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二十章 只因都是男子……

第二十章 只因都是男子……


“他此言可当真?”皇帝肃然看向橙萼,“你从实招来,不可有半句虚言!”

        “……的确是民女倾慕于颂王妃,所以不想让他受到伤害。我们之间起初也的确是民女主动在先,还望皇上能对颂王妃从轻发落!”

        “这么说你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皇帝闻言却是愈怒,“好你个凌雅辰!枉峰儿他对你一片深情,你竟如此待他?!”

        “父皇,”这时,何颂峰急匆匆地赶了进来,“拜见父皇。”

        “峰儿你来得正好。朕已经查清你的王妃和这女子有染,正要发落他们。你以为该当如何?”

        “……”凌雅辰倒不知自己还一句话没说,怎么事情就“已经查清”了。

        何颂峰温柔地看了凌雅辰一眼,示意他不必害怕。

        但是,皇帝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可能再否认凌雅辰和橙萼有染,否则岂不是打皇帝的脸?

        “父皇您有所不知……其实,是因为儿臣和王妃均是男子,而男子都是三妻四妾的,所以儿臣才特许他偶尔也可以找找别人。”

        “什么??”皇帝不由得和何恩彻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由得呆住了。

        “三皇兄怎能如此想!”何恩彻回过神来后作义愤填膺状,“你是王爷,你自然可以三妻四妾;但他是王妃,就必须要遵守妇道!”

        何颂峰冷冷笑了笑,“这是我的家务事,何时需要四弟你如此关心?”

        “这……!”何恩彻不由得一时语塞。

        “峰儿,你这么想的确不妥。”这时皇帝苦笑着开了口,“若是事情宣扬出去,我鹤丹国的王妃竟与旁人勾勾搭搭,那我鹤丹国颜面何存?”

        “对啊,”何恩彻附和道,“虽说儿臣也是想着家丑不可外扬才私下禀明父皇,可这件事除了儿臣之外,儿臣还有几个朋友也看到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够了。”皇帝看向何恩彻时,本已缓和了几分的目光重新变得严厉,“你那几个朋友,你自己想办法让他们闭嘴!此事不可让其他任何人知晓,否则朕唯你是问!”

        “……是。”何恩彻见皇帝如此袒护何颂峰和凌雅辰,只能无可奈何地闭上了嘴。

        “此事就到此为止吧。”皇帝重新看向何颂峰,“但记住,以后务必管好你的王妃,不能让他再与其他人有染。”

        “儿臣明白了。那么这个橙萼,”何颂峰看了一眼那正瑟瑟发抖的澄萼,“既然是王妃的人,那儿臣就带回颂王府处置了。”

        “你带回去吧,让她和颂王妃从此一刀两断。你们可以下去了。”皇帝挥了挥手,不耐烦再看到澄萼和凌雅辰,“老四,你也下去。”

        “是。”

        何恩彻悻悻看了何颂峰等人一眼,只能和他们一起退了出去。

        何颂峰带着凌雅辰上了马车,将他一把拥入怀中,柔声问道:“雅辰你没事吧?身上还冷不冷?心头还害不害怕?”

        “……我没事。”凌雅辰心中霎时间又是温暖又是歉疚,“对不起,又给你添了麻烦。你……当真一点都不怀疑我们有染?”

        “你说呢?”何颂峰笑了笑,“本王要是怀疑你,还能对你这般温柔?本王知道,这些事都是何恩彻搞出来的毒计。”

        说到后面一句话时,何颂峰的目光顿时一冷,用眼刀刮了澄萼一下,吓得橙萼立时打了个寒颤,“事情本王回去之后会查清的。”

        回到颂王府,何颂峰就开始兴师问罪了。

        他先勒令影南跪在地上,把二人如何遇到下雨、他如何先离开破庙去买伞买衣服,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你好糊涂!”何颂峰听完后一声厉斥,“你竟丢下王妃自己跑了,焉知会置王妃于怎样的险境!去领杖二十吧!”

        “是。”影南没有为自己分辨半句,就要起身去领罚。

        “等等!”凌雅辰连忙制止他,“王爷,影南当时是怕我着凉才不得已离开破庙去买衣服,如何他任由我着凉你是不是也要责罚他?在那样的处境下,他是不是怎么做都是错?”

        “是,他在那样的处境下的确没法做出完全对你有利的决定,每个决定都是有利有弊,但他必须清楚地判断哪个是利大于弊!他若扔下你一个人,你有可能遭受的是灭顶之灾,比起风寒岂不危险更大!身为本王的影卫,连这点判断能力都没有,必须受罚。”

        “但是……”

        “多谢王妃多属下求情,”影南打断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凌雅辰,“属下觉得王爷说得对,属下此次必须受罚。何况二十杖相比起属下犯的过错已经太轻了。”

        “……”他们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凌雅辰还能多说什么呢?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影南走去领刑。

        何颂峰叹了口气,“本王今后是横竖也不能让你只带一个人出去了……好了,现在轮到这女人了。”他用阴冷的目光看向橙萼,“说。你是如何受何恩彻指使来陷害本王的王妃?”

        “没有这样的事!”橙萼连忙矢口否认,“我只是去破庙躲雨偶遇了颂王妃……”

        “本王没时间听你编瞎话。”何颂峰冷冷打断了橙萼,“来人,给本王拖下去打。”

        此刻影南恰好已经领刑完毕,面色不改地从长凳上站起,家丁们便把澄萼给摁到同一张长凳上,抡起大板狠狠朝她臀上打了下去。

        “啊!!”橙萼刚才见影南领杖时跟没事人一样,还以为这板子没有多大威力,谁知她才挨了一下就已是一阵钻心的剧痛。

        “我说,我什么都说!”当挨到第二下的时候,澄萼已经疼痛难忍,“求颂王殿下饶命!!”

        何颂峰挥了挥手,示意家丁暂停行刑。“说吧。”

        “的确是恩王他知道颂王妃今天要出游,就安排民女一路偷偷尾随颂王妃,找机会引诱他……

        恰好遇到天降大雨,民女率先发现附近有个破庙,知道颂王妃多半会进去躲雨,所以就先躲了进去。

        这时颂王妃和影南公子果然进去了,影南公子又去给他买衣服,民女见庙中只剩下王妃一个人,就现身向颂王妃投怀送抱……”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1236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thead id='UP'><center></center></thead><span id='DikYx'><sup></sup></span>
    <address id='YjWdWF'><center></center></address>
      <var id='OQ'><small></small></var>
        <marquee id='Gr'><caption></caption></marquee><listing id='OpZ'><strike></strike></listing><optgroup id='hnNEAQS'><em></em></optgroup>
          <pre id='qsNHNpmL'><label></label></pre><legend id='yigAX'><comment></comment></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