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亲王爷竟是我初恋 > 第一章 皇子和亲

第一章 皇子和亲


十里红妆,凌音国的九皇子凌雅辰骑于一匹红马之上,踏上了去鹤丹国和亲的路。

        男子嫁于男子和亲,未免太过荒唐。

        而凌雅辰的父皇告诉他,是鹤丹国指明了要他前去和亲,如今凌音国的实力实在无法与鹤丹国抗衡,还望凌雅辰能以大局为重。

        好一个大局为重。鹤丹国分明就是想羞辱他凌音国。

        罢了,自从母妃去世以后,自己被父皇冷落到极点,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力,不管自己愿不愿意,都只能被送去鹤丹国。

        凌雅辰面无表情地到了宫门外,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身披红袍,骑着白马翩翩而来。

        他知道,那人就是自己所谓的未来夫君,鹤丹国三皇子何颂峰。

        只见那何颂峰身形高挑,面目俊朗,一双剑眉下凤眸狭长,容貌倒给了凌雅辰几分莫名的熟悉感。但细细想来,确是素未谋面。

        何颂峰见着凌雅辰时抿了抿薄唇,牵出一丝浅笑:“雅辰?”

        “是我。”凌雅辰不想多做回复,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默默拉着缰绳,将马驱使到何颂峰的旁边,与他一齐往鹤丹国的方向行去。

        由于二人皆是男子,花轿红盖头之类倒也不必了,两人都坐于马上并肩而行。

        “你,”何颂峰侧过头注视着凌雅辰,“不认识我吗?”

        “我当然猜得到你就是颂王,但你我从未见过,谈何认识?”凌雅辰冷冷反问,“难道你认识我吗?哦,画像大约是见过的。”

        “我……也罢。”何颂峰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终转回了头,看向前方的路。

        凌音国的子民们都围在道路两旁张望着这吹号打鼓的热闹场景,目送着他们那备受爱戴的九皇子远嫁。

        在凌音国几乎人人皆知,九皇子凌雅辰虽不苟言笑,却有一颗最为善良与体恤人民的心。只可惜,他现在就要离开凌音国了。

        刚才在凌雅辰那里碰了个钉子,何颂峰收起了脸上那抹笑,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冽。

        两张同样精致得没有一丝瑕疵的脸上,同样都没有任何表情。明明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相对于成亲的场合却显得过于清冷,只他们身上的大红喜袍给这场景添加了些许暖色。

        经过了各种繁琐礼仪,到了洞房之中,两人依旧是例行公事一般地喝了合卺酒。

        “都下去。”何颂峰冷冷地示意喜婆等人。

        “祝王爷和王妃百年好合,早……咳,”喜婆硬生生把那句“早生贵子”的套话给吞了回去,“王爷王妃早点休息吧,奴婢们告退了。”

        当房中已经独留二人,何颂峰和凌雅辰一起坐在喜床沿上,他凝视着凌雅辰那令天地万物皆失色的绝美面容,眼神这才柔和了几分。

        何颂峰伸出手去,轻轻抬起凌雅辰的下巴。

        “做什么!”凌雅辰却下意识地一把狠狠撩开他的手,并且身子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退。

        “怎么?”何颂峰眉头微微一皱,“你与本王已成亲,还不让本王碰不成?”

        一时间,凌雅辰有些哑口无言。

        但他心头可谓有千万般抗拒。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此刻凌雅辰忽然注意到,何颂峰的右耳垂上有一颗黑痣,这不就跟他喜欢的人一样吗?

        不会吧!

        “王爷,你在今天之前有去过凌音国吗?”虽然觉得二者不太可能是同一个人,凌雅辰还是决定要稍作确认。

        “……你问这个做什么?”何颂峰略微沉默了一下,“不曾去过。”

        凌雅辰心道,果然不是他。

        “为何有此一问?”何颂峰追问了一句,重新去捧凌雅辰的脸,“去过就可以让本王碰?”

        “……”凌雅辰无言以对。

        “还是说,王妃就想逃避这些事,所以胡乱找话来说?”

        “并非如此,”凌雅辰思考片刻,“只是好奇王爷为何娶我?”

        何颂峰邪魅一笑,“听说九皇子冰雪聪明宅心仁厚,却不受父皇重视,既然你为政的才能无处发挥,可不能浪费了这无双的容颜。”

        何颂峰的脸慢慢靠近,欲要亲他,凌雅辰认命地闭上了双眼,他不是这样的……

        何颂峰想朝着他的唇上吻下去,但面对着他那视死如归一般的神情,却硬是吻不下口。

        “罢了。”何颂峰终究放开了他,“来日方长,本王不会勉强你的。睡吧。”

        说罢,何颂峰脱下靴子,坐上了床,挪到靠墙的位置。

        凌雅辰没奈何,只得也上床坐到他的旁边,褪下外套,吹熄烛火,和他钻进了同一床被子里。

        感受到何颂峰的体温和呼吸,凌雅辰不由得有几分面红心跳,幸亏此刻一片黑暗,何颂峰看不到他的模样。

        虽说失眠了一两个时辰,但折腾了大半天的各种成亲流程,凌雅辰不免身心疲累,终究还是渐渐有了睡意。

        当晚,他做了一个梦。

        头一次和一个男人同睡一张床,他梦到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他六年前遇到的。

        那天,凌雅辰的母妃在冷宫中含冤自尽,而他的父皇只知道一味包庇真凶。凌雅辰怀着沉痛无比的心情,在皇宫附近的一家酒楼里喝得烂醉如泥。

        他逐渐变得朦胧的视线在酒楼中飘忽着,注意到一阵骚动——

        一群壮汉正围着什么人拳打脚踢。

        凌雅辰走过去才发现,被殴打的是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他虽已鼻青脸肿,却咬着牙一声都没吭。

        “把钱袋给老子交出来!”一个锦衣中年男人朝乞丐喝道。此人穿着华贵却言语粗俗,看起来像是个富商。

        “我已经说过了,”乞丐扬起满是血污的脸,不卑不亢地注视着中年男人,发出清亮的声音,“你的钱袋不是我偷的!”

        “去你娘的!”中年男人拨开手下亲自踢了乞丐一脚,“你瞧瞧这整个酒楼就你一个是吃不起饭的人,刚才不也一直饿鬼似的地盯着老子桌上的饭菜吗?不是你还有谁?不交出来是吧,好,给老子继续打!”

        “住手!”凌雅辰一声厉喝,走了过去,“你未曾亲眼看到这位小兄弟偷东西,岂可滥用私刑?”

        “你他娘的又是谁?”中年男人看向凌雅辰,见他虽然衣饰看起来倒也算值钱却未带一个下人,想来不是什么达官贵人,所以态度也很轻慢。

        “公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时酒楼老板也走到凌雅辰身旁轻声劝道,“这位爷富甲一方,他说是谁偷的就是谁偷的吧,我们没必要为了个乞丐得罪他。”

        凌雅辰微微皱眉,眼睛的余光忽然捕捉到一个身形瘦小的布衣男子想趁乱溜出酒楼,便猛地飞身跃起,到那男子身后落地,伸手抓在他肩头。

        “这位兄台,他们都围过去看热闹了,为何你偏偏想走?”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6521863/253803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do id='JmkYe'><q></q></bdo><blink id='Lf'><legend></legend></blink><person></person>
    <optgroup></optgroup>
        <var id='bOdMZ'><xmp></xmp></var>
          <pre id='UnYHCRnd'><span></span></pre><pre id='onm'><tt></tt></pre>