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二十四章 皇帝突发急病

第二十四章 皇帝突发急病


何颂峰看出凌雅辰的惊讶,微笑道:“雅辰你不必担心,我觉得大皇兄是可以信赖之人,所以才跟他直言相告。

        “……”凌雅辰陡然间意识到,连他的惊讶也被何颂峰计算在内了,何颂峰就是故意要在何潇泽面前表达信任。

        当下,何颂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略地跟何潇泽说了一遍。

        何潇泽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老三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我定要去好好说说他。”

        “那就有劳大皇兄了。”何颂峰欣然接受了何潇泽的好意,“雅辰,那我们现在就别打扰大皇兄了,先行告退吧。”

        “好。”

        凌雅辰感觉自己被何颂峰搞得一头雾水,却不得不像个牵线木偶一样跟着他作别太子,走出了太子府。

        “你到底有何计划?”回了颂王府,凌雅辰觉得这次是非要问出个答案来不可,“不要总是什么都瞒着我。”

        “雅辰你别生气,我不先跟你说清楚我的想法是不想干扰你的判断……你觉得,太子是个怎样的人?”何颂峰不答反问。

        “我虽然知道你与他处于敌对立场,也知道你今天这么做应该是有什么计划……但,我目前倒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妥之处。”

        “真好,你和我的判断总是一样。”何颂峰似乎有几分幸福地笑了起来,“其实,我从未把太子当成过敌人。我觉得他是个温柔心善之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耳根子太软,容易受皇后的把控。”

        “原来你是这般看待他的?”凌雅辰若有所思。

        “父皇也一向信任他,所以才会什么事都跟他说。我并不是真的图谋太子之位,故而目前暂时看不出有什么与太子为敌的必要。”

        “那,你莫非是想跟他一个阵营来对付恩王?”

        “知我者,雅辰也。”何颂峰微笑着点点头,“如今要对付何恩彻,就是要让他知道,太子跟我们才是一头的。他感到孤立无援,也许便会狗急跳墙。”

        “但就只这件事,还不足以让他狗急跳墙吧?”

        “所以我们还得找适当的时机添一把火。”

        “王爷,不好了!”忽然有个家丁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宫里传来消息,皇上肺痨发作,如今已卧床难起!”

        “本王知道了。本王这就进宫看望父皇。”

        何颂峰应了家丁一句,然后看向凌雅辰:“看来老天都想帮我们。这件事或许就可以成为时机。”

        “……可他毕竟是你父皇啊,”凌雅辰诧异地注视着何颂峰,“他病了,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吗?”

        “对于一些无用的东西,”何颂峰冷冷笑了笑,遥望向窗外,“早在父皇当年相信是我毒害了皇后之时,我就已经舍弃了。与其在意他,不如去在意真正值得在意的人。”

        “……”凌雅辰一时也不知是该指责还是该认同这样的想法。

        自己不是跟他一样的人。但或许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会一直这般无力,无法为真正重要的人争取到应有的东西。

        “那我先去看看情况。”

        当即,何颂峰就进了宫。

        见到皇帝后,他发现这次皇帝还真是病情来势汹汹,面容十分憔悴。

        何潇泽已经先一步赶到了,正一脸担忧地守在皇帝病榻之前。

        “拜见父皇,”何颂峰在床前行礼,“父皇现在感觉如何?”

        “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皇帝虚弱地答道,“你们不必一个个地都来守着朕,去忙你们该忙的事吧。”

        “可是,”何潇泽却舍不得就此离开,“父皇病了,儿臣实在做不进去别的事……请允许儿臣留在父皇身边服侍。”

        “大皇兄不该如此。”不等皇帝回答,何颂峰就抢先说道,“父皇抱恙,国事一日都不可无人处理,大皇兄身为太子,此时理应监国。就让儿臣来为父皇侍疾吧。”

        “如此也好。”皇帝点了头,然后一声令下,“来人,替朕拟旨……即日起,由太子监国,由颂王……”

        “父皇!”这时何恩彻也匆匆赶了过来,“您没事吧?儿臣愿为父皇侍疾!”

        “你跟你母妃一样,向来都毛手毛脚的,能侍什么疾?”皇帝抬头白了他一眼,“好好在国事上辅佐太子便是。”

        “……是。”这赤果果的嫌弃让何恩彻只得闭了嘴。

        “说到宋贵妃娘娘,”何颂峰插口,“儿臣毕竟是男子,有些事做起来兴许的确不妥贴……望父皇恩准沈嫔娘娘来一并侍疾。”

        “沈嫔?”皇帝愣了愣。他都已经快要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父皇您也许不知道,儿臣小时候有一次着了风寒发起高烧,是沈嫔娘娘日夜不歇地照顾儿臣,儿臣的病才渐渐好转……相信她侍疾起来,也能十分体贴周到。”

        “朕倒当真不知此事。好,那就让沈嫔一起来吧。”

        “谢父皇。”何颂峰听到那句“朕倒当真不知此事”,心中有些酸涩。是啊,皇帝一直是那个日理万机的皇帝,怎么可能记得住每个儿子的每一次生病?

        何潇泽张了张嘴,想说“那母后怎么办”,但想到何颂峰刚刚才为自己讨了个监国的恩典,又怎么好出言反对他的主张?他终究只能把话吞了回去。

        皇后得知此事之后,却跑到皇帝面前不依不饶起来:“皇上!臣妾多年来尽心尽力地服侍您,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何您如今病了,竟要一个区区沈嫔来侍疾!”

        “住口!”皇帝从床上撑起来,不耐烦地一声怒吼,“朕如今病着,你们不曾关心朕的病情,却一个个只想着争风吃醋?!别来给朕添堵了,滚出去!”

        “……请皇上息怒,保重龙体要紧。臣妾告退便是。”皇后终究只能尽量恢复那温婉体贴的姿态,行礼后转身离开了。

        她临走前,用十分阴冷的眼神看了何颂峰一眼。

        何颂峰却仿佛浑然不觉,只是一脸关切地注视着皇帝:“父皇您别生气了,母后也许也只是关心父皇,才想留下侍疾。”

        “得了吧,瞧她刚才那副嘴脸,她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朕心头有数。太子倒是比她真诚许多。如此也好……”

        皇帝忽然握住何颂峰的手,淡淡笑了笑,“这里没有旁人,朕就跟你说几句心理话……朕有那么多儿子,却偏偏只在意两个,就是你和泽儿。泽儿是太子,朕不得不对他严厉些,倒把所有的慈爱都给了你。如今由他来监国,你来侍疾,朕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听到父亲这番表达欣慰的话,何颂峰心里却有几分酸涩。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0730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var id='ZpD'><center></center></var>
    <thead id='IjX'><cite></cite></thead>
    <optgroup></optgroup>
      <del id='HXrpkfAw'><cite></cite></del><i id='jajSkTEC'><b></b></i>
      <i></i>
        <ins id='TdyXQk'><ol></ol></ins><nobr id='StIcVqiZ'><i></i></no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