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十六章 阴差阳错

第十六章 阴差阳错


“不要胡言乱语。”

        江采莲毕竟是凌雅辰的表姐,凌雅辰听何颂峰这般说他,不禁有些不悦。

        但他又从何颂峰的话语中猜到应是江采莲表明心迹在先,难道她喜欢的人不是何恩彻吗,怎么那么快就变心了?

        就算她当真忍不住被何颂峰所吸引,那这事她为什么不先告诉自己这个表弟?就这么直接凑上去想当人家的侧妃,要姐弟共侍一夫,难道她认为不需要经过自己同意?

        原来在表姐心中这里也一切是由何颂峰说了算,自己怎么想根本无关紧要。

        “还沮丧起来了?”何颂峰看出凌雅辰情绪不佳,心情反而好了起来,“放心吧,是她一厢情愿,本王根本不会理会她,叫她安分当下人。”

        “阿莲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她真的对你有想法吗?是不是你误会了?”

        “误会?”何颂峰“哼”了一声,这时才瞟了桌上的莲子汤一眼,“人家还知道关心本王没吃饭会不会饿着,特意亲手熬了莲子汤来给本王,倒像是比你真心些。”

        “她亲手熬的?”凌雅辰愣了愣,端起了那碗汤,“我倒不知,她竟然还会下厨。”

        自从凌雅辰的母亲被封妃后,江氏全族都跟着富贵起来,想当初江采莲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千金,后来沦落风尘,但应该也不会有机会干粗活。如今,她倒是什么都会了。

        “你对她还真是充满关心与好奇。”何颂峰再次冷笑起来,“不然你尝一口?”

        “你喝过吗,我真的可以尝尝?”凌雅辰暂时顾不得何颂峰的阴阳怪气,一心只怜悯着自己母家之人的悲惨命运。

        “怎么着,本王喝过你就喝不得了?”何颂峰听了这话更气了。

        “……我没这个意思。”

        凌雅辰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总纠结自己话里的细枝末节做什么,端起莲子汤喝了两口。

        “味道倒是不错的。”

        何颂峰冷笑道:“那很好,让她天天给你熬吧,与其惦记着怎么勾搭本王,还不如多在你身上费心思。”

        “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凌雅辰有些无语地放下了碗,“请你不要再想象我对她有什么龌蹉心思……唔!”

        凌雅辰一句话没说完,忽然觉得身上热了起来。

        “雅辰,你怎么了?”何颂峰注意到了凌雅辰的异样。

        “好热……”凌雅辰猛地一把扯下外套。

        何颂峰很少见向来举止优雅的他做出如此粗鲁的动作,不禁吓了一跳,“天气并未转热,你怎会忽然发热?是不是病了?我去找个大夫来。”

        “别走!”凌雅辰忽然一把抱住了何颂峰。此刻他眼前的何颂峰,似乎显得格外英俊,令他想……

        “难道是这汤中有药?!”何颂峰终于反应了过来,“好她个阿莲!看本王怎么收拾她!”

        “有药……”

        聪慧如凌雅辰,也立时明白过来,努力强迫自己放开了何颂峰,“你出去……快出去!让我自己冷静一会儿就好。”

        “你要自己熬过去?你这是何苦!”何颂峰这时倒反而搂过了凌雅辰,“你已经是我的王妃了,难道真就这般嫌弃我?!”

        “……我……”

        凌雅辰本就全身燥热难当,又感受到何颂峰炽热的体温,已经难受得意识逐渐模糊,终于再也什么都不管不顾……

        凌雅辰拥吻着何颂峰,脑海中却不自觉地将他想象成了当年的乞丐。

        他感到自己未免有些无耻。

        何颂峰在书房解了凌雅辰的燃眉之急,然后将他抱回卧室。

        凌雅辰身心俱疲地坐在床上,有一种生无可恋的绝望感。

        “雅辰,你感觉如何?”何颂峰声音格外轻柔地问道,“还有哪里难受吗?”

        “……没有。”凌雅辰有些地方确实很难受,但他不想跟何颂峰说。

        “那好。那我就先去处置江采莲那贱人了。”何颂峰说到后面一句时,语气立马变得冷厉如剑。

        “你别!”凌雅辰连忙抓住了转身欲走的何颂峰的衣角。

        “事已至此,你不会还要护着那贱人吧!”

        “你不要一口一个贱人!她是我表姐!”凌雅辰终于忍不住一句话脱口而出。

        “什么?”何颂峰顿时愣住。

        凌雅辰不禁眼圈一红。事已至此,他不得不和盘托出:

        “她全名叫江采莲,她姓江,我母妃也姓江,所以你明白了吗?自从母妃出事,江氏一族全部被流放边境为奴……其中也不知有多少人像她这般沦落到比为奴更悲惨的下场!

        你说,当我在青楼看到了她,我能做到不救她吗?!但我没有办法,我只能把她安置在颂王府……”

        “原来是这样!”何颂峰心疼地打断了凌雅辰,坐在床沿边将他紧紧拥入怀中,“你怎么不告诉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那样揣度你们!但你不说我又如何能知道?”

        “我就是不想说……偏偏就是不想让你知道……”

        凌雅辰终究任由自己的泪滑落在了何颂峰肩头。

        “人人皆知我是个丝毫不受父皇重视的皇子,嫁给你,我已经足够落魄,我为什么还要让你知道我还是个母家之人已经沦落风尘的皇子!能不能让我在你面前保留点起码的尊严!”

        “雅辰……”

        一瞬间,何颂峰什么都明白了——

        凌雅辰和他一样,他俩是同样骄傲的人。

        正如他不想让凌雅辰知道自己曾是那个落魄的乞丐,凌雅辰也同样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最落魄的一面。

        明明是太过相似的人,有时却反而因此而产生误会,不能互相理解。

        “没事的雅辰。”何颂峰轻轻拍着凌雅辰的肩背,柔声道,“我从不觉得你落魄。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好的。”

        “……我没有那么好。”

        凌雅辰却一把推开了何颂峰。

        何颂峰越是对自己温柔相待,他就越是愧疚——要是何颂峰有朝一日知道了他在那种时候心中想着的竟是旁人,又会作何感想?

        何颂峰见他如此,以为他是厌恶于跟自己发生了这种事,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配合地退了开去,“那我把你表姐叫过来问问她到底意图为何,好吗?”

        “好。”凌雅辰见何颂峰还是这般温柔地在询问自己的意见,心中一时间更是酸涩。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1236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center></center><fieldset id='OGtWIr'><strike></strike></fieldset><strong id='cYQNCC'><small></small></strong><dfn id='wXuBCjox'><font></font></dfn><big></big>
<marquee></marquee>
      <l id='xewI'><bgsound></bgsound></l>
      <center id='Ew'><small></small></center><var id='qqva'><sub></sub></var>
        <xmp id='nml'><ol></ol></xmp><comment id='ulDSjxB'><dfn></dfn></comment><fieldset id='rpdJm'><acronym></acronym></fieldset><bdo id='eNKOxenr'><address></address></bdo>
        <bgsound id='DTIuDn'><acronym></acronym></bgsound><marquee id='nR'><l></l></marquee>
          <caption id='bOoIjBf'><strong></strong></ca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