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三章 屡遭讥讽之后

第三章 屡遭讥讽之后


“啊,是可馨姐姐,还有颂王妃?”

        两个丫环认得可馨是皇帝宠儿何颂峰面前的红人,又发现自己议论之人正身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变了脸色,连忙齐齐往地上一跪:“拜见颂王妃!”

        可馨看向凌雅辰道:“王妃,要如何处置她们?奴婢觉得应该将她们各掌嘴二十。”

        “她们是何人宫中的丫环?”凌雅辰对可馨不答反问。

        “是刘贵人宫中的。”可馨聪慧,立时就明白了凌雅辰问这个问题的用意,“刘贵人在宫中虽有些地位,但管束下人向来不严,王妃若代她管束她还该感激王妃。”

        “算了。让刘贵人自己去处置吧。”

        这些年的经历,让凌雅辰早已被磨平了棱角,习惯了在宫中当一个隐形人,尽量不让自己再被任何人针对。

        如今嫁到这鹤丹国来,他也不打算改变他的行事风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们先去见皇后要紧。”

        “是。”可馨听凌雅辰如此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跟着他继续往捧月殿走。

        “你们这边对我常有这种议论?”凌雅辰忽然扭头问了一句。

        “没有的事!”可馨显得有些紧张,忙矢口否认,“王妃不要多想!”

        凌雅辰从她的反应已经知道了真正的答案,苦笑了一下,回过头去。

        被迫嫁于此地已是屈辱至极,却还要被人视作心怀不轨,这世间之事当真令人心累无比。

        但不管心底有多少情绪,凌雅辰面上未显露半分。

        待见到皇后,他恭敬地行了个大礼:“儿臣凌雅辰,拜见母后。”

        “辰儿不必多礼。”皇后虽已年过四十却还风韵犹存,相貌清丽姿态雍容,笑得似乎十分和蔼,“赐座。”

        “谢母后。”

        凌雅辰刚一坐下,就听到一阵女子的轻笑声传来。

        他循声望去,只见是坐在皇后身边的女子正在捂嘴偷笑。

        那一身珠光宝气的娇艳女子注意到凌雅辰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努力止住笑开了口:“对不起啊我一时没忍住……一个男子前来和亲,想想实在是千古奇闻。

        凌雅辰冷眼看向她,淡淡道:“此事我也是不得已。纵使这是千古奇闻,也不是我制造出的。”

        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不都是你们伟大的皇上干出的好事吗?

        “刘贵人!”皇后猛然间收起温婉的笑容,朝着那还想说什么的娇艳女子一声厉喝,“不可如此失礼!”

        凌雅辰这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可馨刚才口中的刘贵人。

        “臣妾知道了。”刘贵人见皇后生气,只得乖乖闭了嘴。

        “都怪本宫管治后宫无方,”皇后将重新变得温和的目光转向凌雅辰,“让辰儿你见笑了。”

        “哪里。”凌雅辰客气道,“儿臣觉得母后刚柔并济,待人温和却又不失威严的一面。”

        “辰儿你可真会说话。”皇后脸上绽放出柔美的浅笑,“颂儿能娶妻如此,是他的福气。只是颂儿为人有些任性,不曾考虑周全娶你为妻也许会使你遭人非议,还望你多海涵。”

        凌雅辰闻言不禁一惊——皇后的言下之意就是,和亲一事并非鹤丹国皇帝的主意,而是由何颂峰自己提出的。

        所以,想要羞辱自己的人难道是何颂峰吗?

        但他倘若真的存心羞辱,昨天又为何要停下那样的举动……

        “儿臣明白了。儿臣既已嫁给颂王,自会好好待他。”

        “本宫一看辰儿你就知道是个好孩子,”皇后微笑道,“你会好好待颂儿,这个本宫一点都不怀疑。不过,颂儿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本宫,本宫自会为你做主。”

        “多谢母后。”

        凌雅辰心中琢磨着,这皇后倒像是拉拢自己到她的阵营似的。

        然而,这人虽然看似温和亲切,却整个给了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是自己母国那所谓母后的虚伪之感。难道,这是自己的错觉吗?

