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二章 今昔交叠

第二章 今昔交叠


“我我……”

        瘦小男子声音与身体齐颤,一句话没说完,就有一个钱袋从身上滑落。

        “啊!”富商一声惊呼,“这就是我的钱袋!”

        凌雅辰冷笑道:“我本来也只是猜测,这人倒是自乱了阵脚……你还不快跟那小兄弟道歉?”

        “什么?老子怎么可能跟一个叫花子道歉。”富商捡起钱袋抬腿就走。

        凌雅辰回想起刚才酒楼老板如此惧怕于他,想来是个作威作福的人物,后来便去查了下他的身份和恶行,清算了他,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这个梦接下来的内容是凌雅辰上前扶起了乞丐,然后把自己桌上还剩了满满一盘的牛肉递给他:“小兄弟,你是不是很饿?”

        “……确实很饿,不然也不至于没力气还手。多谢公子。”那乞丐犹豫了一瞬,终究还是端过牛肉吃了起来。

        看得出来他的确很饿,但吃饭的动作却并不急切,甚至仿佛透出一种优雅。

        莫非,他是什么落难的王公贵族吗?

        “小兄弟怎么称呼?”见他吃得差不多了,凌雅辰忍不住问道。

        “贱名不足挂齿。”乞丐摇了摇头,“还是莫要有辱尊听。”

        凌雅辰听他说话文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我觉得小兄弟你并非生来贫贱之人,不知为何沦落至此?”

        “那公子你呢?”乞丐却不答反问,“见你似乎颇有愁绪,莫非家中也有事故发生?”

        “哎……坐下来聊吧。”凌雅辰苦笑着叹口气,坐回了桌边,“不过就是家中那些烦人的争斗罢了。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然而我与母亲从不主动侵犯他人,麻烦却总要找上门来。”

        “世间之事大抵便是如此吧。”乞丐似乎也深有同感,“在这种时候,也唯有奋起还击了。总不能任人欺凌。”

        “还击……”凌雅辰疲惫地抱起酒坛喝了一大口,“伊人已逝,就算继续争来斗去,死去的人也不会活过来。”

        “你别再喝了!”乞丐忍不住去抢他手中的酒坛,“喝酒只能伤身,于事无补。”

        凌雅辰仍旧死死抱着酒坛,在两人指尖相触的一瞬间,凌雅辰白皙的手指沾染了一点乞丐手上的污泥。

        “公子你知道我为何宁愿当乞丐也要活下来吗?这世间之事固然常常令人无奈,但我们依然要努力地活得更好,这样才不会令亲者痛仇者快,也才不枉费自己来这世上走一遭!”

        “……!”一瞬间,凌雅辰仿佛受到了某种鼓舞——是啊!眼前之人已沦为乞丐,却依然没有放弃人生的希望;相比之下,自己还是皇子,为何却要在这里借酒浇愁,而不是努力振作起来,争取有朝一日能替母报仇!

        终于,凌雅辰放开了酒坛,任由它被拿在了乞丐的手上。

        这时,乞丐注意到凌雅辰纤纤玉指间的那一小团污秽,不禁神情有些尴尬,“抱歉,把公子弄脏了。”

        “无妨。”凌雅辰冲乞丐淡淡笑了笑,拿出手绢用一角轻轻擦了擦手,然后将手绢递到乞丐面前,“小兄弟,你要不要擦把脸?”

        乞丐拿过手绢在脸上擦了一把,露出一张俊逸的脸。

        “啊?!”

        凌雅辰看清这张脸后,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刚才梦中所见的,正是枕边正注视着他的这张脸。

        “王妃醒了?”何颂峰勾唇浅笑,发出富有磁性的声音。

        “……”

        凌雅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在他的记忆中,那乞丐其实当年并没有伸手去接他的手绢,而是说道:“就算今日擦了明日也是如此,不必麻烦了。多谢公子好意。”

        那自己为何把乞丐的脸想象成了何颂峰的脸?!

        何颂峰可是高高在上的鹤丹国皇子,和自己记忆中的人哪儿有半点相似之处!

        那乞丐虽身处逆境却自有一种傲气与坚韧,以及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以至于那日会面结束时,凌雅辰忍不住问起日后还能否与他相见。

        然后连着好几天,他们都在那酒楼相约,从诗词骑射谈到人生理想,凌雅辰惊讶地发现他们十分有共同语言,堪称知己——

        二人皆才华横溢,但所向往的,只是和身边重要的人一起过平静安宁的日子。

        可是乞丐每次出现皆蓬头垢面,也不肯告知姓名,凌雅辰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他右耳处有颗黑痣。

        忽然有一天开始,他再也不出现了。

        如果今日真能在鹤丹国与他重逢,那是何等幸事。

        只可惜,眼前这个人,言行轻浮,十分讨厌,明明没有感情基础却一来就动手动脚,绝对不可能是当年之人。

        “嗯。”凌雅辰只是冷淡地应了一声,便起身更衣,不再去看何颂峰一眼。

        “本王去早朝了。”何颂峰也两三下整理好衣着,下了床,“你在这府上熟悉一下吧,本王拨了个丫环跟着你,你有什么疑问可以问她。”

        “我知道了。”凌雅辰依旧只是冷淡应答。

        想自己本也是要每天参与早朝的人,现在却只能如同深闺女子在这王府中闲得无聊,凌雅辰不禁颇为烦闷。

        何颂峰离开后,一个丫环装扮的女子走了进来:“拜见王妃。奴婢可馨,以后就是伺候王妃的人了。”

        凌雅辰朝可馨微微点头。

        可馨道:“王妃,您今日刚与王爷新婚,按照宫里的规矩,应该去宫中跟皇后娘娘请安。”

        “好,我准备一下就去。”

        凌雅辰知道,何颂峰生母早逝,所以现在只有皇后才是自己名义上的婆婆。

        梳洗用膳完毕后,他便在可馨的陪同下,去往皇后所在的捧月殿。

        进了宫门走在去捧月殿的路上,一个宫女的声音飘进凌雅趁的耳朵:

        “你们说这个凌音国的九皇子怎么说嫁就嫁?答应得也太痛快了吧?”

        这句话吸引凌雅辰停下了脚步,只见是两个宫女正围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另一个宫女答道:“对呀,我听我家主子说,他说不定是想趁机对我们鹤丹国图谋不轨!”

        “大胆!”可馨一声厉喝,大踏步走上前去,“谁允许你们私下议论颂王妃的?!”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380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isting id='MZn'><big></big></listing><listing id='KdYkBq'><strong></strong></listing>
    <marquee id='UwE'><listing></listing></marquee><span id='fotFk'><bgsound></bgsound></span><fieldset id='XxaMGxFM'><ol></ol></fieldset><var id='UnBmjg'><font></font></var><label id='aUeOSyo'><code></code></label>
    <optgroup id='nudbTlO'><center></center></optgroup><basefont id='aqy'><strike></strike></basefont>
      <kbd id='Ptf'><pre></pre></kbd><xmp id='QsYdnu'><optgroup></optgroup></xmp>
        <var id='Tg'><del></del></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