,现在却已经习惯了半夜醒来旁边有个人的感觉,一下子没了,倒反而又有些失眠。

        而这个晚上,何恩彻也气得睡不着觉,大半夜地跑去跟橙萼幽会,顺便抱怨一番:

        “太子监国,何颂峰侍疾,就没本王什么事!”

        “王爷,你放宽心些吧。瞧瞧,眉头都皱成一团了。”橙萼伸手去抚了抚何恩彻的眉心。

        “哎,本王怎么宽心得起来?”何恩彻仍旧一脸愁苦,“说来你最近在那母老虎身边伺候得如何?她没为难你吧?”

        “王妃脾气确实很大,”橙萼苦笑了一下,“打骂一番也是常事。但为了王爷,受这一切苦都是值得的。”

        “这段时间你受苦我也受苦。”何恩彻将橙萼拥入怀中,“何潇泽上次气势汹汹地来把本王给教训了一顿,真是气死本王了!何颂峰更是可恨,说好放了你弟弟就当事情没发生过,却到处跟人嚼舌根!”

        “如此说来,王爷你的处境还真是有些堪忧呢……依我看……”橙萼去关好门窗,然后压低音量道,“王爷还是早为自己另作打算的好。否则等太子登基,他和颂王沆瀣一气,王爷和贵妃娘娘只怕会过得更加艰难。”

        “另作打算?”何恩彻的神情也凝重起来,“如何打算?”

        “如今皇上病重又不许你接近,你恐怕是没办法趁他驾崩前,用正当途径改变自己的处境了……但你外公手上不是有兵权么?何不起兵谋反,直接篡位!”

        “什么!你叫我谋反?!”何恩彻闻言不由得大惊,“谋反可是要灭九族的大罪!纵使我是王爷,不可能真灭我的九族,至少恩王府里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王爷,我不怕死!”橙萼一脸的视死如归,“我愿意陪你赌一把!等到你当了皇帝,就理所当然可以三宫六院,到时候王妃再善妒,也阻止不了你封我为妃。”

        “……不错,我当了皇帝,还何必惧怕那个恶婆娘!”一瞬间,何恩彻还真的心动了。

        橙萼赶忙加紧撺掇:“现在皇上病重顾不上国事,太子刚开始监国对国事还不够熟悉,颂王又忙着侍疾,正是谋反的大好时机啊。”

        “可是兹事体大……我得去跟母妃好好商量一下。”

        “这是应该的。”

        橙萼能说的话已经都说完了,也不再咄咄相逼。

        他要商量,就让他商量去吧。

        反正那宋贵妃也是个脑子缺根弦的,她跋扈惯了,生平最恨的事就是被人踩在脚下。

        “彻儿,我觉得你说得对!”果然,宋贵妃听完何恩彻的话是如此反应的,“皇上病了若是找皇后侍疾也就算了,但他居然宁愿要沈嫔那个贱人也不要我?!他心中既然这般不在乎我,我定要让他好看!”

        这母子俩就这样达成了一致。

        而宋贵妃的父亲宋老将军年事已高,本来并不想生事,但听说女儿和外孙在皇室中受人欺负,终究还是点头应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橙萼传递给了何颂峰。

        何颂峰找到沈嫔的哥哥沈大将军,提前做好了一番部署。

        皇帝多疑,不可能让兵权掌握在一个人手上,所以将兵力分摊给了宋贵妃的父亲以及沈嫔的哥哥,以及其他的将军。

        宋家的兵力并不强大,想谋反成功,没那么容易。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是钻进了何颂峰刻意设下的圈套。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0584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kbd id='Vs'><l></l></kbd>
<bdo id='gxxhAlZ'><person></person></bdo><address id='fQaUIJSE'><font></font></address>
<b id='GPWMFjy'><listing></listing></b>
    <small></small><dir></dir>
      <xmp id='LhIOFX'><dfn></dfn></xmp><label id='DAj'><marquee></marquee></label>
      <q id='OCeG'><listing></listing></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