        “母后若没别的吩咐,儿臣今日便先告辞了。”

        离开捧月殿后,凌雅辰回到了颂王府。

        他一路上都在思考,皇后和何颂峰究竟谁才是更值得信任的一方,又或者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么,既然现在听到了皇后对何颂峰的看法,也探问一下何颂峰这边对皇后是什么看法吧。

        “可馨,”凌雅辰回房后忽然对可馨说了一句,“你觉得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这……”可馨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这种事奴婢不敢妄议。”

        “我知你是王爷信赖之人。”凌雅辰隐去了后半句“所以才会被派来监视我”,关好了房门,“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你有话但说无妨。我初来乍到对贵国之人全不了解,只是想听听你的真实想法,作为自己判断的参考罢了。”

        “多谢王妃如此信任奴婢,”可馨行了个礼,“那奴婢便直言不讳了。奴婢认为,皇后娘娘心机深沉,还望王妃切不可被她的表面所蒙蔽。”

        “她怎么个心机深沉法?”凌雅辰追问。

        “王妃可知道十多年前的事吗?当年王爷尚且是个孩童,皇后诬陷他想毒害太子,唆使皇上将他逐出宫去……幸亏王爷自己在宫外一路追查毒害太子的真凶,在凌音国将她抓获,设法使她在皇上面前承认罪行,为自己洗清了冤屈,这才得以回宫。只是,王爷知道那真凶实则是受皇后指使,这都是皇后自编自演的好戏。可惜一直未找到证据。”

        “竟有此事?我明白了,我今后会对皇后多加提防。”

        纵使可馨是何颂峰的人,但那么大的事,想来她也不敢无中生有。

        凌雅辰忽然意识到可馨刚才的话语中还有个信息,“你说,真凶是王爷在凌音国找到的?”

        “王妃莫要多心,那真凶并不是凌音国人。只是皇后给了她一笔钱,打发她远离故土到凌音国的偏远乡村去生活,虽如此,咱们王爷还是千里万里地把她给找到了。”可馨说到这里,脸上仿佛透着某种骄傲。

        “这么说王爷去过凌音国?”凌雅辰所在意的倒并不是那凶手是不是凌音国人,“可他跟我说他未曾去过。”

        “呃这?”可馨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疑惑,“奴婢并不知王爷和王妃当时对话的具体情形,也就不知王爷为何会那么说。”

        凌雅辰回想了一下那时的情形,估摸着那时何颂峰是急着和自己做某些事,而不是解释一大堆往事,也就恍然大悟了,“好了,谢谢你跟我说那么多,你先下去吧。”

        “王妃跟奴婢何需言谢?今后王妃还有任何问题奴婢定当知无不言。奴婢告退。”

        随后,凌雅辰又去找府中其他下人打探一番,并且查阅了一些关于鹤丹国旧事的资料。

        何颂峰被诬毒害太子之事在卷宗确有记载,而且还有人提到,当时皇后一改平日里的宽厚温和,大力主张要严惩何颂峰。包括皇帝在内的人多认为她是因爱子心切,倒也理解她的心境。

        凌雅辰放下手中的书卷,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自己母国那堆破事已经够令人心烦了,希望自己今后能不被卷入鹤丹国的勾心斗角之中。

        “王妃,”门外忽然响起可馨的声音,“奴婢可以进来吗?奴婢有个好消息想告诉王妃呢。”

        “你进来吧。”凌雅辰怔了怔,去打开房门,“是何好消息?”

        可馨抿嘴一笑,“王妃应该还对早上那个嚣张的刘贵人记忆犹新吧?宫中刚传来消息,说她与宫外私通财物被人发现,皇上龙颜大怒,将她打入了冷宫。她的那些丫环也全都被打发去洗衣房了。”

        “什么?”凌雅辰闻言不由得一惊——怎么刘贵人早上刚针对过自己,那么快就出问题了?这难道是巧合?

        “你猜猜刘贵人怎会忽然倒霉?”忽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房门,出现在了凌雅辰的眼前。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380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trong id='iwm'><legend></legend></strong><dfn id='jGKYgy'><s></s></dfn>
<b id='sXsLVtl'><l></l></b><bdo id='cHkI'><marquee></marquee></bdo>
    <bgsound></bgsound><pre id='tQAw'><comment></comment></pre>
      <cite id='wp'><s></s></cite><thead id='ZAAn'><fieldset></fieldset></thead>
        <bdo id='kuQgP'><cite></cite></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